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阶段性胜利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五十九章 阶段性胜利

磨磨唧唧地和狗狗们聊了一会儿后,周宇到厨房盛了一些米饭出来,然后又把周虎刚刚炒好的一小盆茄子拨了一半给它们。大狗小狗一下子就围在一起大口吃起来,那叫一个香啊。 吃完后周宇又弄了些空间液给它们喝,二十双狗眼里充满了感激。 可能就是由于这一次的收买狗心,这些狗一生对周宇都是无比的忠心,更是有两次救了他的的命,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 午饭让周虎侍弄地很丰盛,一小盆炖茄子,一大盘黄瓜炒鸡蛋,还有一个野菜拌得凉菜,最后是一大盆带着浓郁烧焦气味的红烧草鱼。 在其他三人的条笑声中周虎先夹了一大筷子草鱼放进嘴里,嚼着嚼着这家伙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道:“太公,姥爷,二狗哥,你们先别笑话我,赶紧尝尝咱的手艺,哈哈,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呐。我现在郑重宣布,这道菜不叫红烧草鱼了,改名叫干烧草鱼。” 看着周虎在那儿兴奋地又蹦又跳的,周宇小心地夹了一小块鱼肉放进嘴里嚼着。还别说,这道菜虽然糊了锅底,但是由于汤都烧干了鱼肉反而有一种干干的、韧韧的感觉,而且鱼肉把味道吃得透透的,这一吃起来味道还真是独特,好吃得不得了。 太公和王云海见状也赶紧夹了块尝尝,这一吃可就了不得了,四个人喝着葡萄酒,吃着干烧草鱼。感觉有些腻了之后再吃点清淡的黄瓜片和凉拌野菜,舒服得不得了。 吃饭间周宇问起了村里的情况。周虎大概地和他说了一下。由于前些日子村里把重点放在红景天上,所以周家村方圆的几座山头的红景天已经被挖掘得差不多了。至于野菜和野果子倒是还能采摘一阵子,估计到了九月份也差不多了,空下的人手正好准备秋收。 周虎喝了口酒兴奋地继续说道:“我从收购那天起就准备了一个账本,不管是村集体挖掘的红景天还是各家各户自个儿卖得野菜野果,我都记着帐呢,昨天我在山上闲着没事儿就把账本打开看看,谁知道这一看倒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滴个天哪,咱村今年可不得了了啊。每家最少都能赚上~” 本来三人正眼巴巴地等着听结果呢,没想到这小子一下就不说了,端起小碗仰脖灌了口葡萄酒,然后就闭着眼睛直吧嗒嘴回味呢。 由于太公在眼前,周宇尽管恨得牙根痒痒但是也不敢动手。老太公也被气得够呛,但还是忍住了,憋着气说道:“三驴子,这都到节骨眼了你小子咋还喝上了?还不赶紧说?再说这酒可不多了,你小子悠着点喝。” “哇。好酒!”周虎风马牛不相及地说了一句。 但是当看到太公和周宇那杀人的眼神后这小子方才说道:“着啥急?我不就喝口酒缓口气儿么?啊对了,你们听好哈,我大概地算了一下,乖乖啊。咱村每家至少能赚到五千块钱。 嘿嘿,五千块钱呀,这要搁以往怕不是得个一年二载才能有这么多收入吧?可是我二狗哥回来不到四个月就有这么大的成果。而且这还没完事儿呢。这个成果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我坚信在太公和我姥爷英明的领导下,在我爸和张会计的运筹帷幄下。在我二狗哥的献计献策下,我们周家村明天一定会更好! 所以啊我建议咱么大伙儿每人倒满酒。咱们走一个以示庆贺。”说完这小子就抱起酒瓶给四个小碗倒满了酒。 周宇极其鄙视地看了周虎一眼,这小子分明就是借这个由头想多喝点葡萄酒,简直太狡猾了。 太公这会儿那还顾得上喝酒?就是天上的琼浆玉液估计也提不起他老人家的兴趣了。 刚才听到周虎这小王八蛋说了那么多臭氧层子,老太公就记住五千块钱了,至于其它的那些话都当是那小子在放屁了。 这会儿老太公激动地都哆嗦了,颤颤巍巍地问道:“三驴子,太公岁数大了,刚才有点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多少?” “每家最少五千块钱。”周虎得意地说道。说完后端起酒碗又灌了一大口葡萄酒。 可怜周老太公一生坚强至极,无论面对面对多大的苦难始终挺起胸膛带着周家村众乡亲披荆斩棘,但是今天却被周虎口中的数字所击倒了。 老太公浑身一软好悬没坐在地上,还是王云海眼尖关键时候拉了他一把,扶着他坐好。 小哥俩吓了一大跳,赶忙来到太公跟前全身上下检查了个遍,发现没啥毛病后才松了口气。 太公这时候也恢复正常了,用枯瘦的大手把还在自己身上不停摸索的四只爪子拍了几下,有些头疼地说道:”喂,我说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摸够了没有?老头子啥毛病也没有,只是有点激动而已,再说就算是有毛病你们两个臭小子还能摸出来是咋的?” 哥俩嘿嘿地笑了两声,周宇开口说道:“太公,我们哥俩不是关心你嘛,刚才可是把我们吓得够呛,您老以后可不行再这样干了啊,话说我们哥俩的心脏还年轻,禁不住吓。” “滚蛋去,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那个三驴子啊,你刚才说得都是真得?每家最少赚到了五千多块?你小子可不能骗太公啊,虽然我这心脏够老,但是也禁不住骗啊。”太公心情一好,也和两个曾孙子开起玩笑了。 “哎呀太公啊,我就是敢骗我爸和我二大爷我也不敢骗你啊,再说我有那么不着调么?” 太公看了周宇一眼,然后爷儿俩齐刷刷地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异口同声地说道:“这个可以有!” “哈哈哈!”在旁边看热闹王云海看到太公和周宇一起调理周虎,实在忍不住大笑起来。 周虎一张大脸憋得通红,争辩道:“太公,你可别被我二狗哥给蛊惑了,我和你说,五千块钱那是最少的,你知道最多的一家赚了多少钱么?八千多块,太公,是八千多块啊!”感觉自己被冤枉了,周虎气不过,端起周宇那一碗酒一饮而尽。 “三驴子,谁家这么牛?”周宇听了也是很吃惊,禁不住就想问问到底是谁家这么牛。至于酒被喝了这会儿还真没注意到。 “谁家?还能有谁?老吴家呗! 这回吴老大和吴老二恐怕得笑掉大牙了。二狗哥,你说吴老二是不是也太不讲究了?好么,前些日子把大宝送给咱俩照看,他带着老婆和老爸老妈发家致富去了。你等着看吧,今年过年的时候吴老二要是不给我送两瓶好酒你看我不掐死他,为了照看大宝我两个大脚指头都被舔得吐噜皮了。” 这话说得,好悬没把周宇给恶心死,要是让吴老大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子啃了好几天周虎的臭脚丫子,还不得挥着大刀片子满山追杀这小子?这小子倒好竟敢以此要挟吴老二跟人家要酒喝,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是咋写的。 周虎说完后老太公和王云海是直点头,三驴子虽然有时候不着调,在这样重要的事情面前是不可能说谎的,所以说周家村全体村民确确实实地狠赚了一笔。 老太公这会儿笑得眼睛都要看不见了,话说老爷子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不就是希望村民们能过上好日子么? 但是被周虎带来的巨大喜讯乐得开怀大笑的三人却没有注意到,刚才周虎倒满的四碗葡萄酒已经被这小子趁机全部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酒足饭饱后太公和王云海是笑着被周虎给拉回家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