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百废待兴,从零开始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二十八章 百废待兴,从零开始

周宇哥俩开着车把奔驰车送到了石桥,在此就要离别了。 周宇哥俩下了车,来到摇开车的奔驰车前和四人一一说着再见。柳青青在车里晃了晃手里的电话有点小俏皮地说道:“周宇,电话联系哦,要经常的,你要是再七八天来一次电话我可就不再认你这个朋友了。” “哎,一定一定。”周宇抹了抹头上的汗,傻傻地说道。 坐在户边的诸葛小小朝周虎勾了勾白嫩嫩的小手,周虎嘿嘿地来到近前。 诸葛小小笑嘻嘻地对着周虎说道:“锅盖头,附耳过来,本姑娘有事相告。” 周虎撇了撇嘴,不过一想到那双白生生的大腿这身子还是感觉有点软,看着那张闭月羞花的俏脸,周虎有些心虚地把自己的大脸凑了过去。 诸葛小小的小嘴对着周虎的耳朵先是吹了口气,然后调皮地放低了声音说道:“死锅盖头,你说本姑娘的腿白不白?” “白,很白很白。”周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哦,那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本姑娘还是很喜欢吃白面的,咯咯,你个大色狼!”说完一摆手汽车就发动了。 看着逐渐远去的汽车,周虎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二狗哥,露馅了,露馅了啊,妈妈咪呦,我以后还咋见人呐,完了,没脸了,这回是真没脸了啊!” 周宇这会儿正在回味柳青青对自己说得话呢,冷不丁地就听到周虎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赶紧来到他跟前着急地问道:“虎子,你这又在发什么神经?咋的了?” 周虎苦着脸说道:“发啥神经?二狗哥。你说你缺不缺德?大早上的你去关啥户?再说了你关户也行,但是你干嘛非得扯上我啊? 刚才小小那个死丫头把我叫到跟前,告诉我说她喜欢吃白面,而且还问我她的腿白不白。我靠,你说这不是暴露了是啥?没脸了啊,你叫我以后还咋活啊!” 周宇一听瞬间就是一身白毛汗,不过看到周虎要死要活的熊样还是劝慰道:“虎子,咋就没脸了?咱俩早上也没说啥和做啥呀?你不就说他的腿白。看得你走不动道儿了么?再说你平时也是色眯眯死不要脸的,这事儿也算是你的本色表演,诸葛小小也不是不知道,你说你有啥可怕的?她要是生气早就提着刀追杀你了,还能让你活到现在?” “喂喂,二狗哥你嘴下留情啊,谁平时就色眯眯的死不要脸了?我那都是欣赏好不好?不过你刚才的分析倒是很在理儿。那丫头估计以后不会找我的麻烦。唉,就是当时的样子太猥琐了了,和我平时一身正气有点不太搭啊。不过二狗哥你好像还说人家长得是野猪腿吧?” 周虎一说周宇才想起来还有这茬,顿时又紧张起来,看样子自己应该成了诸葛小小追杀的对象了。 “对啊,我~我是说了。那又能咋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那时候不就是打个比方么?如果她在偷听应该能听明白的。” “好吧,愿老天保佑你!阿门。” 知道自己应该没啥事了,周虎大大方方的送了周宇一个中西合璧的祝福然后就往村里走去。 虽然有些担心诸葛小小以后提刀来报复,不过周宇现在还真没工夫想这些。话说自己刚承包了两座大山。总不能就那么空着吧?再说空间里的东西不敢拿出来,要是啥也不种要空间还有个屁用?所以自己现在的境况就是百废待兴。一切还得从零开始啊。 回到家里后周宇和姥爷以及父母研究了一下山上现在种点啥合适,这三人当了一辈子的农民,对这方面那是门儿清,什么时令该种啥那是信手拈来。没用上几分钟就给周宇罗列了一张清单,大白菜、萝卜、土豆、秋豆角、地瓜、晚苞米、旱稻、冬小麦等等。其中有几种是已经过了节气的,不过反正凤凰山足够大,这些作物种子也花不了几个钱,索性就种一些试试,万一要是长好了不就赚到了么? 看着纸上那长长的种子名,周宇一阵头大,这也太多了点吧?于是苦着脸对着三位长辈说道:“姥爷、爸妈,你们这是打算一直让我种地种到过年吧?这也太狠了点,哪能种得了这么多呢?” “哈哈,不多不多,原本我们还打算在山上围上几个猪圈用来养猪呢,不过你姥爷说那里环境好用来养猪怕糟蹋了这才没和你说,你就知足吧。对了,猪是不养了,但是咱家后院的那三头小野猪都长到五六十斤了,你是不是该给弄到山上了?这些家伙简直太能吃了,我们养不起,你还是弄到山上放养吧。” 王云海也笑呵呵地说道:“小宇,你别着急,话说那么大的一座山荒着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多种点东西我们就觉着太败家了。等你把种子买好后我和你爸妈一起去种,你该干啥就干啥,种地的事儿交给我们就行了,话说姥爷还巴不得能种到过年呢,那得种多少地啊。” 周宇挠了挠头不吭声了,既然姥爷都发话了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于是和家里人打了招呼揣上银行卡开着车就出了村子。 今天镇上没有大集加上时间还早,所以街道上的人不多。周宇开着车慢慢来到种子市场。 想想好多日子没有见到曹大佛爷了,而且这家伙又正好是卖种子的,说啥也得过去瞅瞅。于是周宇下了车就要朝着曹大佛爷的摊位走去。 还没走出两步就听见左侧传来吆喝声。周宇扭头朝左边看去,发现市场左边的空地方停着一辆装满树苗的手扶拖拉机,两个小伙子在卖力地吆喝着:“卖大樱桃树苗喽,美枣、红灯笼和黄水晶样样都有,品质优良价钱厚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大伙儿来买啊!” 按理说太平镇附近几乎都是红壤土,不太适合种大樱桃,前几年倒是听说有人种了一些,可是结出来的果实扁小酸涩,连小孩子都不愿意吃,所以以后大伙儿对这也就不热心了。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从哪弄来这么一车小树苗。 周宇倒是对这些树苗很感兴趣,别人种不了可是自己能种啊,这玩意可是价值不菲,在城里怎么着也得二三十元一斤,不过再加上空间水的效果那价钱可就不好说了。 看着这些不足半米高的小树苗,周宇打算问问价钱。 “哥们儿,这樱桃苗咋卖?” 看着周宇的气质以及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在农村种地的,这两人也没抱什么希望,但是人家很客气地问了,自己也不能失了礼数, “兄弟,这些树苗分为美枣、红灯笼和黄水晶三个品种,红灯笼的五块钱一棵,美枣和黄水晶的六块钱一棵,你要是买得多价钱可以再商量。” 周宇暗自点了点头,这两个小伙子还算实诚,这个价钱没有多少水分。 “那我要是把这些全包了算多少钱一棵?” 哥儿俩愣住了,不敢相信地问道:“你说啥?这些全要?” 周宇肯定地点了点头,见周宇来真的,这哥儿俩也不磨唧,以平均五块钱的价钱把这一千五百棵的樱桃苗全都卖给了周宇。 交完钱后周宇让他们俩帮忙把这些树苗拉到市场附近一处偏僻的空地上,待俩人离开后周宇又把这些小树苗移到空间里,这才又返回市场。 由于还是大清早的,来买种子的人也不多,所以好学的曹猛同志这会儿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翻着一本书在看,看得兴起时还不时发出嘎嘎的笑声。 老曹现在美得不得了,这些日子生意那叫一个好,很是小赚了一笔,而且自己也感觉到这文学功底是越来越强,起码现在给自己一篇文章可以比较顺畅的读完了。 周宇来到曹猛跟前没有说话,因为他被老曹的勤奋打动了,话说这么大岁数了还能这么坚持自己的文学梦又怎能不让人敬佩?同时周宇也为自己先前嗤笑老曹而感到羞愧。 看着看着,可能是感觉自己的手有点干,翻页有些麻烦,老曹“噗”地朝手指头上吐了口唾沫。可能是唾液分泌的有些旺盛,这一口唾沫吐完地上湿了一大片,哎呀把周宇给恶心的。 估计要是再等几分钟老曹再吐几口唾沫后自己得被恶心死。为了小命着想,周宇在旁边喊了一嗓子:“老曹,我来了。” 正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不能自拔的曹猛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蹦下椅子摆了个猴哥的造型哆嗦道:“何方妖怪敢来偷袭你家孙爷爷?” 周宇哭笑不得地说道:“曹大哥,是我,周宇啊。对不起,刚才把你吓着了吧?” “哦,真是周老弟啊,看你说的,我们读书人讲究的是心如止水,泰山压顶而不变色,哪有让你一嗓子就给吓到的道理?”曹猛一脸淡定地说道,只不过一直颤抖的双腿出卖了他的心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估计月末的月票要下双黄蛋,两个黄黄的蛋蛋我估计是捡不到几个了,一个黄黄的蛋蛋能多给几个不?另外不写书不知道写书的苦,对于一个上班族里的菜鸟每天保持六千左右的委实不易,兄弟姐妹们手头要是不紧的话就订阅一下吧,实在困难的话就给点推荐吧,算是给光芒一个安慰奖。由衷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