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彪悍骁勇周家村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四十五章 彪悍骁勇周家村2

这小子一看没砸着紧接着又是一棒子,毕竟还带着手铐呢,身子也不方便,这次周宇没躲过去,被砸到后背,顿时就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疼。 周宇本想让这小子打两下出出气也就算了,毕竟自己刚才把他打得也不轻,再说现在还在派出所里,这是人家的地盘,吃点亏也就算了。 可是没想到这时候李天啸就像疯狗一样不停地挥舞着棒子朝周宇招呼着,被砸了四五下后周宇也火了,妈的,这是想要自己的命啊!尤其看到那个副所长此时还站在门口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周宇彻底被气炸了 事实证明被气炸了的周宇还是很可怕的,这厮双手举起手铐架住李天啸落下的橡胶棒子后一个顶膝照着这小子的肚子就顶了过去,随后就听见一声震耳yu聋的惨叫声,这小子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周宇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欺身上前跟着就是一脚,这一脚正好踹在李天啸的胯骨上,疼得这小子又是“嗷”的一嗓子。 正在门口看热闹的刘副所长一看镇长公子竟然又被人家收拾了,心里在大骂废物的同时提着手中的橡胶棒子冲过来照着周宇劈头盖脸地就砸了下来。 虽说这货人品不咋地,披了一身jing服,可是论身手可是比李天啸这个废物强多了,没几下就把周宇揍得浑身生疼,尤其是两个手臂几乎就像是断了一样。 平常百姓很少有不怕jing察的,周宇自然也是这样。刚开始看到那个副所长用胶皮棒子向自己砸来,周宇只是伸手挡了几下。即使这样身上也已经多处受伤。可是由于这家伙可能要在李天啸面前好好表现一番,那只橡胶棒子被他舞得是虎虎生风,劲头十足,这下子周宇可就吃了大亏了。 挨了十几下后周宇的眼睛有些发红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他妈是什么jing察啊?不审不问地就直接下死手,而且还放外人进来下死手? 姥爷从小就教导自己遇事要忍让,可是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无需再忍! 只见橡胶棒子又是一个漂亮的弧线奔着周宇的头顶砸了下来。周宇用拷着的双手一下子抓住了棒子。 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周宇冲着刘伟嘿嘿地笑了几声,露出了满嘴的大白牙,狰狞地说道:“你他妈也配当jing察?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入jing察队伍的,但是你这样的jing察真得很让我心寒,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就当是替天行道了。也让你尝尝被揍的滋味,记得以后当个好jing察!” 周宇现在是真豁出去了,说完举起拷着的双手照着刘伟的脸就抡了过去。话说周宇现在可不是一般人了,那些珍贵的空间液当水喝,身子骨岂能差了?只是一下就把刘伟撂倒在地,砸了个满脸桃花开。 刘伟现在就像是做梦一样。满眼都冒着金星。没想到周宇一个华丽的掌掴就把自己撂倒在地,这小子怎么这么大的力气?用手摸了摸脸,发现满脸都是血。 又被周宇用脚踢了几下后刘伟恼羞成怒,一股耻辱感油然而生。于是掏出格斗神器--电棍,出于对周宇的愤恨。这厮把电棍打到了最大电压档,照着周宇的小腿就电了过去。 周宇这会儿踢得正欢呢。冷不丁地就感觉到小腿处酥酥的、麻麻的,然后这种感觉就到了大腿、胸膛…… 艰难地睁开了双眼,感觉有东西迷了眼睛,周宇下意识地就想用手抹一下,可是右手抬了几次都没有抬起来,还好左手还能动,忍着痛擦完眼睛后周宇发现手上全是血,这时候他也慌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 躺在地上平静了几分钟,上午的事儿像是过电影一样在脑中飞逝而过,记忆停留在了小腿被电的一刻。 看样子这两个孙子把自己电晕后下了死手啊!右手不用说一定是折了,左腿也是剧烈地疼痛,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有头和脸应该也被打破了,要不不会出这么多的血。 想想自己孤独无措地呆在这个小屋子里,要是刚才这二位下死手把自己给打死了估计别人也不会知道,想到这里周宇激灵灵吓了一个冷颤,君子不立己身于危况,要是自己的小命丢在这种人渣手里真是太不值了,今天的事儿就算是给自己一个教训吧。 周宇正在想着事情,这时候就听见墙角处传来轻微地震动声,这才想起刚才用手机录像的事情,不由得jing神一震,忍着浑身剧痛爬到了墙角找到了老曹的电话。 把录像功能关闭后,周宇不由得露出一抹感激的神se,按下了接听键。 “兄弟你咋样了?我跑掉后就来到派出所附近了,这会儿才借到一部手机给你打了电话。怎么都这会儿还没看见你出来?不会是那帮孙子对你动刑了吧?” 老曹的急切地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声音虽然又粗又沙哑,但是听在周宇的耳朵里犹如仙音妙曲一般。 周宇咧了咧嘴,忍着疼痛沙哑地说道:“曹哥,真让你猜对了,我被那两个孙子打昏过去了,刚才才醒来。” “我干他们的老娘,兄弟你不要吓唬哥哥啊,你现在到底咋样了?哪里受伤了?” 周宇现在还不敢和曹猛多聊,一旦那个姓刘的jing察发现了自己的手机自己这顿揍就算是白挨了,于是急忙回答道:“曹哥你不要担心,我身体倒是没有啥大毛病,就是一只胳膊和一条腿应该被打折了,你听我说,赶紧联系虎子,我家里人知道该怎么做,还有啊你千万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要是把电话暴露了我可就亏死了。”说完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站在派出所外面的曹猛几乎咬碎了满嘴钢牙,这帮人太他娘的狠了,周老弟可是吃了大苦头。面对那些jing察自己也无能为力,但是就这么站着等待自己还不甘心,于是扭头就走回去准备什么了。 不提老曹在镇里咬牙发狠,单说周家村现在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 话说周虎等那帮jing察把二狗哥带走后又悄悄地溜回到车里,坐在车里焦急地等待了一会儿,后来想想这么做也不是办法,于是干脆也不等了,开着车一路往村里飞奔。由于着急,又好几回差点把车斗开到沟里了。 这小子刚把车开过石桥,摇开车窗一边开着车一边大声地哭喊着:“老少爷儿们呐,快点救命啊,我二狗哥被jing察抓起来啦,要是去晚了小命就要交代啦。老少爷儿们呐……” 顿时整个周家村都飘荡着周虎鬼哭狼嚎的声音。 这时候时间也快到四点了,村里山上干农活的乡亲们也陆陆续续地往回走了,村道上不时地可以看到三三两两地扛着农具的村民。 大伙儿正说说笑笑地往家走呢,冷不丁就听到周虎哭喊着说道二狗子被jing察给逮起来了而且还涉及到生命危险,这群汉子不干了,撂下老婆孩子撒腿就往跑回家取武器去了。 来到家门口后周虎跳下车就往院子里跑去。太公和周定邦这时候正坐在院子里唉声叹气。其实这俩人也是刚凤凰山上下来,这会儿正为那些死龙鲤发愁呢。没成想周虎急匆匆的地进来了。 “三驴子,你干啥这么着急?哦,是不是鱼食买回来了?不过你咋不跟着你二狗哥到山上帮着喂鱼呢?”周定邦赶忙问道。 周虎大嘴一裂眼泪好悬没掉下来,红着眼睛说道:“爸,太公,我二狗哥回不来了,他让jing察给抓起来了,咱们赶紧去救他吧?” 要说太公真又大将之风,沉声问道:“三驴子,遇到什么事儿了?不要着急,跟我和你爸慢慢说。” 想想二狗哥很可能这会儿不知道在受着什么样的罪呢,周虎是悲从心中来,含着热泪把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周虎的述说,老太公气得是须发皆张、眉毛倒立,而周定邦早被气得浑身冒烟,跑去柴房找开山刀了,回来后还顺手递给了儿子一把。 看到自己的孙子和曾孙子提着开山刀杀气腾腾地就要杀向太平镇,太公恨铁不成钢地喊道:“你们爷俩给我停下!定帮啊,三驴子还年轻我就不说他了,可是你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样毛毛愣愣的?难道你觉得你们爷儿俩武艺冠绝天下,打败太平镇无敌手?” 说完这句话后看见周定邦还在傻站着,老头子又大吼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地去找你二哥和定军你们哥几个好好商量一下,然后再带上个百八十人去把太平镇的派出所给我掀了,把二狗子给救出来?不要考虑后果,我们周家村的人在有理的情况下就不能让别人给欺负了,要是二狗子有个好歹,老子就带着七个老伙计把那些家伙的祖坟给刨了。 他娘的,我就不信了这还是不是党的天下了,老子当年用命打出来的江山可不能让这帮黑心的王八犊子给祸害了。 不过定邦啊,你们下手的时候要注意分寸,这大刀什么的最好就不要带了,你们每人带一条胳膊粗的榆木棍子就够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