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荒种地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开荒种地1

天色越来越亮,就在花花操练小狗崽们捕食技巧的时候,一轮红日冲破薄雾从东方慢慢升起,霎时间整个凤凰山都沉浸在那些喷涌而出的金光中,一时间金光灿灿,绚丽无比。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估计过一会儿家里人就要上来了,于是周宇从空间里把种子全部拿出来,经过一整夜的浸泡,那些藏红花的种球都发出了嫩黄的小芽,一个个肥嘟嘟黄嫩嫩的煞是可爱。西瓜种子还是和往常一样,丝毫没有变化,但是周宇知道他们的内部早已经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 等了一会儿家人还是没有赶到,周宇有些着急,于是就想到南边去迎迎家人。于是来到院门外喊了几声大驴。 经过昨天的事件后,大驴和二驴现在老实多了。一听到主人在叫自己,叫唤了两声后马上就跑到周宇跟前,睁着一双大驴眼讨好地看着他。 周宇知道这厮已经被自己的空间里的好东西彻底给收服了,而且这家伙现在也贼精,知道讨好自己这个主人。要想驴儿跑得好,还想不给驴儿吃草是不对的,于是周宇很大方的撇出几个野果子给这家伙。 吃了几个空间果子之后,大驴更加欢实了,竟然后腿半跪要周宇坐上去。遇到这么懂事听话的驴,而且还是一头膘肥体壮的大野驴,周宇乐得都不知道北了,拿过草垫子垫到大驴的背上,这厮很是优雅的不费吹灰之力就坐在了大驴的背上,然后轻轻一拍。大驴后腿一使劲儿就站了起来,按照主人的指示向着南边跑去。 这还没到达南边的下坡路呢。就听见山下传来几声男粗音,周宇拉住大驴。仔细地听了听,发现那伙计好像在吟诗。这个发现倒是令周宇感觉有些意思,周家村这片儿啥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附庸风雅的骚人? 声音越来越近,这回周宇可是听清楚了,就听那人吟道:“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悦,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举头望明月,低头看娇娘。 嗯~细微处见真情,很是生动地描述了一对新婚夫妇的闺房之趣。好诗。真是好诗啊,当浮一大白。老曹这家伙越来越厉害了,连这么牛逼的诗也能做出来。” 周宇听得是满头黑线,“他娘的这也能叫诗?简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而且里面还有一首淫诗。不对呀,虎子咋来了?” 于是周宇也不走了,就骑在大驴的背上等着。 没过几分钟,随着一首首被改动地不像话的打油诗从某人口中激情地吟出,吟诗之人也从山路上渐渐显露了真身。 周宇一看还真是牧童骑黄牛,只是这个牧童实在是有些太大。外形实在是太拉风了。 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鸟人骑在一头老黄牛身上,这厮头戴大草帽,身着一件看不出具体颜色的大褂,脚蹬一双粘满了黄泥的黄胶鞋。右手里还抡着一把五齿钉耙。 刚开始由于草帽遮住了脸庞周宇没看清楚,等到那厮把草帽往上抬了抬之后周宇竟然发现那厮还带着一副几乎遮盖了满张脸的黑墨镜。而且后背还背着一只通体亮紫的竹笛。 来到近前,牛背上的周虎摘下草帽。露出那很有喜感的锅盖头。这厮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抡起五齿钉耙指着周宇说道:“呔,那骑驴的小鬼。你是来迎接洒家的么?还不前头带路更待何时?哇呀呀呀!” 周宇好悬没气昏过去,气呼呼地问道:“虎子你发什么疯?你要是再叫唤信不信我让花花来咬你?再说了今天可是哥哥这凤凰山上开荒种地的重要日子。你小子来干嘛?是来给我们唱戏解闷的么?” “哎呀哈,啥时候骑驴的人也变得这么牛逼了?还拿花花来吓唬我?你让它来,看我这老黄牛一蹄子不踩死那个狡猾的狗东西。 不过二狗哥,你不会说话就就不要说,就我这满腹诗文的怎么能变成唱戏的呢?不过待会儿你们要是干活累了我倒是可以吟几首自己创作的小诗供大家把玩。” 周宇鸟都没有鸟他,而是扯开嗓子嚎叫着:“花花、大红二红、快出来,有人来砸场子了!” 动物们当然不会明白砸场子是啥意思,但是主人的哀嚎它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话说遇到这么一个好主子容易么?每天好水好菜地供应着,这时候要是不出把子力气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于是随着周宇的一声哀嚎,从水塘边就冲过来一支动物大军。大红和二红冲在最前面,那口獠牙在朝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在两头野猪的身后就是扯着嗓子狂吼的二驴,这厮四蹄翻飞,不要命地往前冲着。 在第一梯队的后面就是大狗小狗二十只,在花花和两个老婆的身后跟着黑白分明的两支狗仔队,十七只小狗崽这时候也不叫唤贪玩了,只知道闷着头急速地往前冲,那一张张着急的小狗脸看着就让人心疼。 给大部队压阵的当然就是战斗鸡了,其实这也不能怪它,两条腿的打死也跑不过四条腿的啊?就这战斗鸡还是用上了自己的飞行技能,要不等它赶到后黄瓜菜都凉了。 周虎这时候坐在牛背上正洋洋得意呢,看来今天骑牛这个决定真是太英明了,可能是老天爷可怜自己让二狗哥骑了一头毛驴子,坐在高大的牛背上看着在自己下首的二狗哥咋就那么舒服呢?对了这叫啥来着?鸟瞰,对,这就是**裸的鸟瞰啊! 就在周虎臭美的时候,就见远处尘土飞扬草屑漫天,周虎吧嗒了一下嘴嘀咕道:“这他娘的是个神马情况?来龙卷风了么?” 令周虎失望的是来的不是啥龙卷风,出现在他视野里的赫然是一群勇猛的不像话的动物大军。这小子看到这个阵仗,吓得一哆嗦好悬没从老黄牛身上滚下来,魂不守舍地对着周宇喊道:“二狗哥,你还来真得啦?有话不能好好说么?兄弟错了,你让那帮兄弟停下来好么?” 说了几遍看到周宇压根就不搭理自己,周虎狠狠地拍了拍老黄牛歉意地说道:“牛兄,那帮家伙和你没冤没仇的不能伤害你,可是哥哥我就不行了,风紧,赶紧扯乎呀!”说完这家伙一高从牛背上蹦了下来呲溜呲溜地就爬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 等到一大群人来到山顶时就看到周虎骑在大树上,树底下两头大野猪在那儿转着圈,而周宇就那么优哉游哉地骑在一头高大的毛驴子上笑嘻嘻地看着。 周宇以为今天只有家里人过来帮忙开荒种地,没想到这会儿上来了一大群人,带头的赫然是几个白发如雪的老头子,后面跟着一大群嗯~老娘们。而且还有不少带着小孩的。 “这又是个神马情况?”周宇暗自嘀咕着。 “三驴子,你说你咋像个猴子似的,干嘛跑到树上去了?还不赶紧下来!”老太公看到周虎骑在树杈上气呼呼地说道。 “哎呀太公你可来了,没看到树下有两头大野猪么?我要是下来了估计就得被它们拱死了,太公,二狗哥这是想要我的命啊,你可要救救我啊。” 但是老太公听完后没有说周宇,反而冲着树上的周虎大喊道:“三驴子你真是完蛋货,两只野猪就把你吓成这样啦?我要是你早下来和它们拼命了,就是打不死他们也得喷它们一身血。你小子啊尽给我丢人。” 旁边的几位太公哈哈大笑,便在树下埋汰起周虎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