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入住凤凰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六章入住凤凰山

这爷俩嘀咕完之后感觉被大伙儿盯着有些不好意思,大奎站起身拍了几下屁股上的泥土冲着这帮人说道:“喂,三哥,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咱该干活了吧?我和三驴子先下去了哈。”说完冲周虎使了个眼色爷俩勾肩搭背地一起嘻嘻哈哈地往山下走去。 “走喽,干活去喽!”剩下的村民也都站了起来推着平板车跟在俩人后头。 “喂,老吴大哥,你说大奎今天咋这么主动呢?这不像他平时的作风啊?”人群里一个村民问道。 “主动?他主动个屁!你没看到那家伙和三驴子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我想准没好事儿。你们想想就凭大奎家里的那个稳重的性子,能把赛金花介绍给三驴子?明显是那个臭不要脸的拿这事儿要挟三驴子呢,不过就是不知道他捞着啥好处了。”吴老大猜测道。 还能有啥好处?你们刚才没听到大奎说西瓜没吃够么?估计是让三驴子给他弄西瓜了。要我说咱们几个傍黑的时候就在大奎家附近转悠,要真是三驴子给大奎送瓜了咱说啥也得劫下一个,他娘的,我也没吃够啊!” “哈哈哈,行,就这么办!”一行人说笑着往山下走去。 可怜大奎这辈子好容易使了个计策骗了两个西瓜,这会儿正心情舒畅地哼着小曲儿呢,万万没有想到傍晚的时候会被人家劫走一个。 下午的时间长,再加上吃了爽口的大西瓜,所以一个个干劲十足。周家村的这群爷们愣是运上了差不多一车的木料。 而王志和则带着四个徒弟挑选木材开始下料。干木匠活就离不开刨子,虽然山上现在没有电,但是王志和毕竟是这一行业的大工匠,早就把事前准备做得足足的,人家自己带来了一台小型压缩机,用来带动以压缩空气为动力的刨木机。 就这样经过七天的努力工作,周宇的木屋终于造好了。 天空上慵懒地浮着几朵白云,白云下面是漫山遍野的红杜鹃,四只天鹅在半空中畅游飞舞。各种动物围绕着一个个水塘在追逐嬉戏着,水塘的中间地带原本的蒿草已然不见,一座占地足有两亩多的大院坐落当中,大院周围密密麻麻地种满了胳膊粗细的野桃树和枫树,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篱笆墙。 院子的左右两边各有一棵合抱粗的银杏树,笔直的树干,苍翠欲滴,枝叶繁茂,几可参天。一座二层的木屋在院子当中拔地而起,整个宅院给人一种清新、雅致的感觉。 除了窗户上的玻璃之外,木屋全部由纹路美观,色泽柔和的松木建造。为了保持木材的本色只是刷了几层清漆,树木的年轮得以凸现出来。整座木屋优雅安静,恬静温馨,和大自然天然的融合在一起,显得别有韵味!只是远远地瞅上一眼,便有一种全身心回归到大自然的感觉,使焦虑的心得到了宁静,疲惫的身躯得以放松,更是体现了一种雅致、静谧、自然的乡村情调。 今天是木屋交付使用的日子,一大早周定国哥俩就带着全家人陪王志和上山了,等到了山上后大伙儿看到这座优雅自然的木屋时全都走不动道了,就这么痴痴地瞅着,甚至周虎的哈喇子都流了出来自己也不知道。 老太公搓着大手激动地说道:“这屋子盖得简直绝门了,天下第一啊!先不说住在里面,就是在外面看着它也舒心呐。大工匠就是大工匠,王师傅你不简单呐!” 王志和急忙摆了摆手连说不敢当。开啥玩笑?眼前的这位可是周家村的老祖宗,听说还是一位老英雄,在这个可亲可敬的老人面前自己有啥可得瑟的?话说就是当孙子那也是自己的荣耀。 接着周宇带着大伙儿穿过桃树林来到院子里,小院里已经修葺一新,显得异常平整。 看着眼前的二层小木楼,三婶有些疑惑地问道:“二狗子,你们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就想建一座简单的木屋先住着吗?怎么最后整起了二层小楼?” “三婶,是这么一回事儿,刚开始确实是向你说得那样,但是这盖着盖着我和我大舅就越来越觉得遗憾,你说这么美的地方要是弄上一座小木楼得有多漂亮?于是大舅在原先的基础上重新又设计了一下,结果这座小楼就诞生了。咋样三婶,漂亮吧?” “漂亮,真是漂亮,哎呦还站着干嘛,还不带我们到里面瞅瞅?” 屋子里有一种淡淡的松香味,整个木屋分为两个独立的房间,每个房间里各有两个卧室、一个大厅和一个卫生间。一个房间里砌了个大炕,另一个房间里放了一张紫藤编制的大床。在大厅转弯处一个螺旋式的扶梯直上二楼。靠北的地方用青石垒了一个壁炉,大厅西边摆放着一张木质沙发和四把紫藤椅子,还有一个木质的小茶几……整个房间简约而不简单,高雅而不做作。 看完这些后大伙儿是激动不已。尽管这些人一辈子也没见过啥大世面,但是他们坚信在太平镇周边这十里八村的这栋木楼绝对是蝎子拉屎--独一份,而且这还是在风景如画的凤凰山上建造的,你说得有多美? 众人顺着扶梯来到二楼,二楼也是两个单独的房间,但是面积只有一楼的一半左右,里面装修的也是温馨淡雅,充满了乡村情调。周宇还告诉大伙儿,如果嫌走一楼的扶梯费劲儿,屋子外面还有两个大一些的扶梯可以从外面直接上到二楼。 欣赏了一会儿这处充满了乡村情调的木楼后,大伙儿出了房间来到院子里席地而坐,继续兴奋地讨论着。最后周定国又代表全家感谢了一遍王志和。 “哎呦妹夫,你们就不要再说啥感谢的话了,说实话你要感谢的话就感谢我外甥吧,他要不是承包了这么一座美丽的大山,你就是打死我我也弄不出这座小楼,其实都是因为这漫山的风景我才能迸发出这样的灵感啊!说起来我还得感谢孩子呢,要不是他我这辈子也不会有这样的成就。” “行了行了,都是一家人咱谁也别谢谁了。房子终于盖完了,而且还这么漂亮,咱们现在赶紧回家,中午好好庆贺庆贺,大哥,你得多喝几杯啊。”王桂兰爽快地说道。 “看,还是我妹子说得对,周太公、老叔那咱们就下山去喝两杯?” “对对,今儿个高兴,应该喝两杯。” 吃完晌饭后周宇和老妈以及三婶一起上了凤凰山,因为周宇从今天开始就要入住山上了,两位母亲是来帮着周宇打扫一下房间,顺便把被褥也带来了。 周宇闲着没事儿,就弄了一些干草把动物们的窝铺了一层,接着把这些日子使用的液化气罐和锅碗瓢盆又整理了一番,然后就背着手身心愉悦地开始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捧了几把水塘里的水喝了几口,真他娘得甜;折了几串映山红看了看,真他娘的美……总之现在周宇眼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眼看着就要日落西山,王桂兰和三婶也回去了,整个凤凰山除了周宇和一群动物外刹时就变得空荡荡的,只余几只还未归巢的鸟雀在鸣叫着。 “总算是如愿以偿了啊!” 周宇心里感慨万分,同时也是激动莫名,索性爬上二楼站在楼顶的平台上观赏着凤凰山的夕阳美景。 这时候太阳已经爬到西山坡了,西边的天际火红一片,犹如一幅绚丽缤纷的水彩画。最初是一片鹅黄色打底,一层淡淡的橙红;橙红中加一条淡蓝色的彩带;彩带的一端慢慢地展开,好似一面宽大的血色丝巾,渐行渐远一直撕扯到天边……把夕阳衬托得更加醉人,更加绚灿! 暮色中的大山苍茫壮丽,隐约可见满山的苍松翠柏,白桦杜鹃。微风摇曳着它们的枝叶,在晚霞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的苍劲,更加的挺拔。婆娑的枝叶透着一抹斜阳的余晖,就见斑驳的斜阳挂在树梢上,一点点地坠…… 山顶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远处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凤凰山上。渐渐地,晚霞点点、暮色冥冥…… 周宇的晚饭是两袋方便面,里面卧了两个笨鸡蛋,就着一根黄瓜,吃得也是香甜不已。吃什么不关键,关键在于心情,心情一好百事开。 坐在水塘边上,四周的银杏和杜鹃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此时的凤凰山已是虫鸣渐歇、百鸟归巢,只是偶尔听到几声猫头鹰的“咕咕”声。 山风阵阵,白天的燥热也已退去。黑色的天幕上繁星点点,竞相俏皮地眨着眼睛…… 夜越来越深,远处,白日恢弘的大山轮廓已不能见。山风拂来,附近的松林呜咽作响,和着近处的泉水叮咚,犹如一首欢快的自然之歌。 感受着这一切,周宇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净化了一次。 黑夜越来越静,感觉露水有些凝重,周宇这才起身回到了房间里,闻着松香、带着梦想悠然入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