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花花的变化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十二章 花花的变化

整个一下午周宇都沉浸在后悔和自责当中,要是花花出事了,自己还真过不去这道心坎。 眼看天就要黑了,可是狗战士花花还是不见踪影。 “日落西山红霞飞,花花一去不复还。不知道这只色狗这一回又得出去几天。”周宇在心里愤愤地嘀咕着。 看着院子里的鸡鸭鹅和猪圈里的两口黑猪都饿得嗷嗷叫,周宇不得已剁了些野菜拌了些苞米面和泡好的豆饼喂给它们,末了又给两口猪添了一些熟地瓜和土豆。 这时候天边的红霞已经隐去了大半个身子,只余一抹红线在天际挣扎,心里有事的周宇也没心思做晚饭,就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等待着花花回来。 忽然大门口有声音传来,周宇一兴奋站了起来,抬头一看顿时有些失望,原来是周虎急匆匆地赶来了。 这小子一进来也不说话,而是贼头贼脑地东瞅西看的。 “三驴子,你小子这是要偷东西咋的?干嘛这幅德行?”周宇没好气地问道。 周虎神经兮兮地凑到周宇跟前问道:“二狗哥,咱家花花在家不?” 一听周虎提及花花,周宇心里更是难受至极,沮丧道:“花花不在家,这死狗今天晌午回来一趟然后就发了疯的往外跑,我拦都拦不住,这不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三驴子,你说花花不会有事儿吧?” 周虎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带着极其鄙视的神情说道:“二狗哥,咱不带这样的,你还在担心你们家花花的安全?这还要不要脸了?不过嘛我看你也确实是应该担心,告诉你你们家那只色狗这回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儿了!” 周宇一愣,急忙问道:“三驴子,你说花花摊上大事儿了?不过它就是一条狗而已,能摊上什么大事儿?是不是又去欺负母狗了?再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虎苦笑道:“二狗哥,我真是服了你了,难道你不知道花花的德行?欺负母狗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那能叫什么大事儿?还有什么叫它只是一条狗?我看那只色狗就是一只披着张狗皮的活祖宗!欺软怕硬不说还专门耍流氓,唉,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 看着周宇疑惑地神情不像是在装假,周虎认真地说道:“二狗哥,你不会是真得不知道花花这一下午都干了什么吧?要是那样的话我估计现在全村可能就你不知道了。 我傍晚刚收车回来不久我妈就告诉我,花花今天下午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咬死了人家二十一只鸡、二十三只鸭子,还伤了两头公牛和三条狗。据说这厮在大发淫威的时候还顺便把刘三叔和定坚大伯家的母狗给强奸了。 二狗哥你说说花花干得这些事儿缺不缺德?人家那两只可是黄花大闺女狗啊,结果愣是被花花强奸了好几遍。 要我说这次花花惹了这么大的祸要不是你帮着大伙儿把山货高价卖出去了保不齐人家就来找你了,毕竟死伤的那些家禽和牲畜也是不小的一笔钱。” 周虎说完这些末了又问了一句:“对了二狗哥,花花以前色是色了点但是也没这么整过啊,你知道花花为啥会变成这样了么?” 周宇摇了摇头,对于花花的表现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心里也嘀咕着:“我倒是知道,可是我敢告诉你吗?” 想到这里周宇说道:“三驴子,我也不知道咋么回事啊,花花下午是回家了,可是待了不一会就发疯似地跑了,我喊它也不听。 对了三驴子,花花不会是疯了吧?” “疯个屁!起初村里人都以为它疯了,怕他伤着人,这不十几个老爷们拿着家伙事儿围堵他,可这货奸猾奸猾的,硬是给它逃掉了。 疯狗?疯狗那都是没脑子的,你见过这么聪明的疯狗吗?”周虎气呼呼地说道。 周宇心里憋着笑,既然花花没事儿那就万事大吉,至于乡亲们的损失自己赔给他们就是了,毕竟都是穷苦人家,也挺不容易的。 和周虎又聊了一阵子后周虎见家里只有二狗哥一人也没个做饭的,就叫他回自己家吃,周宇这会儿哪有心情吃饭啊,于是就拒绝了周虎的邀请,看看天也快黑了周虎就溜回家里吃饭去了。 周虎走后周宇继续坐在葡萄架下等着花花的回归,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后忽然大门口传来几声低低的狗叫声。 “花花!” 一听到狗叫,周宇就知道是花花回来了,可是这家伙怎么不进家呢?于是小跑到大门口,发现花花这厮正躲在大门外面贼头贼脑地往院里瞅着。 “靠,你小子还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啊?怎么,不敢回家了吧?哈哈哈哈”看着花花那贼头贼脑的样子周宇忍不住一阵大笑。 花花狗眼一翻,然后很人性化地“唔”了一声,瞥了一眼这个无德的小主人,“貌似这事还是你引起的吧?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看着花花那人性化十足的表情周宇心里开了锅了:“妈的,这色狗有些不对劲儿啊!这家伙以前是通些人性,可是也不会这么聪明吧?这表情太有问题了!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里周宇就弯下腰想要抱住花花好好观察一番,谁知道一股臭味儿迎面而来,好悬没把周宇熏晕过去。 周宇迅速用手捂住鼻子大声说道:“靠,怎么这么臭?” 最后发现臭的源头正是花花,由于天黑刚才没看清楚,待到周宇仔细一看只见花花的身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的类似油脂的黏黏的东西,不时地散发着一阵恶臭。 “花花,你这是钻到哪里去了?怎么弄得这么臭?走,我领你去洗洗。” 在小路两旁蟋蟀的伴奏声中,周宇哼着小曲领着花花向水库走去。 此时已黑幕降临,百鸟归巢,红霞不甘地躲进了天边。一轮明月已然升起,青色皎洁的月光洒下,依稀可见远处连绵不绝的大山轮廓,仿佛夜色里涌动着的精灵。远处蛙声阵阵,不时地村里传来几声寥落的狗吠。一阵山风掠过,带来了满是大山、老林的气息…… 一人一狗来到水库边,周宇把花花赶下了水中,用岸边柳枝编成的扫把狠狠地给这厮清洗了几遍,搞得花花不时地发出“唔唔”的抗议声。 把快要被洗秃了皮的花花捞上来后,这家伙是神清气爽。“扑棱棱”地抖干净身上的水珠后来到周宇身边,亲昵地蹭着他的衣角。 周宇发现这家伙还真得有了一些变化,毛皮油亮油亮的,一身的肥膘已然不见,感觉更健壮了,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一样。 踏着月色,周宇领着花花一步三晃地回了家。 感觉到花花的变化,周宇对自己的空间水充满了信心,明天得赶紧去果园子和西瓜地看看,要是对植物也有这么明显的效果,那自己今后就有了明确的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