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挥起手中刀,扞我英雄血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零四章 挥起手中刀,扞我英雄血2

主管森林和旅游业的副镇长张大强带着镇派出所的十几个警察终于上来了,一上来就气喘吁吁地对着远处的周定邦大喊道:“老周,你们他娘的这是在干啥?还有没有天理国法了?” 听到这位带头的政府官员这样说,周虎赶紧弯下腰对着在地上直哼哼的一个小混混说道:“兄弟,流血了啊?哎呦呦,血可是好东西啊可不能糟蹋了,借哥哥用点哈。” 说完也不管人家同意不同意照着人家的伤口就狠狠地抹了一把,然后涂在自己脸上,接着就倒在地上一抽一抽的。 周围的叔叔大爷哥哥兄弟们看着好笑,纷纷伸出了大拇指,于是也学着周虎的做法弄了自己一身血,然后就趴在地上。周虎那一抽一抽的动作难度系数太高,这帮憨厚的汉子也学不来,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地上直哼哼 要说吴老二今天表现真不错,一个人放倒了仨,这会儿正兴奋地在吹着山风,感觉自己要是再加把劲儿说不定这一百多人也不够自己打的。正在这儿美着呢,忽然后腚被人踢了一脚。 英雄吴老二转过头就想发飙,但是一看揣自己的人正是自己的老子吴老大,这厮也不敢发火儿,纳闷地问道:“爸,你踹我做啥?我今天的表现还行吧?” “我说你小子咋就一根筋呢?我问你你小子很有钱吗?” “爸,我哪有钱呐?咱家的钱不是都是我妈把着的吗?”吴老二更糊涂了,这会儿老爸咋会问道这个问题? “没有钱你小子还傻愣愣地站在这里干啥?想赔钱咋的?没看到三驴子那小王八蛋都一身是血地躺下了么?你说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 吴老二一听这回是明白了。于是赶紧弯腰找血去,但是周围这帮人的血早就被已经倒地的村民们弄干了。这会儿上哪儿找去?不过这小子也不含糊,当看到自己老子手臂上被划了个口子时抓起老爸的手臂就往自己脸上抹。把个吴老大心疼地直叫:“喂,我说你个兔崽子,就这么点血你可别用了了,好歹给老子留点啊。” 然后爷儿俩双双倒地大眼瞪小眼的,可能是这么瞅着不习惯,于是爷儿俩又换了个姿势变成了脚对脚,然后就在地上哼哼着。 张大强带着警察和周定邦一干人上前看望伤员去了,吴所长偷偷地把周宇拉到一旁着急地问道:“我说周老弟,这次又咋了。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对了,乡亲们吃没吃亏?” “这才是真正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啊!” 周宇心里感叹了一声,然后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和吴所长讲了一遍。 老吴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没想到还有这么为富不仁的家伙,竟然还想打扰先烈的英灵,这他妈的还是人吗? 骂了一阵孙佳德后吴所长埋怨道:“我说周老弟,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你咋不给我打个电话呢?我要是早点知道就不会让乡亲们吃亏了,我刚才看了一眼,乡亲们受伤地可是不少。唉,你说这事儿整的,我是担心这事儿越来越大,最终还是你们吃亏啊。” 周宇对此倒是没啥感觉。见招拆招就可以了,反正坟是不可能迁的。 不过周宇对于吴所长的到来还是有些惊讶,于是问道:“吴所长。你们怎么过来了,而且还全副武装的?” “唉。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好像是李镇长说今天小青山这边有承包商过来考察。怕出现问题,就让张副镇长带着大伙儿来了,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这他妈的是啥承包商啊,一点人味儿都没有,我还保护他们?哦,对了兄弟,没出人命吧?” 周宇苦笑了一下,这位还真敢想,只是个民事纠纷罢了,双方谁敢闹出人命?于是呵呵一笑道:“吴所长看你说得,我们可都是良民,谁敢杀人?不过对方全是黑衣黑裤黑墨镜,而且手拿砍刀,看着就是有组织的黑社会,我们这边受伤的可是不在少数,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深深地吸了口气,吴建国点了点头,然后就和周宇向着人群聚集的地方走去。青青和小小这时候把摄像机藏了起来,也担心地赶在后头。 通过刚才周定邦的叙述,张大强现在已经完全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对镇长李刚充满了愤怒和鄙视。做为一个镇长,一镇堂堂的父母官,不仅不为治下的民众做主,反而还勾结外人来欺负乡亲,真是太过分了,有失一镇之长的气度。而且这片坟地里埋得可都是革命前辈啊,这样神圣的地方不但不加以保护而且还勾结外人来糟蹋?这家伙是怎么当上镇长的? 就在张大强心里极端愤怒的时候,冷不丁地一双大手抓住了他的脚踝,把张副镇长吓了一大跳,赶紧低头看去,就见一个满脸是血的小伙子趴在地上,一双大眼睛悲愤地瞅着自己。 张大强赶忙问道:“小兄弟你咋的了,赶紧起来。” 小伙子摇了摇头,就如同在外头受了欺负的孩子见到父母一样,大眼泪噼里啪啦地就掉了下来,搂住张副镇长的大腿就哭开了:“领导,我起不来了,两条腿都被那群人打断了,我们村的人好苦啊,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哎呦疼死我了,再不上医院我就要疼死了,可是我家里没钱呐,我要上医院,我有病啊!” 看了周虎的凄惨模样,张大强好悬没哭出来,多好的孩子啊,竟然被人打成这样,天理难容啊! 于是张副镇长赶紧把兜里的钱全都掏了出来,总共八百多块钱,然后让没受伤的村民赶紧抬着周虎下山治病去了。 这会儿在张镇长的吩咐下,所有倒在地上的人都被扶起来坐好。 背靠着一棵大树干。孙佳德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成了布片了,领带也不翼而飞。眼镜也只剩下个框了,至于脚上的鞋。对不起,周家村的人可没看到这家伙是穿着鞋来的。 至于朱大友就更惨了,脸上被挠了无数个血绺子,胸毛也被拽掉了一大片,脑门上也起了五个大包。 朱老大现在就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似的,想想刚才自己被一群老娘们痛打的经历好悬没哭出来。这些都是什么人啊,怎么连老娘们都这么凶悍?到底谁他妈的是黑社会啊! 来到烈士的坟前,张大强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来到八位太公跟前深深地来了个三鞠躬。 鞠躬完毕张大强动情地说道:“八位老人家。我张大强瞎了眼啊,竟然不知道咱周家村还有你们几位老英雄健在。今天的事儿你们放心,只要我在副镇长的位子上呆一天,就绝对不允许迁坟,我们不能让先烈的血白流,不能让老英雄们寒心呐!” 感觉到这个当官的为人不错,青青还特意偷偷摸摸地给了这个副镇长几个特写,尤其是说这番话时候的认真的表情全都让青青录下来了。 “喂、喂、张镇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看到镇政府的人来了。孙佳德眼睛一亮,顿觉这底气足了不少。 张大强虽然觉得很腻歪,但是看在李镇长的面子上这时候也得过去瞅瞅。 来到孙佳德跟前,看着哼哼呀呀一水儿黑社会打扮的这些人。张大强不无好气地问道:“孙老板,你带着这些人到小青山干嘛?你到底是考察来了还是打架来了?要知道你们这种行为可是违法的。” 听了张副镇长这么说,孙佳德撕下了伪装的儒雅。气急败坏地吼道:“张大强,你怎么老是向着这帮庄稼人说话?李镇长可是说了。这坟必须迁!” 张大强一听火儿更大了,指着孙佳德就破口大骂:“迁你麻痹的迁!这里埋着的可是为国为民壮烈牺牲的英烈。你凭啥就能腆着脸说出这样的话?你还有没有一点点的良心? 我告诉你,我张大强当的是老百姓的官,就得为老百姓做主,我不向着老百姓说话难道还向着你说话?你不就是有两个臭钱吗?告诉你,在我这儿不好使!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了,就算我这副镇长被撸了,老子也绝对不会让你迁坟,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好,张副镇长说得好,你是好官呐。”周围的村民纷纷鼓掌,大声夸赞着。 看到张大强这么说,想想今天吓人的遭遇,再看看周围一群汉子虎视眈眈的,孙佳德知道自己这次是栽了,看来小青山和自己注定无缘了。 想到这里孙佳德扶了扶镜框,依旧倒驴不倒架地说道:“行,算你们狠,这小青山我也不包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走着瞧!”说完朝朱大友摆了摆手,就想带着这群手下下山,然后去省里把承包的申请撤下来。 但是朱大友不干了,气急败坏地对着孙佳德说道:“孙老板,咱不能就这么走了啊,兄弟们个个都带着伤呢,怎么着也得要点医药费吧?” 要说朱大友今天也被打蒙了,说这事儿需要那么大的声音么?旁边的吴老二这回可是学精了,刚才虎子可是赚了八百块下山去了,一听到朱大友提起医药费的事儿赶紧又哼哼起来,有气无力地呻吟着:“叔叔大爷们,可不能让他们跑了,咱们被打得满身是血的,他们必须要留下点医药费。” 吴老大这回可是美死了,儿子终于成人了啊! 孙佳德和朱大友这会儿好悬没腻歪死,他妈的被人打了还得拿医药费?这话怎么说的? 最后还是周宇感觉见好就收最好,于是把村里人劝住了,最后双方在吴所长的见证下达成协议,这次事件只是一次民事纠纷,双方愿意私了,由于双方都有受伤,所以医药费就都不掏了,末了两位大哥带着一众手下灰溜溜地下山去了。 由于这段插曲的出现,立碑的活儿被耽误了能有两个小时,这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了,但是周家村这些人由于保住了先烈的坟地,哪里还会顾及到天晌不晌的?送走了张副镇长和派出所的同志后一个个嘻嘻哈哈地都站了起来到水塘边把脸洗干净,然后继续立碑。 终于在下午两点左右众人立完了碑高高兴兴地回到村里,这时候留守在村里看孩子的妇女们早就把午饭做好了,而且周虎这小子硬是用张副镇长的八百块钱到镇里买了半扇猪肉给大伙儿添了一道红烧肉,大伙儿坐在场院里开开心心地吃了顿团圆又胜利的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