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这个夜晚不太平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零九章这个夜晚不太平

周宇回到木屋后擦了把脸刚想躺下,寻思寻思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从空间里把那条六米长的大枪拿了出来立在外墙上,这才放下心来回到大炕上闭上眼睛寻找周公去了。 花花守夜的地点就在水塘边的一棵大银杏树下,周宇傍黑的时候弄了个背篓里面装了些干草,这就是花花这一宿的临时住所了。 要说花花守夜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头朝外趴在背篓里,眼睛眯缝着,可是两只耳朵一直是支愣着,稍微有点风吹草动耳朵就动一下随即睁开了眼睛,待判断没有敌情后才又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外面花花在辛苦地守着夜,但是木屋里则又是另一番天地。周宇四仰八叉地躺在大炕上,鼾声如雷,毯子也不知道怎么跑到了头顶上,睡得那叫一个香啊。豁牙兔睡姿更是雷人,小家伙也是呼噜一个接一个,只是紧紧地抱着周宇的脚丫子不放,还不时地伸出小舌头舔上几口。 夜色越来越浓,喜欢夜生活的飞禽走兽也从前半夜的梦乡中醒来,小心谨慎地开始四处游荡起来。 周宇这会儿正做着美梦呢,梦到自己和柳青青在凤凰山上纵情山水,玩到情浓时俩人都有些情不自禁。就在周宇的大嘴刚要印到女孩子那晶莹的红唇时,一阵急促的狗叫声使这一切都前功尽弃。 周宇痛苦地睁开眼睛,脸上极尽悔恨之色。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啊!他娘的这是谁扰了老子的好事?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狗吠声越来越急促,而且这会儿也出现了猪叫声,甚至还能听到小狗崽稚嫩的汪汪声。周宇知道坏事儿了,能让花花和大红二红如此紧张的东西铁定不好对付。 这时候也不容人多想,周宇穿上衣服就下了炕想要出去,但是忽然想起来豁牙兔还在炕上呢,就想抱它一起下来,谁知道扭头一看,炕上的豁牙兔已经踪迹皆无,看样子是早就跑到外面帮忙去了。 周宇背着开山刀走出了房门,一把抄起榆木大枪大踏步向着水塘方向走去。 水塘边的空地上这会儿已经打翻天了,狗叫声、猪叫声、甚至还有驴叫声交织在一起,混乱的不成个样子。 周宇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来到水塘边的一棵大松树下,抬脚就往树上爬去,想到上面仔细查看一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就在他爬了还不到一半距离的时候,冷不丁地从头顶传来一声惨烈的打鸣声,毫无防备的周宇被惊得手一松就摔了下去。 揉了揉快要摔成八半的屁股,周宇这个气啊,谁他娘的能想到战斗鸡躲在这里?大晚上的只要稍微正常点的人听到这个声音谁还不得被吓个半死?好在自己已神经粗,只是摔了个腚墩。 有了心里准备的周宇这次毫不费劲地爬上了大松树上,就见战斗鸡浑身颤抖地站在一个树杈上,看到有东西爬了上来吓得又是一声鬼叫,扑楞着翅膀就想往下跳,好在被周宇一把给抓住了。 见到爬上来的是周宇后,战斗鸡总算是歇了一口气,话说刚才可是把自己紧张死了,下面的一群兄弟姐妹在战斗着,自己能不紧张么? 至于战斗鸡是啥想法周宇没工夫理会,把战斗鸡抱在怀里后眼睛就紧紧地盯着水塘边上看。 就见水塘边的空地上兽影交错,根本就分不清哪个是敌人哪个才是自己这一伙儿的,周宇打开手电向着前面照去,这回总算是看清楚了,随即就被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就见在那块空地上稀稀拉拉地躺着一些野兽,花花带着两个老婆和大红二红一起撕咬着五六只像是毛驴的东西。这些家伙身上披着厚厚的毛,而且体格也比家养的毛驴子高大壮实多了。 那几只大家伙对于眼前猪狗的撕咬是丝毫不惧,撩开下身的蹄子就是一阵猛踹,弄得猪狗也不敢靠前,只能在其身边游走缠斗。 周宇使劲儿抹了抹眼睛,细看之下发现自己这边的几只动物有几只一瘸一拐的,似乎受了伤。而另一边的大家伙不少身上带着血,看样子也没占到好处。 “他娘的,真得遇到硬茬子了。野驴,这他娘的不是野驴么?可是在青云山脉这片儿不是只有野驴沟才有野驴出没么?自己这凤凰山啥时候也招来野驴了?点儿背啊!”周宇心里呐喊着。 这野驴和家养的毛驴子虽然同宗同源,但是个头和脾性就相差的远了去了。家养的毛驴子性格比较温顺,个头矮,力气也不大。但是野驴可就不同了,这玩意由于是野生的,所以不容易被驯服,而且长得是粗壮有力,个头和家养的马也差不多少。这玩意一般都是群居,在山里绝对是横着走的主儿,要是发起火儿来就是狮子老虎也得绕道走,没想到今天会在三条狗和两只野猪跟前栽了个大跟头。 另外一处战场可就有意思的多了,一大群小狗崽围着几只像是山猫野兔一类的小兽连滚带爬地直上,碰到了就是一阵猛咬,那股威猛劲儿丝毫不逊几只大狗。几只小兽渐渐地有些寡不敌众,不一会儿就倒下了两只,结果那群小狗崽子更变本加厉了,一只只奋不顾身地对着余下的小兽就扑了过去。 但是周宇在这两群嘴咬脚踢的相互厮杀的动物中并没有看到豁牙兔,“难道是这小子躲闪不及英勇就义了?”想到这里周宇是悲从心中来,一股杀气在心底油然而生。 现在看来那些大家伙虽然受了点轻伤但是应该没啥危险,只是周宇害怕小狗崽们受到伤害和为了给豁牙兔报仇,这会儿也顾不上危险不危险的,把战斗鸡放到树上,自己从树上出溜下来,提着大枪向着狗崽们跑去。 人还未到,大枪已经蛟龙出海般戳了过去,只是几下子那群小兽是伤的伤逃的逃,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顾不得查看小狗崽们是否受伤,周宇提着大枪又来到花花跟前,因为野驴都聚在一起,所以也不用瞄准,大枪不管不顾地狠狠地向前捅了过去。 那群野驴看到那么长的一杆大枪捅了过来,赶紧发出几声嘶嚎躲了过去,就有点怯阵想要跑路,奈何敌方的几个家伙也不是善茬子,一直追咬着不放,而且还有一个在身下捣乱的。 就在周宇提着大枪与猪狗同战野驴的时候,突然从野驴群中蹦上来一只小黑兔子,一下子就蹦到了那只带头大哥的脖子上,伸出前爪使劲儿地向着它的眼睛挠去。 话说这几只大野驴由于碰到了硬茬子,这会儿都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对面的敌人身上了,那还记得刚才在身下捣乱的那只死兔子啊?被这冷不丁的一挠,那只领头的家伙嗷的一声疼得都有些癫狂了,一个劲儿地晃动着身子想把豁牙兔给甩下来,豁牙兔顺势蹦了下来滋溜一下又没了踪影。 花花和大红二红瞅准了机会一下子就冲了过去一顿猛咬,这下野驴的防守阵势被彻底打乱了,不一会儿两头大家伙就被三只大狗两头野猪扑倒在地,浑身被咬得鲜血淋漓的。 剩下的几头大家伙看到没法冲出包围圈,红着眼珠子撩开蹶子就要和周宇他们拼命,看到这样的架势周宇赶紧制止了还想要往前冲的五只动物,放任那几只大家伙逃走了。 周宇收起大枪喘着粗气先是检查了一下五只动物的身体受伤情况,发现大红和二红受伤最严重,大红的一只门牙被那几只家伙踹得直冒血,而二红的一条后腿好像也断了,不过即使是这样刚才这两头大野猪也没有半点后退,依旧是勇猛地上阵杀敌。其勇猛彪悍的作风让周宇敬佩不已。 反观花花三口子就不一样了,两只母狗也只是受了点轻伤,走路有点坡而已,至于花花则是一点伤也没有,周宇甚至觉得这厮连狗毛掉没掉一根都不好说,实在是太狡猾了。 这时候豁牙兔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回来了,看到周宇后呲牙一笑,臭屁地不得了。 下一刻周宇周宇来到小狗群这边又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发现也有受伤的,伤势最重的就是那两窝里的老大,也就是长得最壮实的那两只。两个小家伙的状况都差不多,浑身多处地方流着血,柔软的狗毛也被撕扯掉不少,一只后腿也瘸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过一直在咬着小牙硬挺着,愣是没叫一声。余下的那些小弟全都围在它俩身边神情紧张地四处警戒着。 看到这一幕周宇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呐! 这时花花也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撕咬着周宇的衣角,眼神中满是哀求的神色。 周宇明白花花的意思,这是在哀求自己救救它的两个孩子,于是轻轻的拥抱了它一下,然后一个念头把所有的小狗崽都弄进了空间里。 感慨着小家伙们的勇敢和友爱,周宇狠了狠心,用一个小盆稀释了几滴空间液每只都喂了些,过了一会儿这些小家伙一个个都变得精神抖擞的,也不见有什么事儿发生,周宇这才放心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