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周虎探山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一十五章周虎探山2

周虎嗓子一阵发痒,心里鄙视道:“恶心,太恶心了,二狗哥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二狗哥,咱哥俩都是知根知底的,要说你属于闷骚型的喜欢在这美丽的大山里呆着我还有点相信,要说这里是神仙般的日子那就有些扯蛋了。而且你刚才还说啥?碰到了一群野驴而且还生擒活捉了两头?我说你不吹能死啊?你当那是猪崽子说见着一群就见着一群?我告诉你,除了深山里的野驴沟有人见过几根驴毛,在其他地方野驴那就是个传说! 得了,大热天的咱哥俩还是别逗了,哝,这是大娘让我给你捎的饭菜,趁热乎赶紧吃。” 这厮把篮子递给周宇后很痛心地说道:“二狗哥,兄弟我对你好吧?这刚整完收购的事儿连饭都顾不上吃就跑来看你了。谁知道一来就听你自吹自擂的,唉,兄弟这颗火辣辣的心让你几句话说得是冰凉啊!” 周宇抿着嘴直乐,周虎这小子就是这么有意思。看来有必要想个法子把这小子给弄到山上来和自己作伴了。 要是周虎知道周宇现在的想法,保证得大嘴巴抽自己,而后感慨万分地说一句:嘴贱没有好下场啊! “虎子啊,哥哥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谎话?咱大老爷们一个唾沫一个钉,要不咱俩打个赌?我要是真活捉了两头野驴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反之亦然,你看怎么样?” 周虎一听高兴坏了,刚想开口答应,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虽然野驴是个传说,可是二狗哥是什么人?这家伙从小到大做过一件正常的事儿吗?备不住这家伙回来后把野驴招来了也说不准。 这事儿弄不好就是二狗哥挖得一个大坑,自己可不能傻得往下跳。要知道小时候周家村可是有三防啊,“防火防盗防二狗”,话说自己可得小心了。 想到这里,周虎马上摇了摇头,正色道:“二狗哥,就咱哥俩这感情还用得着打赌么?太伤感情了,再说明知道你不可能活捉野驴兄弟我怎么还能和你打赌呢?这不是趁火打劫吗?你兄弟我这辈子都是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儿,占别人便宜的事儿我鄙视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做呢?” 周宇痛苦地摇了摇头,心里嘀咕着:“**,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难不成是偷喝了我的空间液?” 随即又憋不住笑,指着周虎说道:“行啊虎子,又让你逃过一劫,不过我就纳闷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大有要追上我的趋势啊!” 周虎抱了抱拳,嬉皮笑脸地说到:“不敢不敢,这不都是二狗哥教导有方嘛,这吃亏上当多了自然就谨慎了,兄弟还没傻到吃一百个豆还不知道豆腥味,都是形式所逼,形式所逼啊。不过,二狗哥,听你这话的意思难不成你真得活捉了两头大野驴?” “嘘,低调低调,那么大声干啥?不就是捉了两头野驴么,又不是啥大事儿。” “好吧,不是啥大事儿,但是我勒个靠啊,那可是连青狼和熊瞎子见着都发怵的东西啊,真要是活捉了两头你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就真是烧高香了。”周虎咬牙切齿又有点担心地说道。 当看到树荫下那两头高大壮实的大野驴的时候,周虎是真得有点懵了,用手指着绑得紧紧的大野驴,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吃惊地问道:“二狗哥,真得是生擒活捉啊?” 周宇点了点头,把前晚发生的事儿和周虎讲了一遍,谁知道周虎听完后二话不说拉起周宇就要下山。 “二狗哥,你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这鱼咱也不养了,以后收购山货的事儿就还给你,我就接着拉客,虽然赚得少但是安全,这里太危险了,咱不能拿命来换钱呐!” 听了兄弟的话,周宇的心里暖暖的,这就是自己的好兄弟啊!不过下山是不可能的,不养殖龙鲤就更不可能了。 “虎子你把手撒开,听我和你说。以前咱这里也没听说过有啥大型的野兽,即使前天晚上出现了一群野驴,估计也是路过的。其实野驴也不是啥猛兽,只要你不去惹它也不会上杆子攻击你的。至于其它的食草或是肉食的小动物咱有啥可怕的?大不了我晚上不出门罢了。再说了咱都是山里人,难道听拉拉鼓叫唤了就不种地了?” 而且我这两天打算把水塘这片儿地方给围上,到时候别说是野驴,就算是老虎豹子保证也进不来。所以呢你也不要害怕,目前来说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再说哥哥我英明神武,手持一杆两丈长的大枪,你觉得我会怕什么吗?” 周虎刚才是担心周宇,心里一激动这才拽着二狗哥要离开凤凰山,但是当周宇把事情和他分析了之后,周虎也平静了下来,感觉二狗哥说得也在理儿,这里好像还真没什么危险。 之后周宇飞快地弄了些吃得把动物们都喂饱了。然后从空间取出十只野兔,在大锅里炖了两只。看着菜有点单调,就又拌了个黄瓜凉菜,加上周虎捎过来的青椒炒肉和顿芸豆,这菜也够丰盛的了。 坐在饭桌边,周虎盯着那一大盆喷香的兔子肉直吧嗒嘴,末了有些遗憾地说道:“二狗哥,菜是好菜,可惜就是没有酒啊。现在要是能喝上两杯,那就快活赛神仙喽。” 眼皮一番周宇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小子倒是挺会享受的,我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上哪儿给你弄酒去?凑付着吃吧,你要是不吃那我就全部包圆了啊。” “吃吃吃,干嘛不吃?话说你兄弟我不就是喜欢吃口肉么,看你小气的样子。”周虎鄙视了周宇两眼后夹起一大块兔子肉就往嘴里塞。 现在山里的兔子正是长肥膘的时候,一斤肉能带着二两油,这一口兔子肉嚼下去是鲜嫩可口,满嘴流油,好悬没把周虎给香死。 一块兔子肉吃下后,周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一块接着一块,眨眼间七八块兔子肉就进到了肚子里。 看着周虎吃得欢,周宇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可是自己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跟着吃了两块兔子肉后周宇猛地一拍大腿,一把拽住周虎的胳膊急声说道:“虎子,快别吃了,我想起来了,咱有酒啊,你等着我给你拿去。”说完就往木屋里跑去。 周虎倒是被吓了一大跳,刚想找二狗哥理论一番,不过一听有酒立马就撂下筷子,心说只要有酒别说被下了一跳,就是两跳三跳都行啊。 看到饭桌上放着的一大瓶野葡萄酒,周虎感觉牙花子有点疼,对周家村的爷们来说啥时候自家酿的野葡萄酒也能叫酒了? “那个二狗哥,你说的酒就是这个?害得我空欢喜一场啊。就这也能叫酒?这玩意甜了吧唧的只适合小孩子和老娘们喝,兄弟我好歹也是纯爷们一个,喝这玩意还不得让人家笑死……” “砰”地一声,瓶塞子被拽了出来,顿时一股夹杂着清新果味的浓郁酒香充盈在饭桌周围。周宇也不管还在一边穷白乎的周虎,自顾自地倒了一碗仰嘴就是一口,喝完后咂巴着嘴闭着眼睛回味去了。 “那个二狗哥,咱是纯爷们啊,我劝你也别喝这种酒,丢不起这~~嗯?你咋还闭上眼睛了?不对,什么东西这么香?” 这厮吸了吸鼻子,发现酒香就是从那个敞开口的大玻璃瓶子里传出来的。于是再看向就酒瓶子的眼神可就不对劲儿了,就好像饿狼见到肉一样。 感觉耳朵里不到声音了,周宇这才睁开眼睛,对着周虎说道:“虎子,你继续说,哥哥先喝两碗解解乏。话说这酒也就是小孩子和老娘们还有我能喝,像你这么大的一个老爷们还是算了吧。” “二狗哥,我错了,我现在不想当老爷们了,我当老娘们还不成么?给兄弟来碗尝尝行不?”周虎哭丧着脸说道。 周宇忍着笑给周虎倒了一碗,谁知道这家伙一口就干了小半碗,喝完后这小子就疯了,连兔子肉也顾不得吃了,一连又干了两碗这才作罢。 “二狗哥你不仗义啊,有这么好的酒咋不早点拿出来?哎呦呦这酒太他娘的带劲儿了,今天啊不醉不归啊。”砸吧砸吧嘴,周虎晃着脑袋说道。 接下来哥俩就是一顿猛吃猛喝,直到弯不下腰时才撂下筷子。 酒足饭饱后,打着酒嗝的两人在木屋附近的大树下乘凉,哥俩断断续续地唠了不少,周宇告诉周虎自己已经从野鸡岭的水塘里捞了一些龙鲤放到这边的水塘里养殖了,而且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周虎是真心地替周宇高兴,话说二狗哥的不就是自己的么?二狗哥混好了周家村不也就出头了么? 心情大好的周虎这会儿打趣道:“对了二狗哥,你是不是喜欢柳青青?” “我喜欢她?我说虎子,我和她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吧?那里会涉及到喜不喜欢?”周宇若无其事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