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女汉子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九十五章 女汉子

就在小小气得想要吐血的时候,周虎冷不丁地看她光着脚站在草地上,而且一双白嫩的小脚还湿漉漉的。这厮眼珠子一拨愣,嘿嘿地说道:“我说诸葛家的丫头,你以后不要在鱼塘里洗脚了,话说我二狗哥养得这些鱼可都是很金贵的,要是被你的臭脚丫子熏死几条就赔大发了。当然就咱们这关系死几条倒也没啥,但是就怕这一塘子的鱼全都被你熏得翻白肚啊,到时候我们哥俩就只能躲在墙根底下哇哇大哭了。” 诸葛小小现在已经气疯了,丰硕的前胸随着沉重的呼吸一颤一颤的,而周虎这家伙盯着人家那里大脑袋也随着人家的节凑跟着上下直点头。 终于小小发飙了,捡起地上的一只凉鞋照着周虎就飞了过去。但是由于力道不大,那只水晶凉鞋被周虎一只手给抓住了。这小子把凉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哈哈大笑道:“丫头,这回我放心了,你接着在鱼塘里洗脚吧,还别说,你这小脚一点也不臭,而且还香香的哦?”说完这厮还贼淫荡地伸出大舌头做了一个舔的动作。” 诸葛小小浑身直哆嗦,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一言不发地光着脚转身就朝着院子里走去。 周虎一看有些后悔了,没成想这丫头一点也不禁逗,于是在后面大声喊道:“喂小小啊,咋还真生气啦?和你闹着玩呢。” 但是小小依旧没有回头,径直来到院子里进了厨房。 话说周宇和青青这会儿正在琴瑟和鸣地做着幸福晚餐呢,没成想小小沉着脸走了进来。眼睛还通红通红的,倒把二人吓了一跳。 “小小你怎么了?咦。你怎么还光着脚,鞋哪去了?” 青青不提鞋还好。一提到鞋小小一下子又想起了周虎刚才那个舔的动作,不禁咬着牙说道:“青青,没吃过人肉吧?今天我请你吃!”说完从案板上抄起一把菜刀就出了门。 满月盈溢,农历十四的明月喷洒着万千缕青色的光辉照亮了凤凰山。风儿含情,野花含笑,树丛里的蛐蛐还在鸣叫。 女汉子诸葛小小光着脚丫,提着菜刀咬牙切齿地走在这醉人的月色中。调皮的风儿吹起了她的秀发,如丝如云;含笑的野花散发出醉人的芳香,充盈在她左右。 看着对面女汉子手里那明晃晃的大菜刀。周虎随时做好了跑路的准备,吞了一口唾沫艰难地问道:“小~小,你想干~干啥?不会是想来帮我扒兔~兔子皮的吧?” “扒兔子皮?本姑娘今天要扒了你的皮!你小子要是个爷儿们的话就给我下来,我要不砍你个十刀八刀的我就自己抹脖子,我让你欺负我!” 周虎确实被吓唬住了,赶紧摆摆手说道:“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千万不要想不开,淡定,一定要淡定呀。你先把刀放下,咱有话好好说行不?” “行个屁,周虎你要是个爷们就别那么多废话,你下来咱俩今天就把恩怨了结了结。” 山风瑟瑟。周围的树木偶尔有几片败叶飘落,一袭黑装的诸葛小小光着洁白的小脚丫,手持泛着寒光的镔铁大菜刀。犹如夜间的精灵向着周虎一步步走来。 周虎一哆嗦,使劲儿地拍打了一下身下的二驴。哭丧着说道:“二哥,风紧呐。还不赶紧扯乎?” 但是二驴好像没听见他说话似的,依旧傻傻地站在原地没动弹。周虎真急了,看这丫头的架势这是要真砍呐,于是使劲儿地拽了一下二驴的鬃毛就想调转驴头跑路,但是却被一双大手给死死地按住了。 “谁他娘~”周虎回头一看,把住自己的人正是二狗哥,而这时候青青也跑到了小小跟前在那儿劝解着呢。 “二狗哥,赶紧松手,那丫头来真的了,我得赶紧跑路,要是晚了估计小命就没了。”周虎都要哭了。 “虎子,你还知道还怕呀?你说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老是欺负一个女孩子?还要不要脸了?” 二狗哥,误会,真得是误会啊,我哪知道这丫头这么不禁逗?而且还他娘的是个女汉子,不乐意了就敢提着菜刀和你玩儿命。哎呀我的妈呀,刚才吓死我了。对了不和你说了,那丫头又上来了,我得赶紧逃命。”说完就想抽出手骑驴跑路。 但是任他怎么使劲,周宇就是不撒手。 看到着急忙慌地周虎像是要被人追杀似的惶惶不可终日,周宇心里都要笑喷了,不过为了兄弟的幸福这会儿还得装下去。 于是语重心长地说道:“虎子,咱是个爷儿们,可不能让人家看扁了,既然犯了错逃避总不是个法子,咱今天就不跑了,待会儿和小小好好认个错,那丫头一高兴就会放过你了。” “二狗哥,你觉得能行么?别到时候那丫头六亲不认再喷了你一身血,你想想要是兄弟倒在你的怀里你这辈子心里能过得去么?所以我看还是跑路安全些。” 周宇真想让小小给这小子一刀,都这时候了这小子竟然还敢耍嘴皮子,不是欠揍是啥? 说话间诸葛小小在青青的陪伴下已经走了过来,不过手里的刀依旧紧握着。 周虎一看跑也跑不了了,于是讪讪地一笑,腆着一张大脸对着小小说道:“那个小小啊,我刚才和你开玩笑呢,我这人平时大大咧咧地也没啥爱好,就好和人斗斗嘴抬抬杠,你别往心里去啊。 再说你看你长得多好看,那叫啥来着?哦对了,美貌与智慧并重,你说你犯得上和我一般见识么?我说女侠,你就消消气,放我一码吧,我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的老太公和五十多岁的父母,他们还指望着我养老呢。” 看着高大健壮的周虎在点头哈腰地向自己承认错误,诸葛小小的心就有些软了,待到听到最后两句话时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可能感觉自己笑得有些不合时宜,诸葛小小立马俏脸又沉了下来。右手提刀在空中劈了两下后感觉自己的气势又上来了,这才虎着脸说道:“你个死锅盖头还是这么不老实,你说你道歉就道歉呗?非得还接着耍洋相。本姑娘可不是土匪,也不是山贼草寇,所以女侠就免了吧。 趁着周宇和青青也在这里,你小子给我表个态,以后还欺不欺负我了?” 周虎一看这事儿有活口,小命看样子是保住了,赶紧点头哈腰地说道:”哎呦我的姑奶奶啊,我哪儿敢呐,这次是因为厨房有菜刀,要是我二狗哥的屋子里有把猎枪估计我现在早就中枪而死了。” 诸葛小小杏眼一瞪不悦地说道:“喂喂,你瞎说啥呢,你当我和你一样虎呢,看见猎枪就往人身上招呼?不对,你这态度有问题,还得继续加强批评与自我批评。 对了,你以后打算怎样对我?” 周虎都快哭了,有这么折磨人的么?还怎样对待你?当然是珍爱生命、远离小小了。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最后发了无数个毒誓,又和小小口头上签署了无数个不平等条约,小小才放放下菜刀让青青陪着一块儿找鞋去了。 小小和青青走后,周虎抹了把汗水对着周宇说道:“二狗哥,没想到啊没想到,诸葛家的丫头看着漂漂亮亮,文雅大方,没想到还是个女汉子,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以后我是再也不敢招惹这娘们了。好家伙,动不动就想挥刀砍人,我的小心脏现在还”砰砰“地跳个不停呢。” 周宇嘿嘿一笑,暗道这家伙终于有怕的人了,不过虎子也确实该找个女朋友收收性子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