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承包野鸡岭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十七章 承包野鸡岭1

看着父母大口地吃着自己做得手擀过水面,老爸不时地讲起大山里的神奇,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周宇不由得陶醉在这家的温馨中。 吃完晚饭一家三口坐在院里唠着家常,这时周定国狠狠地咳嗽了几声,又朝老婆子挤了挤眼睛,王桂兰也忍不住笑。 “小宇,这不你已经回来有几天了,我和你爸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回来了。 要知道你可是两年都没着家了,我和你爸就是怕你出了什么事儿,问明白了我们也就放心了。前两天你刚回来我和你爸怕你烦也没问,这不今天聊到这儿了我们就顺便问问。 还有你不是告诉过我们说你有女朋友了么?要是不麻烦的话就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周宇苦涩地笑了笑,也知道这个问题是回避不了,于是说道:“爸、妈,你们放心吧,你儿子可不是犯了什么事儿才回家的。 实话和你们说吧,我在省城待了三年感觉挺紧张的,就想回来透透气儿,谁知道这一回来才发现村里的生活真是不错,我呢就不打算再走了。” 看到父母脸色有些不快,周宇急忙解释道:“你们别看咱村现在挺穷的,那是乡亲们没找准发财的路子,要我说咱周家村人杰地灵,背靠绵绵大山,面对狼沽河,自然资源极其丰富,只要用心去做指定能发家致富的。我这两天也想好了,打算包点地和水塘子打算搞点养殖种点菜。 爸、妈,你们也别生气,我就是怕你们生气才拖到今天和你们说,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大学毕业回家种地的有的是,这事儿不算丢人,你们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成功地。 不过至于你们所说的那个女朋友我们分手了,你儿子现在依旧是快乐地单身汉。” 老两口沉默了好一阵子,就在周宇以为事情要黄的时候周定国开口了。 “儿子,我们做父母的当然希望是望子成龙,也想着你能做到大老板多赚些钱过着体面的生活。但是日子过得舒不舒心只有你自己知道,要走什么样的路也只有你自己才是最清楚的,你也不小了,既然你自己有了决定我和你妈也不想干涉你。 再说当初我和你妈供你上大学也不是为了面子、更不是向别人显摆,毕竟你上大学也多学了知识、长了见识不是?这就够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叫什么‘是金子总会发亮的’,爸妈支持你的任何决定。” 看到父母都笑呵呵地理解自己地决定,周宇是打心眼里高兴。原本被认为最难的一关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大好的结果。周宇承认自己还是低估了父母的心胸和对自己的爱。 挺了挺身子,周宇自信地说道:“爸、妈,我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信心,你们就瞧好吧!” “儿子,你刚才说要承包两块地打算种些东西?这样也好,先种着看看,要是没什么效益咱再发展点别的,就冲你能把三个村的山货高价卖出去爸就看好你。不过承包什么的就先用不着了,咱村的荒山野岭还有不少在那荒着呢,这两年干旱少雨再加上山里的野猪动不动就下来糟蹋,村里人也不愿意在那些地方开荒,等明天咱爷俩和你三叔打个招呼立个字据然后再选块荒地,让你大奎叔用牛犁两遍就可以了。至于承包土地的钱等你种植有收入了再交给村里就可以了,这几年大伙儿都是这么做的。”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周宇暗叹自己在大城市呆了几年人都变呆了,周家村周围的荒山野岭何其多?政府巴不得大伙儿把这些荒着的土地利用上呢。 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和老爸就兴冲冲地来到周定邦家里,周宇手里还抱着一个大西瓜。 这时候周定邦家已经吃完了早饭,太公正在院子里活动锻炼身体,周定邦夫妇和儿子正在刷车。看见周定国爷俩来了几人人停止了活动招呼着爷俩在院子里坐下。 待周定国说明来意后周虎倒是没什么感觉,这年头在哪儿还不吃口饭?既然二狗哥愿意回来那就回来好了,以后自己做错事儿还有人给背黑锅,这简直就是件天大的好事嘛! 而太公和周定邦两张脸则是黑黑的,时刻都能拧出几滴水来。 当年二狗子考上大学的时候那可是全村乡亲们敲锣打鼓扭着秧歌给送到镇里上了车的,这大学毕业后在外头待了三年就想要回来?这也太没出息了吧?乡亲们会怎么想? 阴沉着脸,太公寒声道:“二狗子,这事儿你真得想好了?要知道人言可畏呀!再说你在明珠市不是干得好好的么,怎么就想着要回来?” 顶着太公犀利的目光,周宇挺直了身体认真地说道:“太公,这事儿我真得想好了,而且我也有信心在村里好好发展。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小山村也有小山村的妙,只要你们肯支持我我就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听了周宇的话太公和周定邦的脸色慢慢地缓了过来,老人家点了点头又说道:“既然你们爷俩都决定了我这个当太公的也不能管太多。以后我和你三叔一家就全力地支持你。不过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既然是周家的爷们有了决定就得好好干,如果你干得不好看我到时候不抽死你!”老太公恶狠狠地说完后还不忘瞅了周虎一眼。 听了太公的话周宇和周虎同时缩了缩脖子,感觉后背丝丝地冒着凉气,压力山大呀! 既然太公都同意了,周定邦自然也不会拦着,问清楚了周宇心中的想法后周定邦不禁犯了难,想要承包块土地而且附近最好还要有一两个水塘子用来养鱼,想法倒是不错,可是周家村哪有这么理想的地方? 结果周太公一家和周宇父子就在院子里揉着脑袋在记忆中搜寻这理想的地方。 看着几位长辈和二狗哥一副绞尽脑汁的样子,周虎不屑地撇了撇嘴嚷嚷开了:“喂喂,我说几位,这么点小事儿就把你们都难住了?你们还经常说我脑子不够用,要我说啊这人聪不聪明还真没法儿说。” 话音未落,周虎就被暴力的周定邦踹了一脚,“你个兔子在这会儿显摆什么?有话说有屁就放,没看到你太公和你二大爷这会儿都急成什么样子了?” 虽说屁股被踹了一脚,后屁股上还有个大脚印子,但是周虎一点也不生气,嘿嘿笑道:“太公、二大爷,老爸老妈,你们还记得野鸡领我大彪哥那两个王八池子不?那可是个好地方啊,不但有现成的两个池子,周围更是能有几十亩的荒地,只要简单地清除一下就能使用。最要命的是那里面南背北,对面就是咱村的老牧场,背面就是风景秀丽的凤凰山,西边是野兽丛生的野猪岭,东边是……” 刚开始周虎说道野岭的时候除了周宇有些迷糊外大伙儿眼睛都是一亮,可是周虎越说越有感觉,到后来简直就是唾沫星子横飞。 也是,在周宇光辉的遮掩下,周虎身上的闪光点还真不多,这冷不丁的得到一次显摆的机会那还不得好好利用利用? 就在周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天下唯我独尊的时候,又是一个飞踹使这小子由云端跌落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