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伤愈回山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五十六章 伤愈回山

到现在,就算周宇的情商再低,即使无限地接近于零,也明白了青青的心意。但是老觉得有些不真实,于是向周虎问道:“虎子,你说青青是不是真得喜欢我?” 听到如此白痴的一句话,周虎差点把车开到道牙子上了。急打了一下方向盘后周虎痛心地说道:“二狗哥,咱不就享了几天艳福吗?至于把脑子都烧坏了么?竟然能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 你说人家一个黄花大姑娘不分昼夜地在医院照顾你,人家凭啥?你说你是有钱有势还是长得帅?不要反驳,你可千万别说你长得帅,否则我会认为是对我眼神的侮辱。 你说说你自己,既然啥优点也没有人家还能图你点啥?当然是喜欢上你了呗?以后这样白痴的问题就不要问我了,你一问我就觉得蛋疼。以后要问就问点有难度的,否则我怕我自己会变得和你一样傻……” 哎呦周虎这顿喷啊,把周宇埋汰个体无完肤。 虽然被周虎给埋汰了,但是周宇这回可是一点也没生气,既然连虎子这么一根筋的家伙都说青青喜欢自己那这事儿不说百分之百也差不多了。和青青相比,被虎子给埋汰几句能算个啥? 就在周宇心花怒放,洋洋自得的时候,周虎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哥,我和你说件事儿啊,通过你住院这件事儿我和老曹都觉得柳青青这个丫头不简单啊,你可要有心理准备了。” 周宇心里一震,急忙问道:“虎子。青青咋会不简单呢?到底是咋回事儿,你快和我说说?” 于是周虎就把刚来县医院那天晚上柳青青联系院长的事儿和周宇说了一遍。末了又补充了几句:“二狗哥,老曹说县医院的院长要是论级别可是比镇长还要大。而青青大姐一个电话院长二话没活就把事儿办了你说她得是啥级别的?或者说她爸或是他家里人的势力得有多大?照老曹的说法不是巨商就是大官啊,你说青青要真是这样的家庭出身,人家父母能同意把青青嫁到我们这个穷山沟么?还有啊我可是听大奶牛提过追她的人可不少呢?” 周虎这些话犹如在沸腾的油锅里浇了一瓢凉水,刹那间滚烫四射的油珠子把周宇崩了个稀里哗啦。周宇的心变得拔凉拔凉的,刚才的好心情早已经烟消云散,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做痴呆状。 看到二狗哥听了自己的话后一下子人都变得抽抽了,周虎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这还是二狗哥头一次向自己开诚布公地坦白感情上的事儿,而且青青也是举世难得的好姑娘,要是因为刚才这番话而让二狗哥退却了自己这辈子还能活得舒坦了么? “这事儿说啥也不能砸在自己手里!”周虎心中暗自想道。 于是他开口说道:“二狗哥。就这么认怂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么?最重要的是人家青青喜欢你,他家里就是再有钱有势又能咋的?况且咱也不差,好歹也是两座大山的山大王,小伙儿也算是事业有成,阳刚帅气。 再说了咱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也这样啊?你应该振作精神,发挥你那熊死人不偿命的头脑,咱好好大干一场,争取一年也赚个几百上千万的。到时候咱哥俩就用你那轻卡拉它一车钱去青青家提亲。青青她父母保准得笑呵呵地把姑娘嫁给你。 退一万步来讲,我是说如果啊,如果这样还不行,你就和青青私奔。就这在山上的木屋里。山上山清水秀的,空气又好,最适合安胎了。咱再种些绿色蔬菜养些家禽和大肥猪。等过个三两你年后你领着一群小狗崽子,哦~~说错了。是领着一群小二狗子再去青青家提亲,这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他爸妈纵有万般能耐又能如何? 可是如果你以后就是这种尿泥样。别说美若天仙的青青了,就是找个三十几岁的农村大婶我看都成问题,当然二婚带小孩的还是能够找到的。” 刚才还有些萎靡的周宇突然坐直了身子,重重地拍了两下周虎的肩膀,很是感慨地说道:“虎子,咱哥俩想到一块儿去了,唉,遗传这东西你不服不行啊,这些法子估计也就咱哥俩能达到如此惊人的雷同。” 周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二狗哥,难道你刚才没有被打击到?” 周宇嘿嘿一笑,虎躯一震自信地说道:“说什么傻话呢?难道就因为青青家里有势力我就放弃了?这不是开玩笑么? 其实刚看到青青第一眼我就知道一般人家也培养不出那样的气质与高雅,刚才我心里确实有些动摇,但是后来我就想开了,只要青青是真心喜欢我就一切都不是问题。 记得太公和我姥爷都说过,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人活着就要活出个真我,你说如果连和自己两情相悦的女孩子都保护不了活着还有啥劲儿?该死该活鸟朝上,事情想多了没用。 如果她家里人真得反对,到时候就按你说的哥哥我就带着青青到山里打游击。总之有咱周家村八百铁甲做后盾,哥哥我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辈子是非青青不娶了。 如果错过这么好的女孩子,用老曹的话说就是,我人生啊灰蒙蒙一片。 所以咱哥俩以后要一起努力呢,争取让家人和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活出我们的精彩! 听到周宇前几句话周虎特别高兴,二狗哥终于恢复狗性了。在周虎的心里,恢复了狗性的二狗哥绝对是战无不胜的。可是周宇后面的几句话周虎听着就头疼了,这就是狗性的弊端,逮谁咬谁啊! 心结解开的周宇现在是心急如焚,催促着周虎速度再快点。话说离家已经五六天了,凤凰山上还不知道乱成啥样了呢. 现在山上的果园和鱼池以及一大群动物哪个都是自己的命根子啊,这要是出了点问题那就不得了了,虽说这两天有虎子帮忙照看着,可是自己不在现场还是不放心啊! 所以面包车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开往凤凰山. 太公和王云海此时正在水塘边的大银杏树下坐着乘凉,花花一家子稀稀拉拉地趴在周围,还有两只不安分的小家伙围在两位老爷子身边撒着娇。而水塘边的空地上两头野猪和两头野驴无精打采地趴在那里,对着水塘子直哼哼。豁牙兔和战斗鸡更是爬上了一棵大树站在树杈上举目远眺。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响,花花一骨碌爬起来冲着大门口跑去,狗嘴里还不停地“汪汪”地叫着,然后黑狮、白狮和一群小狗崽子也都爬起来一窝蜂似的跟在花花后腚追了过去。 豁牙兔更是连蹦带跳地下了大树纵身上到大红的背上吱吱了几声,大红和二红顿时兴奋起来,驮着豁牙兔四蹄如飞地也跟着花花一路飞驰过去。大驴和二驴好像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两声长啸后也跟着跑了过去。 战斗鸡一看凭自己的腿脚估计也追不上了,于是站在树杈上引颈高歌起来。 正在聊天的两位老人家相互看了一眼,眼里满是震惊,这些动物这是要成精了啊! 听到了狗叫声,周虎一哆嗦,赶紧跑到周宇的身后,话说这小子现在对山上的动物心里都有阴影了。 这时候就见花花越来越近,到了周宇近前也不停下,顺势就把周宇给扑到了,然后就用湿漉漉地大舌头舔着他的脸,嘴里还不时地发出开心地“呜呜”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