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芳心铺筑“青宇路”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七十六章 芳心铺筑“青宇路”

柳三炮开着车往回返,刘云飞则坐在副驾驶上死死地抱着四个木盒子。看到刘云飞紧张的样子,柳三炮取笑道:“我老刘,咱好歹也是资产上亿的人了,至于这么紧张么?再你还坐在车里,难不成还敢有人来抢?” “三炮,你也别跟我这些风凉话,这玩意是啥?能用金钱来衡量吗?这可是能保命的东西,要不我给你一千万你把自己的那两棵转给我?话我也不介意其中一棵被你咬了几口。” “滚一边儿,你就是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卖给你的。我现在心里还在滴血呢,这么宝贝的东西竟然我被我吃了三口,你早上的时候我咋不用你的来尝试呢?老刘,作为朋友我不介意帮你做一回试验品,但你是不是应该还给我一口半?”柳三炮讨价还价地道。 刘云飞撇撇嘴没回话,这时候要是和这个死胖子下能把你磨叽死,所以沉默是最好的反抗。 由于裸奔了一上午,将近中午的时候二人又到了农科院检验了一下人参,回到会所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由于得到了两棵旷世人参王,二人的心情异常激动,于是老柳让餐厅的大厨炒了四个硬菜,想要好好庆贺一番。 不一会儿保安队的队长赵刚就抱来一大瓶葡萄酒,刘云飞一看正是周宇昨天送来的极品野葡萄酒,不禁大喜过望,伸出大拇指对着柳三炮道:“三炮,好兄弟好气度。前些ri子周老弟给我的那瓶酒回到家后就被我们家老爷子和我老丈人分了,我是一滴也没捞着喝,简直馋死我了。兄弟我今天好好陪陪你,咱哥俩来个一醉方休。”完就打开瓶塞给柳三炮和自己倒了一大杯。” 柳三炮诡异地笑了笑,很是真诚地道:“老刘,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呀,话前些ri子周老弟给我的那瓶葡萄酒我也没捞着喝。早就被我们家老爷子锁到保险柜里了,今天兄弟你高风亮节能把这葡萄酒拿出来与兄弟我共饮,兄弟我老感动了,眼泪哗哗滴啊!” “嗯?三炮你这话是啥意思?” “嘿嘿,没啥意思,昨天周老弟给我的那一大瓶葡萄酒早就运回家了,这一瓶是周宇昨天带给你的那一瓶。话我那极品人参都损失三口了。你奉献点葡萄酒给兄弟压压惊总可以吧?” 刘云飞苦笑了两声,可奈何地道:“柳三炮啊柳三炮,你这个死不要脸的家伙,亏你还是个那么大的老板,你你出得这事儿丢不丢人?” “不丢人,一点都不丢人。只要能喝到葡萄酒,你就是让我再裸奔一次我都愿意。” 看着柳三炮已经耻到家了,而且对这种没脸没皮的人语言上已经刺激不到他了刘云飞摇了摇头道:“行,柳三炮,这回我认栽了,不过最多只能喝两杯啊,要是喝多了我就让我们家老爷子到你们家住。啥时候把你家的葡萄酒喝光了啥时候走人。” 听了刘云飞的话,柳三炮赶紧把倒好的一大杯葡萄酒一饮而尽,末了砸吧砸吧嘴道:“真好喝,喂老刘,你这酒咋就那么好喝呢?行,两杯酒两杯,不过刚才的这杯可不能算数。” 好么,又让这家伙赚了一杯。刘云飞赶紧把酒瓶子抱到自己跟前,生怕柳三炮这厮把自己的酒喝光了。 就在二人为了几口葡萄酒像小孩子般打着嘴仗的时候,清丽淡雅、一身淡黄se裙装的柳青青从门外走了进来,里还拎着一个破塑料袋子。 “哎呀我的大侄女,你咋来了,吃饭没,要不陪我和你刘叔吃点?” “哦。刘叔也在啊,二叔,我早已经吃过了,待会儿打算回青山市。明天还得上班呢。这不我朋友昨天给了我点东西,听这东西对老人身体好,来我想给爷爷的,结果让我落在车里忘了取出来,走到你会所附近我才想起来,你有时间给爷爷送过吧。”柳青青笑吟吟道。 看着那个破的连颜se都分不清的塑料袋,柳三炮有一种想哭的感觉。青青是朋友昨天给的,昨天和青青在一起的不就是周宇那个狗东西么?这小子又搂又抱的完了就给了这么一破塑料袋东西?拿我们家丫头当啥人了?我靠靠靠! 努力控制着泪腺没有让泪水喷洒出来,柳三炮痛心地道:“傻丫头,就这个破塑料袋里能装啥?我看你是被人给骗了。丫头,以后别傻乎乎的,现在坏人可不少,吃亏的可是自己啊!” 听着二叔没头没脑的话,柳青青感觉好奇怪,但是听到他自己被骗了的时候,柳青青以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道:“二叔,你东一头西一头的啥呢,我怎么听得有些头晕?不过我相信那个朋友绝对不会骗我的,我相信他。” “这个~”柳三炮一下子没话了。 旁边的刘云飞心里已经笑翻了,看着柳三炮的囧样真是舒服到了极点。于是打趣道:“青青,别听你二叔瞎,他现在患了老年痴呆了,所以才会前言不搭后语,你别理他。对了,你朋友送的到底是啥,包装的这么有特点?” 柳青青俏脸一红,话自从昨晚到家之后就和周宇一直泡电话粥来了,到现在也没看一眼他送自己的礼物,只知道是人参。只是这个装人参的塑料袋委实有点破,没想到被刘叔还取笑了。不过凭着自己对周宇的了解,那家伙是人参就一定是人参,不定还是不错的人参呢? “刘叔,不好意思啊,这东西我到现在还没看过呢,不过听是人参。正好给我爷爷补补身体。” “人参?周宇给的?”柳三炮和刘云飞一听是人参眼珠子都红了,齐声问道。 “嗯?你们怎么知道的?”柳青青这回是真得吃惊了,睁着大眼睛问道。 “猜得。”要俩人也不傻,一看要漏了嘴,赶紧进行扑救,否则让青青知道自己两个当叔叔的用望远镜偷窥侄女谈恋爱这还得了? “猜得?而且还这么异口同声?我看你们两个有问题哦?算了,看你们急得,先给你们看看好了,要是这人参确实不错爷爷还得夸我呢。”柳青青调皮地笑了笑。把里的破塑料袋递给二叔,心里则想着怎样才能把这两个狡猾叔叔的实话套出来。 柳三炮赶紧把塑料袋放到桌子上,一双颤颤巍巍地伸到里面就是一阵乱摸。 刘云飞急得不行了,大声地催促道:“我三炮,那又不是娘们你摸索个啥?还不赶紧掏出来给我看看?” 但是完后老刘就后悔了,青青这会儿还在旁边呢,自己咋能这么口遮拦呢? “你急个屁。我这不是激动的么?万一不是我岂不是会很失望?” 摸了一会儿柳三炮终于哆哆嗦嗦地把东西掏了出来,可不就是两个木盒子么? 看到那两个盒子,刘云飞疾眼“嗖”地一下抓起一只盒子就死死地搂在怀里,然后退到门边,仿佛一有风吹草动就要跑路的样子。 “喂老刘,你这是干啥?光天化ri之下开抢了是咋的?那可是周老弟送给我们家青青的礼物啊?” “柳三炮。你也甭跟我废话,我就问你一句,咱俩是不是好兄弟?要是的话我给你五百万,这棵人参我拿走,家里老人还等着用呢,要不是的话我二话不现在就跑路,一毛钱你也别想看到。” 柳三炮“扑哧”一声乐了。指着刘云飞哭笑不得地道:“老刘,有你这么让人家选择的么?和着好处你全都占了,我发现你才是滚刀肉啊。” 柳青青这会儿已经吃惊到极点了,一棵人参五百万?而且要是不答应的话就要跑路?周宇这家伙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参?等等,这事儿不对啊,这可是自己的人参,他俩挣个什么劲儿? 想到这里,柳青青明亮的大眼睛转了转笑着道:“喂。我两位叔叔,这两棵人参是我的吧?你们争来争的问过我这个主人的意思了么?” “对对对,柳三炮我犯不上和你争,这是青青的东西。” 刘云飞完满脸热情地对青青道:“青青,你刘叔可是一直拿你当亲姑娘待,和小小没有区别,你这人参是不是得让给刘叔一棵?不过你放心。除了五百万之外到你大婚的时候叔叔再送你一辆好车,你看行不?” 尽管家里从没缺过钱,而且还有一个贼有钱的二叔,但是听到刘云飞这么肯定而又急切的价码之后柳青青内心还是颤了几颤。 这时候柳青青没有想到自己会赚多少钱。而是想到了周宇心中的抱负以及周家村那群可爱的村民们的乐观向上和对生活的执着,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于是掏出电话朝门外走。 “周宇,嘘~小点声儿。我问你一件事儿,就是你给我的那两棵人参你里现在还有吗?” “这件事儿啊?有倒是有,不过也没几棵了。青青,你问这事儿干嘛?”电话另一头的周宇道。 “哦,那你还能再给我两棵吗?我以后再和你解释。” “这样啊,看你得,还解释啥,我的不就是你的么?你啥时候要?我给你送过。” “不着急,过两天等小小旅游后我会你家玩儿,到时候再给我好了。周宇你真好,谢谢你!” …………………… 过了能有两分钟,柳青青满面chun风地又进了餐厅。 “青青你干啥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我和你啊,你可不能被糖衣炮所击倒,二叔相信你。” 柳青青俏皮一笑,吐着小香舌道:“二叔,人家刘叔都给价儿了,你给我个什么价儿?” “啥?还跟二叔要价儿?难道你不给你爷爷了?”柳三炮一惊,好悬没咬着自己的舌头。 “当然啦,刘叔都给了这么高的价儿,你多少也得给点儿吧?话你也是爷爷的儿子,要讲孝顺的话总得你先来吧?我可不好意思抢了你的尽孝之心。” 这可是举世难得的好东西,不管侄女是不是开玩笑,柳三炮怎么着也得弄到一只,于是咬了咬牙道;“行,二叔就和老刘一样价儿,你看咋样?丫头啊,只要你答应,你马上就是一个千万级的富婆了。” “成啦,我答应了,你们俩一人一棵。不过这钱你们不用给我,知道太平镇到周家村的那条土道吧?我们每次都颠簸地厉害,你们俩买人参的这些钱就用来修那条路好啦,剩下的你们自己留着吧,不过要保质保量哦?” 柳三炮和刘云飞撇了撇嘴,什么叫颠簸的厉害?这丫头分明在为周宇那小王八蛋排忧解难呢。 “唉,好傻的丫头,好让人敬佩的丫头啊!”俩人心里着实感慨了一番。 柳三炮拍了拍侄女的肩膀,有些心疼地道;“傻丫头,苦了你了,这条路我和你刘叔修了。不过叔叔为你感到自豪,要是周宇那小王八蛋以后对不起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儿。” “二叔~”柳青青俏脸一红,变得扭捏起来。 “行啦老柳,于情于理咱俩都应该修这条路,不过这条路修好后咱哥俩是不是应该有冠名权?干脆就冠上咱哥俩的名字,这样咱哥俩以后再周家村那不是倍儿有面子?” “嗯有道理,这事儿我看行,不过老刘你看叫啥名字好?” “叫云炮路还是飞炮路呢?”刘云飞嘀咕道。 柳三炮满头黑线,气呼呼地道:“我老刘,干嘛非得和‘炮’字沾边儿?三炮那是我的外号好不好……” 接着俩人又组合了几个名字,发现没有一个中听的。 末了刘云飞叹了一口道:“三炮啊,其实咱俩有些厚脸皮了,这条路我看应该以青青和周老弟的名字来命名,咱就简单点,就叫‘青宇路’好了,简单大方,又能体现出两个孩子的赤子之心。” “好好,好名字,就这么定了,咱俩得点准备了,争取入冬前把路修好。” 柳三炮完后朝身旁的青青道:“傻丫头,这回你应该满意了吧?嘿嘿,青宇路啊,就冲着这路名,周宇那小子以后也不敢对不起你了,哈哈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qidian阅读。)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