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八十五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看到老爸又恢复了几丝往日的神采,周宇心里振奋不已。倒不是说周宇有暴力倾向,实在是这些年困顿的生活把老爸骨子里的傲骨和豪迈磨砺的差不多了,今天似乎看到老爸又恢复了当年的豪迈,虽说只有一点点,也足以令周宇欣喜不已。 爷儿俩在院子里聊了一阵子,最后发现这事儿最终的根源应该不在李镇长身上,要是那个承包商主动提出解约才是最理想的。不过爷儿俩都是大气之人,既然现在没有好的法子那就不想好了,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周家村的老少爷们奉陪到底就是了。 聊完后周宇去三叔家把周虎找来,哥俩一人背上一大背篓的大桃子给村里的老幼分了些。 周家村不缺水果,各家也都有一些果树和桃树,但是卖相这么好味道这么佳的大桃子可是从来没有吃到过,一时间午后的周家村不住地传出欢快的笑声。 更有一些小孩子贪吃,干脆就跟在哥俩后头,期待着桃子分完后还能剩下几个,到时候自己再和二狗子哥哥要几个,所以等到俩人走到村头的吴太公家时后面已经跟了长长的一串儿。 看到背篓里还剩下几十个大桃子,周宇招呼了周虎一声,俩人坐在吴太公家的大门口,给这些孩子一人又发了两个大桃子。 看着孩子们啃着桃子狼吞虎咽的,鲜红的汁水溅到红扑扑的小脸上,哥俩由衷地产生了一种温馨的感觉。 但是令二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些孩子明明每人都分了两个大桃子。但是吃完一个后另一个就在手里死死地攥着,竟然不吃了。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没有例外。 “二狗子哥哥,你的大桃子真好吃。囡囡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桃子,我一下能吃五个呢。”囡囡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纯真,很是认真的对周宇说道。 “哎呀,我们囡囡这么能吃啊,真厉害。那你手里的这个大桃子怎么不吃了?” “二狗子哥哥,囡囡已经吃了一个了,这个是留给爷爷的。” ”对,这个桃子我们要留给爷爷(太公)吃!”孩子们齐刷刷地说道。 这些孩子穿着不同。有干净的也有埋汰的,甚至还有几个淌着大鼻涕的,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这些孩子说这句话时的眼神是那样的纯真与清明。 “好孩子,你们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啊。囡囡,要是这样的话那你还是吃了吧,因为二狗哥已经给你爷爷送去几个了。”周宇被孩子们的懂事与孝心感动了,有些感慨地说道。 “真得吗?二狗子哥哥你真好,那这个就留给铁蛋哥哥吧。他昨天去他姥姥家了还没回来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但是二狗哥也给铁蛋分了两个大桃子呢,都在你二大爷家放着呢。等铁蛋回来后就能吃到了。”周宇笑呵呵地说道。 囡囡有些犹豫了,咽了几口唾沫,但是想了一会儿后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周宇和周虎还真是有些愣了。囡囡这是咋的了? 周虎这厮别看有时候大大咧咧的,但是特喜欢孩子。看着囡囡的样子有些心疼,于是温柔地说道:“囡囡。你二狗哥说得可是真的哦,我可以给他作证,他给铁蛋留了好多大桃子的,所以你这个还是赶紧吃了吧。” “三驴子哥哥,你不明白的,家里的桃子我们吃不到的,那些好东西要留给太公吃,要是我们吃了我爸爸妈妈还有我二大爷二大娘会骂我和铁蛋哥哥的。” 周宇哥俩一听瘪了瘪嘴便不再言语了,因为他俩也是没话可说。周家村从古到今就有这样一个传统,好东西要先仅老人吃,话说自己二人也是这么过来的。 周宇记得小时候家里穷,一年也吃不上几回鸡蛋,但是太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早上一定会有一个荷包蛋。尽管太公也舍不得吃会偷偷地给虎子留下一大半,但是这事儿要是被三叔知道了,那就是一顿胖揍。 虽说太公为这事儿也拿着棍子追过定邦同志两条街,但是定邦同志就是不松口,弄得后来周虎只要一看到荷包蛋就想起了万恶的旧社会,吓得浑身直哆嗦.据太公讲这是落下病根了。 想到这里周宇会心地笑了笑,心疼地把囡囡搂在怀里,打趣道:“囡囡真乖,但是吃不到这么好的大桃子囡囡不馋么?” “二狗子哥哥,囡囡一点都不馋的,妈妈说过太公岁数大了身体需要营养,我们小孩子有点吃的就行了,等我们长大了能赚钱了想吃什么再自己买。二狗子哥哥还有三驴子哥哥,等我长大赚钱了一定也给你们买好多好吃的。”囡囡一脸认真地说道。 “对,二狗子哥哥三驴子哥哥,我们长大赚钱了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吃的。”旁边的孩子们一起喊道。 周宇哥俩听不下去了,不是因为孩子们说长大后要给自己买好吃的,而是因为孩子们的懂事与孝心,更是心疼这些孩子。虽说老人家岁数大了需要营养,但是小孩子更需要啊! 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周虎擦了把发红的眼睛对着孩子们说道:“你们这些小家伙呆在这儿别走啊,三驴子哥哥回去给你们取桃子去,要是我回来看到哪个不在了,等你们以后落单时被我碰上了看我不收拾你们。”说完后和周宇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走,回家取桃子去了。 孩子们瞬间就炸窝了,在一起又蹦又跳的,快乐而稚嫩的声音传遍了村子的每个角落。 留下孩子们在门口等周虎拿桃子回来,周宇独自一人背着背篓进了院子。 院落不大,正北是四间瓦房,窗框上刷着蓝色的油漆,由于时间太久了,这些油漆严重褪色,变得斑斑驳驳的。院子靠东边的地里种着些应季的蔬菜,靠西墙坐落着一个鸡架,整个院子里就这么多东西。 吴太公在抗战中受了重伤,由于那时候的医疗条件有限,所以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一条腿也瘸了,这也造成了他一生未娶。而且这几十年来一到下雨坏天就浑身疼痛难忍,尤其到了晚年这种情况更是严重。 这几天吴太公的老毛病又犯了,几乎不能行走,吃饭也是周定邦安排的各家轮流送,远房侄孙吴老大负责日常照顾。 周宇放下背篓,推门进了屋子。 屋子里倒还干净,吴太公穿着大褂躺在炕上,刚毅的面庞堆满了皱纹,整个人显得即沧桑又憔悴。可能是身体又疼了,老人家牙关紧咬,愣是没发出声音。 周宇看着难受,这些老人家要强了一辈子,即使到了晚年也是这样的性子。本来吴老大要接他到家里住,但是老爷子怕麻烦人家就是不同意,八十多岁的人了依旧是自己做饭吃,即使生病了也不要人照顾,说是不习惯。 吴老大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太公给找来,太公劝了几次后见没有效果也不劝了,最后叮嘱吴老大每天都要过来看看,有啥事解决了不了就找自己。 听到推门声,吴太公艰难地扭头看了看,见到是周宇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就挣扎着要起来。 “哎呦我的太公啊,你可不能起来,快好好躺着。”周宇见状赶紧小跑几步把老头子按住又让他躺下。 “二狗子,让你小子见笑了,唉,太公老了啊!这两天晚上我老是做梦,梦到我那些老兄弟想我了,我就和他们说要过去陪着他们,可是那帮家伙愣是把我踢回来了,哈哈,他们是想我再活几年呐!”即使是身体不舒服,吴太公依旧爽朗的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