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冤家路窄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四十二章 冤家路窄

由于早上出发的早,哥俩回到太平镇的时候也就九点左右,周虎早上没吃饭加上又光了一早上的膀子,这会儿已经是饥寒交迫,哆嗦着对周宇说道:“二狗哥,刚才那个教授不是说了你那些鱼晚些时候喂也没问题么,要不咱哥俩现在喝碗羊汤去?” 看到兄弟凄惨的样子,周宇有些自责,赶紧把身上的衣服脱下递给周虎,然后穿上了自己的已经干得差不多的上衣,把车开到了上回去过的老陈头羊汤馆。 为了给周虎好好暖暖身子,周宇要了两大盆全羊,一个炒羊杂和六张羊肉馅饼,听得负责点菜的小丫头一个劲儿地翻白眼,心说这二位还是人么? 不过这个丫头越看这二位越觉得眼熟,末了才恍然记起,这两个家伙不就是上次在这里吃饭然后出去打架的那俩人么?哼,那个死锅盖头上次拿了主厨炒菜用的大马勺还没还呢。不过对这两个在心里犹如凶神恶煞般的人物小丫头可不敢要他们赔偿,拿着菜单通知后厨赶紧下菜。否则要是拖得太久还不知道会发生啥事儿呢。 由于还没到中午,再加上负责点菜的小丫头的“关照”,没用多久哥俩点的东西就上齐了。 周虎拿起碗先给周宇盛了一碗带汤的羊肉,然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放了点胡椒粉和醋,然后端起碗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由于心里有事儿胃口不是很好,周宇吃了两碗羊肉就差不多饱了。看到周虎还得会儿才能吃饱。周宇索xing一个人来到街上到处逛逛。 漫无目的地在镇里闲逛着,由于不是周末所以街上也没几个人。太平镇和几年前相比没有多少变化。不少地方还保存着解放前的面貌,反而更能衬托出小镇的古朴与典雅。周宇觉得这样也不错,没必要非得整成高楼大厦的,那样看上去少了一分人情,多了一分世故。 不知不觉间周宇来到了农贸市场,这时候前来卖菜的人络绎不绝。周宇就发现在道边上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农民正在和两个客人围着一个袋子在讲着什么。周宇也是好信儿,径直走了过。 就听到那位老农说道:“二位,你们可真是识货啊。我这可是地地道道的大山里的沙棘树的种子啊。你看看有多饱满?我告诉你们这样的种子成活率极高,而且抗旱xing还好。两位老弟要是在荒山上种上一片,乖乖,你们就坐等着收钱吧,这沙棘枣子现在光是收购价就得五六块钱一斤呢。” 周宇听得心头一动,“沙棘树?记得周家村就有这种树,不过数量不多。多数被种在园边地头充当篱笆用。 沙棘树是一种灌木。一簇簇地生长在一起,它的叶子是狭长的,最重要的是枝干上遍布棘刺。而且抗风抗沙,耐旱也耐涝。每逢chun天,沙棘树开始长出嫩嫩的叶子,抽出新的枝条。 到了夏天。沙棘树开始结出绿se的果实,圆圆的,黄豆粒般大小,到了深秋,沙棘果成熟了。橘红的或金黄的小果粘满了树枝。这时候,大多数植物耐不住严寒已经冻死了。唯独沙棘树活得还是那么滋润。摘一颗沙棘果放入口中,又酸又甜,那酸甜可口的味道,真让人回味无穷。严寒的冬天,沙棘树的叶子掉光了,只剩下纽红的果实挂在枝头,形成了冬季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要是自己买上些种子往篱笆周围一撒,再浇上些空间水那这层篱笆墙可就相当于“铜墙铁壁”了,只要动物往上一撞那绝对就是满身的血啊!有了这层篱笆墙,凤凰山以后就可以安枕无忧,这绝对是自己目前最需要的东西了。 可能是一百块钱一斤的价钱令两人退缩了,看到两人走后周宇凑了上来。 老农看到周宇顿时眼睛一亮,这个小伙子看着jing神的很,应该是个识货之人。于是又费劲巴拉地和周宇讲述了一遍这些种子的优点。 最后周宇花了四千块钱买了五十斤沙棘树种子,装了一大口袋。扛在肩上走了回去。 当周虎看到二狗哥出去了一会儿竟然背回了这么大的一口袋东西,还以为是啥好东西,于是急忙打开来看看,谁知道看完后一顿鄙视,原来只是一些种子。 这厮心里一直为周宇默哀,看来二狗哥种地是种出魔怔了,只是出去逛逛街也能随手买来一袋种子,而且还是沙棘树种子,这也不是什么经济作物啊?这不是魔怔了是咋了? 对于周虎的鄙视周宇就当没看见,话说讲道理那也是分人的,试问在周家村谁能和周虎讲出道理? 这时候周虎也吃完了,周宇付了帐之后扛起袋子就和周虎往外走,兄弟俩还没走到车跟前呢,就见十几号人手里都提着棍棒气势汹汹的朝这边走来,一看就是找人寻仇的架势,领头的赫然是一个染着绿毛的驴脸。 哥俩越瞅这个带头大哥越觉得脸熟,这厮一定是在哪里见过,不过到底是在哪里呢?哥俩寻思了一会儿,周虎忽然想了起来,这他娘的不就是几个月前因为对青青和小小耍流氓被自己和二狗哥收拾过的大驴脸么? 想到这里周虎撒腿就往前边跑,那里有几个乡亲挑着担子在卖一些土特产,周虎跑到几个乡亲跟前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抓起两只扁担又跑了回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把周宇弄得一愣一愣的,等周虎回到自己身边后小声问道:“虎子,你这是干啥?那群小子不是来找我们的吧?” “你说呢?要不我弄两根扁担回来干啥?你当我吃饱了撑得啊?你还记得那个带头的大驴脸不?就是对青青和小小耍流氓的那个家伙。” 周虎这么一说周宇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冷笑着把口袋放到地上,从周虎手中接过一根扁担,哥俩就站在那里等着对面的家伙。 做看着前面提着两根扁担的家伙,李天啸眼睛里都快喷火了。 做为镇长的公子,李天啸在太平镇可谓一霸,平时就好个欺男霸女,整天在镇子里横行,手底下跟着他混吃混喝的小弟一大把,甚至就连派出所的所长对他也是点头哈腰的,这就更加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 可是就是这样的背景和势力,两个月前当他调戏两个美女的时候愣是让两个愣头青给收拾了,这口恶气又怎能咽下?于是这家伙发动手下的小弟一天到晚满镇子地寻找周宇哥俩,期待着有朝一ri能够报仇雪恨。 今天也是赶巧了,正巧有个小混混也到老陈头羊汤馆喝羊汤,一下子就认出了当初把自己一群人给收拾了的周宇哥俩,于是这小子羊汤也不喝了,转身出门给老大报信儿去了。 看着眼前让自己惦记了两个多月的愁人,李天啸的大驴脸露出了瘆人的笑容,咬牙切齿地说道:“行啊二位,我说你们和两个乡巴佬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上次竟敢管你李爷的好事?妈的,就你俩这幅熊样还想要英雄救美?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小子,今天真是冤家路窄啊,你们总算是让我给碰上了,你们不是能打么?看到没,爷今天带来了十七八号人,要是不好好收拾你们一顿我以后都不用活了。” “哦,那你死了得了,省得活着还得继续害人。”周虎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哎呀哈,真是煮熟的鸭子,肉烂嘴不烂啊,你这个死锅盖头我今天非把你给剃了不可。”李天啸发狠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