第二百零二章热火朝天种景天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二章热火朝天种景天

下午的时候周定邦和太公来到家里,跟周宇要人工种植红景天的法子。周宇看这架势自己现在要是不说估计还得挨顿鞋底子,于是对着三叔周定邦说道:“三叔,其实我真没啥好的法子。” 刚说到这里,就看到周定邦眼珠子发红,周宇赶紧又接着说道:“三叔,你着啥急我这不还没说完么?虽然我没啥好法子,但是你们知道我在野鸡岭种得那些红景天为啥会长得那么好么?” “嗯?为啥?” “其实我也研究了一番,最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第一,应该是我用来浇灌的水好,必须是泉水,而且是流动着的泉水;第二,可能也和那片地的土壤有关,也就是说那片土地特别适合红景天的生长。反正从野鸡岭到河滩地的土壤都差不多,我估计在那里种植红景天应该会成功。” “就这些?”周定邦有些不信地问道。 “当然就这些了,要不你以为我是神仙啊?三叔信我的准没错,咱不是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了吗?” “那行,明天大伙儿就开始种植了,村里这些人都是你的叔叔大爷,你要是不忙的话就一块儿过去帮着把把关,大伙儿不会忘了你的。” “没问题,保证准时到场。”周宇痛快的回应道。心说自己要是不去还种个毛啊,那玩意能长出来才怪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先把自己的事儿放下,全家四口一起扛着铁锨攫头来到野鸡岭东边的山脚下。 此时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二十几头拉着犁耙的老黄牛,旁边还有几辆大马车,车上装着满满的红景天的小细根子。 可以说周家村的人只要是在村里的几乎都来了。这可是村里的大事儿,关乎到大伙儿以后是奔小康还是吃康的问题,只要长点心的你说还能在家里坐得住么? 这会儿周定邦带着一大群老爷们正在和八个扛着铁锨头的老头子挣得面红耳赤,周宇一下子就兴奋起来,咕噜着眼珠子小声说道:“爸,你看看那边又闹起来了,哎呦爸你快看,我刘太公脱鞋要打人了。哎呦嗬,还真打了!哎呦虎子真是个熊蛋包,老子被人打了咋都不敢上去拉拉仗呢?” 周宇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近前的几个老爷们可是听得真真亮亮的,心里也是憋不住笑,“二狗子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老子被打那也得看是谁打的,就前面那八个老头子任何一个人要是把自己的老子打了自己也只有看得份儿,这要是上前拉仗自己老子不但不会感激自己反而还会收拾自己。话说能被这八位爷爷揍两下足够自己在村里吹嘘一年半载的了。” 看到自家太公也开始脱鞋了,周宇兴奋地不得了,举着拳头压低声音对着老爸说道:“ 唉,我是万万没想到定邦同志也有今天呐!不过两位太公这么多年拳脚功夫愣是没落下啊,你看看那只鞋底子打得有多正?哈哈哈,打得好打得妙打得我三叔呱呱叫。”说道最后周宇实在是控制不住心情的舒爽,竟然还蹦出一句顺口溜。 “噗噗”两声,幸灾乐祸的周宇屁股上也挨了两脚。这家伙扭头一看就见老爸正瞪着自己,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得意忘形了,于是嘿嘿笑了两声便不出声音了。 一家四口来到前面一打听,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禁也是有些头疼。 原来把为太公昨晚就商量好了,自己虽然岁数大了,但是这一次红景天的人工种植可是大事儿,老头子们一兴奋就决定今天说啥也得过来帮忙。 但是周家村的这些老爷们哪会让这几个八十多岁的老祖宗干活?于是大伙儿就僵持起来,便有了刚才周定邦挨鞋底子事件。 看到周宇来了太公们也不和周定邦为首的老爷们僵持了,刘太公大声喊道:“二狗子你小子说句公道话,你的这些叔叔大爷们不让我们几个老家伙干活,可我们也是周家村的一份子,凭啥就不让我们干?难道我们就真得连铁锨和头都抡不起来了么?” 周宇明白这几位太公的想法,这里面有对以前生活的不甘,有对现在生活的美好向往,最主要的还是一股不服老的精神。 周宇拨开人群来到前面笑呵呵地对着几位太公说道:“哎呦嗬,还真是你们几位太公啊。我刚到地头的时候打远一看,就见这里是祥光缭绕彩云飘飘,八位神仙般的人物威风凛凛地站在这里,那头上可是都顶着光环的啊。 当时我就在想,难道周家村除了八位太公这样神仙般的人物又有啥了不得的人物出现了?于是我就赶紧往这边跑想要看个仔细,没想到来到近前一看竟然还是你们。” 除了八位太公以外,周家村所有村民全都齐刷刷低下了头,肩膀一颤一颤的,憋得是相当辛苦。旁边的周虎嘴里一个劲儿地笑声叨咕着“马屁精、马屁精”。 “哈哈哈。”八位太公眼泪都笑出来了。 刘太公边笑边说道:“二狗子,我们几个老家伙就喜欢听你说话,虽说这次夸得有点过了,但是我们听得就是舒服。不过你小子可不能和我们打马虎眼、转移话题,你得表个态,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干活?” “刘太公瞧你这话说的,你们咋能不干活呢?这么大的工程没有你们帮着掌舵这是要出大事儿啊。” 你个老头子捋着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二狗子硬是要得,你说这臭小子说话咋就那么中听呢? 安抚住了八位太公,周宇又来到三叔跟前,挤了挤眼睛说道:“三叔,不是我说你哈,你咋能不让太公们干活呢?他们经验丰富稍微给大伙儿指点一下我们保证会省时省力地把今天的活儿干完。要我说今天的总指挥非他们莫属。” 这会儿大伙儿算是听明白了,感情二狗子是想让老头子们光指挥不干活儿啊?亏得大伙儿刚才还紧张地出了一身汗呢。 几位老爷子其实早就明白了周宇的意思,但是谁让这小子这么会说呢?罢了,总指挥就总指挥吧,总比坐在那儿不干活干着急强吧? 于是时隔几十年之后,周家村又出现了集体种植庄稼的浩大场面。二十几头老黄牛每头都拉着四个头的犁耙贴着花海并排向着狼沽河的方向开始趟地,后面的人们分为二十几组跟在犁耙后面,老爷们专门负责挖坑和培土,老娘们就拐着装满红景天栽子的篮子一根根地栽种到地里。每组都有一个人推着手推车负责运送红景天。至于使不上力气的老人和小孩子则提着水壶端着大腕给干累了的村民递上凉茶解渴…… 整个种植现场是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看着这样火热的场景,在一旁观望的八位太公不禁感慨万分,话说自从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就没有看到过全村集体种地的场面了,那时候自己也是个热血青年,种起庄稼来那也是一把好手啊。 周宇这会儿自然不能闲着,看到乡亲们开种了,带着三叔分给自己帮忙的十个人抬着一捆捆已经剖开的碗口粗的竹子来到半山腰的小溪边。先让大伙儿把竹子一节一节地接好,然后顺着山坡一直摆放到山脚下,每个人照看一段距离,自己则负责最前端。 过了一会儿所有的竹子都接好了,末端一直通到山下,而山下也有一部分人挑着空水桶在那儿等着挑水浇灌红景天。 把手里最后一节竹子绑好后,泉水顺着竹子通道哗哗地向着山下流去。 瞅着离自己几米远的水生哥不注意,周宇手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塑料瓶。偷偷地扭开盖子,瓶子里有些粘稠的碧绿的液体一滴一滴随着泉水流到下面。 这瓶液体是周宇昨天晚上准备好的空间液,因为种植面积大,周宇怕空间水被稀释后没啥力度,这才一狠心准备了两瓶空间液。以至于现在空间的小土坑里空间液只剩下一多半了。 这片地方委实太大了,足有二三百亩,一上午的时间也就栽种了一半而已。这时候已经是人困牛乏,但是为了赶进度,大伙儿一致决定让家里的老娘们回去做饭,老爷们则全部留在这里歇一会儿后继续栽种。 太公们也不服老,坚持不肯离去,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看到大伙儿干得欢畅,感觉这老胳膊老腿儿地充满了力量。 待到老娘们和孩子们都走了之后,村里的爷们彻底的就放开了,一边干活一边嘻嘻哈哈地相互打趣着。山脚下、河滩地边传出了一串串爽朗的笑声。 太阳慢慢地向西移动着,由金色一点一点地变成了金红、红色。原本带着灼热气息的山风这会儿也吹出了丝丝凉意。无边的花海依旧不知疲倦地奔涌着,清新淡雅的花香就这样随风远逝…… 经过整整一天的劳作,全体周家村的乡亲们愣是种完了几百亩的荒地。他们用身体种植着红景天,同时在心里也种下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大伙儿赶车的赶车、挑桶的挑桶,孩子们更是抢着上了大马车,车把式大鞭子一甩,攒了一天力气的大马撩起蹄子撒欢儿地往村里跑去,一路上留下了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