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摘桃子2(四更之二)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八十二章 摘桃子2(四更之二)

听了王桂兰的话,三婶儿笑着说道:“行二嫂,就听你的。自从二狗子回来之后我也感觉虎子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做啥事儿劲头儿都特别足,尤其是一听说有钱赚那小子眼睛就冒绿光。其实孩子以前也是很苦的,起早贪黑地开出租赚钱。可是就算这样,当他爸把赚来的钱给咱那些爷爷们用的时候这小子也是大力支持,没有一句怨言。 唉,其实我和定邦都感觉有些对不起孩子。二艘,咱是农村人,我也没啥文化,我不是在这儿夸自己的孩子,真得。那时候我就感觉我们家虎子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我这个儿子养着了……” 说起儿子以前的心酸,三婶儿眼圈有些发红。 王桂兰轻轻地拍了拍弟妹的肩头,笑呵呵地说道:“行了淑莲,咱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三驴子也出息了,我看老三这些日子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还有老爷他老人家现在红光满面,也不动不动就骂人了,天天找那些爷爷们下五子棋。 咱们家现在是老人健康快乐,两个孩子也算是事业有成,你说我们还有啥不满足的?” “二嫂说得是,这不刚才有些心疼虎子嘛。要说满足我比谁都满足,看着他们爷儿仨天天开开心心的我就开心,二嫂,自从我嫁给定邦,这二十几年来我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这话说得虽然有些心酸,但是也是实情,王桂兰也是相同的感受。心里发酸的同时也不由得为儿子感到自豪。 “对了他三婶儿,你说虎子这一大早的就把我们拉到山上要干啥?我问他他也不说。只是要我背个大一些的背篓,说是这里有好东西。可是小宇这山上也没啥东西熟了啊?” “哎呀二嫂啊,我也和你一样,而且这小子还让我烀了一大锅苞米面饼子,说是要带来给他二哥吃,可是就算二狗子喜欢吃饼子也不可能吃这么多吧?” “嗯?小宇喜欢吃饼子?话说他在外面这些年早就习惯了吃米饭的啊?这是咋回事儿呢?” 带着疑问和困惑,两位老妈各自背着一个大背篓跟在周虎后面向木屋走去。 来到院子外面,周虎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拐个弯儿来到了动物们睡觉休息的窝棚前。 这还是前些日子周宇哥俩看到动物们住的地方太寒酸了,于是从家里带来些木匠工具给这些动物们用木板打了几个窝棚。两头大野驴住一屋。两头野猪住一屋,花花一家子住一个大屋。 至于豁牙兔和战斗鸡哥俩本来也在这些窝棚边也盖了两个小屋子,但是豁牙兔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是不干,直朝周宇龇牙。后来这家伙蹦到野猪窝上面直蹦达腿儿,周宇才明白,感情这个小家伙是想在大红和二红的上面睡,于是和周虎在猪窝的上头又盖了两间小木屋给这二位住,这回豁牙兔满意了。一下子就蹦到周宇的怀里撒起娇来。 周虎警惕地朝几个窝棚看了一眼,然后又竖起耳朵听了几下,感觉应该没啥危险了这才走到野驴的窝棚外喊道:“二哥,二哥在家么?兄弟我给你带大饼子来了。” 跟在周虎后头的两位老妈都傻眼了。虎子在这处明显是住牲口的地方这是在叫谁?难不成小宇那孩子有什么毛病,放着那么舒适的木屋不住跑到牲口圈里住来了?如果虎子叫得不是小宇,那这山上啥时候又出现个二哥? 就在三婶想走上前去问问儿子抽的是哪门子疯的时候。从牲口圈里溜溜达达地走出来一头高大的驴子。这头驴子看到周虎后驴眼一翻给了周虎一个鄙视的眼神。 周虎瘪瘪嘴不屑地说道:“靠,大驴。你跟我俩牛逼啥?要是没有我二狗哥罩着你老子早就把你宰了吃肉了,你还有机会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哎。我这回带了一大筐饼子就不给你吃,我他么的馋死你!赶紧让路,我没找你,我找我二哥。” 大驴生气地刨了几下雪白的蹄子,一双驴眼狠狠地瞪了周虎几下,然后就不鸟这小子,很是牛逼地撩开四蹄奔着水塘边跑去了。 大驴刚离开,牲口圈门口又露出了一只驴脑袋,和刚才那头差不多,这头也是高大俊秀。看到门口站着的是周虎后,这头驴子高兴地打了一个响儿,来到周虎身边亲热地和他厮磨着。 周虎地拍了拍毛驴的背,高兴地说道:“二哥,昨天想我了没?看我给你带啥好东西了?大饼子,是大饼子哎!” 三婶子现在是满脸通红,刚才还当着二嫂的面使劲儿地夸了把自己的儿子,哪成想现在又开始抽风了,竟然叫一头驴子为二哥,这熊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省心呢?” 看着儿子拿了两个饼子出来掰成一块一块的喂给这只俊秀的毛驴,三婶子终于忍不住了。几步来到周虎跟使劲儿地拧了他一下气呼呼地说道:“臭小子,你今儿个又发得是哪门子疯?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周虎委屈地说道:“哎哟妈,你掐我做啥?二狗哥给这头毛驴起名字叫二驴,刚才出去的那头叫大驴,我是三驴子,你说我不叫他二哥叫啥?你要是看不过眼就让我二狗哥把这两头毛驴子的名字改改。” 两位老妈一听也是忍不住好笑,怪不得虎子明明知道自己二人跟在后头还这么说话,原来是让自己二人给小宇施压啊,这个狡猾的臭小子。 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王桂兰和三婶子也不管还在搞怪的周虎了,姐妹俩穿过树林来到了院子里,留下周虎一个人在和他驴二哥做伴。 周虎一看计谋没得逞,也没心思搭理二驴了,跟着两位老妈的身后也跑了过来。 话说周宇这个回笼觉睡得这个香啊,四仰八叉地躺在大炕上,时不时地还吧嗒几下嘴。门外的三人敲门的敲门,拍窗户的拍窗户,周虎更是大喊大叫的,即使这样周宇依旧是没醒来。 透过明净的窗户,看着大炕上还在流着吃水的二狗哥,周虎灵机一动,学着青青地语气说道:“周宇,快醒醒啊,我是你的小心肝青青啊。” 朦胧中听到一个声音说自己是青青,“青青?”周宇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坐了起来。 抹了几下眼睛,发现周虎在窗户外,周宇这才想起早上听到过这小子的嚎叫声,于是赶紧下来开门。 只是门开的瞬间,周宇就傻了,赶紧又抹了两下眼睛,发现门外站着的确实是自己老妈和三婶儿。 “妈,三婶儿,你们俩咋来了?再说你们来了咋不叫醒我?” 王桂兰有些头疼地说道;“小宇啊,你还想我们咋叫?我们仨就差没把房子掀了,你说你睡觉咋能睡得这么死呢?这要是外面出了点啥事儿你都不知道。” “嘿嘿,妈、三婶儿,咱这凤凰山上现在是固若金汤,能有啥事儿?别的不敢说,就像虎子这样的坏蛋只要来的不超过十个人,我那些动物撂倒他们也就几分钟的事儿。”周宇坏笑道。 “靠,二狗哥你才是坏蛋,你是最坏的蛋!” 周虎不忿地回应道。然后又转过身对着旁边的王桂兰说道:“二大娘,你现在看清我二狗哥的本来面目了么?好家伙,咱们刚才费那么大的劲儿叫他都叫不醒,我只是学着柳青青的声音喊了他一句他就醒了,这叫啥?这就叫大公鸡尾巴长,娶了老婆忘了娘。话说他还没结婚呢就这样,你说要是结了婚你和我二大爷还有好儿么?”(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