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开荒种地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开荒种地2

周宇颠颠儿地来到人群前对着几位太公说道:“我说几位太公,这是啥风把你们给吹到我这儿来了?小子我真是受宠若惊啊!还有啊,怎么来了这么多的婶子大娘?” “啥风?啥风也吹不动我们,是我们老哥几个觉得最近有些趣,就想到这里来看看风景,唉,也有几十年没到过这里喽。”柳太公颇有感慨地说道。 这时候人群里王桂兰走了出来,笑呵呵地对着儿子说道:“小宇,这不你爸昨天晚上去找你大奎叔借牛,谁成想这事儿就让左邻右舍的知道了,这不一大早的你这些婶子大娘就来扛着铁锨耙子的来到咱家,说是要帮你开荒种地。至于那些叔叔大爷还得挖红景天和采摘野菜野果子就不来了。由于这里道儿远,妈就去你三叔家让虎子帮着把我们给拉过来,谁知道等我们到了仙浴湾那边后发现你的这些太公们竟然坐在你大奎叔的牛车上在等着我们了。” “哎呦,那真是谢谢各位婶子大娘了,二狗子给你们鞠躬了。”说完周宇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 “行了行了二狗子,别整的酸了吧唧的,好像我们不知道你是啥人似的,和你的这些婶子大娘有啥可装的?你光屁股露小雀儿那会儿我还帮着你妈看了你一夏天呢,你说你和婶子有啥可装的?”人群中本家那位泼辣的婶子大声地说道。 众人又是哄堂大笑,饶是周宇这么厚的连皮也被臊的通红一片。 几个老头子玩味地互相看了看。柳太公问道:“二狗子,你就知道给你的这些婶子大娘鞠躬。话说我们几个也来了,你咋不给我们鞠个躬呢?” “嗯?你们不是来看风景的吗?现在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不向你们收费就不错了,柳太公,做人要讲良心呐。”周宇很是委屈地说道。 “你,你,好你个二狗子啊,我看你小子是皮子紧了。周老大,你咋说?” “揍!”老太公简明扼要地从嘴里蹦出一个字儿。 就在太公们提着手里的棍子想要包围周宇的时候,树上又传来周虎的嚎叫。 “我说你们这些人就没有人看到树上还有一个受害者么?喂,我还活着呢,赶紧救命啊!” 众人又是大笑不止,周宇赶紧上前把大红二红给支走了,周虎这才从树上出溜下来。不过脚上只剩下一只黄胶鞋了,另一只估计是刚才狼狈逃窜时跑掉了。 看到两头大野猪这么有灵性,几位太公也顾不得教训周宇了,询问着大野猪的由来。周宇费劲巴拉地编了一个凄惨比的故事,总算是蒙混过关。 周宇把大伙儿请到了水塘边的空地上歇息一会儿,当大伙儿看到水塘边美轮美奂的风景以及那红花绿树掩映中的优雅小木屋的时候全都咂舌不已。二狗子就是二狗子。你看看这片儿地方让人家给侍弄的,简直和仙山差不多。 正当大伙儿陶醉在青山绿水中时,大奎赶着另外一头牛拉着犁耙上了山,隔老远就大喊大叫的。 “三驴子你个兔崽子,你把老子的牛骑哪儿去了?要是老子的大黄少了一根汗毛看我不收拾你。” “哎呀我的大奎蜀黍。你的牛不就在那边吃草么?干嘛要这么大声?吓着我们不要紧,但是吓坏了这凤凰山的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呕……”大伙儿集体被周虎的话恶心着了。 “行。你个小兔崽子就和我耍活宝吧,家里的,咱今天回去之后你马上就联系赛金花,我看三驴子和那孩子也挺般配的,再说三驴子也该找个人管管了。” “哈哈哈。”一群老娘们又是哈哈大笑,大奎婶狠狠地瞪了自家男人一眼没有吱声,这事儿也就开开玩笑罢了,要是真把赛金花介绍给周虎了,别人不说,周太公还不得提着拐杖把大奎削死? 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看到大伙儿笑得这么欢实,就知道那个赛金花也好不到哪里去。 周太公听了大奎的话后老头吧嗒吧嗒嘴,眼皮一翻不悦地说道:“大奎,你小子出息了哈,你就这么热心非得把那啥赛金花介绍给咱家三驴子?我看你小子是不安好心呐,是不是老头子我的灰孙子长得歪瓜裂枣甚至再来几个傻乎乎的你小子就高兴了?” “哎呦周太公,我就是和三驴子开个玩笑,再说您老的孙子怎么可能是歪瓜裂枣?那绝对是个个玉树临风,英雄了得。”大奎抹了一把汗很是机敏地拍了几下老太公的马屁。 “嗯,这几句还像是人说得话,行了,大伙儿该乐呵的也乐呵过了,赶紧准备准备开荒种地吧。我们老哥几个负责给你们看孩子。” 虽说凤凰山顶地大边,但是也不能东一块西一块的乱种,于是王云海和几位太公走了一圈后决定从西边的平地开始往东边种,树林子和成片的杜鹃花全部保留,剩下的就趟平种地。 太公们领着小孩子们到水塘边玩耍去了,当那些小孩子看到十几只小狗崽的时候兴奋地不得了,但是以花花为首三只大狗在一边虎视眈眈的谁也不敢去和小狗崽玩,最后还是太公冲着花花吼了两嗓子花花这才夹着尾巴逃走了。 话说花花认识老太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对于这位老人家的彪悍还是深有体会的,自己还小的时候可是没少吃这位老爷子的瓜落(挨打的意思,没想到这长大了还在心里留下了阴影,见着老爷子发怒了哪还敢在这里呆着? 至于两头野猪和野驴周宇已经把它们弄到木屋后面的树林里玩耍。这几头大家伙虽然已经被自己收服,但是野性犹在,要是虎劲儿上来了伤着人就不好了。至于战斗也和豁牙兔看到人多,早跑地没影了。 大奎赶着牛手扶犁耙从凤凰山西边开始平地,趟出来的的杂草等就由后面的一组人手用耙子给搂到地头,然后下一组的人手拐着篮子开始撒种子…… 周宇一看,这人手只多不少,于是带着周虎沿着水塘开始拔草,一上午的时间愣是把一个水塘子周边的杂草给清理出来了。 这时候天有些晌了,就在王桂兰等得有些着急的时候,周定国、周定邦和周定军哥仨背着一些鲜的肉和菜还有一篓子大西瓜上了山。 王桂兰赶紧招呼几个姐妹帮着把东西抬到院子里,就在院里的石头砌成的厨房里开始生火做饭。周宇一看,招呼着周虎哥俩拿着划着筏子到最大的水塘里开始捕鱼。 要知道这个大水塘里现在可是装了另外三个水塘里的鱼,所以一下去最少也能到三两条,结果几之后哥俩便捞了能有七八条三四斤的鲤鱼和草鱼。岸边的孩子们看得眼热不已,要不是有几位老祖宗在旁边看着,甚至有几个小萝卜头想要脱衣服要下水摸鱼了。 人多力量大,从周定国哥仨上山后没用上两小时,水塘边的空地上的塑料布上就摆满了饭菜,虽然是普通的家常菜,但好在有鱼有肉,倒也丰盛。 吃饭的时候周宇端着碗来到老爸跟前小声问道:“爸,你上午咋没来?” ”唉!“ 谁知道听了儿子的话后周定国叹了一口气,撂下饭碗很是郁闷地说道:“小宇啊,我上午和你定军叔陪着你三叔到镇里了,听说有个大商人看中了小青山,人家要在那里投资建啥旅游区,这不镇里就把你三叔叫去,说是咱村的坟地在那里有些不雅,让咱们把坟迁走。 可是你也知道那片坟茔里埋得都是谁,那些先辈可都是当年为了这片黑土地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啊,你说我们还能在他们死后挪他们的坟么?就是动我们的祖坟也不能动他们的坟啊!” 周定国说着说着,五十多岁的人了愣是眼泪都掉了下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