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挖人参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六十六章 挖人参2

看着眼前的人参,周宇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这只人参没有长成萝卜那样,忧的是虽然没有长成萝卜那样,但是也比一般的人参要大上不少,主根加上须根也差不多有三十公分长短。而且主根粗壮,须根发达。 虽长得有点大,但是好歹还没太离谱儿,懂行的人一看保证知道这是真货。对于这一点周宇还是很有自信的。 于是周宇开始仔细观察这只人参,希望它的年份能够大一些,这样也能卖个好价钱。 山里人鉴别野山参,主要从五个方面入,即芦、纹、皮、体、须这“五形”。 野山参的质量以生长年久、芦长、碗密、带圆芦、体丰满、纹深而密、带珍珠疙瘩、须根坚韧不易断,五形俱佳者为极品野山参,但并非所有的野山参五形都明显,由于各种自然环境的影响,一支看上只拥有五形当中的几个形的,也可能是一支好的野山参。 芦即根茎,也称地下茎,即主根顶端细长部分,俗称“芦头”。每年秋季地上部脱落,在根茎上留下一个茎痕,俗称“芦碗”,其数量随参龄增加而增加,也是鉴别参龄长短的主要标志,有一个“芦碗”一年的法,虽不是很准确,但一般来,芦长、芦碗多而紧密,总是不错的。 纹,在主体的上部(肩部生有多条紧密连贯、排列有序、深陷细密的环状横纹,俗称为“纹”也可称为“肩纹”。生长年限越久,横纹数目越多,越紧密;生长年限较短,其横纹浅而稀。 须。支根上生长的较细的根,须根细长,柔韧xing强,有xing、其上缀有小米粒状的小疙瘩称为“珍珠点”,通常带有珍珠点的根须人参的品质都不会差了。 皮主根的外层表皮。称为“皮”。皮的se泽,老嫩程度与生长年限、地势、坡向、土壤、水分等条件有关。其中最好的要数锦皮。这种皮肉质地坚实,皮紧细腻,黄白se或金黄se,外皮似锦缎,故称“锦皮”。 周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里的这只人参。反过来倒过地看了好几遍,没错,这只人参绝对是只绝品野山参。人参需要具备的优点它全部拥有,而且周宇还仔细地数了一下“芦碗”的数量,八十一个,整整九九八十一个。也就是这只人参的年份相当于八十多年。 周宇相信和外部真正八十多年的老山参比起来,自己里的这只药用价值不知道要大出多少,可以里的这只已经是价之宝了。 怀着兴奋地心情,周宇把剩下的五十多棵人参全部挖了出来,不出所料,这些人参和第一个挖出来的相差不多,“芦碗”的数量全都是八十个左右。 “发财了。发大财了!这才是真正的大买卖啊!”周宇心里美得不行了,这回修路的钱总算是有着落了。 但是过了一会儿周宇就变得有些沮丧了。虽有这么多绝品的人参,但是这玩意一旦大批量的面世自己恐怕也就暴露了。而且这样的绝品人参一只最少也得卖个一两百万的吧?话上哪儿找这么多的富翁?唉,真是头疼啊。 “不过不管怎样,这人参还是得往外卖的,毕竟自己现在还缺钱,只要把数量控制好了就不会有问题。可是这么好的人参要卖给谁呢?” 周宇在脑子里把认识的有钱人过了一遍,发现最合适的好像只有两个人-刘云飞和柳三炮。第一这二位都是大老板,三五百万的相信他们还不至于肉痛;第二自己这些人参都是jing品中的jing品,药效绝对逆天。这么好的东西要是卖给不相干的人自己还感觉有些亏。 话两位大哥对自己这个农村小子一直都很照顾,拿自己当亲兄弟。要不是自己这回实在是缺钱,干脆就一人白送两只了。 想了一会儿周宇把早就准备好的装人参的几十个木盒子取了过来,然后把人参一只只装了进,然后每个盒子里又培了点空间土。最后把盒盖盖上。 走出空间后,天se已经大亮,耀眼的光芒照she着山间万物,花花草草枝叶藤蔓上的露珠儿反she着太阳的光芒,显得加青翠yu滴。 淡淡的清风吹拂着红花绿草,满眼尽是一片欣欣向荣。院子前边的水塘边一群动物已经在那里追逐玩耍,不时地传出欢地狗吠鸡鸣声。 由于得了五十多只绝品的野山参,周宇心里高兴,于是给花花一家子做了顿丰盛的早餐--大米瘦肉粥。至于其它的动物这是烀了一大锅空间地瓜和苞米给它们。后来可能是闻到了香味儿,天鹅一家子也飞过来吃了些大西瓜和红景天。 吃完了早饭,周宇拿起机给柳三炮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刘云飞也在省城之后周宇让这二位在会所等自己,到时候有要事相商。 “老刘,你觉得周老弟找咱俩能有啥事儿?我看他就是闲得,在逗我们俩玩儿呢。”柳三炮放下电话后打哈哈地道。 一身衬衫领带的刘云飞瞥了柳三炮一眼,鄙视地道:“三炮,你别和我打马虎眼,周老弟是啥人你比我还清楚,你这家伙上回得了那么大的好处竟然还人家坏话,你等着,看我不告诉周老弟。” “哎呦呦老刘,我不就从他那儿多弄了些野果子和大西瓜吗?你小子至于使出这招离间计吗?嘿嘿,话你现在就算是使了恐怕也不管用了,要知道这小子已经成为我的侄女婿了。哈哈哈!” “得瑟,你就得瑟吧,美死你得了?” “那当然,我就美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嘛!我美了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醉了……” 当歌声想起的时候,刘云飞恨不得掐死这个死胖子,暗叹自己咋就没个好侄女呢? 既然要上省城办大事儿,周宇便把这些ri子从空间里采摘的野果子规整了一下,竟然也有十几笼子。然后又准备了二十棵红景天,打算给两位哥哥每人十棵。毕竟这次算是自己有求人家,于是周宇又把空间里剩下的三瓶葡萄酒取出两瓶。 这样下来,林林总总的加起来这礼物也不算少了。 九点多的时候周宇开车来到三叔家,和周虎打了声招呼后开着轻卡一路扬长而。 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周宇终于赶到了柳三炮的会所,早就在此等候的柳三炮和刘云飞迎了上来,热情地给了周宇一个熊抱。 进出会所的人纷纷侧目,都在暗暗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竟能让会所老板出门相迎。 看见柳三炮想要招呼人往下卸东西,刘云飞把周宇拽到一边小声问道:“周老弟,上次你带来的那些好东西可都让三炮一个人独吞了,这回你可得给哥哥我留一半吧?” “行,刘哥,你上次是不在这里,要不哪能不给你匀一半?咱今天弄点大买卖,这些都是小钱,不用计较的。所以这些东西今天不要钱,白送!”周宇很是大度地道。 刘云飞赶紧跑到柳三炮跟前耳语了一番,柳三炮听完后鄙视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过当这二位看到员工搬下的东西时都激动地不得了。大个儿的红景天还有那极品葡萄酒,这些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啊。 要周老弟就是大气,不出则已,一出简直就是要把人震死啊! 东西搬完后,哥俩一人拉着周宇的一只领着他到了会馆的会客厅。 三人落座后,柳三炮就打开了话匣子:“兄弟,咱们可是有些ri子不见了,没想到这一见面你就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大的惊喜,我们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忙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qidian阅读。)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