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兵发小青山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章 兵发小青山2

蓝天白云、苍茫群山、红花绿水、家人在畔,此情此景令周宇激情迸发,豪气干云地对周虎说道:“虎子,咱哥俩来一个?” “好咧,二狗哥你打个头。” 神游在这天地间,周虎也来了兴致,豪迈地应声道。 “长路漫漫任我闯~,预备…起!” “长路漫漫任我闯,带一身胆色和热肠,找回自我和真情,停步处别视家乡…… 迎接日月万里风,请清风洗我的狂,来日醉卧逍遥,不再动我刀和枪……” 歌声不是很打调,但是浑厚雄壮,透漏出一股热血的男儿本色。再配上这哥俩的狂放不羁和率性逍遥,把驴背上的两个女孩子深深地迷住了。 两双大眼睛热切地看着沉醉在自己歌声中的哥俩,青青和小小心中忍不住一阵的自豪:看看,这就是自己选的男人,多爷儿们! 就在周宇哥俩引吭高歌的时候,周家村这边也是整装待发,各家的汉子有的拿着扁担有的提着粗绳子聚集在村北边的一处树林边,咋一看小树林周围全是人,旁边还停着几辆大马车和四轮子,上面堆放着一块块刻着先烈生平及名字的青色石碑。女人们则拐着篮子,里面装了一些祭祀用的酒菜和烧纸。至于孩子则是一个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排行老八的周定义也赶着马车来了,车上堆放着满满一车的榆木棍子,足有几百根。” “定义,你咋才来?对了。定国和定邦咋还没来?不是说好了他们俩要跟着你一起过来的吗?”吴老大着急地问道。 “哎呀老吴大哥,我二哥和三哥这会儿正在劝几位太公呢。现在咋说都不好使,非要跟着去小青山。你们说咋办?我看这回是瞒不住了。” “哎呦我的祖宗呦,这可要了命了,咱哥们今天可是要去拼命的啊,要是几个老头子去了被气着咋办?” “咋办?凉拌!大哥,老八,要我说这事儿也没那么麻烦,既然几位老太爷要去咱就背着他们去好了,反正这事儿也不可能瞒他们一辈子。至于说怕生气上火要我说咱们可就有点想多了,那几位爷爷都是啥人?当年砍鬼子的脑袋就和砍西瓜差不多。还会被这样的小场面惊着?” “大奎你别在那儿扯**蛋,要是几位爷爷真有个好歹你敢负责么?”吴老大一高蹦起来指着大奎的鼻子问道。 “这~,大哥你这不是放屁么?我他娘的哪能负起这个责任?”大奎有些蔫儿了,声音小了很多。 “这不就得了?要是几位爷爷真有个好歹咱们还能活么?所以得想尽一切办法不能让他们上山。吴老二,吴老二,都火烧眉毛了你他娘的死那儿去了?” “听到拉,来了!”听了老爸的叫喊,吴老二赶紧从人群里钻了出来。 “小子,你赶紧回家叫你媳妇把咱家大宝抱到你定邦三叔家。就说没人看孩子,让他们几个老头子帮忙看一天,记住,装得一定要像。要是那几位老头子问你原因,你就说你和你媳妇要上山,千万不能说漏了。 唉。其实做这件事儿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二狗子和三驴子,你还差点火候啊。不过死马当活马医,赶紧走吧。” 听了吴老大的话。林子周围的几百号人齐齐地点了点头,这事儿还就周宇哥俩最适合,话说那两个臭小子特别能忽悠,和你白乎一天一句话都不带重样的,而且他俩也不怵那几个老头子,脾气上来了还敢和老头子们叫叫板,换成其他人就不成了,村里谁见着那几位敢这么干啊? 话说周定国哥俩现在正被八位太公堵在家里受训呢,心里是苦不堪言。由于今天日子特殊,吴太公一大早就让吴老大把自己背到周定邦家里了,就是想着能到山上祭拜祭拜老兄弟。 “定国你和五爷说说,你们哥俩为啥就死活不让我们上山呢?你说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活几年,今天这个日子你不让我们上山这不是要我们的老命么?”本家的五太公问道。 “老五,和这两个兔崽子说话那么客套干啥?还反了他们了,一帮小王八犊子这是要造反呢?定国,定邦,我也不和你们哥俩废话,赶紧给我找人过来用藤椅抬你吴爷爷上山,我们七个自己能走,不要你们抬。”老太公气呼呼地说道。 周定国看了眼自己的三弟,哥俩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眼中满是无奈,没办法只好到小树林那边喊人去了。 哥俩走后柳太公雪白的眉毛一皱,对着周太公说道:“三个,我怎么感觉今天这帮孩子有些不对劲儿呢?一个个都鬼鬼祟祟的,像是做贼似的。” “嗯,老柳,我也发现了,这群小王八蛋指定有事儿瞒着我们,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去小青山,我倒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行了三哥,你也别朝孩子发火儿,孩子们也是怕我们担心,而且定国哥俩这些年为了照顾我们也都不容易,可别寒了孩子们的心。 不过今天这小青山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是一定要去的,多少年没玩大刀了,三哥,你这儿还有几把?给我带上一把吧,话说我临死前要是还能为周家村做点贡献也值了。”忍痛坐在椅子上的吴太公也是个狠茬子,说起用大刀砍人神情依旧。 周太公想了一会儿,末了去了自己的屋子从里面背出一个麻袋,然后掏出八把包裹着油毡纸的鬼头刀。 看着这八把还残存着红布条的鬼头刀,剩下的七位老人是唏嘘不已,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保家卫国的年代。 不一会儿吴老二抱着大宝来了,但是被几位太公吓唬了几句后抱着孩子撒腿就跑,再也不敢劝说这几位太公留在家里了。 周定国哥俩没过多久就带着十几个青壮年抬着藤椅过来,这些藤椅被绑在两根长长的木杆子上,这还是前几年为了太公们上山方便周家村人专门特制的。 但是当这些人看到太公们一人背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鬼头刀时全都咂了咂舌,难不成这些老头子全都知道了? 周定邦苦笑着问道:“我说八位老爷子,咱今天可是去山上祭拜的,你们咋还背着刀去?” 老太公眼皮一翻不悦地说道:“你给我滚一边儿去,磨磨唧唧地你烦不烦?爷爷们到山上给那些老兄弟耍大刀看看不行啊?” “爷爷,你们真是我爷爷,唉,愿意耍就耍吧。”周定邦无奈地说道。 进山祭拜的队伍出发了,汉子们俩人一组抬着一块青石碑,剩下的汉子们则抱着一捆捆的榆木棍子跟在队伍当中。 看着这些孙子辈的壮年抱着的那一捆捆榆木棍子,坐在藤椅上的柳太公招呼着周太公道:“三哥,我说地对吧?今天指定是有事儿。嘿嘿,老虎不发威人家这是拿咱当病猫啊!” “哈哈哈哈,病猫?到时候谁是病猫还不一定呢,咱们走着瞧。”老太公浑身杀气腾腾,豪气冲天地说道。 抬着老太公的大奎和水生不住地头疼,妈妈咪呦,今儿个这是要坏菜啊! 周宇一行四人在途中和周家村的大部队会合了,看着绵长的上山祭拜队伍,青青和小小也是热血沸腾,情不自已。 刚才她们俩人听周宇哥俩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讲了个遍,早就被先烈们为了国家和民族英勇就义的精神所感动,更为周家村不忘先烈几十年间坚持祭拜的行为而感到骄傲。 两个女孩子现在是心情激荡,热血澎湃,如果今天真有辱没先烈的事情发生,别说周家村人不会答应,就是自己二人也势必要发动身后的力量进行反击,总之无论如何先烈的长眠之地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打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