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动物暴动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八十章 动物暴动2

不过这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飞快地上了车马上加到最大油门向着仙浴湾飞驰而去。 半个多小时后周宇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凤凰山顶。 望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周宇的视野中没有出现周虎的身影。于是周宇又一溜小跑到了水塘附近以及自己的院子里,这些地方都没发现周虎。 周宇着急了,站在水塘边的空地上大声地喊起来:“虎子,周虎,你在哪里呀……” 过了一会儿周虎的声音还没听到,但是远处传来了一片狗叫声,不一会儿花花就出现在周宇的视野里。 这只色狗看见周宇后叫得更欢了,摇着尾巴来到周宇跟前舔了他几下,狗脸上兴奋不已。 不一会儿动物大部队陆续地到齐了,豁牙兔骑在大驴的身上冲着周宇吱吱直叫,好像在控诉周宇两天未归。 周宇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大红和二红之外所有的动物都到齐了,于是抱着豁牙兔走到花花跟前有些严厉地问道:“花花、小黑,我兄弟周虎哪儿去了?你们是不是欺负他了?” 虽然不是太明白周宇在说啥,但是聪明的豁牙兔和花花还是领着周宇来到了苇塘附近的一棵合抱粗的老槐树前。这棵老槐树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主干和枝杈向四周和上空无限地生长着,树叶繁茂,从下面根本就看不到上面的情况。而大红和二红在树下趴着,一双猪眼死死地盯着大树上面。 花花冲着两头大野猪汪汪地叫了几声,大红和二红一下子爬了起来。转头看到周宇后高兴地哼哼了几声,然后把猪脸对着大树上面又哼哼了几声。 周宇知道这是聪明的花花和野猪在告诉自己树上这会儿有人呢。于是周宇冲着大树大声喊了起来:“虎子,你在树上么?我是你二狗哥。我来救你来了。” 喊了两嗓子后大树上面传来一个声音:“是二狗哥呀,这么说我还没挂掉?哎呦,感情刚才是睡着了。” 听到周虎这么说,树下满头大汗的周宇恨不得给这小子拖下来狠狠地揍一顿。感情这小子啥事儿没有。要知道自己刚才可是一路狂奔,衣服都湿透了,这不是熊二傻子么? “虎子,你这个混蛋,赶紧给我下来,既然啥事儿也没有你小子刚才给我打电话嚎什么嚎?吓死人不偿命啊?” “二狗哥。我可没骗你,你的那些动物太凶悍了,兄弟我的小心肝都要吓出来了,你这会儿还敢来埋怨我?告诉你要不是我速度快,这会儿能剩下两条大腿就不错了。”说话间周虎从大树上出溜下来。 锅盖头,光着上身,大裤衩的后屁股上露了两个大洞,脚上就剩下一只黄胶鞋,大饼子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儿的。嘴角还流着哈喇子,浑身上下还有不少划痕。这就是周虎现在的形象。 “兄弟,你这是咋的了?让狼撵了是咋的?” “狼?要是遇着狼我还不会这么狼狈,罪魁祸首就是你身边的这些家伙。它们一股脑的来对付我,你说我打又不能打,骂它们也听不明白。所以只好逃了。结果是衣服也没了,鞋也丢了一只。二狗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周宇皱了皱眉头。“这些动物们也太大胆了吧,竟然敢主动攻击周虎,这还了得了?” 但是仔细又一想便觉得不可能,这些动物们可是统统喝过空间液的,聪明的不得了,身上的野性也磨得差不多了,就算是其中野性最重的大红和二红除非遇到危险,否则平时也是温顺的不像话,怎么会主动攻击周虎呢? 想到这里,周宇加重了语气问道:“虎子,你和我说实话,到底是咋回事儿?山上的动物怎么谁都不咬专门咬你?赶紧坦白交代。” “二狗哥,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你竟然向着这些畜生说话?真是有兽性没人性!” “我说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不说的话我现在就走了,留下这些动物继续陪你。” “别别别,我都在树上待了大半天了,要是再待一会儿真得要挂了,我坦白,我交代。” 经过周虎的坦白交代,周宇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自己走后,周虎这小子在当天中午就让三婶烀了一锅掺了豆面的大饼子带到了山上。可是这家伙为了以后能在山上逍遥自在就用这些饼子好好的巴结了一次二驴。 要说二驴也得瑟大了,吃了一顿大饼子后美得直叫唤,这一叫唤就把其它的动物都招来了。 看到香喷喷的大饼子这些动物哪个不想吃?于是纷纷朝周虎叫唤着要大饼子吃。可是周虎这家伙就是不给,最后胡乱地弄了些饼面子拌了点野菜让它们凑和着吃,就这样梁子算是结下了。 今天早上周虎继续给二驴喂大饼子,由于周虎的懒惰其它的动物们竟然连猪食都没得吃了,十七只小狗崽馋得受不了,趁着周虎不注意就偷偷地叼了几个饼子出来,谁知道半路上被周虎发现了,这家伙也是玩性大发,竟然到处追赶着小狗崽,玩得是不亦乐乎。 这一切被花花三口子是看在眼里,气在心头,于是花花招呼着豁牙兔和两只大野猪还有大驴把周虎扑倒在地,踢得踢,挠的挠,最后周宇的衣服都被扯碎了。 好在这家伙身强力壮趁着动物们疏忽的时候一高蹦起来就玩儿命地跑,直到爬上那棵老槐树。 就这样动物们也不放过他,豁牙兔和战斗鸡也不知道怎么就上了大树上,继续和周虎游斗,周虎给周宇打电话的时候就被豁牙兔偷袭了一蹄子。 听明白后周宇哭笑不得地说道:“虎子,动物也有灵性的,你带来那么多大饼子怎么就不能给其它的动物们分点呢?就算不给别的分,那十七只可爱的小狗崽你多少得给点吧?我看啊它们咬你一点都不多,活该!” “我靠,二狗哥,天地良心,刚上来的时候我是这么想的,每只动物最少分一个,但是你没看到花花和那只死兔子看我是啥眼神,鄙视,对,就是鄙视,我感觉它们就是在鄙视我。你说它们这样对我我还给它们饼子吃?我脑袋让驴踢了是咋的? 唉,现在我觉得你这凤凰山上就我二哥最好,其它的都是坏蛋!” “我当然好了,要不会这么急着赶回来?要是换成别人谁会这么关心你?” “嘿嘿,二狗哥,我说的二哥是二驴,可不是你,骚蕊,骚蕊哈。” 周宇这会儿死的心都有了,气呼呼地说道:“虎子你说得还是人话么?我是你二哥好不好?你怎么能叫一头驴二哥呢?” “咋不能?谁让你给它起了这么一个破名?我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腻歪,反正你要是不给它改名字,我就叫它二哥,恶心死你。” 我靠,原来症结在这儿呢。不过这厮愿意叫就叫好了,自己又没少二两肉。 说话间,动物们都围了过来,除了二哥外全都对周虎虎视眈眈的,似乎心里的怨气还没撒完。 周宇赶忙好好地安抚了这帮家伙,要是再给虎子来一下子这小子估计连裤衩子都保不住了。 看到周虎没啥大事儿,周宇也放心下来,于是哥俩一个骑在大驴的背上,一个半裸着趴在二驴的背上,身后跟着一大群动物浩浩荡荡地回到了院子里。 换了一身衣服后,周虎以身心都受到伤害为由溜下山了,偌大的凤凰山只剩下周宇一人和一群动物。(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