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无拘亦无束,悠闲凤凰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七章无拘亦无束,悠闲凤凰山

凤凰山的清晨清新明亮,漫山遍野的绿树红花在淡淡的薄雾中允吸着晶莹的露珠儿,越发显得艳丽妖娆。那一片水域中星星点点地分布着一些荷花,粉色的荷花在绿叶的映衬下和着清风如仙子般翩翩起舞。水塘上空不时地有水鸟飞过,或在荷叶上驻足小憩,或疾身进入水中捕鱼捉虾。 此时的凤凰山还沉浸在昨夜的梦中,显得纯净通透,温馨而恬淡。 “喔喔喔”,随着战斗鸡吼出了战斗的号角,水面上的水鸟吓得扑棱棱地冲天而起,林子里的鸟雀也从美梦中醒来,发出了今天第一声鸣叫。慢慢地鸟鸣声此起彼伏,整个凤凰山霎时间醒了过来。 十七只小狗崽排成两排在花花和两位妈**带领下沿着水塘做起了晨练,四只天鹅早已经飞到了半空,在空中优雅地舞动着身体,尽显端庄与高雅。 即使外面百鸟齐鸣,风动犬吠,那座自然雅致的木屋中依然是安静如故。 感觉光线有些刺眼,周宇把身体向墙边委了委,抬手抹了一把嘴角的吃水后又呼呼大睡。不知过了多久,当花花率领全家用爪子一直敲打木屋的墙壁时周宇才睁开了眼睛。 房间干净明亮、透着一股淡淡的松香味儿,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屋顶那纯天然松木的色泽和纹路,再一扭头整个房间都是如此,仿若尽到了一个木质的世界。 伸了伸懒腰,打了两个哈欠,周宇起身来到厅里,很是臭屁地在藤木沙发上坐了几下,然后又美美地绕着大厅走了一圈,最后顺着扶梯扶摇而上到了二楼。 站在二楼的露台上,手扶着栏杆,周宇极目远眺,整个凤凰山的美景尽收眼底,使人心旷神怡。 沐浴着阳光,呼吸着香甜的空气,嗅着满山的芬芳,周宇胸中豪气顿生,忍不住仰天长啸,“啊呜……啊呜……” 这几声长啸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就连站在树杈上欣赏日出的战斗鸡也被吓得是一个踉跄好悬没从树上掉下来。 吼了几嗓子后周宇就觉着浑身从上到下舒服无比,不过看到下面院子里乱的一塌糊涂,还是有些不舍地下了楼。 看到主人终于从睡梦中醒来,一大群狗崽子瞬间就围了上来,一个个伸出小舌头咿咿呀呀地哀嚎着,花花和两只母狗更是一脸的幽怨。哎呀把周宇给臊的,这都是饿得啊!于是赶紧转身进了厨房乒乒乓乓地是一阵忙乎。 不一会儿两大盆地瓜野果杂粮粥就被周宇端了出来。色泽上有些难看,浓黄中还带着一点点的绿,但是散发着浓郁的香甜气息,如果不看颜色倒也是粥中的极品了。 虽然颜色看上去有点像那啥,但是做为一只纯粹的狗不就是好这一口么?于是花花带领着全家是狼吞虎咽,几只小狗崽吃得兴起的时候还忍不住仰头朝天叫唤几声。 至于周宇则是摒弃六识吃完了一大碗粥,感觉肚子有些饱了这才放下碗筷,心中不住的自责,既然已经放了小米和地瓜那就不要再放绿色的果子了嘛,哪管放点紫色的山葡萄也好啊! 之后周宇有从空间里取出一些红景天拔了一些芽菜和着苞米面给战斗鸡和天鹅一家子食用。快到十点的时候周宇才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和树杈上呆着的给伺候完,这才要开始一天的劳作。 院子周围的桃树林和枫树林是周宇和周虎利用盖房子的闲暇时间移植过来的,这些胳膊粗细的树木经过空间水的浇灌现在已经扎下根了,倒也不需要再做啥,而且上面的桃子估计再有个把月就要成熟了,话说这么大的桃树能够移植活也算是不易了,所以就不需要再催生了。 先是用铁锨和锄头把院子周围的杂草又清理了一遍,然后周宇就带着豁牙兔和花花一家子来到了那个最大的水塘边。四只天鹅在空中相随,至于战斗鸡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到哪个树杈上练习发声去了。 既然已经在凤凰山上安家了,周宇把斑斑还有大红二红从空间里放了出来,这三个大家伙一出来立马就兴奋无比,大红和二红更是站在水塘边抬起大粗脖子就是一阵猛吼,奈何怎么吼都是哼哼声。 由于长期无人到此,水塘边水草横生,几乎都和腰部平齐。想要把鱼养好,这些水草是必须要清除掉的,同时水塘里的淡水鱼也要尽量的清理干净,否则鱼苗下去后大部分都会成为这些原住民的口中肉。 虽然这个水塘足有十几二十亩,但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事情要一点一点的做,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周宇平息了一下心情后,把开山刀放到岸边,挽起裤脚就走进水塘,弯下腰开始拔草。 而豁牙兔这会儿也骑在斑斑的背上跟着一块儿下了水。小狗崽们则在岸边疯闹着,甚至有几只活跃分子还想跳下水塘去找豁牙兔玩,但是都被在半边警戒的三只大狗和两头大野猪也拦住了。 四周山花烂漫、草青树绿,天上碧空万里、天鹅飞舞,水面碧波荡漾、水草丰美。在这样的环境中即使是再辛苦的劳作便也不觉着苦、不懂得累。周宇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更加快速地拔起草来。 拔着拔着周宇的脸上就充满了笑意,实在是没想到啊,这个塘子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鱼。因为就在自己拔草的时候,时不时地就会有几条鱼游到自己的腿边或脚面上,弄得自己痒痒的而且感觉到这些鱼个头都不小,怎么着都有一斤以上。 将近中午的时候周宇才上了岸,这时候岸边上有四五条两三斤重的草鱼在那儿活蹦乱跳的。小狗崽们围在周围想上去咬两下,但是被周宇给赶开了。 中午的时候周宇把这些草鱼拾掇拾掇打算做个家闷草鱼,好在院子西侧的厨房里用大青石盘了一个锅灶,上面架了一口大黑锅。 周宇把洗好的鱼全都切成半捺长的鱼段,爆完锅后把鱼块扔到大锅里翻炒了一下,然后把刚才在山上摘的一大碗小野蒜和小半碗花椒全都倒进锅里,最后添上泉水盖上锅盖加柴火猛烧。 几分钟之后一股浓郁的鱼香从厨房里飘散出来,馋得小狗崽们嗷嗷直叫,一只只全都跑进了厨房里。豁牙兔更是直接,一下子从灶坑就蹦到了锅台上,伸出小前爪就要掀锅盖,吓得周宇拿着烧火棍一下子就给他扒拉到地上了。 小家伙一骨碌从地上蹦了起来,极其不满地对着周宇挥舞了几下爪子,然后就那么直立地站在灶坑边生闷气。 周宇心疼地把小黑兔抱了起来,连说带比划地向它解释了烫爪子的道理,然后为了实践一下,周宇把着小黑兔的前拽往锅盖上靠了过去。距离越来越近,温度也越来越高,就在快要碰到锅盖时候,豁牙兔一使劲儿一下子就把前爪收了回来,嗷的一声撒腿就跑。”哈哈哈哈“,周宇这个不良的主人在厨房里是哈哈大笑,相信经过这一次教训,自给再做好吃的时候豁牙兔就不敢来捣乱了。 鱼快好了的时候,周宇离开灶坑来到外面,先把大红二红和天鹅一家子,至于斑斑和战斗鸡饭量轻,随便跟着吃点就可以了。 要说最有福气的还是花花一家子,可以跟着主人吃香的喝辣的。这不现在这一家二十口正围着几个饭钵子大口地吃着家闷草鱼拌饭呢。周宇怕这些小家伙口渴,还特意在旁边放了几个装满了空间水的大盆。 周宇坐在桌子前,旁边的椅子上坐着豁牙兔。看着桌子上一大盆香气四溢的鱼块和一大盘西瓜拼盘,一人一兔嘴角津液横生。周宇赶紧先夹了一大块儿鱼肉放到小碗里,然后递给豁牙兔,豁牙兔也顾不得烫抓起鱼肉就忘嘴里塞,由于鱼块儿还有点热,这个妖孽的黑兔子边吃还边嘘着嘴。 忙乎完了豁牙兔,周宇夹起一块鱼肉就往嘴里送。这些鱼长年生活在活水中,再加上水质优良、水草丰富,所以这鱼肉一吃起来鲜香味美,滑嫩无比。差点把周宇的舌头给香掉了。 一人一兔这就开始甩开膀子吃上了,你一块是我一块,别看豁牙兔嘴小,但是人家的频率快啊,小嘴儿捯饬捯饬地吃得一点也不慢,不一会儿桌子前就堆满了鱼骨头。 最后一大盆的鱼块愣是被这二位吃得只剩下点汤汁了,周宇意犹未尽地端起菜盆想要把汤汁倒在米饭里拌饭吃,谁知道豁牙兔拽了拽他,把自己装米饭的小碗递了过去。 周宇这时候看着豁牙兔的眼神就有些怪异了,这他娘的真是一只兔子么?不是披着兔皮的猪吧?小半盆的鱼块都让它吃了,就这还没吃饱,连汤汁也要和自己抢么? 但是看着豁牙兔那天真的大眼睛以及有些哀求的神态,周宇还是心软了,管它是猪还是兔子呢,谁让自己喜欢?于是把盆地的一些汤汁又和豁牙兔平分了。 饭菜吃得差不多了,周宇开始享用饭后甜点,折下一小截树枝削个尖然后插着西瓜块吃。清凉、干爽、味美多汁,不到十分钟,满满一大盘子的西瓜都被周宇给消灭掉。至于豁牙兔这回倒是没有和周宇抢西瓜吃,毕竟在空间里的时候这玩意天天吃。(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