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咋就这么白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二十七章 咋就这么白

看着诸葛小小一双裸露的**,周虎流着哈喇子眼睛一眨不眨地小声嘀咕着:“白,实在是太白了,咋就这么白呢?” “虎子,你这个禽兽,眼珠子都要掉下来啦,看啥看,还不赶紧关户去?”远处的周宇看到青青包裹地很严实心里莫名的舒了一口气,可是看到周虎这小子竟然盯着人家大腿走不动道儿了这才生气地骂了几句。 “哎呦二狗哥,没想到诸葛家的丫头这双大腿长得这么白,我怎么感觉浑身发软,走不动道儿了?要不你也过来看两眼?” “靠,我是那种人么?你个没出息的,不就是一双大腿么?你把它当成两只野猪腿不就行了么?” “可是野猪腿没这么白。” “那就当成白野猪腿!”周宇恨恨地说道。 周宇这会儿被气得都要吐血了,赶紧过去把后关好然后来到周虎跟前,没好气地说道:“虎子,你要死啊,要是让小小知道你这么盯着人家的大腿看保准得提着刀满山地追杀你。我告诉你啊,你这是**裸的流氓行为。” “拉倒吧,啥流氓行为,我记得你说过这是**裸的对美的欣赏。对了二狗哥,你说这丫头怎么长得这么白?不会是天天吃白面吧?” “哦,那倒不是,这是人家种水好,就非洲那些人你就是天天给他吃白面长得也是黑不溜秋的,这玩意和吃不吃白面没啥关系。我靠,我和你说这些干啥。赶紧关户走人,再住会儿她俩该醒了” 于是哥俩赶紧关了户急匆匆地关门下楼。 “咯咯咯咯。哎呦小小,你说你这双腿咋这么白?我都走不动道儿了。” 待到周宇哥俩下了楼后。柳青青实在是忍不住了,学着周虎的语气开口打趣着诸葛小。 “哼,你说咋回事儿?天天吃白面呗!” “咯咯咯咯……” 想着周虎刚才的话,两个女孩子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起大笑起来。 “青青,这回你可得补偿我,我的自尊心被周宇打击到了,这家伙竟然说我这是野猪腿。”诸葛小小一边笑着擦眼泪一边说道。 “他说你了你去找他,和我有啥关系?再说周虎严重。不是还用眼睛非礼你的大腿了么?你怎么不找他?” “哎呀哈,没关系?那个死锅盖头都承认你是他二嫂了,这还没关系?至于说那个死锅盖头虽然色了点,但是那小子也算是说了实话。哼,只要是男人看了本姑娘这双**,百分之百都会浑身发软走不动道了。” 柳青青俏脸一红娇羞道:“死小小你还能再自恋些么?再说了我和周宇啥关系也没有,周虎承认有什么用?人家周宇不是没承认么?” “好了好了,我玩不过你们两口子,我这就出去找刀。待会儿就出去追杀周宇,看你心疼不,咯咯……” 天色越来越亮,一会儿工夫一轮朝阳从东方的天际喷涌而出。发出万道光芒,漫山遍野披上了一层金装。 院子外面动物们已经开始绕着水塘子开始晨练了,两只大野驴在空地上撒着欢儿撂着蹶子。花花一家子正绕着水塘周围慢跑,可能是因为想念周宇了。四只天鹅也飞回来,在水塘上空舞动着优雅的身姿。 大伙儿梳洗完毕围坐在饭桌前。早饭做得是栗子粥,几碟腌渍的野菜,油炸小咸鱼,冒着黄油的咸鸭蛋。不说吃,光是看着这些刘云飞等四人就直流口水。 喝着香甜的栗子粥,再来口酥软咸香的小咸鱼,那简直就是与伦比的享受。最后刘云飞和柳三炮一人喝了三大碗才作罢,就连柳青青和诸葛小小也喝了两大碗,弄得这位大美女怪不好意思的,可是这早饭实在太好吃了,没办法啊! 只是吃早饭的时候两位姑娘看向周宇哥俩的眼神怪怪的,有些娇羞有些笑意,弄得哥俩浑身不自在。 由于柳青青明天还得上班,而两位老板也着急回到店里看看,所以吃罢早饭后这些人就打算下山回城里了。 回到村里后大伙儿收拾了一下东西,王桂兰把准备好的一些鲜的野蘑菇和几个大西瓜给几人带上,末了又进屋从冰柜里拿出两个饭盒递给俩个女孩子,笑容满面地说道:“青青、小小,昨天婶子忙没时间招待你们,你们可别挑理啊。我以为你们昨晚会回家来吃饭呢,所以就特地给你们做了你们爱吃的白条林蛙,谁知道你们没回来,我就装进饭盒里冻起来了,你们拿回去化了冻就能吃了。记得以后常来啊,婶子一看到你们俩就打心里高兴。” 诸葛小小和柳青青着实被感动了,眼泪含烟圈地收下了饭盒,并保证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村里玩。王桂兰笑呵呵地直点头。 看着周宇老妈对自己这么好,诸葛小小也放弃了提刀追杀周宇的想法,心里寻思着:“野猪腿就野猪腿吧,反正他也不是本姑娘的菜。” 这时候柳三炮把周宇拉到一边偷偷地说道:“老弟,昨晚的葡萄酒还有么?能给我们哥俩匀点不?你是不知道啊,我们两家的老头子都是爱酒如命,要是能给他们弄点昨晚喝得葡萄酒那还不得乐死了? 而且你这葡萄酒我们觉着有些奇怪,虽然昨晚上喝得是人事不省,但是今天早上起床后我们哥俩发现这精神头好得不得了,而且全身都通透比,舒服得不得了,你可别告诉我这也是你这葡萄酒的功效啊?” 周宇很是淡然地点了点头,“柳哥真乃高人,连这都能猜得到,小弟佩服佩服。” “靠,还真和你这酒有关系?神了,简直神了。要是这样的话你说啥也得给哥哥弄点,要是我们家老爷子喝好了你的事儿铁定就成了。” “柳哥,说话不能大喘气啊,我有啥事儿还得靠你们家老爷子出马?真是开国际玩笑。不过你要的酒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一人十斤,再多真就没有了。如果想要再喝到估计就得等到八月十五了。” “行啊,别说八月十五,你就是一杆子给我支到明年那也没问题啊,只要能喝到这种酒,你让我等到啥时候都行。真是好兄弟啊!”柳三炮也没解释,就等着日后看笑话了。 这时候周虎和周定国一人抱着一大瓶葡萄酒来到院门外,然后用棉布裹着放到了奔驰车的后备箱里,最后用几块木方塞好。 “两位大哥,这是四十斤葡萄酒,你们四人每人十斤,不过你们两个大男人可不能欺负人家女孩子,把这些酒全都黑下了啊。” 柳三炮和刘云飞是满头黑线,这个臭小子瞎说什么呢?自己二人敢黑谁的酒也不敢黑这两个小祖宗的啊?那不是没事找事么?” 不过看到周宇竟然拿出两大瓶葡萄酒,俩人还是很高兴的。柳三炮高兴之余又感慨地说道:“周老弟,你说我们一来就让你破费,我们这当哥哥的觉得心里愧疚啊,但是谁让你小子手里尽是好东西?我们也没法拒绝啊。呵呵,感谢的话哥哥就不说了,咱们慢慢来。” 旁边的刘云飞也是直点头,自己和三炮这些日子可是没少从周老弟这儿得好处,看来回去后得抓紧把那件事儿办了,要不老是占小兄弟的便宜自己都觉着不好意思。 “两位大哥,咱们兄弟处的就是个情份,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啊,给你们带回去的这些东西不是山里自然生长的就是家里种的,你们不嫌弃就好,以后要是碰到啥好东西了还给你们留着哈。” “哈哈哈,能认识兄弟你也是我们哥俩的福分,话就不多说了,我们也该走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