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赌约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二十二章 赌约2

饶是柳三炮和刘云飞那么大的两位大老板,听了周虎的话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小子太狠了,他娘的这是大白天打劫啊,谁家里没事儿会放着这么多的极品茅台? 不过这些东西对这二位来说也确实不是个事儿,再说了自己怎么会输呢?于是欣然点头应允。 这时候诸葛小小也凑过来赶热闹,挺着琼鼻说道:“喂锅盖头,怎么把本姑娘给忘了了?我也要和你赌一回。不过我不要什么葡萄酒,估计那酒里也是被你掺了蒙汗药的。这样吧,你要是输了就痛痛地让我咬几口解解恨怎么样?” 周虎自是知道诸葛小小为啥要解恨,可是上午的事儿能怨自己吗?本人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于是这家伙眼皮一翻没好气地说道;“赌就赌,谁还怕了你不成?估计你也没啥本钱,这样吧,你要是输了让我亲一口就行了。” “哼!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臭流氓,本姑娘还就不信了,赌了!”诸葛小小又被周虎气得发飙了。 整个过程中柳青青一直微笑着看着,凭她对周虎和周宇的了解,这里面一定有说道,说不定两位叔叔和可怜的小小今天还真就着了这哥俩的道了。 于是几个人在周宇和柳青青的见证下这个赌约就算是达成了。在见证的时候周宇朝周虎偷偷地做了一个ok的手势。周虎一哆嗦,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这厮知道二狗哥这绝不是在表扬他。而是要一半也就是三十瓶的极品茅台啊! 周宇心里一直在笑,三驴子这小子终于得到自己阴人**的真传了。不过这小子够狠,一下子就是六十瓶极品茅台啊。不过嘛这二位可是真正有钱的主儿,不阴白不阴。而且自己还等着看诸葛家的丫头怎么收场,让亲还是不让亲呢?好期待啊。 眼看着三十瓶极品茅台就要到手了,周宇浑身充满了力量,带着几人朝着仙女湖的方向走去。周虎这小子一路上尽是在得瑟了,向三人诉说着月亮湖的独特和美丽风光。 当四人来到月亮湖边看到那如梦如幻般的景色时,都被这绝色美景震惊了。同时也意识到上了周宇和周虎这两个臭小子的当了,自己几人输的是一塌糊涂。不过柳三炮和刘云飞俩人也不在意,不就是几瓶酒么,话说用三十瓶茅台换来如此美景还是值得的。 但是诸葛小小就抑郁了,本来还想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报回仇,但是没想到又被周虎这个狗东西给阴了。 “唉,难道命中注定自己这辈子就得被这个死锅盖头给吃定了?”不甘地诸葛小小在心里呐喊挣扎着。 周虎这会儿可是美死了。得到了三十瓶极品茅台不说,关键是自己这回终于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把诸葛家丫头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了,看她以后还敢得瑟不? 周虎仰着头抱着手笑眯眯地看着诸葛小小,就等着她来求自己。其实周虎还真没啥歪心思,只是希望诸葛小小来求自己。自己得了面子之后就放他一马好了。 谁知道诸葛小小看到周虎趾高气扬的样子后本来已经要熄灭的战火“嗖”得一下又点燃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转了几下后大大方方地来到周虎跟前,伸出一只手对着周虎说道:“锅盖头,本姑娘一时不慎着了你的道儿,但是本姑娘愿赌服输,就让你亲一下手好啦。” 周虎好悬没被气死。亲一下手还能叫亲吗?要是这样的话人家外国人哪天还不得亲个百八十回的?但是自己刚才也确实是没说清楚亲哪里啊,没想到竟然让这个狡猾的丫头找到漏洞了。 其他四人装着不在意地看着风景。其实一直关注着这边,这会儿心里早就笑翻了天。 看着那只白莹莹的小手,周虎咽了口唾沫,这时候可不能露怯,自己好歹还是个爷们啊。当过看到诸葛小小那可气的小人得志的模样后,周虎虎躯一震用爪子抓起诸葛小小的小嫩手就是一个字,舔~ 这一招把看热闹的四个人麻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当事人诸葛小小是抬起小腿儿照着周虎就是一脚,然后就冲过去手嘴并用又掐又咬的。一声声“嗷嗷”的叫声打破了月亮湖的宁静。 诸葛小小是被刘云飞从周虎的身上硬拽下来的,话说刚才当刘云飞看到宝贝外甥女像个女汉子般骑在周虎身上又抓又咬的时候,心里还是很解气的。周虎这个臭小子实在是太操蛋了,不教训教训他自己都有些过意不去,有心让外甥女再继续发会儿飚,所以也没过去拉架。但是当他看到柳三炮这厮跑到旁边捂着肚子嘎嘎直笑的时候就有些沉不住气了,这才上前把外甥女拉了回来。 柳青青倒是想上前拉架了,但是一想到周虎刚才那个猥琐的“舔”的动作就觉得浑身发麻,再看看小小现在占优势,最后也停住了脚步站在一边看起热闹来。 至于周宇根本就没有上前拉架的想法。周虎这小子皮糙肉厚的被女孩子打两下有啥关系?再说还是个大美女,这哪里是吃亏,分明就是占便宜嘛! 打完收工后,诸葛小小气呼呼地来到柳青青跟前,青青赶紧帮她整了整有些褶皱的衣服,然后又劝慰了一番。 周虎丝条慢理地站了起来,掸了掸衣裤上的尘土和碎草,又很自然地整理了一下头型,虽然头上就那么几根短毛。然后这厮慢步来到柳三炮跟前风轻云淡地问道:“炮哥,你看我的发型乱了没有?” “草!”柳三炮心里狠狠地问候了周虎一下,但是仍然挤出了一点笑容,昧着良心说道:“发型一点也没乱,你还是那么帅!” “唉,炮哥,这么多人呢,不要老是大实话往外蹦好不好?这做人呐该谦虚还是得谦虚点,你说是不?” 柳三炮已经语了,这***都是啥人呐?刚刚被一个大姑娘骑着打了一通,起来后竟然还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真是~我勒个靠啊! 就在柳三炮要吐血三升的时候,周宇发话了。 “虎子,你咋能这样做呢?打你活该。人家小小可是女孩子,你说你怎么可以舔人家的手?虽说舔和亲意思差不多,二者都是近亲,但是这个动作还是不太雅观。还不去给人家道歉?” 柳三炮和刘云飞一听,得,这又出来一个操蛋的,他娘的哪本字典里解释过舔和亲是近亲来着?还意思差不多?差了能有十万八千里好不好? 想到这里哥俩又默默地对视了一样,心里涌出了一种后怕的情绪。就冲这两个臭小子今天的极品表现,自己二人只是输了六十瓶茅台还真是一点都不冤呐,要是这两个家伙下死手内裤保不保得住还两说呢。 最后周虎可能觉得自己今天的举动确实有点过分了,还是来到诸葛小小跟前很真诚地道了歉。而诸葛小小也觉得自己一个大姑娘骑在人家身上又掐又咬的也确实不雅观,这会儿早已经羞得满脸通红,便也借坡下驴和周虎和解了。 直到现在柳三炮才猛然间想起今天上山的目的,于是问道:“二狗子老弟,咱们是不是整错了,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想看看你包的山头,谁知道让你哥俩领着看了一大圈绝色美景,而且我们每人还输了三十瓶极品茅台,小小也被三驴子欺负了,可是到现在你也没告诉我们你承包的山头在那儿呀?不会就是木屋周围那一片儿吧?” 周虎嘿嘿地笑了两声说道:“炮哥,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怎么还问?” “我看到个屁,三驴子你小子最阴了,哥哥我什么时候看到了?还有啊你小子以后不准再叫我炮哥,这个名字太恶心了。” 周虎哈哈大笑道:“行行,不叫炮哥,还是叫三炮大哥吧。我说三炮大哥咋没看到?你从上山开始一直到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我二狗哥的,你还说没看到?哈哈哈哈,简直笑死我了。” 柳三炮一下子明白过来,嘴张得都能吞下一颗鸡蛋了,旁边的刘云飞和诸葛小小也被惊得不轻,柳青青则是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心里为周宇感到高兴和自豪。 柳三炮一把抓住周宇大声问道:“老弟,这座大山真得都是你的?” 轻轻地掰开柳三炮的大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周宇很是蛋定地说道:“柳大哥,低调,要低调啊,这么激动做啥?只是一座小山头罢了,不值一提,实在是不值一提。” 听了周宇的话,再想想刚才被周虎气得差点吐血,柳三炮浑身颤抖,眼睛充血,终于发出了战斗的号角,“嗷”的一嗓子上前就把周宇扑倒在地,一边打着一边还咬牙切齿的念叨:“我让你低调,我让你不值一提。” 刘云飞也是气得牙根直痒痒,也上去帮忙,周宇这小子太气人了,不揍这厮几下都对不起这满山的风景。 周宇今天很倒霉,这二位刚才已经被周虎的极品表现刺激到爆发的临界点了,他这一得瑟终于引爆了火药桶,把自己弄得是遍体鳞伤。 周虎这会儿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二人收拾自己的二狗哥,心里直嘀咕:“二狗哥你千万要挺住啊,不是兄弟不帮忙,而是敌人太凶残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白天买了些礼品看望了几位长辈,下午回来后就滚进小黑屋里码字,终于赶出两章,到现在还不知道今年的中秋月亮是啥样子呢。如果可以的话就给点月票或是打赏鼓励吧。拜谢各位了。再次祝各位中秋佳节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