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隐忧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三十五章 隐忧1

把旁边的水瓢拿起来,周定国喝了两大口水后接着说道:“你三叔今天上午和和镇长拍了一上午桌子,我和你定军叔就在大院你等着他,亲眼看到他被保安给架了出来。等我们哥俩问明了缘由也气得够呛,你定军叔气得就要冲进去揍镇长一顿,还是我和你三叔把他拖了回来。” 听你三叔说那个镇长放话了,要是一个月内不迁坟,到时候就采取强制手段。唉,为这事儿我和你三叔都愁死了,人家代表zhengfu,我们总不能和zhengfu真枪真刀的对着干吧?这事儿我们还没敢告诉你太公他们呢,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这件事儿这群老头子还不得伤心死?到时候发生啥事儿可就不好说了。” 周宇听得是眉头紧皱,自己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还是有人注意到了青云山脉这一片的自然资源。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已经承包了两座大山,足够自己施展的了。但是小青山那可是青云山脉的主峰,已经属于老林子的行列了,能承包那里的人绝对是手眼通天,到时候就怕周家村会吃亏啊。 至于周家村在小青峰的那些坟茔周宇打五六岁的时候就知道了。因为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太公们都会带着村民步行来到十里外的小青峰祭奠在抗战中死去的那些亲人和兄弟。由于当时条件所限,这些人牺牲后只能埋在距离周家村相对远一些的小青峰上。直到抗战胜利后太公们才自己刻碑题字使每个死去的兄弟都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安眠之地。 所以每年的七月十五都是周家村最重要的ri子,没有之一。就是最重要的。在这一天周家村不管男女老幼都要去祭奠那些曾经保护自己这一方水土的先烈们,除非是你远在他乡实在回不来或者是刚生完小孩在家坐月子的女人。否则大伙儿都会自觉地随着人群过来祭拜。 要是这些坟墓真得被强制迁移。周宇无法想象八位太公知道后会发生什么事儿,这件事儿绝对要慎重慎重再慎重。不过好在周家村人心齐,只要三叔一声召唤众人指定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备不住还有机会翻盘。 就这样爷儿俩怀揣着心思胡乱地吃完了晌饭,然后压下心思来到老头们的跟前面带笑容地和几位太公聊了一会儿。 经过大伙儿一上午的努力,总共开荒种了能有七八亩地,一些婶子大娘觉得就大奎一个人趟地这样的速度太慢了。于是周定军决定明天把自家的大黑马和犁耙也给带过来和大奎一起干,女人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中午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根本就没法儿干活,大伙儿三三两两地围着一棵棵大树坐着聊天。周宇和周虎赶紧把西瓜切开给大家解解渴。 坐在树荫下吹着清爽的山风,吃着香甜可口的大西瓜,看着孩子们和一群小狗崽玩耍着,这些婶子大娘的八卦之风由然而起。先是一小撮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慢慢地越聚越多,最后所有的女人都围在一起在那儿叽叽喳喳地聊着,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不一会儿老柳家三婶子冲着周宇和周虎招了招手大声喊道:“二狗子,三驴子,你们两个臭小子快点过来。婶子有好事儿和你俩说。” 周宇这会儿正捧着一大块儿西瓜在肯着呢,听到有人叫自己,赶忙站起身就想要过去,没想到被边上的周虎一把给拽住了,这家伙小声说道:“二狗哥。我真是服了你了,就那帮老娘们在一起你也敢过去?没看到她们刚才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嘀咕什么?凭我的经验你要是现在过去了准没好事儿。保证是给你介绍对象呢。上次就是因为这帮老娘们叽叽喳喳地我听着来烦顶撞了她们几句。结果她们就把赛金花介绍给我了,兄弟我现在还没脱身呢。所以说二狗哥你要慎重啊。这次打死我我也不会过去。” 周宇一听浑身一哆嗦,村里这帮婶子大娘绝对都是女中豪杰,要真是自己一个人过去还真是有些打怵,可是如果不过去这帮女人真给自己介绍一个类似赛金花的妹子咋办?唉,真是既惹不起又躲不起啊! 没办法周宇只好自己一个人慢慢来到这群女人近前,柳家婶子咯咯笑道:“喂二狗子,你今年虚岁该有二十七了吧?有对象没?” “三婶,你说得没错,虚岁二十七,至于对象么现在还没有,不过我不着急,这事儿得慢慢来。”周宇心里一凉,暗道还真叫虎子给猜对了,果真是给自己介绍对象来着。 “都二十七岁了还没对象,你不着急可是你爸妈能不着急么?我桂兰嫂子估计做梦都想着抱孙子呢。再说了你要是没对象这不是我们这些婶子大娘的失职么?前些ri子大伙儿净顾着忙了也没时间忙你的事儿,今天正好赶上了,刚才我们大伙儿把娘家那边的姑娘过了一遍,发现有几个还真是特别适合你,等咱娘们把山上的地种完后我们就领你见见姑娘。 这回我们可是给你扒拉了十几个呢,就凭你现在的条件,这些丫头指定是一百个满意,到时候你小子别挑得腿软就行。咯咯咯咯。” 不用等以后,周宇现在腿就软了,而且背后直冒冷汗。他娘的十几个姑娘让自己挑啊,这绝对是以前自己最高的梦想之一。但是现在就不行了,而且这事儿一定要消灭在萌芽状态,要是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被青青知道了,俩人现在刚燃起的爱情的小火苗立马就得熄灭。 于是周宇十分诚恳地说道:“三婶儿,真是太谢谢你们了,不过我觉得这事儿还是不太合适,你们看我现在只是有两座空山头,连个正经的营生都没有,你们说这不是害人家姑娘么?” 话说周虎在那边一直竖着耳朵在听着呢,当听到这些老娘们给二狗哥介绍的不是赛金花那一类的姑娘后,这小子后悔得直想撞墙。 不过周虎是谁?那张脸皮厚得当鞋底子都能穿三年,于是赶紧跑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哎呀三婶啊,既然我二狗哥不愿意去,我就勉为其难地走一趟得了,话说咱长得也不丑,而且还有正当职业,你们说是不?不过真得有十几个姑娘让我挑选么?唉,可惜只能选一个啊,要是她们都看上我了咋办?” 听了周虎这厚脸皮的一席话,女人们哈哈大笑,末了柳家三婶子抹着眼泪说道:“三驴子,你说你咋就那么不要脸呢?给你二狗哥介绍的对象你小子也跟着抢,前些ri子婶子们不是给你介绍赛金花了么?真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得三婶,你也蹦埋汰我了,赛金花你们爱搁谁的碗里就搁谁的碗里,反正我是不要。” “行,既然二狗子不愿意去看,那这好处就落到你身上好了,话说咱们三驴子也不差,有房有车的,等帮着二狗子把地种完后婶子们就领你去看看,行不?” “行行,简直太行了,我就说嘛你们这些婶子大娘还是很关心我的,不过你们放心,如果事儿成了我一人送你们一个大大的猪头。” “哈哈哈。”这群女人更加受不了了,一个个乐得是前仰后翻。 看着周虎唾沫星子横飞地和村里的这些老娘们在那儿穷白乎,周宇由衷地感到佩服。这厮天生就让人喜欢亲近,村里不管大人还是小孩包括那些老头子没有不喜欢这家伙的,就连柳三炮和刘云飞那么大的大老板不也被这小子折服了么? 过了一会儿后看到女人们和周虎热情依旧,周宇知道没自己啥事儿了,于是回到了老爷儿们这边。(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