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烤全兔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二百九十六章 烤全兔

本来晚饭已经做好了,周宇焖了一锅野果杂粮粥,炒了黄瓜、青椒等几个素菜,加上从家里带来的野味儿,倒也算是丰富。但是因为周虎得罪了小小,这家伙怕小小以后总拿着菜刀追他,于是为了赎罪,竟然要亲自动手,来个烤全兔。 一听到这个菜名,三人哈哈大笑,有听说烤全羊,也有烤乳猪烤骆驼的,但是就没有听说过烤全兔。 周虎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我说你们仨也别笑,话说无知不是你们的错,但是当别人说的是真理而你们还笑别人无知的时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你们没听过不代表就没有这玩意。 二狗哥你过来给我搭把手,先到水塘里给我弄几片大一些的荷叶,我今晚非得让你们仨把舌头吞下不可。” 周宇摇了摇头,不过倒也没反对,就随这家伙折腾去吧,反正还能给大伙儿带来欢乐,何乐而不为呢? 随后周宇划着筏子载着青青到水塘里摘了两片大大的荷叶,周虎则在小小的监视下把野兔收拾干净,然后内外撒了一遍盐。 在水塘边的空地上周虎用铁锨挖了一个大坑,中间用一块青石板隔开,接着把青石下方又开了一个方形的豁口做为灶门,然后把洗好的野兔内部用荷叶塞满,外部用荷叶包好,再用和好的红泥把外表涂了厚厚的一层放到青石板上,最后用土把上面封死。 完成这些后周虎找来一些干松枝在青石板下面开始生火,而周宇则端来一大盆清水放在旁边,手里还拿着一个大扫把在旁边守着。话说在山里生火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不小心就是天大的祸患,所以必须小心谨慎了。 干松脂在土灶里噼啪作响。不一会儿土灶里就通红一片,随着火势越来越旺。土灶里涌出滚滚浓烟。 被呛了了几回后周虎受不了了,转身对周宇说道:“二狗哥,你烧一会儿,兄弟我呛得不行了,咳咳,今天有点小失误,应该找个干爽点的地方弄土灶就好了。” 诸葛小小看着新鲜,不等周宇说话赶忙跑过来,大气地一挥手。爽朗地说道:“行了,你们都歇着去,我来。”说完拿起一把树枝就往土灶里塞。 没想到因为小小这一把树枝有点多,土灶里忽然涌出一股狼烟,把正在张着小嘴喘气的小小呛个半死,捂着胸口就追随周虎去了。一时间水塘边上便传来一男一女的咳嗽声,那真是声声入耳,响彻云霄。 没办法周宇只好接过重担,由于吸取了前面两人的教训。周宇抓着树枝慢慢地少量的往土灶里塞,还别说,这次的狼烟小多了。至于青青这会儿又照顾小小去了。 二十几分钟后,咳咳嗽嗽的周虎和小小终于回来了。看到周宇还在不停地往里面加树枝,周虎赶紧大声喊道:“二狗哥赶紧停下,我们这是在烤兔子。不是炼钢啊。照你这么个烧法,这只兔子非得变成碳不可。哎呦。幸亏我刚才的红泥糊的厚,要不这只大肥兔就让你糟蹋了。” 周宇抹了把脸上的汗。勉强睁大了被狼烟熏得通红的眼睛。由于烟熏火燎地加上天热出汗多,而且现在俩人的恋情还没公开,青青在外人面前也不好意思对周宇太体贴,结果周宇现在就变成了一张大花脸。 “虎子,你咋那么多毛病?我看你小子比黄世仁还狠,好么,我辛辛苦苦烧火还赚来不是了,你小子有能耐了哈?” “哎呦二狗哥,骚蕊骚蕊,我这不是着急嘛,做为对你的奖励,我宣布,今天的兔尾巴就归你了。哈哈!” 听了周虎的话,周宇不在往土灶里加树枝,直接用和好的红泥把土灶封上。 据周虎的说法是前面烧的火都是基础,最重要的就是这最后一焖,因为味道是在这时候开始慢慢渗到兔肉里的,所以这个时间最少也得二十几分钟。 利用这个时间周宇给动物们整吃得去了,剩下的三个都是年轻人,而且周虎还贼能说,天南地北地一顿狂侃之后,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几人说说笑笑地把桌子抬到水塘边,两个女孩子端来碗筷和炒好的蔬菜。这时候周宇也喂完了动物,和周虎领着两个女孩子到旁边的小溪洗了把脸,然后就兴致勃勃地来到土灶前。 哥俩小心地敲开上面的红泥,由于原本是稀泥被火烤干的,所以弄起来一块一块的,也不费劲,不一会儿就露出了裹在青石板上的外表包着红泥的烤全兔。 青青端着个大大的盘子,小小则拿着菜刀,两个女孩儿神情雀跃地盯着那一团裹着红泥的物事,大眼睛里露出兴奋与好奇。 这时候土灶里的温度还是很高,周虎和周宇分别用两根粗一些的树枝把东西取出来放在草地上凉了一会儿。 “周虎,赶紧的啊,我都等不及了,快快快,我要吃烤全兔!” “听了这位女汉子的话,周虎不敢怠慢,赶紧把稍凉了一些的烤全兔抱到饭桌前。 照例周虎敲碎了外面的红泥,里面赫然露出依旧翠绿的荷叶。荷叶露出的瞬间四人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新诱人的肉香。青青赶紧把盘子端来让周虎把裹着荷叶的烤全兔放了进去。 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周虎有些得意地说道:“咋样,我说三位,这荷叶还没打开呢,是不是都流口水了?做为今晚最大的功臣,你们说我是不是得分只后腿儿?” 三人也不说话,齐齐地看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话说兔子除了两只后腿儿还能剩下多少好东西?这货是真好意思说啊。 看到没人搭理自己,周虎也不生气,反正刚才就是开个玩笑,要说和二狗哥抢抢后腿儿还可能,现在可是有女孩子在这里,就是真给自己也不好意思吃啊。 周虎也不再说话,两只手慢慢地把荷叶剥开。顿时一股比刚才浓郁百倍的香味儿充盈在几人周围,仔细地闻一下,荷叶的清香夹杂着肉香,端的是让人口水直流。 这时候盘子里的烤全兔终于露出了真容。洁白的瓷盘上一层翠绿的荷叶,荷叶上烤好的兔子色泽枣红明亮,芳香扑鼻,由于荷叶的吸收表面几乎看不到油。 看着美味在前,周宇忍不住跑到厨房里搬出最后一瓶葡萄酒来到桌前每人倒了一碗。 小小这时候眼睛都直了,挥起手中的菜刀就要看下几块儿尝尝先,但是被周虎给制止住了。 看着挥舞着菜刀的小小,周虎这个滚刀肉也有些头疼了,苦笑着说道:“我说姑奶奶,你一直拿着把菜刀做啥?吃烤全兔不用刀的,要用手掰开才有味道。” 说着伸出手先把塞在野兔内腔的荷叶掏了出来,接着就着热乎劲儿把撕下一只干爽焦黄透着荷叶清香的后腿儿递给了小小,然后又把另一只后腿儿撕下来递给了青青。 刚开始两个女孩子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两位男士的承让下还是喜滋滋地抓着兔子腿轻轻地咬了一小口,板酥肉嫩,清新爽口,肉香逼人,丝毫没有油腻的感觉。而且由于油脂都渗到荷叶里了,肉质鲜嫩的同时还有些干爽的感觉。 两个女孩子这会儿也不客气了,坐在板凳上慢慢地品尝起来。 闻着这诱人的香味儿,看着两位美女的吃相,周宇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催促道:“虎子,赶紧给哥哥来一块儿,前腿儿就行。” 周虎心里鄙视了一下,啥叫前腿儿就行?两只后腿儿现在已经没了,就剩下两只前腿儿是最好的部分了。 不过周虎没有听周宇的话,眼珠儿转了转最后把眼神定在了烤全兔的那条小短尾巴上了。刚才在剥皮的时候周虎忽然产生了一个恶趣味,直接把兔子尾巴留在上面没有割下来,不过毛该拔都拔了,还是很干净的。 使劲儿一拽,小短尾巴被拽了下来,周虎双手捧到周宇嘴前,谄笑道:“二狗哥这可是精华啊,您请用。” 看着眼前那根小尾巴,周宇无奈地点点头,嘴里说道:“好兄弟啊,你对哥哥真好。”说着抓起那根小尾巴一下子塞到嘴里狠狠地嚼起来…… 一轮明月当空照,凤凰山笼罩在万千缕银辉中,风儿清清,蝉儿鸣鸣,树儿摇曳,泉水淙淙…… 在这个美轮美奂的月夜,四个年轻人坐在凉爽清新的水塘边,就着月色品尝着味道绝佳的烤全兔,脆嫩爽滑的清淡蔬菜,时不时地喝上几口芳香醇正的葡萄酒,感觉生活是如此的清新美好。 吃完晚饭四个人迅速地把桌子收拾好,小小缠着周虎教她骑驴,周宇则和青青抱着豁牙兔带着花花偷偷地溜到小溪边卿卿我我去了。 在周虎的建议下小小换了条牛仔裤,要不穿着裙子骑驴能方便么?小小在周虎的看护下骑着二驴慢跑了几圈,把这丫头兴奋的嗷嗷大叫,最后小小嫌速度慢不过瘾,而自己一个人又怕摔倒,于是把周虎也给叫到驴背上,二人同乘一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兄弟姐妹们,好久没看到月票了,兜里还有没?要不给几张解解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