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柳家有女名青青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十章 柳家有女名青青

顺利的承包到野鸡岭南坡,第二天一大早周宇就在老爸的催促下坐上了周虎的面包车到镇里买种子和,至于花肥周宇倒是不打算买,因为有空间水的帮助周宇打算采取纯天然绿色种植,现在城里人就兴这东西,只要是真货多花点钱也舍得。 破面包在石子路上颠簸着,不时地还得躲避路上的大坑,坐在副驾驶的周宇好悬没被颠得散了架。看着这几乎到了极限的路况周宇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都说要想富先修路,这条周家村到镇里唯一的路也该休整休整了,要不以后肯定是个麻烦事儿。 “虎子,这条路也太操蛋了,你整天的来回跑还真是难为你了,三叔就没想过申请镇里给修修么?要是这条路老是这个样子村里就是有再好的土特产也卖不出去啊!” 周虎瘪了瘪嘴无奈地说道:“二狗哥,我倒没什么,我年轻力壮眼神好、车开得也熟练。但是其他人可就不行了。至于你说的申请镇里给修修我爸腿都快跑断了镇里连个屁也没有,唉,这事儿不好弄啊,现在别说修路了,就是村里那十几户军烈属五保户不也好几年没拿到补助了么? 我爸昨晚和我商量要把我这几年赚得钱拿出去给那些爷爷奶奶们看病,我二话没说就同意了。晚上我还听到老头子在被窝里偷着抹眼泪儿。 二狗哥你说我能不同意么?这边是我老子,那边是从小就拿我当亲孙子亲曾孙待的老人家,看着他们老无所依的样子我能不管么?嘿嘿,反正我还年轻,钱没了大不了咱从头再来嘛。” 使劲的把要流出的热泪给憋回去,周宇看着周虎认真地说道:“虎子,我和你爸已经说好了,你的钱暂时不动,你赚点钱太不容易了,我先出两万给那些老人家看病,等会儿我再多取点钱一次性把三年的承包费交上,这样村里也能有几个闲钱用来照顾这些老人家。” 看着周虎想要反驳,周宇继续说道:“虎子,别和我争,哥哥起码在上海滩混了几年,这点钱还不在话下。现在哥回来了以后这些事儿就由哥来扛着,你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别忘了哥可是周家村赫赫有名的二狗子啊。” 周虎虎目通红,脸上却又带着笑意。二狗哥总是这么讨厌,前面一句话太让人激动了,可是后面这一句又太搞笑,自己是继续激动呢还是大声笑出来呢?这样子很受伤啊! 在周宇极富语言艺术的劝说下周虎终于不再反驳,哥两个有说有笑地到了镇里。 由于早上客不多,于是周虎就大度地陪着周宇到处逛逛,顺便帮着二狗哥把要买的东西给置办齐了。 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已经几十年了,太平镇虽然偏僻,但也多多少少的被吹到些,以前古朴的小镇现在也有了一些新的楼房高高拔起,街面上的店铺也都装饰一新,不少店家都在门口放了两个大音响,里面呜嗷的传来俗不俗洋不洋的曲子。街面上人流涌动,来自太平镇四里八乡的人们在这里挑选着自己中意的商品。 两位周家村的有为青年吊儿郎当地走在街上,一身标准的周家村制式服装,上身开肩大棉褂、下身大裤衩,脚蹬一双黑布老头鞋。 由于没吃早饭,哥两个左手一个火烧,右手一杯热豆浆,吃得是不亦乐乎。 “咦?虎子你看那两个女孩身材不错,可惜只能看到个背影,不过那两双腿长得可是够直的,不错不错,就是衣服穿得多了点,唉,你说这大热天的穿那么多干啥?” “二狗哥,好眼光啊,那双腿子不但直,而且还特别白。对了,二狗哥,你说人家会不会是知道咱俩今天要来所以才会穿那么多吧?要知道咱两人现在的行为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色狼了。” “滚蛋去,什么叫色狼?我们这是赤裸裸地对美的欣赏,我们这是高尚的艺术行为,懂吗?” 周宇被顶得说不出话来,关键是他也喜欢看美女啊,既然有了这么好的借口,二傻子才会反驳呢。结果两人说话的功夫竟然不知不觉地跟了那两个女孩有几分钟的时间。 当两人感觉热到旁边的超市买了两只雪糕凉快凉快后才发现刚才那两个美女这时候竟然不见了,于是哥两个也不说话,马上又转移了视线。 “二狗哥,你看那边那个女的!那个头那腰条还有那皮肤,太漂亮了,我觉得她比那些个明星还漂亮!”不一会儿功夫周虎又发现了一个新目标。 周宇顺着周虎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靠,三驴子,你真是禽兽啊,你怎么能这样?我这几年不在家没人管你了是不?那个小姑娘也就四五岁吧?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下作了?” “二狗哥,你才下作呢,我说得是小女孩旁边的大美女,要我说只有真正下作的人才会放着美女看不到只能看到小女孩!” 这时领着小女孩的那个大美女竟然转过身朝着周宇他们这边走来,你别说这个姑娘长得真不懒,修长的身材,奶白色的肌肤,瓜子脸,圆润的下巴,披肩长发,一双大眼睛神采奕奕的,再配上一身白色体恤加牛仔短裤,全身上下洋溢着无敌的青春气息。就这个长相加气质在青山县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了。 看到美女向自己走来,周虎凑到周宇耳边嘿嘿一笑道:“二狗哥看到没,这叫作健壮男儿、美女好逑啊。你猜她是来找咱俩谁的?” 周宇摇了摇头,他可没周虎那么自信到爆棚,美女这玩意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再说人家长得这么标致会看上两个山里娃子? 结果真如周宇所想,人家只是路过而已,看到美女没有理自己,周虎则继续盯着街面进行他的对艺术的追求。而周宇则鬼使神差地顺着这位美女转了一下头,马上就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 周虎已经被更多的艺术迷住了,也没时间转头,但是嘴里依然不停地说道:“二狗哥,咱俩真是好福气啊,我怎么感觉今天这街面上的美女特别多呢?唉,可惜刚才那个美女不是找咱俩的。要我说这位美女可比刚才那两个强多了,起码人家大大方方地让咱们看,而且还这么漂亮。你说刚才那两个丫头看着背影感觉还不错,谁知道脸盘子会不会吓死人呢?现在像这种看着背影想犯罪,看到脸盘子想自废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这没看到正脸说不定反而还是好事儿呢。” 周宇这时候已经转过身,面色已经红到脖子根了,满脸大汗地冲着身前的三大一小四位美女遗憾地伸出了双手。 是的,此时在周宇身前赫然站着四个人,刚才那两个只见背影不见正面的女孩子和擦肩而过带着小女孩的女孩子,三个大美女狠狠地盯着周虎的后背,尤其是最初的那两个女孩子那眼神像两把小刀子恨不得在周虎身上来两下子。 柳青青这时候感到哭笑不得,本来今天自己和两个闺蜜约好了到太平镇体会一下农村赶大集的滋味,刚才小姑的孩子要吃冰淇淋自己就带她买去了,没想到回来之后就看到两个闺蜜气鼓鼓地站在两个青年男人身后,等到了近前听到那个男青年的一番话后这才明白感情自己两个姐妹被这俩人用眼睛非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