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老曹的春天来了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七十八章 老曹的春天来了2

听了刘娟的话,老曹美得不行了,拍着胸脯说道:“那就行了,娟儿,你以后就是我老曹的女人了,我保证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至于你婆婆我就认他当干妈,反正我老妈也不在了,家里现在就我和我们家老头子,我就养着她了。如果她能和我爸对上眼说不定还能转正成为我的后妈呢,这就是四全齐美了,你说咋样?” 虽然曹猛这话说得有些混账,把原本简单的关系弄得复杂了一点,但是前提是曹猛不但接收了自己,还接受了自己的婆婆。而且这个男人一直都对自己很照顾,虽然样子长得有点另类,但是这样反而会让自己感觉更安全。话说自己现在可是个寡妇,能遇到这么好的一个知道疼自己的男人自己还有啥不满足的? 想到这里刘娟下了决心,对曹猛说道:“曹大哥,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回去和我婆婆商量商量,要是我婆婆同意我以后就安心地和你过日子,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伺候你一辈子。” …………………… 听到这里周宇已经听不下去了,话说现在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了,自己整整听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这次窃听还有这么大的收获,老曹几句话就弄了个这么水嫩漂亮的媳妇回家,虽然是寡妇,但是经历过丧夫之痛的女人反而更会对男人好,老曹是捡到宝了啊。 俩人又磨叽了一阵子,那个叫刘娟的女人红着脸站起身来,然后把双手从曹猛的爪子里抽出来就要回去。老曹赶紧从店里拿出一沓钱。一百、五十甚至是十块二十的都有,应该是这两天卖货的钱。一股脑儿地都塞给了刘娟。 “曹哥,你这是干啥?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你做个小买卖也不容易,前两天你已经给过一次了。再说我婆婆的病只能慢慢将养,现在也用不上这些钱。” 老曹小眼睛一翻,颇有气势地说道:“啥叫够用了?你看看你一年都不买件衣裳,你现在穿得这身从前年就开始穿,到现在我也没看你换身衣裳。 娟儿,你放心,咱家这店虽然不大,但是一个月下来最少也能赚个五七六千的。省点花足够咱一家四口开销的了。等你过了门后我寻思着在镇里再租个门脸开个花店,你当老板娘,到时候你再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咱这日子保证过得红红火火的,你就等着享福吧。” 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话语往往是最能温暖人心的,刘娟的一双杏眼此时早已经泪水涟涟,哭中带笑地一个劲儿地猛点头,最后是擦着眼泪被老曹送走了。 周宇就像一个特务一样从旁边的货堆下站了起来,就见老曹一个劲儿地向远处挥着手。嘴里还念叨着:“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杨柳岸晓风残月……” 念叨完后这厮砸吧砸吧嘴又接着说道:“这他娘的都是什么垃圾诗啊。念着念着怎么感觉这么难受呢?难不成古代的那些诗人都是一些自虐狂?算了,还是赶紧收摊,回家给老头子报个喜。争取早点把娟儿娶进门。好饭不怕晚,老婆孩子热炕头。老曹的春天来了啊!” 就在曹猛美得直冒泡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欠揍的声音:“老曹。啥春天来了?现在不是才夏天么?” 老曹猛然一转身,就见周宇笑嘻嘻地在店铺旁边站着,笑得很淫荡的样子。 老曹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小娟儿的俏模样,春情勃发之下感觉自己文思如泉涌,正在酝酿着想要吟几首旷世佳作呢。周宇的声音犹如一泡尿彻底浇灭了他创作的火花,而且脑子里的小娟儿也没了。 老曹哭丧着脸对着周宇说道:“周老弟,你他娘的就是个灾星啊,你赔我的创作灵感,你赔我的小娟儿。” 不等周宇说话,这厮又发狠地问道:“不对啊,你小子啥时候来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你想吓死谁是咋的?幸亏我听着这欠揍的声音有点耳熟,要不哥哥我一个大回环加上一套佛山无影脚使出来你小子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哎呦呦曹大哥,你这是想杀人灭口呢?” 老曹后脊梁骨一寒,心说完了,文思被浇灭了也就罢了,但是自己的春天刚到就被这小王八蛋听到了,这可是大事儿啊,就是不知道他偷听了多少。 不过幸运的是偷听的是二狗子而不是三驴子,要是被三驴子那小子偷听了,估计自己得好长一段日子都得被他牵着鼻子走。 于是老曹心里有些发虚,口气缓和下来,万分热情地说道:”哎呦周老弟,你说啥呢,哥哥我怎么会那样做呢?就是我自己自杀了也不会对你下手啊。 再说咱哥俩是啥关系?那可是历经风雨才见着彩虹的啊,前些日子你被奸臣贼子诬陷,哥哥我不也单枪匹马于万军中七进七出把你从警察局里救出来了么?唉,想当年金戈铁马,哥哥我是气吞万里如虎……” 随着老曹进入了状态,周宇就感觉周围淫雨霏霏,而且耳朵里全是那种带着公鸭嗓似的男粗音,这种感觉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当年唐僧给孙猴子念紧箍咒也不过如此吧?”周宇愤愤地想道。 “喂曹大哥,差不多就行啦,兄弟我还没吃午饭呢,你要再说下去我可就得饿死在你这里了。” “别兄弟,再给哥哥半拉钟头,灵感来了挡不住啊!你听听这句: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还有……” 好吧,看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还要继续发疯,周宇不得已只好使出最后一招,大声喊道:“小娟儿!” 只一声“小娟儿”,老曹马上就不吟诗了,人也清醒起来,小眼睛冒着光打量着四周寻找着什么。结果看了半天啥也没看到。 “老弟,不带你这样玩儿的啊,不久耽误你一会儿吃饭的时间么?话说哥哥我好长时间都不来回灵感,今天是灵感大爆发,但是全他娘的让你给浇灭了,你说说你不是扫帚星是啥? 还有啊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小子到底潜伏在我这里多久了?你说说你做啥不好,竟然还干起潜伏的事儿来了,真以为自己是余则成啊?” 周宇听得是满头大汗,有了想逃的念头,你说自己好死不死地想着来这里干啥?平白无故地被人家埋汰了好几回。自己不就是偷听了一个钟头嘛! “那个曹哥啊,其实小弟也没来多久,要说潜伏那更是没影的事儿。这不我今天刚好路过镇里就想到了曹哥的义薄云天,禁不住就想过来看看你。 至于你和你们家小娟不得不说的故事我是一根毛都没有听到,只知道你几句话就骗到了一个俊俏的小寡妇。还有啊你想找后妈的事儿我也是啥都没听到。” 周宇被这家伙埋汰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马上进行反击。 “哎呦嗬,看样子你潜伏地还挺深啊。唉,不过你是好兄弟,听到就听到吧。相信你也听到了那个女人的事儿,她太不容易了,一个寡妇带着婆婆俩人相依为命。其实我刚开始还真没别的心思,就是看着她可怜于是就尽量帮帮她,谁知道这一帮我发现她真是不错,所以就慢慢地喜欢上了。 对了兄弟,你觉得她能配上我不?” 看着眼前那极具特点的头型、小眼睛、大饼子脸,周宇实在是无语了,及其不屑地说道:“曹哥,你知道二师兄是怎么死的么?” “哦?难不成是撑死的?” “错,是臭美臭死的。” “哦,倒也死得其所,仍不失好汉子一个,曹某人钦佩之至。 行了,既然周老弟你也认为我们家小娟儿好那就是真得好了,哈哈,我老曹也是马上就要有家室的人啦。想我老曹独守空房三十多载,今日终于春风得意。兄弟,祝福我吧。” 说完这家伙竟然还唱了起来:“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亮了大地,自从有了你……” 只不过随着难听的歌声响起,老曹已是泪流满面。 周宇感到一阵心酸,上前狠狠地拥抱了老曹。 “曹哥,今天是正儿八经的好日子,咱不哭了,兄弟祝福你,祝你和我嫂子一辈子和和美美,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也祝咱爸早点给咱找个后妈,来他个几度夕阳红。” 眼泪哗哗的老曹被周宇这几句祝福语给逗笑了,抹了把眼泪说道:“你小子最不是东西,哥哥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哭一回,把泪腺洗一洗。你可倒好,又让我半途而废了。不过今天能得到兄弟见证和祝福也不错,老婆得有,兄弟更不能少了。” 说完两个大男人又搂抱在一起。 “对了曹哥,那个刘娟就是你前些日子说起的张寡妇吧?可是人家分明是姓刘啊?”挣脱了老曹的怀抱后周宇有些不解地问道。 “咋的,这有啥稀奇的?她夫家姓张,所以大伙儿都管她叫张寡妇,我也就叫她张妹子了。不过成亲后可就得改成原来的称呼了,还是叫刘娟吧。”老曹得瑟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