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周虎探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一百二十四章周虎探山

山上的黎明来得早,在鸟叫雀鸣的欢呼声中,周宇麻利地起了床来到屋外。昨夜睡得异常香甜,现在是神清气爽、感觉浑身充满都充满了力量。 此时也就五点多钟,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空气中夹杂着些许清冷,飘荡着几丝清爽、恬淡。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水塘上溢出浓浓的雾霭,远处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忽然三声凄厉而清脆的打鸣声打破了这沉寂了一夜的宁静,凤凰山从睡梦中醒来。在这几声打鸣声的引领下,树林里、苇塘间传出各种鸟雀的鸣叫声。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到大,整个凤凰山逐渐变得生动起来,新的一天在这些鸣叫声中开始了。 起床之后周宇没有出门,而是进到空间里走了一圈。空间里依旧清新无比,翠绿一片,红花绿树之间蜂蝶飞舞,端的是美景如画。 远处那些山包水坑依旧没啥变化,虽然周宇也知道那一大片土地在慢慢向外扩张着,但是起码这几天来自己用肉眼是没看到有啥变化,估计自己这辈子是看不到这个神秘的空间到底能变成啥样了。 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远处的土地没啥变化,可是眼前的这一小块土地却总是会带给自己惊喜。虽然摘了几茬,但是地里的那些野果树又变得硕果累累。 看着挂满枝头的野果子和野葡萄,周宇真正体会到了“痛并快乐着”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空间里的植株长得太快了,这才几天的功夫,又是果实满枝头。尽管还得忙乎,可这是钱哪,能不摘吗?于是三下五除二地又摘了十几筐水灵灵的果子。也不往外拿,先在空间里放着。 话说周宇在空间里已经备了好多东西,各种农具基本齐全,装东西的大筐也有几十个,水桶、水舀子等是应有尽有。这也是为了自己以后在空间里工作方便。 看着堆积如山的野果子,周宇打算近期再到省城柳三炮那里走上一趟,把这些果子消化消化,要不就是资源浪费。而且三炮大哥对自己着实不错,自己酿制的葡萄酒说啥也得带过去一瓶给他尝尝。至于刘哥的那一份等过些日子再说好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这些野果子给销出去。 等周宇出来后天已经大亮了,初升的太阳发出万道光芒,整个山顶仿佛披上了一道金丝缕衣。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红杜鹃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得通亮,和山顶上中缓缓升腾的晨霭交融,变幻着五光十色的光环,美得不得了。 推开房门,周宇嘴里哼着小曲儿一步三晃地来到院子里。可能是已经习惯了主人的懒惰,也可能这会儿已经过了饭点儿,院子里除了花草树木外一根动物毛都没有,估计都自己出去找吃得了。 周宇给自己简单地煎了两个荷包蛋,吃完后就神清气爽地来到三个水塘前看看。 由于空间液的浇灌,水塘里的荷花面积大了一倍有余,这应该是空间液被池水稀释了一些的缘故。 感觉这些荷花的面积还是有些不够用,周宇咬了咬牙,索性每株荷花又滴了两滴稀释过的空间液这才作罢。 接着周宇又着重观察了一番三个水塘里龙鲤的变化。发现倒入空间水的两个大水塘里的龙鲤龙精虎猛地在游弋着,而没倒入空间水的水塘里的龙鲤就有些打蔫儿,甚至周宇在岸边还发现了十几条翻着肚皮的死鱼。 周宇心里暗道:“难怪这龙鲤几乎绝迹,连凤凰山这样山清水秀的地方都养不活,更别说其它地方了。” 于是周宇又从空间里拎了几桶空间水倒入这个水塘中,几分钟过后就看到原本还打蔫的龙鲤刹时就精神起来,欢快地在水中摆动着尾巴。 “看来这龙鲤的养殖还是离不开空间水啊,那原本想让乡亲们养殖的计划也就泡汤了,算了,以后再找机会帮助乡亲们吧。”周宇心里寻思着。 刚才进到空间里才想起还有两头野驴被自己绑着呢,也不知道恢复的咋样了。于是周宇来到一处树荫下把两头野驴弄了出来。 两头高大壮实的大野驴已经在空间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这期间没人管没人问的,饿了只好啃两口地上的青草,渴了的话就只能渴着了。 上一刻两头大家伙还在空间里感叹着驴生的不公,没想到一瞬间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看到了久违的阳光、鲜嫩的青草,尤其是那清凌凌的满塘子的水,两头野驴再也忍受不了了,嗷嗷地向着周宇啼叫了两声,两对大眼睛露出一丝祈求的神色。 周宇一看自然明白是啥意思,于是从空间里拿出两个水桶到水塘里装满了水送到它们面前,两只野驴半跪着不要命似的一下子就把头扎到水桶里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完水后两头大野驴精神焕发,向周宇晃了晃脑袋表达感激之情。 周宇这时候有些难做了,话说自己还是有些私心的。这凤凰山这么大,而且以后还有个青牛岭呢,这么大两座大山自己不可能一直这么荒着,好歹也得种些东西,那么趟地和收山(把收好的农作物往家拉)的活儿势必就少不了。自家没养牛马,眼前这两头野驴长得高大壮实,实在是干这些活儿的不二选择。 而且在动物当中,牲畜和狗据说是最通人性的,尽管眼前这两头驴是野生的,但是周宇还是对它们给予了很大的希望。所以这两天周宇也没给它们解开绳子,就是希望多绑一段时间后再喂点空间液能够消除它们的野性,以便能为自己所用。 最后周宇还是没有为它们松绑,心里想着再绑上一天,明天就为它们松绑,如果能为自己所用最好,要是实在不行就任它们离去好了。 给两头野驴又喂了点空间液后,周宇本来想继续拔水塘边的水草,可是绕着水塘子走了一圈觉着太阳照在身上暖呼呼的,就感觉有些犯困,于是干脆在水塘边的一棵大银杏树下铺上条麻袋躺了下去。 一阵山风轻轻拂过,带走了身上的丝丝热气,听着欢快地鸟鸣,山间的泉水叮咚,呼吸着满山的芬芳,蓝天做被,大地为床,周宇惬意地进入了梦乡。 整个凤凰山是热闹的、欢快的。山北侧的两条瀑布不知疲倦地倾泻着,不时溅起丈许高的水花。各种鸟雀奔波于枝头林间,或展翅高飞,或停在枝头小憩。松鼠、野兔等小动物则在林间草丛里嬉戏不停;凤凰是又是空旷的、寥寂的,因为整个山里只有周宇一人,而且还在香甜的梦里。也不知道是否梦到了什么高兴地事儿,周宇的嘴角不时地向上翘着…… 这一睡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直到半片屁股被似火的骄阳烤得火烧火燎的时候,周宇才醒了过来。 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周宇及其不舍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太阳已经挂到半空了,这才一咕噜爬了起来。周宇敢向老天发誓:要是以后习惯了这种舒的日子而不思劳动,自己以后一定会变成一头猪的。 这时候花花一家子以及大红二红还有豁牙兔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一股脑地奔着院子跑来,估计是感觉到了饭点想回家弄点吃的。而且那群小狗崽一边晃动着肥嘟嘟的小身子一边发出凄惨的汪汪声,那声音怎么听怎么都感觉像是三天没捞着饭吃了。 看到这种情况,周宇感到无地自容,一扭头就想往院子里跑要给这些家伙弄点吃的。 周宇还没迈步呢周虎这小子就颠颠地跑来了,隔老远就朝周宇招手,嘴里大喊大叫的,而且还带着回音:“二狗哥~哥~哥~,我来看你来了~了~了~” 听到这搞怪的喊叫,周宇又一次地头大了。 周虎可不管这些,手里拎着两个食盒美滋滋地一溜小跑来到水塘边,开着玩笑说道:“二狗哥,这两天与青山为伴,鸟兽为伍,日子过得咋样啊?对了,没遇到狗熊大灰狼之类的吧?兄弟我可是一直为你担心啊,就怕你被野兽叼走了。” 周宇白了他一眼,调侃道:“三驴子,你是不知道啊,哥哥我在这里吃饱了睡,睡饱了吃,顺便照看一下水塘子,闲暇时就看看这满山的风景,逍遥快活的很,这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啊! 至于你说的什么狗熊大灰狼哥哥我是没遇到,可是野驴嘛倒是遇到了一群,而且我还生擒活捉了两头呢。你是不知道哥哥我当时威风的样子啊,就一个字,‘帅’,如果非要再添两个字,那就是‘太帅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