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祭拜先烈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零一章 祭拜先烈1

从周家村到小青山原本没有路,但是除了每年的七月十五周家村集体祭拜先烈外,清明、元宵二节村里还是有不少人在八位太公的带领下过来祭拜,所以硬生生地踩出了一条山路。 山路弯弯,人流涌动,一眼望不到尽头。周家村的汉子们抬着崭新的青石碑走在前面,女人们则拐着篮子紧跟在后面。 这些朴实的庄稼人此时面色凝重,内心悲戚,默默地向前走着,千八百人的队伍除了刷刷的脚步声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 渐渐地行进的人流接近了小青山。 作为青云山脉的主峰,小青山高大巍峨,海拔能有两千多米。山上风景秀丽,名贵树木不知凡几。由于地处大山里,所以几乎没有遭到破坏,就是大炼钢铁的那几年也因为路途遥远,山高坡陡而免遭厄运,所以山上的树木几乎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树。 由于森林资源保护的好,许多东北的稀缺资源在这里都能找到。运气好的话百年老山参,灵芝也能遇到,甚至偶尔也能碰到东北虎,成群的梅花鹿等。可以说这是一座真正的宝山,在太平镇周边老百姓的心中更是充满了无穷的神秘色彩,很多的民间故事就是以此为蓝本展开的。 也正是由于小青山藏在深山中,所以这些先烈的坟墓才得以保全。否则以当年小鬼子的所作所为,要是这些先烈被埋在外围的山上,后人是绝对没有机会进行祭拜的。 肃穆的队伍在山道上快速地移动着,随着越来越接近小青山。宛如长蛇地人群中气氛越来越压抑,就连小小这位平素大大咧咧的丫头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粉面上呈现出浓浓的悲戚之色。 到了小青山脚下,望着眼前巍峨俊秀的青山。原本还风轻云淡的八位太公和几十位六七十岁的爷爷们就不那么平静了。山上长眠的那些英烈不是他们的兄弟就是长辈,几乎每个人他们都曾见过,每一个人都一直在他们的记忆里。虽然阴阳相隔,时间也过去了几十年,但是那些人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再他们眼前浮现,此时此刻他们又怎能平静得了? 大奎和水生抬着周老太公走在最前面,在老太公的要求下把藤椅慢慢放下。除了吴太公外,后面跟着的七位太公也走下了藤椅。后面的村民们陆续地赶了上来,最后都聚集在小青山脚下。 看着八位太公要带头往山上走。大伙儿赶紧围了上来,周定邦急切地说道:“我说爷爷们,这山高路陡的还是让我们抬你们上去吧?” 刘太公淡然一笑道:“定帮,你们都是好孩子啊,但是这些年来哪一次不是我们自己走上去了的?这里可是我们那些老兄弟的安息之所,换成是你们,而且还腿脚利落的,就能忍心让人抬着上去?要知道我们是来看望兄弟的,不是来耀武扬威的。” 大伙儿都不出声了。周定邦又无奈地说道:“那行,几位爷爷就跟我们走上去吧,吴爷爷这两天身体不好还是得抬上去。这样吧,我们打头。你们在队伍中间,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话音未落老太公眼皮一翻嗓音洪亮地说道:“行了,都别废话了。就我们哥八个打头,谁要是敢跑到我们前头看我不削他。” 得。一句话众人都没了脾气,只好跟在八位白发苍苍的太公后面一步步往山上走。 就在周家村人怀着崇敬、悲戚的心情一步一步地沿着山路向着小青山行进的时候。从太平镇西北的沙河村几辆大卡车组成的车队也向着小青山出发了。每一辆车上都装满了人,这些人一水儿的光头,黑衣黑裤黑墨镜,手持一根橡胶棒子,少部分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两尺多长的砍刀。 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面相能有四十五六岁的大老板孙佳德坐在头一俩卡车的驾驶室里抽着烟,脸上不时地露出几丝厉色。 话说这位大老板好不容易找后门拉关系终于和省林业厅以及太平镇的这帮领导立了意向要承包小青山,过几天资源丰富、满山是宝的小青山就是他的了。做为从太平镇走出去的一员,他自然知道小青山的的价值,所以这才不惜下血本动用一切关系促成了这次承包交易。 可是就在要签合同的前几天,县林业局向省林业厅反应小青山还有一片坟地,不管现在双方合同签没签定,建议厅里一定要对这件事儿加以重视,要是闹起民愤可就不好了。 要说这事儿还是周宇听说小青山被承包后承包商要村里迁坟,这才打电话给张局长询问了一下,看看这事儿到底应该怎么办,于是张局长气得咬着牙向省林业厅汇报了这件事儿。由于是省里直接插手的这件事儿,老张也只能帮着周家村把水搅浑了,至于合同到底签没签他这个县林业局的局长也不知道。 虽然孙老板后台硬,但是那坐大山可不是谁家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国有土地,而且弄不好还会涉及到最令人头疼的民事纠纷,所以林业厅也不敢直接签这合同了,而是让孙老板给村民们一定的赔偿或是和村民们协调好后再签合同。 但是这孙位佳德的人品实在是有违他的名字,黑心地不得了,不但不想给迁坟的赔偿,反而还想从这帮人身上再刮些油水,一张嘴就是二百万,结果把过来谈判的周定国哥俩生生地气走了。 孙佳德现在心里把张局长和周家村的老老少少恨得不得了,这些人是诚心挡着自己发大财啊。幸亏在镇长李刚的身上出了不少血,然后又忽悠他自己承包了小青山后一定加大投资,这样的话太平镇的税收也会增加一大截,结果这家伙现在完全倒向自己这边儿,而且利用镇政府的名义不停地向那帮庄稼汉施压,就想给所有人一个印象,小青山已经被承包了,合同已经签了,无论大伙儿怎么闹也没用,乖乖迁坟才是正道。 双方现在已经僵持在这儿了,虽然孙佳德很黑,但是他也不敢生生地就把那一百多处坟堆给平了,这可是在挖人家的祖坟啊,那样做的话双方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就在孙老板为这事儿上火的时候,镇长李刚前两天给他来了个电话,说是七月十五这一天周家村那帮人肯定要来山上祭拜的,到时候组织些人手吓唬吓唬他们估计事儿就成了。 镇长李刚是这么说的,而孙佳德自然也是这么理解的,所以就花了大价钱从县城请来一帮打手,能有四五十号人,但是孙老板还怕这些人不够,起不到震慑的效果,于是让自己公司的保安把头都剃了,又出钱统一着装,准备好了家伙,就等着今天能一锤定音,把那些庄稼汉吓尿裤子从而不花一分钱让他们把坟迁走。 也不知道李刚是帮他还是在害他,要说这样做还真能把一般的老百姓吓唬住,但是用这些来吓唬周家村这些人?这不是扯蛋么?到时候谁吓唬谁真就不好说了,孙老板也实实在在地被李刚好好地坑了一回。 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此次行动的带头大哥,县城黑道中人称坡脚虎的朱哥,孙佳德满脸含笑地说道:“朱老板,这次的事儿就拜托你们了,等事情完事儿之后兄弟我再奉上十万块给兄弟们买烟抽,您看咋样?” “哈哈哈,孙老板爽快,今天的事儿你放心,不就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老农民么?只要我这些兄弟们往他们身前一站,他们就得被吓得直哆嗦,要是把家伙一亮,他们都得吓得尿裤子。 孙老板我和你说句心理话,其实在我心里他们就是一个屁,我要是高兴了今天就把他们放了,我要是不高兴就把他们留在山上待两天,我憋死他们。 话说兄弟我出马还没有失手的时候,孙老板你就安心的把钱准备好就行了,晚上让兄弟们好好乐呵乐呵。”朱大友一脸横丝肉乱颤,得得瑟瑟地说道,仿佛这天地间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似的。 要说朱老大这次可真是觉得自己遇到大主顾了,“中国没有黑社会”这个说法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自己是信的。为啥?没看到那些觉得自己很牛逼的道上大哥不是吃了枪子就是进了局子么?自己这帮人也就是小打小闹帮人讨个债打打架吓唬吓唬吓人赚点小钱而已,离黑社会可是差了能有十万八千里。 好在这些手下都是一个人吃饱玩家不饿的玩意儿,所以尽管自己进项不多,但也能让大伙儿吃个饱饭,偶尔还能发点福利找个小姐啥的,所以这帮人还能跟着自己。 这不快有一个月没有来钱的道道儿了,没想到前两天竟然有个傻逼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主动交了二十万让自己出帮手吓唬吓唬一帮农民。这事儿既简单有能赚大钱,好悬没把朱老大美死。所以今天这才把自己手下的兄弟全都带来了,穿上了人家提供的衣服、墨镜还有家伙,你别说,还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这一打扮起来还真有电影里黑社会的气势,解决那些老农民还不就是分分秒秒的事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