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拐了个专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四十一章 拐了个专家

周宇一直跟在周虎的后面,只是没有周虎跑得快,在后面看到周虎和李厂长说了几句话后这厮竟然扭头朝山上走去,于是赶紧小跑几步拦住他,不解地问道:“虎子,你上哪儿去?咱们的鱼食还没着落呢。” “嘿嘿,二狗哥,鱼食已经有着落了,就在半山腰的鱼塘边。李厂长今天可是善心大发没和我们要钱,咱俩赶紧去把鱼食拉走,免得这老小子待会儿寻思过味儿来。” 周宇可是了解自己这个兄弟的能耐的,估计这次又是把人家给气糊涂了,况且这家育苗场又不是李厂长的开得,他只是个管理者而已,哪能一下子送这么大的人情给自己? 于是狠狠地瞪了周虎一眼转身朝李厂长走去。周虎一看也只能无奈地跟着过来。 来到李厂长跟前周宇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李厂长,刚才是我兄弟把您气着了吧?那个您可千万别生气,这小子动不动就犯浑,等下我好好说说他。” 李厂长翻了几眼皮,眼前这一对兄弟真是极品啊,一个养鱼不喂鱼食,另一个大清早的就光着膀子一阵鬼叫,而且脸皮比鞋底子还厚。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啥缺德事儿了这辈子会让这对极品兄弟找上自己? 不过看周宇说得诚恳,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也不能过分了。 “行啦,你们也是心急,不说这些废话了。那个小周啊。你们要的鱼食就在半山腰的鱼塘边上,今天一大早我就让人准备好了。你们赶紧去取吧,这次给你准备了十几桶,你先每个塘子撒下一桶就可以了。 记得千万不能一下子喂多了,否则那些鱼还得继续翻白肚,但是这回可就是吃饱了撑死的。”李厂长总归还是个厚道人,把注意事项和周宇说了。 “好嘞,真是谢谢李厂长了,等我把鱼弄好后请你喝酒哈。” “请我喝酒?还是拉到吧。你小子养鱼都舍不得花钱买鱼食能请我喝啥好酒?到时候肯定是一斤散白酒两个铁钉子就把我打发了。” 周宇脸一红急忙说道:“哎呦李厂长啊,你可埋汰死我了,就冲你这句话改天我指定得弄两瓶五粮液给您尝尝。” “行了,别和我耍贫嘴了,还是赶紧去取鱼食吧,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和你们两个臭小子耍活宝。”李厂长的早饭还没吃呢,哪有心思继续和周宇哥俩磨叽?几句话不到就开始撵人了。 周宇一看再聊下去也是自讨没趣。和李厂长礼貌地说声再见,然后朝着轻卡走去。一边走心里一边合计着:“也不知道刚才虎子把人家得罪到啥程度,怎么把老李给弄得话都不愿意说了?唉,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啊!” 看着哥俩逐渐远去的背影,老李撇了撇嘴感觉有些牙疼,昨天自己让哥哥气得胸口窝发疼。今天一大早就被弟弟吓得吞了口牙膏沫子,不过还好终于把这两个鬼见愁给送走了。 正寻思着呢有人拍了拍他的后背,接着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小李啊,这是有客人了?”老李回头一看原来是驻在育苗场的省农业研究所的专家王教授。 “哦,原来是王老啊。刚才那两个小伙子是来买鱼食的。啊对了,我昨天不是和您说过太平镇周家村有个小青年养鱼不喂鱼食么?就是刚才那两个小子之一。哈哈哈哈。”一想到周宇养鱼不喂鱼食,老李还是憋不住大笑。 “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呐,这应该又是一个热血冲动的小家伙。”王老也跟着笑起来。 “对了小李,你知道他们养的是啥鱼么?” “啥鱼?除了普通的淡水鱼他还能养啥鱼?不过几个月前他倒是从咱们这里买走了不少细鳞鱼的鱼苗,估计也早就死干净了。” “哦,原来是这样。”王老点了点头,接着俩人又唠了些育苗场的事儿。 没过多久周宇哥俩把鱼食装上车后开着车回到大院里,看到李厂长正在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聊着,周宇在车上开玩笑似地问道:“我说李厂长啊,你这些鱼食还要钱吗?要是白送的话我们哥俩现在可就走了啊。” “我去!”老李一拍大腿,他娘的刚才被那个厚脸皮气晕了竟然忘了收钱这码事儿。 “你们两个臭小子,刚才被你们气糊涂了,你当着育苗场我是开的啊,钱当然得要了,不过由于你们是老客户给你们打八折,给九千块钱好了,现在赶紧到左边房子里的会计那里交钱,别告诉我你们没带钱啊。” 用手按住了想要下车的周宇,周虎嘎嘎地笑了几声,从兜里掏出那一万块钱,然后用手狠狠地弹了几下大大咧咧地说道:“哎呦李厂长看您说的,不带钱敢来您这里么?话说我们哥俩现在穷得就剩下钱了,唉,人生寂寞啊!”说着就跳下车去会计那里交钱了。 周宇心里乐得不行了,虎子这是在报复老李不会说话呢,不过让这小子折腾好了,折腾折腾大活人就熟了,以后办事儿的时候会方便一些。 果然李厂长苦笑一声,对着身边的王教授说道:“王老您看到没?愣头青一个,就这样还想养鱼呢,这不是扯蛋吗?” 王教授也觉着有意思,隔老远随口问道:“小兄弟,你现在养得是啥鱼?” “哦,说了您估计也不知道,龙鲤。”看到长辈问自己话,出于礼貌周宇回了一句。 “哈哈,王老您看我说得对吧?这小子就属于那种有骆驼不吹牛的角se,还龙鲤?他咋不说养得是龙王?对了龙鲤是啥我咋不知道?” 听到龙鲤二字王教授眼睛一亮,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没想到今天会在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嘴里说出来。 这会儿老教授没工夫理会李厂长,而是一溜小跑来到轻卡前带着几丝希冀,激动地对周宇说道:“小兄弟,你刚才是说你养的是龙鲤?话说我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你可不能骗我啊。” 看着头发有些发白的老人家仰着脖和自己说话,周宇赶紧从车上下来,对着王教授说道:“老人家,看你说得,我长这么大还没骗过人呢,嗯?难不成你也知道龙鲤?” 周宇可是有些吃惊了,龙鲤这玩意就是山里人也没有几个知道的,眼前这位看起来很文雅的老人家怎么会知道? “呵呵,老头子我不但知道,而且还吃过呢,不过那已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喽,那可是真正的美味呦。”王教授感慨地说道。 “王老,这小子说得龙鲤到底是啥?怎么看您的样子好像还挺珍贵似的?您可别被这小子给忽悠了。”李厂长把王教授拉到一旁小声地说道。 “不可能,他既然能说出龙鲤的名字就不可能是忽悠我,而且你看这个小伙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也不像是jian诈之人,对了,你刚才说他还从咱这里买走了细鳞鱼苗?” “哦,对呀,应该有两三个月了。” “小伙子,老头子问你件事儿,你从这里买的细鳞鱼苗养活了没有?” “哦,目前还没死。” 王教授一听激动地都哆嗦起来,竖起大拇指说道:“小伙子了不起,牛人啊。” 看到王教授这么重视周宇,李厂长也醒过味来,赶紧替双方介绍了一遍,周宇这才知道感情眼前这位斯文儒雅的老人就是这里的育苗专家。 “小周,老头子有一个不情之请,等你哪天方便了我能不能去你那里看看?话说我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在寻找龙鲤,期待着能够把这种珍惜的鱼类人工养殖起来。但是二十年过去了,别说养,就是一条龙鲤我也没有发现过。唉,我马上就要退休了,现在也没啥念头,就是想看看这龙鲤,不知道小兄弟你能不能答应?” 周宇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专家啊,还是省城的专家,一看这老头儒雅的样子就知道是个有大学问的人,这样的人要是到山上给自己一些指点那自己可就赚了。 而且刚才这位王教授不是还说他要退休了么?等到他来到凤凰山自己就好酒好菜的招待,再加上山上的风景和龙鲤的诱惑,百分之八十能把这老头留下来,那样的话以后无论自己弄出多大的场面都可以说是专家的功劳,谁也不会怀疑什么。这么一箭好几雕的事儿傻子才不干呢。 想到这里周宇诚恳地说道:“王教授您太客气了,像您这样的专家我就是花钱请都请不过来,哪能不愿意呢? 其实我还有个想法,反正您老马上就要退休了,而我养鱼也不是太在行,别到时候真把龙鲤给养死了。倒不如您退休后到我那里当个顾问,只要你有时间,任何时候都可以过来,当然如果你喜欢那里要是不愿意走的话,我管吃管住,而且我那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景se好得不得了,您老就当是去游山玩水了,您看咋样?” “哈哈哈,老头子可不算是专家,只是爱好研究各种鱼类而已。不过这些ri子一想到退休后就整天呆在家里我心里头还真不是滋味,既然你这么有心,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呵呵,没想到老了老了还能亲自养一回龙鲤,这辈子也值了,小周谢谢你了。” 周宇心里乐得直冒泡,没想到这位专家这么经不起诱惑,只是一个龙鲤就把他勾过来了,话说自己还有好多大招没用上呢。 俩人又唠扯了一会儿,相互留下手机号,周宇和周虎这才上了车奔着太平镇而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