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东窗事发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一十七章东窗事发

夕阳无限、像是一杯离别的老酒,饮醉了天边的彩霞,继而泛起了酡红的笑脸。青山绿水披上了一层红妆,更显壮丽风姿。 周宇从水塘边缓步来到大院里,弄了些瓜果蔬菜把今天跟着巡山的动物们喂了一遍。虽说瓜果不顶饿,但是好在有大个儿的红景天,这玩意热量大味道足,吃上一小截足以顶得上一顿饭了。 看着动物们都吃饱了,周宇抱着两棵红景天来到水塘边的大树下,两头大野驴这会儿已经饿得不行了,看到周宇来了就是一阵哀嚎。 周宇把红景天放到它们跟前一边喂它们吃着一边细细地打量着它们。 要说这两头大野驴长得还真是器宇轩昂的。一身毛皮溜光水滑的,全身几乎都是灰色的,只是肚皮和鼻子还有四只小腿是雪白一片,颇有些玉树临风的味道。一双大眼睛灵动有神,随着眼珠的转动,那双细长的大耳朵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这两头野驴长得实在是太有范儿了,这让想要解开绳子的周宇有些犹豫了。不过看着两只大家伙那哀求的眼神,周宇心一横,抬起手就开始解绳子。 身上的束缚没有了后,两只野驴仰天长啼,声音清澈响亮,甚至对面的大山还传来微弱的回声。 叫唤了两声后两只大家伙撩开雪白的前蹄撒着欢儿地就跑开了,一两分钟后就不见了踪影。 “白眼狼,啊~不,白眼驴啊!老子不但给它们治好了伤,而且还喂了好几遍空间液,谁知道他娘的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跑了,太不讲究了啊!简直就是驴中的二傻子,家畜界的败累”周宇失望之极,嘟嘟捏捏地发泄着。 就在他想转身回木屋的时候,没成想两头野驴竟然像阵风似的又从旁边的树林里蹿了出来。来到周宇跟前后用冒着热气的大白鼻子厮磨着周宇的身体,神情间透漏着无限喜悦与感激。 周宇现在就像是中午吃了块空间大西瓜似的全身都透着舒服劲儿,知道感恩舍不得走这才是一头野驴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啊。 狠狠地拍了拍两头野驴,周宇眼睛都快笑没了,指着那头大一些的野驴说道:“那个驴兄啊,你以后就叫大驴,这位兄弟就叫做二驴好了。哦对了,你们俩还有一个弟弟叫三驴子。哈哈哈” 打死周虎也想不到,自己在家里躺着睡觉也能中枪,可恶的二狗哥竟然又给他找了两个驴哥哥。 两只野驴似懂非懂地晃着脑袋,叫啥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主人喜欢就好。就冲着大驴和二驴这种心思,估计以后在周宇的动物大军中也能混得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周宇从小到大骑过马骑过牛,但就是没骑过毛驴子,因为家养的毛驴子力气小吃得也不少,谁家会闲着没事儿去养毛驴子玩啊?所以没捞着骑驴就成为了周宇的一个小小的遗憾。 如今两头玉树临风的大野驴就站在自己面前,而且已经彻底被自己收服,这时候要是不骑上一骑那周宇还是周宇了吗? 双手把着大驴的鬃毛,身体前倾,大腿使劲儿一蹬,双臂齐较劲,按照以前骑马的动作周宇一个漂亮的飞身就上了大驴的背上。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潇洒地一塌糊涂。 也不知道周宇是胆大还是兴奋过头忘记了,要知道现在大驴的背上好像还没有鞍子啊! 结果随着周宇屁股落到大驴的背上,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响彻凤凰山,感情周宇的小dd被硌着了。 这厮一高从大驴的背上跳了下来,落在地上后还是继续地跳个不停。要说也是,那玩意虽说没有骨头不能造成骨折啥的,但是被生刺愣地硌了一下是个爷们都受不了啊。 狠狠地瞪了大驴一眼,周宇一瘸一拐地走回了院里,疼得是内牛满面。 周宇坐在椅子上直龇牙,掀开裤子看了看,那玩意被硌得通红一片,好在没出血,估计待会儿用盐水洗洗应该没啥大问题。提上裤子后周宇这才长嘘了一口气。 看着眼前的架势估计这驴也骑不了了,现在得抓紧时间养伤啊,话说那玩意要是留下点后遗症啥的自己还活不活了? 松涛阵阵、溪流潺潺,坐在院子里总有清爽的芬芳扑面而来。那朦胧的星光,那黑乎乎的远山,那黑乎乎的林木,总能引起无限的遐想。 在这梦幻般的夜里,山上的动物们小心谨慎地在院子里玩耍着,不时地用眼睛偷看着主人的表情。因为就在刚才豁牙兔兄弟像往常一样一个纵身蹦到了主人的身上,只是这次的着落点没有选好,一下子蹦到了主人的裤裆上,谁知道随着主人的一声惊叫豁牙兔兄弟就倒了血霉了,不但被狠狠地打了几下屁股,而且还被扯着耳朵教训了半个钟头。 平时最得主人喜爱的豁牙兔都这样,要是自己不小心惹到主人了会不会被炖了?貌似这个问题还真有可能。于是动物们也不敢在周宇周围玩耍,都撤到安全距离之外了。 看着夜色越来越深,旧伤未去新伤又来的周宇实在是没心情继续赏景歇凉了,便一瘸一拐地回到木屋里洗吧洗吧睡觉了。 今天是周末,更是柳青青将要到访的日子,所以尽管下部有些不便,周宇一大早还是兴冲冲地起来了。 看着院子里一大群等着吃早饭的动物,周宇觉着有些惭愧,跟着自己这个懒汉这群动物还真是不幸。万幸的是凤凰山物产丰富,动物们自己还能自己找点吃的。 想到这里周宇赶紧和了一盆苞米面烙了一大锅掺了豆面的大饼子,然后又弄了些红景天剁碎,这样饭菜就都有了。 动物们有些日子没吃到主人做得早餐了,这冷不丁看到倍儿香的大饼子呼啦一下子全都围了上来,在自己的钵子或是槽子里狼吞虎咽起来。看到动物们吃得香,周宇感到无比的欣慰。 不过看着看着周宇就皱起了眉头。话说自从来到凤凰山后只有头一天天鹅一家子在院子附近转悠了几圈,从第二天之后见得就少了,今天更是一整天不见影子。 “这一家子一天到晚地到底干啥去了?”周宇自言自语道。 不过虽然没看到天鹅,但是周宇一点也不担心,话说凤凰山上还没发现能够威胁到天鹅的飞禽,估计是在外面玩疯了不愿意回来了。 凤凰山的清晨异常的清新明亮,山上的野花和青草上附着晶莹的露珠,漫山都透着一股清香。 周宇交代了花花和豁牙兔在山上看家,然后又好好的安抚了一番大驴和二驴,可别因为自己昨晚的第一次骑驴失败在两头大家伙心里留下阴影,虽然这阴影已经在自己心里留下了。 呼吸着清新的芬芳、踏着晶莹的露珠,忙乎完了的周宇拉巴着腿一瘸一拐地下山去了。 回到家里后,姥爷和老爸正在摆弄着菜地,老妈正在外屋里煮着饭。看到孩子回来了三人丢下手里的活计都围了过来,询问着山上的情况。周宇把山上的情况和家人汇报了一遍,知道山上一切正常后几人都很开心,之后全家在一起高高兴兴地吃了顿早饭。 吃完早饭后和家里人唠了一会儿嗑,周宇才想起今天也是小王庄的乡亲们下山送林蛙的日子,既然这样,那么柳三炮和刘云飞的收购人员今天势必也得来了。得了,没想到还来了个大聚会。 正在一家四口聊天的当口儿,就听见大门口传来杀猪般的嚎叫声,随即就见周虎被周定邦揪着耳朵进了院子,后边还跟着须发皆张提着一只鞋的老太公。 周虎被拽着一边走一边嘴里大叫着:“二大爷、二大娘救命啊,太公和我爸要杀人啦!”但是每次喊叫的结果就是被太公用鞋底子抽了几下屁股。 周定国全家都愣住了,这是个神马情况?难不成三驴子这小子又犯错误了不成?不过即使犯错了干嘛还来到自家呢?难不成和小宇有关系? 看到这架势估计是要坏事儿,周宇有些心虚,赶忙跑到周定邦跟前埋怨道:“三叔,你这是干啥?喂,你轻点,别把三驴子的耳朵给拧掉了。” 周定邦气呼呼地说道:“哎呀哈,没想到正主儿也在啊,你小子也不是好东西,不过你现在给我滚一边儿去,待会儿再收拾你。” 趁着自己老爸说话把大伙儿的注意力分散了的当儿,周虎一个劲儿地朝周宇眨着眼睛小声说道:“二狗哥,东窗事发啦,风紧,赶紧扯呼!” 周宇一看事情不妙,转身朝着老妈说到:“妈,我刚想起来山上没有酱油了,我现在去小店买两瓶,太公三叔你们坐啊,我去去就回。” 王桂兰刚想点头答应,谁知道太公一个纵身挡住了撒腿就想跑的周宇,嘿嘿笑道:“小兔崽子,跟我玩三十六计呢?这招叫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不是借着打酱油的名义就一去不回了?你敢再跑一步试试?” 王云海和周定国两口子现在是彻底地晕了,不过他们已经清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祖孙三人来到家里一定和周宇有关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