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造个安乐窝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四章造个安乐窝2

周宇的心暖暖的,感觉自己的心被浓浓的亲情包裹着,这种感觉真是太舒服了。 “姥爷、爸妈,既然你们都研究好了就按照你们的想法来,毕竟这方面你们的经验多,不过你们今天真是让我吓了一跳,怎么不知不觉间就把事儿给偷偷地办了呢?以后可不许这样啊啊。” 长辈们笑呵呵地应承了,一家人开始商量明天的事儿。 要说战斗鸡真是一个爱岗敬业的典范,这不天才蒙蒙亮,这家伙便跑了出来站在鸡窝上扯着嗓子又开始嚎了。三声凄厉的长鸣过后,周家村无奈地也跟着醒了过来。 先是各家公鸡的敬业精神被战斗鸡彻底点燃,此起彼伏地跟着打着鸣儿,于是鸡鸭鹅狗也睡不着了,吵吵闹闹地来到了院子里。 虽然小村庄还被缭绕着一些雾气,但是各家的院子里已经传来女主人的吆喝声,老爷们则纷纷挑起空水筲走出院门。家里有急事的房顶的烟囱里已经冒起了青烟。袅袅青烟伴着薄薄的雾气给小山村带来飘渺迷离的气息,如梦如幻。 随着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各家的烟囱纷纷升起了青烟,挑水的爷们也把水缸灌满了泉水,女人们这时候早已把熬好的金黄色小米粥端到饭桌上,招呼着老人和孩子们开始吃饭,自己则又忙乎着喂猪喂鸡。 周宇起来的时候已是天光大亮,天上的太阳已经开始喷洒金辉了。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星星斑斑的光影映在身上使人浑身舒适无比。 一大群动物看到这个懒惰的主人终于出来了,纷纷围到他身边,一只只都亲热地不得了。舔胳膊舔腿儿的、撕裤脚的,以各种方式抒发着对主人的喜爱之情。 啃了一个豆面大饼子,喝了两碗小米栗子粥,吃光了一大盘盐卤黄瓜和两个咸鸭蛋,周宇拍了拍肚皮这才觉得有些饱了。 看着在院子里是农家肥的姥爷和老妈,周宇笑嘻嘻地问道:“妈,我爸呢?今天不是要开始到山上盖房子了么?怎么这会儿倒不见人影了?” 白了儿子一眼王桂兰嗔怪道:“小宇,我们可没有你这么能睡,你爸大清早地就去你三叔家了,因为咱家找的盖房子的师傅是大王庄的人,听说人家在山上盖房子可是一把好手,尤其擅长盖木屋,附近十里八村想要盖木屋的都去找他。人家是大师傅,手下还有几个徒弟,各种各样的工具也不少,估计你爸和你三叔这会儿已经出发去接他了。” “已经出发了?哎呀,你们怎么不叫醒我,我也好去帮帮忙啊?总不能让我在家里干等着吧?这成啥了?”周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着啥急?你也有活儿,待会儿你开着车去找三驴子,你们哥俩一起开车去李家屯的伐木场把木材拉回来,你爸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了,钱妈也给你准备好了。” 周宇这个惭愧啊,本应该是自己的活儿结果全都让家里人帮着干了,自己岂不是成了白吃宝(方言:光吃饭不干活的人)?于是赶紧收拾收拾,一路小跑地来到了三叔家。 周虎早就在家里严阵以待了,看到二狗哥来晚了不免调笑了几句,和太公以及老妈(三婶)打了招呼后,哥俩上了车扬长而去。 令哥俩没想到的是,这一拉就是四卡车的板材和檩子。坐在驾驶室里开着车的周虎忍不住说道:“二狗哥,你这是要盖别墅么?咋买了这么多的木材啊?怎么感觉这木材像是不要钱似的?” 周宇揉了揉脑袋有些委屈的说道:“虎子,你就不要再一边说风凉话了,我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呢,难不成是你爸和我爸合伙儿忽悠咱俩?其实真是想盖栋别墅?” “拉倒吧,我就是这么随口说说,你还真信了。就你那兔子都不稀得拉屎的地方住别墅和草屋有区别么?一天到晚地看着那些花花草草郁不郁闷死了?你要有那闲钱还不如在村里盖个二层楼,那才叫体面呢。 不过二狗哥啊,要说我还真就挺佩服你的,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就能耐住寂寞与草木为伴、野兽为伍。要是换作我就不行了,我可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 听了周虎的一番话周宇好悬没把鼻子气歪歪了,这个臭小子啥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而且是胡说八道,满嘴放炮。 “三驴子,你最近长能耐了啊,我可告诉你,我那凤凰山可不是啥兔子都不稀得拉屎的地方,起码过几天小黑兔就得过去拉,还有啊你根本就不是啥放荡不羁的人,放荡嘛倒是有,至于不羁我是连根毛都没看见!我还就告诉你,你小子就是再放荡不羁总有一天你也得求着我到山上住,信不信?要是不信咱俩现在就打赌。” 谁知道周虎鸟都没鸟他,只是撇了撇嘴继续开车。话说和二狗打赌这种脑残的事儿自己是不会干的,因为从小到大自己就没有一次赢过他。 本来周定国哥俩以为机动车是跑不了村里到仙浴湾这条山路的,但是令人惊喜的是周虎凭着不要命的精神和轻卡良好的动力,硬是把车开到了仙浴湾。 此时仙浴湾的路头已经聚集了四十几个人和十几辆平板车,刚才拉来的三车木材就在路边堆放着。看到周宇哥俩到了,这些人急忙赶过来帮着把木材卸下车。 周定国把周宇拉到一位五十多岁、酱紫色脸膛的一位师傅前介绍道:“小宇,这位就是大王庄的王师傅,盖木屋的手艺那是一绝,论起来你得叫大舅,你山上的木屋可就得仰仗他了。” “大舅好,这些日子就得麻烦您费心了。”周宇礼貌地说道。 “哎呦我可不敢当啊,孩子,别听你爸在那儿瞎说,大舅也就会盖个房子啥的,承蒙乡亲们不嫌弃才有了点小名声。 不过周家外甥你放心,甭说咱还沾亲带故的,就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大舅也得拼了老命帮你把房子盖到你满意为止。” 周宇听得有些糊涂,尽管从老妈这头论还带了点亲戚,但是自己和这位大舅未曾谋面,有必要对自己这么好么?难道说东北人真得都是活雷锋? 下一刻这位大工匠王志和的话总算是让周宇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周家外甥,你对我们大王村有恩呐。要不是你我们村去年的山货可就赔死了。受人点水恩必当涌泉报,全村的人都指着我帮着他们报恩呢,你说大舅对你的事儿敢马虎么?” “哎呦大舅,你不说这事儿我都忘了。你们太客气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没想到你们现在还记着呢。不过咱可说好了,这事儿就到今天为止了,以后可不能再提了。” “哈哈哈,行,就听你的,不提了不提了,真是个仁义的好孩子啊!” 这次周定国哥俩从村里找了三十几个帮手,加上大工匠王志和带来的四个徒弟总共四十几人就开始推着平板车往山上运送木材了。 周宇一边推着车一边和大工匠王志和介绍着凤凰山。听了周宇的介绍加上自己眼中见到的美丽景色,王志和的眼中不时发亮,同时也为周家外甥承包了这么好的一座大山感到高兴。 伴着一路上美丽的风光,大伙儿推着板车扶着木材一同来到了山顶。 看到那火红一片的浪漫杜鹃以及那犹如平地的山顶,还有那从巍峨大山奔涌而下的两条瀑布,王志和以及四个徒弟都被这漫山美景陶醉了,同时也惊叹着大自然的神奇与美丽。 运了一波后周定国爷俩和王志和以及他的两个徒弟留在山上商讨具体的事项,其他人则继续往山上运送木材。 因为王志和才是专家,所以在他的建议下周宇又带着他们浏览了一番月亮湖和水塘子。 看到湖光山色、雁鹭齐飞,美得不似人间的月亮湖,王志和已是神游天外,心不能思了。 话说王志和这些年盖了无数栋木屋或是别墅,有给个人盖的也有给山庄或是度假村盖的,但是没有一处地方的景色能和这里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嘛!还是周家外甥厉害啊,竟然能承包一座这么美丽的大山。 至于东边的那一大片水塘子,虽然不像江南水乡那样婉约雅致,但也是大气磅礴、令人一看便觉心中豪气顿生。而且周边花红柳绿,池水碧波荡漾,清澈见底,也是一处难得的好地方。 最后几人来到那片树林边,看着那几十棵合抱粗的大银杏树,王志和都要疯了,百年以上的银杏树现在几乎已经看不见了,没想到今天有眼福竟然看到了,而且一看就是几十棵。 这他娘的都是神马跟神马啊!王志和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了。 末了王志和很是感慨地拍了拍周宇的肩头,伸出大拇哥说道:“周家外甥,能人啊。前些日子听你爸说你花了那么多的钱承包了两座大山,大舅还为你感到不值。现在看来我们这帮老家伙是坐井观天了啊,不说别的,光是这漫山的风景就值这个钱了。嘿嘿,有了这座大山就是给个县长干咱也不换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