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极品曹猛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五十三章 极品曹猛

看到二狗哥心情不错似乎还要唠唠叨叨地继续说下去,周虎实在是忍不住了,近乎哀求地说到:“哥,我的亲哥哎,咱低调点成不?既然三炮大哥和刘哥是两个不仁不义的人那咱们还是不要说他们了,话说我们的承受能力也有限啊!” 当看到二狗哥似乎对自己的话不以为意的样子时,末了周虎又加了一句,“小心得瑟大了掉毛啊!” 听了周虎的话再看看周围几人哀怨的眼神,尤其是张强似乎还在磨牙,周宇有些发毛了。为了避免引起众怒,周宇赶紧转移了话题。 大伙儿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要是周宇继续得瑟下去这帮人还真就忍不住了,但是这家伙现在满身是伤也不好下手,难啊! 大伙儿在病房里闲聊着,老曹又是唾沫星子横飞地给众人讲了一遍昨天的精彩片段,甚至还博得了几次掌声。只是这一次这厮极其厚脸皮地增加了他自己在这次事件中的戏份,把自己夸得和天神下凡一般。 周宇兄弟俩和柳青青也不揭穿他,看这家伙手脚并用,表情丰富,语调抑扬顿挫的,讲起故事来还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怎么感觉比单老先生的评书还好听? 就在老曹手舞足蹈满屋飘雨的时候,门口进来两个警察,说了声抱歉后问周宇道:“您就是周宇同志吧,不知道你有没有曹猛同志的电话?我们找他有点事儿。” 大伙儿当时就毛了,难不成老曹又犯啥事儿了?于是周宇支支吾吾地也不说话,想着怎样做才会对老曹有利。 但是老曹可不这么想。这家伙屁颠儿屁颠儿地来到两个警察跟前摆了一下手笑嘻嘻地说道:“警察同志,我就是曹猛啊。你们一定是因为我昨天的见义勇为来感谢我的吧?其实我也就是普通人一个,做了自己应该做的而已。如果你们要给我颁啥好市民奖或是见义勇为奖我看就不用了。还不如直接给我个三千五千的,这样咱们都省事儿……” 看着这个脑袋造型特殊,大嘴叉子一直吞吐不停的家伙,两个警察有些头疼,这是啥人呐?还不知道自己二人为啥事儿找他就能厚着脸皮要奖励?还要脸不? 既然遇到的是这样的滚刀肉,两个警察脸色也沉了下来,一本正经地对曹猛说道:“哦,原来你就是曹猛同志,是这样啊。有个案子涉及到你,所以你得跟我们回去一趟协助调查?” 老曹的胖脸当时就白了,喏喏地问道:“警察同志,你确定不是来奖励我,而是要我回去协助调查?这个玩笑可不能开啊?小弟我胆小啊。” 看到老曹变成这幅摸样,两个警察心里极度鄙视之,但是今天还真得带着这家伙到市局录个口供然后再耐心地对其进行思想教育,毕竟这家伙昨晚的行为可是有些出格。 “对不起,至于啥时候给你颁发好市民奖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俩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带你回警局一趟。哦对了,这是传唤令。”一个警察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传唤令给曹猛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传唤令后,老曹的心都碎了,这厮泪眼婆娑地对着病房里的人说道:“同志们再见了啊。法律要制裁我了。 那个舅舅啊,假如我出不来了我老爸老妈就托付给你了,不过你可千万要长点良心对我爸妈好点啊。你们全家吃肉的时候别忘记给我爸妈弄点肉汤泡泡饭,让他们也沾点荤腥。 两位周老弟。咱们兄弟马上就要永别了,如果我真得出不来了。你们以后一定要常去看我啊,记得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上好烟好酒,哥哥我就好这一口。对了,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带几个猪蹄子来,没有猪蹄子我这人生啊就觉得灰蒙蒙一片。” 周宇和周虎眼泪含眼圈地一个劲儿地猛点头,柳青青这时候已经哭成泪人了。 郭云亮现在是满头黑线,恨不得掐死这个极品外甥,但是出于对外甥的关心还是忍不住大声问道:“猛子,你说这些废话干啥?你现在告诉舅舅,你到底犯没犯法?要是没犯法你怕个毛?” 曹猛一听立马就止住了眼泪,眼珠子飞快地转了几圈,然后不确定地说道:“舅舅,上次张寡妇来我店里买种子,我给她讲了一个黄色小笑话然后又唱了遍少林十八摸,最后那老娘们红着脸跑掉了,对了我还有五块钱没有找给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犯法?” “我了个靠!” 包括两个警察在内屋子里的人暗地里都向曹猛竖起了中指。两个警察更是下了决心,本来应该是半天的思想教育,现在得建议指导员改为十天了。 这时候大伙儿估计老曹应该没啥事儿,去警察局也应该是为了昨天的事儿。这心情一放松周虎的嘴就把不住门了,这厮要死不死地问道:“老曹,我只知道少林有十八铜人,可是没听说有过十八摸啊?要不你给咱们来两句?也好让两位警察同志帮忙判断一下你是否犯了法。” “好嘞,其实我觉得这个小曲儿还是蛮有味道的,你们听好了啊。” 于是这厮咳了几嗓子,也不顾身边有警察和女孩子,就这么放开嗓子唱了起来。 “一摸你的小手二摸你的腰,三摸你的屁股妹子好风骚……” 要说老曹的唱功确实不一般,一首乡间俚语小调硬是被他用三四种唱腔唱了出来,而且这厮本来是个公鸭嗓,还偏偏把声音挤得细细的,再配上那副尊荣和生动的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两个警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他娘的是来传唤人来了还是看小品来了?于是在老曹唱到第十一摸的时候制止了他。 两名警察想要带着曹猛往外走,老曹紧紧地把住门框就是不撒手,大眼泪吧嗒吧嗒地一个劲儿地往下掉,而且这家伙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唱起了歌:“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离开了亲人我失去自由,泪水化作苦水流……” 哎呦这首歌唱得是心酸、苍凉、催人泪下,大伙儿心里这个难受呦。 这时候其它病房里的病人和家属都被曹猛这凄凉地歌声吸引过来,里里外外围了一大圈,更有好事者对着两个警察指指点点的,嘴里小声嘀咕着可能又是冤假错案,要不那个胖子能这样?。 那两个警察这会儿已经快被气死了,自从二人来到医院后先是见到了这厮的厚脸皮,然后又免费听了一段淫荡的小曲儿,最后还他娘的来了一段《铁窗泪》,以至于现在竟然被人围观了。 妈的,自己二人只是奉命带这小子回去接受一下思想教育,至于整这么多事儿么?这个胖子怎么这么操蛋? 两名警察最后实在是无奈至极,其中一名揉了揉太阳穴对着老曹说道:“曹先生,我们只是请您过去对昨天的事儿录个口供,而且您昨天的行为也有不当之处,所以我们也打算对您加强一下思想方面的教育,最多耽误您半天时间,你说你用得着这样吗?” 听了两名警察的话周宇等人一下子用手捂住了脸,太丢人了! 老曹反应最快,这厮立马把手从门框上松开,眼泪也不流了,小眼睛盯着两名警察看了好一阵子,直看得两名警察背脊直冒凉气。 看了一会儿老曹有些不解地问道:“我说二位警察同志,你们傻站着干啥?还不赶紧走?我还得早点回来照顾我兄弟呢。你们呐真是一点也不爱岗敬业,小心我投诉你们哦?” 这厮说完就昂首挺胸地往外走,似乎去的不是警察局而是颁奖现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