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来杀神,佛来灭佛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八十四章 神来杀神,佛来灭佛

听到二狗哥这么问,周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事儿还用你说?你觉得你兄弟我和你一样傻么? 当我发现这秘密后下午就扛着筏子去仙浴湾了,到了青峰岛找到咱挖桃树那地方时,把周围的桃子都尝了个遍。 哎呦他娘的,当时好悬没把我两颗门牙给酸倒了,不过倒是有一些桃子和你这里的差不多,只是没这里的个头大,而且里面只是微红,不像咱这里面全是血红血红的,他娘的,这桃子不说吃了,就是看着都带劲儿。 二狗哥,就咱这桃子要是卖不上十块钱一斤我都跟你姓儿。” 周虎越说越激动,眼放绿光,似乎又看见财神爷挥舞着钞票向他跑来。 周宇暗叹这厮的狡猾,但也就当他是放了一个屁。不过听到周虎这样说周宇倒是放心了,可能青峰岛上的那些野桃树经过几百年的生长,再加上那里土地肥沃,全是天然的鸟粪当肥料,其品种很可能已经在天然的生长中得到改良,自己的空间水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想通了这些,哥俩开始帮着两位老妈摘桃子。这些桃子个头大水头足,一个足有半斤左右,没用多少时间,四人就摘了满满三大背篓。 自从自己出院后就没回过家,趁着这次机会,周宇打算和三人一起回家看看。于是回到厨房里把昨天卖得肉从空间里取出来,然后又找了一个背篓把其中一个背篓里的桃子匀了一下,哥俩手提着肉。背上背着一大背篓桃子,两位老妈则背着半背篓桃子四人一起下山去了。 周宇和老妈到家后。发现家里尽然没人,不由惊讶地问道:“妈。我爸和我姥爷呢?” “哦,你姥爷前两天回你舅舅家了,你爸和你三叔又到镇政府找镇长商量迁坟的事儿,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唉,这已经是第四回了。”王桂兰叹了口气说道。 周宇眉头一皱,沉着脸说道:“妈,怎么那件事儿还没解决么?那个镇长长没长脑袋?这事儿还用这么费劲么?是个人也不能要求咱迁坟啊?” “小宇啊,没长脑袋的是你。你刚把人家儿子给揍了而且咱村为了你大闹派出所,虽说那个副所长被处理了,但是人家李镇长啥事儿也没有啊。其实也是,他儿子犯错也不能全怪老子。但是你想想人家会这么轻易放过咱村么?虽然不能明着来,但是暗地里使绊子还是很容易的。 前两次你爸和你三叔他们去镇里还行,起码还能见着镇长一面,最不济也是好言相劝,但是经过那件事儿之后人家就是干脆不见了,直接让保安把他们轰出来。而且还扬言公事公办,唉,你说这也叫公事公办?弄不好我看这事儿要出乱子。” 周宇吸了口冷气,没想到这个李刚镇长还揪着这事儿不放。而且这回更是牵扯到那些先烈们墓地的事儿,不过不管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这坟也决计是不会迁的。要是迁了别说太公们死后没脸见那些老兄弟,就是全体周家村人也没脸活了。如果连自己祖先和恩人的坟墓都保不住周家村的这些老少爷们除了抹脖子还能干啥? 不过这事儿只能通过村集体以村委会的名义去和对方交涉。自己目前也帮不上啥忙,总之今后小心警惕一些就是了。有道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要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看到老妈有些发愁,周宇上去劝戒了一番,并且保证只要全村老少爷们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块儿使,谁来都不好使,毕竟这事儿自己这一方是站在了道义的一边。 经过儿子的劝解,王桂兰总算是不那么揪心了。 看着儿子提着肉往屋子里走,王桂兰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说道;”小宇,这些天太忙有件事儿忘了和你说了,这不七月十五马上就要到了,就是后天。你太公看到各家这些日子赚了不少钱,就想凑些钱把小青山上那些先烈的石碑重新立一下。 毕竟现在的那些石碑都是你几位太公几十年前自己雕刻的,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早就残破不堪了,有的甚至连碑文都看不清,为这事儿你几位太公心里一直有疙瘩。但是咱村以前是啥样你也知道,总不能不吃饭吧?于是这事儿就无限期地搁置下来。 好在老天保佑,你这孩子也算是出息,这几个月时间大伙儿总算是腰杆儿硬了一回,所以你几位太公才把这件事儿提了出来。 因为你是小辈儿,这事儿也没告诉你,我和你爸一商量,咱家现在的条件比以前是强多了,所以我们就做主替你捐了一万块钱,你三叔听说后也替虎子捐了五千块钱。听说吴老二也掏了两千块钱…… 唉,你太公多坚强的一个人啊,我自从来到老周家就没看到他老人家对啥事儿服过软,更别说流泪了。 但是大伙儿都没想到你太公接到钱后高兴的啊,八十多岁的人了就像个小孩似的又笑又唱的,末了就嚎啕大哭,说他对不起那些死去的老兄弟,这么多年了也没说给兄弟立块新碑。那场面任何人看了都心酸,当时在场的人都跟着你太公哭了……” 王桂兰边说边抹眼泪,周宇听得也是唏嘘不已。不过苦难终究会过去,在自己的帮助下,再加上村民们的勤劳肯干,相信周家村一定会越来越好,太公们的晚年不会再有悲伤。 娘儿俩坐在院子里又唠扯了一会儿,看看天色渐晌,王桂兰起身就要去做午饭。想想自己昨天买回了的牛肉,周宇就觉得有些馋了,于是干脆让老妈包了一大锅牛肉包子。 包子蒸好后一家之主周定国还没回来,王桂兰先让周宇端了半盆给太公送去,让太公趁热吃。 在三叔家和太公唠了一会儿后三叔周定邦黑着脸回来了,周宇也没敢多问,借口回家吃饭一溜烟跑回了家。 到家后周宇发现老爸的脸色和三叔都一样,铁青铁青的,正坐在那里生闷气呢。 看到儿子回来了王桂兰赶紧使了个眼色,嘴里说道:“小宇,包子给你太公送过去了?老爷子吃得香不香?” “嗯,送过去了。我太公说了他好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包子了,嘿嘿,一咬一口肉能不香吗?” “老爷子爱吃就好,等你哪天去镇里再多买些牛肉放进冰柜里冻着,我隔三差五地就给你太公包点,让他解解馋……” 由于老妈使了眼色,周宇只是和老爸打声招呼就帮着拿碗筷去了,直到吃完晌饭收拾完桌子后,周宇才小心翼翼地对着老爸问道:“爸,这次的事情办得不顺利?” “嗯,还是没见到李镇长,又被轰出来了。这次我们哥仨是铁了心想要见到李镇长,所以就不顾一切地往里闯,但还是被保安给架出来了。最后你三叔也急眼了,就在镇政府大门口大声喊了起来,说除非是周家村的人死绝了,否则小青山上的坟是不可能迁走的。说完我们哥仨才回来。总之这回我们和镇长算是彻底闹僵了,他娘的,他不仁我们就不义,咱们周家村还怕过谁是咋的? 我和你三叔还有你定军叔都商量好了,后天七月十五我们照常去祭拜,各家的青壮年都带上木棍以防万一,如果真要发生啥事儿了由你和三驴子保护你们八位太公的安全。 这次我们这些第三代充当主力,誓死也得保护住那一百多座先烈的坟,到时候神来杀神,佛来灭佛!” 周定国铁青着脸狠狠地说道,这个当年周家村第三代中的带头大哥终于露出了几丝昔日的风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