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摘桃子1 (四更之一)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八十一章 摘桃子1 (四更之一)

周虎走了之后,周宇从空间里取出几个大西瓜以及一些红景天还有大量的野果子让动物们吃个够。 看到有好吃的,十七只小狗崽可是乐坏了,边吃边叫唤,更有几只调皮一点的竟然跑到周宇跟前抬起右腿撒了几泡尿。把周宇乐得是哈哈大笑。 话说这十七只小狗崽这些日子在山上是好吃好喝加上空间液和红景天不断顿,一个个长得是膘肥体壮,都有普通草狗一半大小了,照这个趋势长下去,估计最多再有半年就能长成大狗了。 想想一出门被十七只像花花一般生猛狡猾的大狗前呼后拥的,那得有多威风?到时候这青云山脉一片儿自己就是无冕之王,谁来都不好使。 看看天色还早,周宇干脆也不歇息了,换了身衣服扛上锄头到地里除草去了。 空间水有加速植物生长的功能这一点都不假,但是它可分不出那些是作物那些是杂草,所以在作物生长加快的同时,地里的杂草也是呼呼地往外长。 尤其是周宇现在正在锄草的大豆地里杂草几乎快和大豆一般高了。周宇是真有些着急,于是弯下腰低着头开始锄草。 干了一会儿周宇觉得锄头用不上了,干脆蹲下来用手拔,这样反而还能快些。但是毕竟将近十年没怎么干农活,周宇这一干便觉得腰酸背疼。此刻才真正体会了那首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没有真正在农村呆过,没有经常到田间干活的人是不会体会到这里的酸甜苦辣的。 夕阳西下。温凉的夏风徐徐袭来,带走了属于白天的燥热。周宇坐在地头消了会儿汗。然后扛着锄头到了东北坡。 仅仅两天未见,周宇感觉那一棵棵人参似乎又长高了一些。竞相绽放着绿意。看着眼前的人参幼苗,周宇一怕脑袋这才想起人参种子还没有着落呢。感情中午到了老曹那里看见人家成双配对了,欣喜之下竟然把正事儿给忘了。 不过这也没啥,等明天给老曹打个电话让他帮忙给自己弄点,不过就是晚种几天而已。 ……………………………… 吃罢晚饭,周宇带着一群动物来到水塘边歇凉。 一轮明月悬挂在夜空中,明亮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泻在山顶,水塘里的荷花伴着月光的倾泻随风而动。水面上波光粼粼,水里的那轮明月更是清晰可见。 借着月光。透过清澈的池水可以看到一群群生龙活虎的龙鲤在肆意游动着。水面上不时传来片片波纹,分不清是晚风拂水还是龙鲤俏皮带起的涟漪…… 虽然皓月当空,但是没有灯光的凤凰山依然是漆黑一片,从未感觉到孤独为何物的周宇此时此刻竟然感到有些孤独了,一下子就想起了气若幽兰,温柔可人的柳青青,脑海里更是涌现出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 但是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周宇怕影响到青青休息没舍得打电话,而是把这种思念化为了动力。一个念头进到了空间里。 空间和前两天相比没啥变化,依旧是郁郁葱葱蜂莹蝶舞,空气清新浓郁的不像话。 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缩小版的山川河流、茵茵绿树,周宇产生了一个想法:等把山上的事儿忙乎的差不多了就到那些地方好好地考察一遍。话说这可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地里是个啥情况自己总该了解了解吧?而且这里可是神秘的空间,蹦出个豁牙兔都那么妖孽。说不定那些花草树木也不是凡品呢。 两天前临走时栽种的野葡萄已经快要熟了,一嘟噜一串儿地煞是喜人。看这架势估计这一亩多地怎么着也能产上三两千斤的野葡萄,到时候葡萄酒就不怕不够喝了。 信步由疆地来到水池附近的种鱼池。其实周宇今天进来的目的最主要地就是想看看那些龙鲤种鱼以及鱼苗的状况,谁知道现在一看倒把周宇吓了一大跳。 就见两个大坑里密密麻麻地全是两三厘米长的小龙鲤,搁远处看整个种鱼池就像是火焰升腾一般,艳丽多娇、红得耀眼。虽然小龙鲤的密度很大,但是由于有空间水和空间液的原因,这些小龙鲤一只只龙精虎猛地在水池里游动着,快活的不像话。 那十几条大个儿的种鱼可能是累着了,这会儿正在水边歇息着,不时地有小龙鲤在其身边游动着,那些大龙鲤连眼皮都懒得睁开看一下,瞧那架势应该是累得不轻。 周宇没法儿估量这些龙鲤苗的数量,但是这些绝对要比当初往外面三个水塘投放的数量多得多,可能是十个水塘的量,也可能是二十个三十个。 周宇心里现在就一个感觉,高兴!虽然龙鲤鱼苗多得不像话,但是自己养不了那么多周家村可以养啊?要说周家村别的没有,就是山多水丰,大大小小的河流湖泊加起来怎么也有十来处,有多少龙鲤养不了? 不过如果在村里养龙鲤,周宇最中意的就是仙浴湾,那地方除了水清草肥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它是个封闭型的大水库,如果以后这龙鲤养起来不给力,自己也好帮衬着弄点空间水或是空间液进去。 离开种鱼池后周宇在地头歇了一会儿吃了几个果子就出了空间。 明月依旧当空,但是山里此刻已经变得有些潮气,花草树木的叶子上开始凝聚露珠了,整片大山静悄悄的,只有几只夜游的猫头鹰偶尔“咕咕”地叫唤几声。 带着无限的满足,带着对青青的思念,周宇回到小屋里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好多日子没有感受到睡懒觉是啥滋味了,周宇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就在太阳把屁股晒得生疼想挪挪窝再继续睡的时候,朦胧间听到了几声极度跑调的歌声。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周宇一听这个声音不是周虎还能是谁?可是这小子不在家帮着忙乎一大早地跑到山上干啥? “二哥,二哥,三驴子来看你啦!”这小子继续大声地喊道。 周宇一听刚开始还以为是叫自己呢,就挣扎着想睁开眼睛。但是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这小子的二哥,人家的二哥已经换成毛驴子了,于是也不搭理他继续闭着眼睛要来个回笼觉。 此时已经是半上午了,东方天际的朝阳尽情地喷涌着光和热,整个凤凰山沐浴在金色的光芒中,那火热的光线照在露珠未褪的花草枝叶上,更显得清新明亮,刺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山顶上一片片的红杜鹃迎风摇摆,在这朝阳与清风中争相怒放。随着清风温柔的轻抚,花草散发出沁人的清香,一丝丝一缕缕地飘向远方…… 周虎手里提着个装满了苞米饼子的篮子,后背背着一个特大号的大背篓,一路上嘻嘻哈哈,咋咋呼呼的。看着快到院子附近了,这厮顿时兴奋起来,冲着院子的方向大声喊道:“二哥,你在哪儿,兄弟我给你拿饼子来了。” 跟在周虎身后的三婶儿看着体型健壮的儿子,眼露温情地对着王桂兰说道:“二嫂,你看看虎子这孩子,也没个正经样,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定下性子,你说他这样哪个大姑娘能看上他?” “他三婶儿,你可不能这样说,虎子这孩子多好?现在钱也赚得不少,而且特别孝顺,最重要的是你看他长得多精神?媳妇指定是不愁找,咱妯娌俩可得给孩子把好关,找一个差不多的,这可是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儿,马虎不得。”王桂兰笑着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准备逼一逼自己血性一把,就四更吧。如果做到了希望兄弟姐妹们给点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