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造个安乐窝3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五章造个安乐窝3

大伙儿又围绕着树林走了一圈后便坐在树荫下开始具体商讨盖房子的一些事宜。 “定国,我记得你上次和我说要盖座大一些的房子,那时候我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就答应你了,现在看来就有些不合适了。 而且我刚才和孩子聊了一路,孩子的心很大啊,所以咱可不能糟蹋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是暂时住人就不需要那么大的房子,盖上四间屋子就足够用了,等咱们的钱攒足了,我给你们好好规划规划,咱们多弄它几处田园式的小别墅,那才叫带劲儿呢。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我走过这么多地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美的自然风光。等我干不动的时候我就来这里住,大外甥你可不能撵大舅走啊。” “欢迎欢迎,大舅你尽管来,我管吃管住包你还有酒喝,你看行不?” “哈哈哈,行,太行了,咱爷们就这么说定了啊。不过大外甥我和你说啊,等以后咱有钱了可不能光把宅子建在这里,我看前边那片水塘子就不错,你看啊水塘子中间是不是有一大片空地?如果把那些蒿草和稀疏的树木收拾收拾在那里建几座独门独院的宅子,你说住在里面的人会舒服到啥样?周围是红花绿树,一出门就能看到清凌凌的湖水,如果你再在里面养一些鱼,到时候太阳一出来成群的鱼争着往水面上跳。 哎呀不说了,受不了了,再说下去我都不想走了,哈哈哈。总之你大舅我从上山到现在脑子里一下子就出现了无数个方案,只要你小子把材料给我买足了,人力给我找好了,我就是不要工钱也得帮着你把这里弄得和仙境一样。” 啥叫专家?啥叫大工匠?周宇和老爸现在是见识到了,刚才王致和的一番话给这爷俩不知道打开了多少扇窗户。 于是为了照顾鱼塘,房子的位置还是定在了东边水塘区域的中心地带。 由于山路难行,再加上凤凰山以前几乎就是人迹罕至,所以更是难上加难,一上午的时间连半车木料都没运完。为了节省时间,中午歇息的时候周宇哥俩开着车回家取饭去了。 饭菜很简单,白莹莹的大米饭,猪骨头炖豆角,里面还烀了不少刮了皮的新鲜土豆,再加上一个拍黄瓜和一个西红柿拌糖,大伙儿吃得也是异常香甜,肚子填的差不多的时候再来两瓶用泉水凉透的啤酒,在这个炎热的夏日似乎就是最高的享受了。 吃饱喝足后这群爷们坐在树荫下闲聊着,话题自是离不开这座美丽的大山,但是中心话题还是二狗子。 就在大伙儿或坐或躺聊天打屁的时候,周宇和周虎一人背着一个大背篓上来了,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湿透了。 “二狗子、三驴子,你们哥俩这是在忙乎啥?大热天的赶快过来凉快凉快。”大奎看着心疼,招呼哥俩到树荫下凉快凉快。 周虎放下背篓,用大手抹了一把脸笑呵呵地说道:“奎叔,没事儿,咱这身体棒着呢,出点汗还能排排毒呢。 对了奎叔过来帮帮忙,帮我俩开几个瓜给大伙儿尝尝,这瓜的味道可不一般啊。” 不等大奎起身,早有四五个人抢着跑过来,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情,“三驴子,这是你二大爷家的西瓜?” “咋的,吃过?嘿嘿,是不是味道特别好?想不想再来一个?” “小兔崽子,和你吴大爷也没个真格的,别墨迹,赶紧拿刀来咱们切瓜,这里还有一多半没尝过呢。” 五分钟后水塘边的大树下没有别的声音,只能听到一些诡异的“呱唧呱唧”的声音。再看树底下没有一个人是躺着的,而是一水儿地坐在树荫下猫着腰对付着手里的大西瓜,有贪心的身边还预备了两块。 大奎吃得最快,这会儿已经半个瓜进到肚子里了,吃完后抹了抹嘴对周虎埋怨道:“三驴子,既然中午有瓜吃你咋不早点告诉叔呢?害得我刚才灌了一肚子啤酒,现在想再多吃点也装不下了,唉,都是你害得啊。” 周虎这会儿也在猛啃手里的西瓜呢,听了大奎的话好悬没咬到舌头,瞪大了眼睛问道:“奎叔,这事儿也能怪到我头上?我~我怎么感觉比窦娥还冤呢?再说了你吃得还少啊?照你这么个吃法我怎么觉着我二大爷家的那块瓜地还不够你吃上一个礼拜的?” “哈哈哈哈。”周围的人是哈哈大笑,这爷俩真是太有意思了。 不过大伙儿都有大奎的想法,这瓜实在是太好吃了,要是知道有这么好吃的西瓜中午就不吃那么多了,怎么着也得留下一半的空肚子用来装西瓜。 看着大伙儿笑得差不多了,大奎把周虎拽过来,打趣道:“三驴子,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不你和我们家你婶子在野鸡岭呆了一段时间么,你婶子回家后就对我说你这小子真是不错,所以就想把她娘家的赛金花介绍给你,你小子可有福气喽!” “呕”,本来吃了西瓜胃里觉得舒服无比的周虎这时候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似乎胃里的东西一股脑的要往外窜。而全身“呼”的一下子又涌出一身大汗,顷刻间后背就湿透了,豆大的汗珠子噼里啪啦地顺着大脸往下淌。 这厮都要给大奎跪下了,哭丧着脸说道:“奎叔,奎爷爷,您就高抬贵手放了小的一码吧,我家有八十几岁的太公,还有五十多岁的双亲要我照顾啊,你要是把这事儿给推了,我以后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大恩大德啊。“ 知道事情原委的这会儿都笑得不行了,像周宇和王致和这些不明就里的则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大奎笑呵呵地说道:“咋的了,不愿意?人家大姑娘一个,而且还有把子力气,就是撂跤估计你也不是个儿,身大力不亏嘛,嫁给你之后地里的活儿保证就不用你操心了。再说了人家不就是长得黑了点脸上有些麻子么?要我说这样更好,扔在家里放心呐!” 周宇和王致和面面相觑,大奎说得这个赛金花真是女人么?比周虎的力气还大?而且还是满脸麻子的黑大个儿?我x,这不是女汉子么? 周虎气得都要跳起来了,眼前的人要不是大奎,这小子早就一个饿虎扑食扑过去开咬了。 “打住打住,奎叔啊,这个赛金花你侄子我真得承受不起啊,先不说一米七几的个头,就是那将近二百斤的体重和那一身的力气我看着就打怵,还有啊她长得哪是有点黑,要是现在把她扔进猪圈里你能分辨出哪个是猪哪个是她么?最后一点,你觉得她脸上长得是麻子,但是我觉得是星星,你看谁脸上长过那么大的麻子啊? 我可和你说,你今儿个回家后一定要阻止我婶子,这可是关系到我的生死的大事儿啊。奎叔,您老就行行好,改天我请你吃饭行不?” 大奎眨巴着眼睛把周虎拽到眼前小声说道:“臭小子,请我吃饭就不用了,但是你得想法子弄两个瓜今晚送到我家去,要不你就等着赛金花提着棍子打进你家里吧。” “我勒个~~奎叔啊,感情就是为了两个西瓜你就要把我给卖了,你说至于么,差点没把我吓死。说好了是两个西瓜哈,成交!” 周围的人看着大奎和周虎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时而点头时而脸上挂着奸笑,都弄不明白因为啥,但是看着就不像是有好事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