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聪明的狗崽子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八章聪明的狗崽子

主食和甜点吃完了,周宇烧开一壶空间水把从家里带来的石茶泡上了,这还是他头一次用空间水泡茶叶。 满满一大茶缸子石茶泡好后放在边上,周宇又从空间里弄出两个大西瓜和小半篓野果子,把果子先扔给十几个小家伙,大西瓜切成块后分给大红等大家伙,于是动物们又开始了午后的水果大餐。 这是早在野鸡岭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其它的动物倒好说,毕竟跟了周宇这么长时间,空间水和空间液也没少喝,至于空间里的水果就更不用说了,那是吃得嘴都发软了。 但是这十七只小狗崽就不一样了,它们从出生到现在也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哪有机会吃这么多的好东西?于是每当吃完饭就会有几个小家伙跑到周宇身边撒娇要水果吃,要是周宇不给,后面剩下的一群小狗崽子就会一股脑的跟上来围住周宇,直到周宇拿出水果为止。 刚开始周宇还以为是花花这厮的主意,可是经过自己细致而周密地观察后发现这些还真和花花没啥关系,完全是这十七只小家伙的自发行为。 周宇不禁为这些小家伙的聪明感到吃惊,话说它们的老子小时候也没这么聪明啊?难不成这十七只小家伙长大后会成为超越它们老子的存在? 于是从这时起周宇对这十七只小狗崽就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看着大小动物们开心地吃着水果,周宇打了一声长长地口哨,不一会儿四只天鹅从远处展翅飞至,然后轻舞着翅膀降落到院子里。周宇把几块西瓜装在盆子里端到它们身前。和周宇亲热地厮磨了一番后两只大天鹅才带着小天鹅开始享用西瓜。 利用小狗崽们吃水果的当儿,周宇又仔细地对它们观察了一番。 要说这些小家伙现在长得是既壮实又可爱,九只纯黑八只纯白,全身无一根杂毛,皮毛亮的犹如缎面一样,不到三个月大硬是长了普通狗崽五六个月的大小。 在周家村附近有一种说法,九狗出一獒,意思是一窝要是能生出九只小狗崽,那么运气好的话这九只狗崽当中将会出现一只狗王,战斗力强悍无比,战青狼斗野猪那是小菜一碟,即使遇到了熊瞎子也敢扑上去咬上几口。 自己这两群小狗崽就是一窝九只一窝八只,但是看这聪明劲儿应该是逆天了,相信这里出现一两只狗王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再配上两只大野猪和狡猾的花花,到时候自己在青云山脉这一片就可以横着走了。 想到这里周宇美得实在是不行了,斜躺在藤椅上哼着不打调的小曲儿优哉游哉的。 这时候茶水也泡好了,茶香怡人,周宇喝了一碗,口感不错,比以前喝的感觉上多了一丝清香,这应该是用了空间水的效果。 正在吃着果子的小狗崽们忽然闻到了茶水的香气,从狗群里窜出一黑一白两只小狗崽奔着周宇就跑了过去,其它的小家伙们也屁颠屁颠地跟在这两个兄弟后面向这边跑来。十七只小家伙围着周宇呜呜地叫着,对着主人手里的茶缸子是紧盯不放。 周宇早就注意到这两只领头的小家伙,它们比其它的兄弟姐妹长得要大上一圈,而且显得特别壮实。只要是一有事儿,领头的指定是它们,估计是这两窝小狗崽的老大。 看着小家伙们一直瞅着自己的大茶缸子,周宇是哭笑不得。他娘的,这是想尝尝茶水的味道啊!可是谁见过喝茶水的狗? 但是在这群小家伙嗷嗷地纠缠下周宇还是屈服了,不得已往它们饮水的钵子里到了些茶水,没想这些小家伙“滋滋”地欢快地喝了起来。 看着小家伙们喝得欢实,周宇玩心忽起,于是弯下腰挨个的查看这些小家伙的性别来。谁知道不查倒好,这一查倒把周宇惊出了一脑门子冷汗。 令周宇没想到的是这十七只小狗崽全都是公的。在极度惊讶的同时周宇也对花花和大黑大白充满了无限钦佩之情,一窝生九子,一窝生八子,颜色纯正不说而且个个都是公的,这得是多大的荣耀啊! 不过周宇钦佩的同时也为花花感到后怕,**,幸亏是十七只狗,这要是谁家一下子生了十七个大胖小子还不得哭死?光是娶媳妇的彩礼钱就得累得父母穿不上裤子。 和这些小家伙闹了一阵子后,大红和二红作为开路先锋,花花带着两个老婆在后头压阵,周宇在一群小狗崽的簇拥下耀武扬威地向着月亮湖走去,一路上自然是鸡飞狗跳,把周围的飞禽走兽很是不轻地折腾了一番。 来到湖边,看到的是一幅梦幻般的景色,红的花,绿的草,伟岸的树木、飘香的野果,白鹤与大雁齐飞,碧水蓝天成一色…… 周宇发现今天月亮湖附近的飞禽真是不少,大雁和各类候鸟最多,偶尔也能看到几只白鹤在水面上飞翔,其它的周宇就不认识了。不过周宇发现好像这些飞禽并不是栖息在湖中的小岛上,于是猜测在凤凰山附近应该是有一个候鸟的栖息地,不过这些对他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吸引力,毕竟他对这些候鸟也没什么想法。 巡视了一圈领地后周宇又带着大部队回到了水塘边。通过今天上午的劳动,周宇知道这个最大的水塘里鱼类繁多,而且个儿大肉鲜,于是就打消了先前的想法。 毕竟自己现在对于龙鲤和细鳞鱼的养殖还刚刚起步,也用不了那么多的水塘子,还不如就把这个大水塘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把其它水塘里的鱼全都用网捞出来后放到这个大水塘里。以后嘴馋的时候就撒两网弄两条鱼解解馋。 再说了就算自己以后把龙鲤和细鳞鱼养殖起来了,也不能天天吃那两种鱼吧?那可都是钱哪!要是那样的话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于是周宇换了一个小一些的水塘子开始继续拔草,这一干又是一下午。 夕阳西下,湖水在落日余晖的掩映下金光粼粼,水面上不时有调皮的鱼儿跃出,荡起一圈圈金色的涟漪…… 此情此景令周宇不禁感叹着凤凰山的俊秀与钟灵,如入仙域一般。 “走在凤凰山的小路上,一群狗狗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在一阵并不打调但很粗犷的歌声中,周宇带着猪猪狗狗背着用树枝穿成一串的大鲫鱼离开了水塘子。在夕阳的映射下,背影越来越细,越来越长,直至与地面平行…… 晚饭是苞米面饼子就鲫鱼汤。周宇先把一盆一斤来重的大鲫鱼刮鳞去了内脏,然后放进大铁锅里再添上半锅泉水,再把饼子贴到锅边,盖上锅盖文火炖上一个小时,开锅后再放上咸盐和葱花香菜,一锅热气腾腾地鲫鱼汤就好了。 这一锅鱼汤香气四溢,配上葱花香菜的清香更显鲜香无比。 吃饱喝足的周宇坐在水塘边感受着凤凰山上夜的美与静,远处不时传来猫头鹰的咕咕声,整个凤凰山就像一面纯黑色的大镜子,黑的纯正,黑的幽寂。 夜越来越深,天地间露汽也越来越重,荷叶上的露珠也渐渐凝结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重,渐渐地,渐渐地,把荷叶压得弯了下去…… 话说凤凰山好歹也是一座大山,虽然平时没啥凶猛的野兽,但是害兽之心可以有,防兽之心不可无啊。这要是晚上来几头厉害一点的家伙把动物们叼走几只自己可损失不起。所以说晚上必须要有守夜的。 由于昨晚是自己头一回入住凤凰山由于一时激动就忘了这回事儿,但是今晚可就不能马虎了。 要说守夜自己指定是不可以的了,话说自己作为主人是不是得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以便能早起晚睡地伺候这些家伙? 豁牙兔和战斗鸡也不可以,要是点儿背的话碰到那么一两只大型的肉食动物这两个家伙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 要说两只大天鹅还算可以,遇到危险情况起码可以长鸣示警,但是这么优雅这么高贵的大鸟你舍得第二天看到它们带着两个黑眼圈么?这绝对是对美对艺术的亵渎啊! 至于斑斑,算了还是不提吧,这个家伙自打从空间出来后就钻到水塘里,这会儿还没出来呢。而且这个家伙连出个声儿都不会,遇到危险情况连警报都发不出来,幸亏还有个厚厚的盖子,但也只能自保而已。 最后就剩下花花一家子和两头大野猪了。人家大红和二红在野鸡岭的时候就是爱岗敬业的典范,守了无数个夜晚,今天总得让人家歇歇把?而这里属花花一家子人口最多,作为一条有理想有志向的公狗应当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把自己一家以及凤凰山守护好。所以无论怎么选都是花花最合适。 千叮咛万嘱咐的,周宇和花花很是啰嗦地交代了好几遍,然后让众动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最后很是不负责地抱着豁牙兔打着哈欠走进了木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