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挥起手中刀,扞我英雄血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零三章 挥起手中刀,扞我英雄血1

朱老大这会儿有些犹豫了,虽然这家伙常年干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但是对面那帮庄稼汉嘴角的冷峻还是使他有些发寒。 “这他娘的都是些啥人啊?怎么笑起来都是那么瘆人?庄稼汉?有这么牛逼的庄稼汉么?怎么那帮人看着比自己这些人都像是黑社会?”朱老道心里哀鸣着,心里问候着孙佳德的女性亲属。 这时候老太公早就把周定邦叫到跟前问明了事情的缘由,八位太公气得浑身直哆嗦。妈了个巴子的,真是黄鼠狼下豆鼠子,一辈不如一辈啊,竟然还有人想要打扰长眠在这里的兄弟姐妹,难不成这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于是老太公拨开人群带着七位太公向前迈了一步,朝着对方大声喊道:“你们谁是主事的,出来和老子说话。” 看着对面一下子站出来八位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朱老大瞅了瞅孙佳德,希望他出去顶一阵子。 孙佳德才不管这些,谁挡着他发财谁就是他的敌人,于是这家伙从保安身后也挤了出来走到八位太公跟前,指着太公们就大喊大叫的,“我说你们几个死老头子出来干啥?知不知道这地方我已经承包了?识相地赶紧把这些破坟迁走,要不我就把它们推平了,到时候你们就连骨头渣子都捡不到。” 这话说得可就有些狠了,周老太公气得须发皆张,张开大手抡圆了胳膊照着这为富不仁的家伙一个大耳瓜子就抽了过去。 话说老太公那是久经战阵,加上最近这些日子经常服用红景天喝葡萄酒,身体机能更是年轻了好几岁。这一巴掌下去只听“哎呦”一声,孙佳德一下子就被扇到地上。眼冒金星。 话说孙佳德这么大的老板谁敢打他嘴巴,而且还这么用力?所以这一巴掌一下去彻底把这家伙打傻了。坐在地上好久没醒过味儿来。 打完之后,老太公气呼呼地对着那一百多号人大声说道:“看你们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咋的,你们当穿身黑衣服戴个黑墨镜老子就怕你们啦?还想让我的兄弟姐妹们死后都不得安宁,反了你们了。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里埋得都是谁,这些可都是英雄啊,要是没有这些人现在有没有你们都不好说呢。你们说这些人为了保家卫国和小鬼子血战到底最终丢了性命,你们就忍心让这些英雄死后也不得安宁?” 看着周太公有些激动,刘太公走了过来扶住他。也气呼呼地说道:“你们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谁,都干了啥事儿,为啥要埋在这里,这些我们不怪你们,老头子现在就和你们好好说说。 看见我旁边这座坟了吗?这个人叫柳有财,他们家哥仨,日本鬼子打过东北的时候就和我们上山一起打鬼子了,最后他两个哥哥全都牺牲了。 当时我们都劝他回家,找个媳妇也好把香火传下。但是有财就是不肯啊。在一次战斗中被鬼子的炮弹直接炸飞了,啥都没有了,最后兄弟们只找到了一只烧焦的胳膊安葬在这里。” 说到这里刘太公和其他几位太公已经泣不成声,但是倔强的刘太公抹了把泪水继续说道:“我再和你们说说我有财兄弟旁边的这座坟。这里埋着的人叫周守礼,是我们老队长的本家兄弟,有一次我们被鬼子截住。兄弟们一看跑不了了,就挥舞着大刀和鬼子拼起了刺刀。守礼兄弟肚子被小鬼子划了两刀,肠子都流出来了。 但就是这样。他愣是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挥舞着大刀继续给兄弟们断路,最后被小鬼子乱刀扎死了。等到我们找到我兄弟的尸体时全身都是刀眼,鲜血把周围的土地都染红了……” 刘太公尽管已是耋耋之年,但是声音依然洪亮,只是每一句话都带着心酸,充满了愤懑之情。 对面那一百多号人直到这时才知道感情那位孙老板是想让人家把烈士的坟地迁走,但是盗亦有道,自己虽然也不是啥好人,但好歹还是个中国人,于是就有那么二三十号放下了手中的橡胶棒子。 但是这时候好死不死地孙佳德大老板也清醒过来,刚好旁边有一座新立的石碑,这家伙还有闲心看了眼上面的铭文。 这一看不要紧,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不等刘太公说完就一高蹦了起来兴奋地说道:“老头儿,不要在那儿胡说八道了,你看看这碑上刻得是啥?赵玉年,嘿嘿,国民党东北第二军团第一师三团二连上尉连长,我说,这里不都是先烈吗?怎么还整出一个国民党的军官?你们这些老家伙不是老特务吧?妈的,我倒要看看这个国民党军官的坟里是不是有舍秘密,来人,给我挖!” 挖字的尾音未落,离他最近的周五太公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抡起大手“啪”地一声又是一个大耳刮子烀在了这小子的脸上,这家伙嗷地一声又倒了下去。旁边的周七太公也气得上前踹了两脚。 这时候朱老大的人没动,孙佳德手下的几个光着脑袋的保安赶紧过来把老板抬了回去,话说要是再让老板在那儿待一会儿,估计这嘴巴子今天就得被搧糊了。 周五太公扇了人家一个大嘴巴子还是不解气,一下子把背在后背的鬼头刀拽了出来,老人家用刀尖指着孙佳德气呼呼地说道:“你个小王八蛋,放你娘的狗臭屁!国民党军官?国民党军官咋的了?那也是我们同宗同源的兄弟!那时候全民抗战,谁管你是啥党?只要是中国人能打小鬼子的就是我们的兄弟。 你说得这位赵玉年是国民党军官不假,但也是我们的兄弟,当年太平镇的乡亲们被鬼子抓走不少。要不是我赵兄弟带着人马配合我们半路抢人,估计太平镇今天能少一半的人。而我赵兄弟为了乡亲们的安全带着一个连的人马和我们一起断后。 以前和小鬼子打,打不过我们可以往山里跑。但是那一次不行啊,乡亲们还没到达安全的地方,我们能跑吗?那一战打得惨呐,我现在啥也记不住,就记得我那天看到的东西都是红色的,血红一片,那都是我兄弟们的血啊! 事后我才知道感情老子也中枪了,而我赵兄弟也身中四枪壮烈牺牲,他带来的那些兄弟也是死的死伤的伤。最后一清点三百多人的队伍打得只剩下一百多人了……” 周五太公是越说越伤心,越说越生气,后来干脆挥起大刀对着孙佳德厉声喝道:“兔崽子你给听着,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有多大能耐,如果你要是再敢侮辱我死去的兄弟,老子就和你拼了!我要是不砍你个十段八段的,老子就不姓周!” 这番话说得是斩钉截铁,毫不动摇。看得对面那些混混浑身发寒。 挨了两个大嘴巴,感觉自己受了奇耻大辱的孙佳德这会儿恨得直咬牙,讲道理自己讲不过人家,但是拼后台自己总不会输吧? 于是这家伙扶了扶金丝眼镜。两眼泛着红光,咬牙切齿地对朱大友说道:“朱老板,我今天豁出去了。只要你今天把这些人给我打服了,我再给你五十万!” 本来已经有心退出的朱大友一听眼睛瞬间就绿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话说自己不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么?这一单要是成功了就是九十万呐。自己就可以潇潇洒洒地过上些逍遥快活的日子了。 想到这里朱大友也不在意刚才发生的这些事儿了,再怎么厉害也是农民,只要见着血保证就全都蔫儿了。于是举起手中的砍刀大喊一声:“兄弟们,咱们出来混得能被一群老农民吓唬住吗?刚才朱老板可是说了,要是今天这事儿成了,再给我们五十万,兄弟们,五十万呐。为了五十万给我冲啊!” 要说朱老大还是有几分能力,一席话把这些混混的心思又蛊惑起来,于是这帮混混挥起手中的家伙跟着老大向对方冲了过去。 周家村这帮人是干啥的?此时早就在村民小组长的带领下以包围全歼的姿态迎了上去。 八位太公手持大刀威风凛凛地站在最前面,看着那些呜嗷往下冲的小混混,周老太公哈哈大笑,豪气冲天地说道:“兄弟们,咱们哥八个今天就为周家村再打出一个百年安宁吧!这里是咱们兄弟姐妹的地盘,可不能动武,咱们往山下撤撤。 记住了,今天不能杀人,用刀背。” 说完八位老人齐刷刷地把手中的大刀翻了过来,指挥着周家村的人后队变前队往下方退了一大截。 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老太公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周家村的儿郎们,挥起手中刀,捍我英雄血,跟着老头子冲啊!”说完老哥八个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挥着大刀就冲了上去。 这会儿吴太公也不用人扶着了,腿脚利落地提着大刀也跟着兄弟们杀了过去。 周家村第三代的这些汉子哪能让爷爷们冲在前面?周定国哥俩和大奎吴老大等人飞快地往前跑着,高喊着口号做为第一波攻向了对方。 今天这事儿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本来以周宇周虎为首的第四代是保护妇女们的,但是听到长辈们高喊的口号后,所有的年轻人都热血沸腾。这时候吴老二和水生兴奋地眼珠子都红了,抡起榆木棍子嗷嗷地也冲了上去。 其他的年轻人一看,也不管回去会不会挨骂,这会儿太公、爷爷、叔叔大爷们正在那儿和人家拼命呢,自己就这么老老实实地站在这里看热闹?尤其是现在正热血上涌,于是这帮生猛的后生小子啥也不管了,也抡起棍子冲进了人群。 看到柳太公刚才被一个家伙打了一棒子,周宇也呆不住了,对着身边的青青说道:“青青,对不起啊,你和小小先到婶子大娘那边,我和虎子得过去帮忙。” “嗯,你赶紧过去吧,我能理解,不过一定要小心,我和小小不会乱跑的,就在这里你。”说完就领着小小站到了妇女的队伍里。 没有了后顾之忧,周宇哥俩也嗷嗷乱叫地冲进了人群。 青青拿着摄像机小心翼翼地拍摄着,旁边的几个婶子大娘在帮忙打着掩护。忽然张家二婶捅了一下身边的周定义的老婆大声说道:“老八媳妇快看,好几个人围着定义打呢,哎呀不好,定义被打了一棒子。” 周家八婶定睛一看,可不是么?好几个黑衣人围着当家的在打,于是八婶把篮子往张家二婶手上一塞,抄起地上剩余的榆木棍子脸带煞气地给当家的解围去了。 在老八媳妇的带头下,大部分身强体壮的婶子大娘也加入了战团,远了就用棍子打,近了就手挠脚踹,再不行就用牙咬…… 青青和小小在后边看着这些婶子大娘大发雌威心里好不羡慕,真希望自己也变成她们其中的一员过去参战,也为心爱的人尽一份力。 这一番乱战周家村准备地充分,加上人手充足群情激奋,打的对方是哭爹叫娘的,随着周家村村民包围圈的缩小,对方能够站着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包围圈里现在还有十几个家伙未曾倒下,其中就包括罪魁祸首孙佳德和朱大友,大伙儿打算再冲一次彻底完活。 就在这时候从山下跑上来十几个人,带头之人一身便装身后跟着的全是警察,那人边跑边大声叫喊:“住手,快住手!”周家村这帮爷儿们一看,感情那几个警察都认识,不就是太平镇派出所的那几位么?领头的还是老熟人吴所长。 但是这帮人恨透了那两位带头大哥,于是趁着那十几个人还没上来赶紧一窝蜂地冲了过去,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顿猛揍。 这一顿揍彻底把两个带头大哥和一众亲信打傻了,最后有几个家伙干脆也不抵抗了,直接让棍子落在身上然后“啊”的一声就装死去了,最后只留下两位带头大哥在那里受苦受难。(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