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动物暴动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七十九章 动物暴动1

听了老曹的解释,周宇总算是明白了一人俩名的来由,不过对于老曹能找到这么漂亮人品又好的老婆还是为他高兴不已。 “对了曹哥,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兄弟我也没啥送的,车里还有点烟喝酒你拿着用吧。”想起这次来的目的,周宇笑呵呵地说道。 “拉到吧,和我客气啥,再说你小子现在刚承包了两座大山,正等着用钱呢,那些烟酒你还是拉回去留着办事儿用吧,等哥哥结婚的时候你小子别忘了随份子就行了。 对了你现在手里的钱够用不?要是不够的话我这边还有一些,估计十万块我还拿得出来,再多就没有了。” 周宇心里着实感动了一番,好兄弟啊! “曹哥,我现在不缺钱,你的钱还是用来准备结婚用吧,既然你也想把嫂子弄到镇里开花店,我想你们最好还是拿个首付先买套房子的好,这样干活也方便。” “嘿嘿,这事儿就不用咱哥们操心了,我舅舅在我妈临死的时候和我妈保证过,只要我登记了就送我一套房子,至于是镇里还是县城由我随便选,话说咱也不能太贪,在镇里买一套就行了,面积也不用太大,毕竟家里就四个人,我看二百多平就够了。” “我靠!” 周宇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老曹。就这还不贪?四个人住二百多平的房子,难不成要在里面打滚么? “唉曹哥,你牛!有个好舅舅啊! 不过我记得上次在我病房里那两个警察想要把你带走协助调查的时候,你可是要你舅舅帮你照顾你爸和你妈的。既然你妈她老人家都不在了你为啥还要那样说?” “你这不是废话么?既然我妈都没了,你指望我舅舅还能认得我爸是老几么?我要不那么说勾起他的回忆我还真怕他不管我老爸了。” 周宇这回啥也没说。只是伸出了大拇指给了老曹一个大大的赞。 这时候老曹忽然想起周宇还没吃晌饭,于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哎呀兄弟。你看我这当哥哥的都忘了你还没吃饭呢,走,哥哥带你喝羊汤去,老陈头羊汤馆,来吃狗!” 一听到老陈头羊汤馆周宇就是一阵哆嗦。他么的每次到老陈头羊汤馆都会有一场火拼,那里简直就是自己的生死场啊。于是赶紧猛摇头,对老曹就一个字儿,不去! 没办法,在周宇的建议下哥俩去吃了顿太平镇当地的小吃-驴肉火烧。 哥俩在种子市场附近吃完了驴肉火烧这才晃晃悠悠地赶了回来。路过停车场时周宇把老曹拽住了。笑呵呵地说道:“曹哥,这驴肉火烧吃完了小弟我也该回去了,走,到我车那边儿兄弟给你弄点好东西尝尝。” 一听说有好东西,老曹的小眼睛瞬间便万丈光芒。周老弟所说的好东西还能差得了么?于是屁颠屁颠的跟着周宇来到轻卡边。 周宇从驾驶室里搬出两个纸壳箱子放到老曹身边,笑呵呵地说道:“曹哥,今天是你大好的日子,这两箱东西你留着,算是小弟的一份心意。” 老曹看了一眼两个纸壳箱子。上前很是痛快地撕开了其中一箱的封条,赫然发现里面是整整一箱子五粮液,取出一瓶看了看,竟然是十年窖装的。 这厮眼睛突突了几下。豆大的汗珠开始噼里啪啦地往下淌。也不说话,赶紧又打开了另一个纸壳箱子。 看着那满满一箱子的中华烟,再撇两眼那一箱子的五粮液。老曹嘴里直嘀咕“要了命喽,要了命喽!我的傻兄弟啊!” 擦了一把汗。老曹又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几眼,发现没人注意俩人后赶紧把箱子合上。然后一把拽住了周宇急切地说道:“兄弟,你现在赶紧把这些东西装上车,在哪儿偷的麻溜地给人家还回去,说不定人家还没报案呢,咱还能躲过一劫。 要是还晚了,这些东西足够判你个三五年的了。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小子可千万不能自投罗网,赶紧拉着这些东西到你们家那边的山沟里躲上几个月,这种小案子一年半载的自动就消了,不过就是要委屈兄弟你了。 你说你也是的,到曹哥这里不就是自己家么?你至于去偷东西送给我么?唉,其实这些也不怪你,都是根子不正啊。话说你老祖宗当年不也是个大盗来着,要是不把小乔偷走了我老祖宗至于冲冠一怒为红颜,发兵百万直取东吴,最后被你老祖宗一把火连棺材本都烧没了么?唉,我可怜的祖宗啊!” 曹猛真情流露,但是周宇却怒火中烧,老曹这是啥意思?把自己当成小偷了?而且老祖宗周大都督还成了大盗,竟然还是采花大盗?我去~! “我说曹哥,我干嘛要躲到山沟里?还有啊什么叫偷的?这是我自己的东西好不好?你才是小偷,你全家都是小偷。 还有啊,我老祖宗和小乔祖奶奶人家是真心相爱,谁知道你祖宗曹操那个老流氓竟然看上了我祖奶奶就要强取豪夺,我祖宗周大都督不烧死他难道还留着他? 对了对了,你老祖宗曹操那才是小偷的祖师爷,不过别人偷的都是活人的东西,你祖宗干得却是死人的买卖。我去~,你说古代王公大臣的墓被他刨了多少啊?小心那些无家可归的鬼魂晚上来找你,话说谁让你祖宗把人家的坟都刨了?” 哎呀周宇这一顿说啊,那真是字字带刺,声声带针,把老曹埋汰个体无完肤。 老曹嘿嘿一笑,也不生气,就这么双臂抱胸看着周宇。等周宇说完了这才说道:“我说兄弟你那么激动做啥?不管我祖宗挖了多少坟墓,但是一分钱也没留给我,我到现在不还是个卖种子的的么?如果晚上真有不开眼的东西上我家得瑟,看老子不干死他们,有能耐去找我祖宗啊? 嘿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事儿都跨越几千年了,都已是过往云烟,咱不提了,不提了哈。 那个兄弟啊,这么说这两箱东西真不是你偷来的?那就好,哥哥我就收下了。凭我对你小子的了解,这些应该是别人送你的吧?你自己个儿是绝对不舍得花钱买这些东西的。既然这样我如果还不要的话就真是二傻子了。” 周宇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无力地说道:“好吧曹哥,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搬过去吧,然后我就得回去了,出来两天了,山上我还真有点放不下。” 十几分钟后外出两天的周宇终于开着车行驶在通往周家村的村道上。 天空瓦蓝瓦蓝的没有一丝云彩,几只鸿雁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着。远处群山峻岭葱葱郁郁,一道道一条条河流小溪如玉带般在上面穿梭流淌。 道两边绿树成荫,五颜六色的野花遍布期间,蝴蝶翩翩飞,蜻蜓漫天舞。在行驶过树林密集的地方时,一群群鸟雀被车声惊起,在山道上空盘旋交替,久久不敢落下。 看着那山、那水以及周围熟悉的景色,闻着散发着青草和野花芳香的新鲜空气,周宇放慢了车速,一边开着车,一边陶醉在这迷人的景色里。 “还是家里好啊!”沉醉在家乡美景中的周宇心里感慨道。 虽说这两天去了省城,那里也确实繁华,但是住在那里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现在一踏上自己这块熟悉的土地自己的心一下子就变得特别宁静,舒服之极。 眼看着石桥在望,周宇轰了一脚油门就要过桥回家。谁知道这时候手机响了,周宇掏出手机定睛一看,原来是周虎的电话。 “虎子啊,有事吗?是不是想哥哥了?”周宇打趣道。 “二狗哥,你现在在哪儿?快点回来吧,兄弟我要坚持不住了,你要是再不回来就见不到我最后一面了。汪汪汪、哼哼哼、喔喔喔……” 周虎乱七八糟地说了几句后就没了声音,电话里传来乱糟糟的狗叫和猪叫声,不时地还能听到战斗机的嚎叫。 周宇吓了一跳赶紧把车停下来,又给周虎打了过去。 三两分钟后电话总算是接通了,里面传来周虎的大喊声:“二狗哥,救命啊,动物们暴动啦!死兔子你给老子下去,再不下去我可要踹你啦……” 这小子乱说一气后又大声喊道:“二狗哥,我从早上到现在一口饭都没吃,饿得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真的就要交代了。 二狗哥,如果我真得挂了你可得给我找门阴亲啊,话说你兄弟我活着的时候就打光棍儿,死了后你总得让我尝尝女鬼的味道吧?” “虎子,你要是个爷们就给我坚持住,哥哥马上就到了。再说了咱兄弟不能这么没出息,要尝咱怎么着也得尝尝浪不丢的大姑娘的味道,女鬼一身都是骨头架子有啥好尝的?” 说完后周宇自己都感觉浑身发寒,他么的自己说得都是啥啊,又是大姑娘又是女鬼的,好像自己是个妖怪似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