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有难同当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一十二章有难同当

“小宇,这酒真是你自己酿制的?”王云海微笑着问道。 “姥爷,真是我自己酿制的,我就是骗天骗地也不敢骗您呐。不过我也不知道味道会这么好啊。” “你知不知道没关系,只要酒好就行,对了这酒能管饱不?” “只要您想喝,随时都有,管咱家倒是够了。” “哈哈哈哈,老头子有口福喽,还是我孙子厉害。”王云海高兴地不得了,捋着胡须大笑着说道。 “姥爷,爸妈,其实吧这酒是我按照以前得到的一个偏方酿制的,里面还有不少草药。这玩意还有一个功效,不但可以舒筋活血,长时间喝还能增加身体的体抗力,延缓衰老。所以我建议你们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喝上两杯,保证你们以后身体健健康康的。” “哦?还有这功效?怪不得我喝完后就觉着浑身通透无比,舒服的不得了,感觉有劲儿了不少。神了,这酒简直神了。 对了小宇,赶紧地把这些酒给你那几位太公送去一些,他们年岁大了正好用得上。”王云海吃惊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周家村的八位老太公。 周定国不无感慨地对着家里的笑了笑,老丈人心胸就是大度,这一生活得是坦坦荡荡。这不一有好处马上就想到了村里的这些太公。 “姥爷,你就放心的喝吧,这一大瓶就是二十斤,我山上还有十二瓶,家里的这些赶明儿个让我爸给太公们一人送去十斤,剩下的你们就先留着喝,我回山上后会继续酿制。而且我还打算等以后产量大了让村里爷爷辈的老人都能免费喝到这种酒,你看咋样?””好好好!你要是这么想姥爷就是不喝也高兴啊!“王云海高兴地点了点头,对于周宇的安排是大为满意。 葡萄酒的事儿说完了,趁着家里人正高兴,周宇对着老妈开玩笑似的说道:“妈,现在咱家好酒有了,你以后在伙食上可得加把劲了,别喝着这么好的酒,菜再弄个不像样子那可就太不搭了。话说我姥爷不还住在咱家嘛,每天最少也得弄上个三个五菜吧?千万不要怕花钱,话说咱现在啥也没有,不就是还有俩钱么?” 这话说得,是显摆得瑟加欠揍,但是三位长辈的眼睛里明显地升起了雾气。 “小宇,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是你爸和你妈虐待姥爷似的。实话和你说他俩倒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给我做好吃的,是我没让做。咱家现在虽说比以前好过了不少,但是你这才承包了两座大山,花钱的地方还在后头呢,所以现在有钱就得攒起来。再说了我一个老头子吃点清淡的更不错,所以你就少为我们操心了,好好地把你承包的大山管理好才是正道。”王云海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行,我能为村里的孩子们买鱼买肉,怎么轮到自己家人却连顿肉也舍不得吃?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再说了我现在也不缺这几个钱,所以你们就把心放到肚子里,挣钱的事儿就交给我好了,你们只管花钱就行了……” 周宇洋洋洒洒又是几千字,最后三位长辈无奈地点头答应以后保证改善伙食,周宇这才作罢。 之后周宇又把大个儿红景天的药用价值和三位长辈说了一下,并嘱咐老爸给村里爷爷辈的老人们一家送去十棵,每天吃上一小截就可以了,保证他们一两个月后身上的一些小毛病都会不治而愈。至于红景天的价格周宇倒是没敢说,怕把家人吓个好歹的。 知道儿子在这种事情上不会说假话,周定国欣慰地保证一定会把这些红景天一家不落的送到他们手中,自己心里则是期待着村里的那些叔叔大爷和爷爷们日后真能健康长寿,福禄延绵。 告别了家里人,周宇背了一大瓶葡萄酒和十几根红景天来到三叔家。 这两天由于红景天的产量是大幅减少,周虎感觉自己轻松多了,只要隔上两天收购一次野菜和野果子就可以了。这会儿正在院门口坐着小板凳和太公胡吹乱泡呢。 “太公,你现在想吃啥,马上就到周末了,镇里有大集,我给您买去,保证让你吃到吐为止。” 太公眼皮一番没好气道:“哎呦你个小王八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要是吐几回估计就得去见马克思了。和着你的意思是想把我给弄死是咋的?那我告诉你,老子想吃耗子药,你给我买去吧。” “嘿嘿,太公您老别生气,口误、口误哈,其实我的意思就是想让您吃个够。” “嗯,这么说还差不多。其实啊太公倒也没啥想吃的,要是在我闭眼之前能看到你和二狗子结婚生子那比吃啥都高兴。对了,你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咋咋呼呼的,得抓紧时间弄个对象啊。” “哎呦呦,我的太公啊,您曾孙子现在可是抢手货,就那谁家的小那谁争着抢着要给我当媳妇,我都没稀得搭理她。话说咱现在好歹也是一个月大几千的收入,啥样媳妇找不着? 对了,你还记得来咱村收购野菜和野果子的那两个丫头么?就那个眼睛长得大大的她就看上我了,一天到晚地给我打电话啊,你不知道给我烦的啊。 你说我现在有多忙?又是红景天又是野菜野果子的,哪有时间搭理她啊?这不这几天因为忙没接她电话就跟我要死要活的,太公,要不我把她甩了得了。” 周虎得不得地说了一大堆,就跟真格的一样,末了还睁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看着太公,好像期待着太公能帮他做个决定。 老太公几次抬脚想要出击,但是想到以和为贵四个字还是凭着巨大的忍耐力控制住了自己。直到周虎说完这才说道:“三驴子啊,太公现在真想吃耗子药了,你现在去给我买点行不?我就想啊,这吃耗子药被药死也总比被你气死好吧? 你说说就你这个熊样儿人家那位姑娘能看上你?还要死要活的?我看要死要活的是你吧?对了,还有那谁家的小那谁是谁?你小子有能耐就把人家的名字说出来。真是吹牛皮不打草稿。 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说你一天到晚胡说八道的像了谁了?话说我们老周家也没有这样的根儿啊。 我现在很严肃的告诉你,如果半年后你小子还不能领一个媳妇回来,我就把你打出家门!” 周虎哭丧着脸说道:“太公,我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想要逗您乐呵乐呵么?你咋还当真了?” “哼,你和我开玩笑,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你当我大中午不睡觉就陪着你在这里穷开心呢?小王八蛋你可给我记住了,半年,就半年啊。” “太公,啥半年?啊,我知道了,不会是要三驴子半年就生个娃儿吧?”周宇隔老远就听到了太公的最后一句话,于是要死不死地开口打趣道。 看到周宇来了,周虎这小子眼睛一亮,本着有难同当的精神,周虎拽了拽太公的衣角小声说道:“太公,我二狗哥也没对象呢,你总不能老是偏心我吧?要知道他也是你的曾孙子啊!” 太公一听是老怀大慰,看这小哥俩是多么的友爱?当弟弟的也知道为哥哥的终身大事操心了。不过既然二狗子也撞到枪口上了,那就只好一块儿收拾了,要不然老子啥时候才能抱上灰孙子啊! 结果周宇也悲催了,本来兴高采烈地颠颠儿地来给人家送酒喝,没想到竟然被套上了,你说这上哪儿讲理去?不过既然太公开口了,这事儿可回旋的余地就不大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