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小小归心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零九章 小小归心

中午的时候周定国两口子回来了,看到儿子在家,王桂兰赶紧洗了把脸忙乎着做饭。儿子上次买来的肉没怎么舍得吃,还剩了不少,于是赶紧和面剁馅儿包饺子。晌饭全家热热闹闹地吃了顿韭菜猪肉的水饺,吃完后王桂兰把剩下的两大碟子凉好后用饭盒装起来,准备给儿子带到山上吃。 这会儿饭桌子上放着一大钵洗好的晶紫的葡桃,全家坐在院子里吃着葡萄唠着家常。这两天家里的葡桃熟了,今年葡萄的味道奇好,王桂兰就摘了一些给老人们送去,反正种得也不多,卖也卖不多少钱,索性就留在架上留着自家人吃。这不看到儿子回来了,赶紧摘了些让儿子尝尝。 周定国两口子已经知道儿子解决了木材的问题,心中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看着高大俊朗的儿子在那儿和老爷子以及家里的侃侃而谈,王桂兰心里满是幸福,笑吟吟地问道:“小宇,妈问你件事儿呗?你和青青现在处得咋样了?有没有点眉头?” 听了老妈的话周宇嘴里的这个葡萄没吐皮就吃了下去,期期艾艾地回答道:“妈,你咋又问起这事儿了?” 王桂兰眼睛一瞪嗔怪道:“你说说我不问这事儿还能问啥事儿?你妈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儿,上次你大姑父拿鞋打你的时候我看见青青心疼地够呛,妈当时就觉得她心里指定有你,怎么样,臭小子你还想瞒我们到啥时候?现在到底有没有进展?快和妈说说。” 周宇砸吧着嘴。心里寻思着今儿个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嘟嘟念念地说道:“妈。这事儿吧它还真不好说,我和青青感觉彼此都挺合得来。就是不知道她家里是啥想法,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俩现在还刚开始处,离结婚还远着呢。” “好好好,处着就好,处着就好啊,儿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青青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可要抓住了。妈再不催你了,小火儿慢慢煨着比大火急攻强。” 王云海和周定国翁婿眉开眼笑地在旁边听着,要说青青这孩子真是不错,长得俊俏不说,那人品也是刚刚的,和自家的孩子那是绝配。 和家里人唠扯了一会儿后周宇惦记着山上的动物们,就辞别了姥爷和父母,带着两饭盒饺子和昨天家里剩下的苞米面饼子开着车回山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话说小小和青青在回县城的路上高兴地不得了,没等到地方就兴致勃勃地打开了木盒子。想要看看锅盖头给自己的人参到底啥模样,但是打开一看气得小小一下子就把人参给撇到车窗外。 青青吓得赶紧停车,跑到外面把人参捡了回来。开什么玩笑,这人参可是二叔和刘叔争相出五百万都买不来的好东西。小小这丫头竟然给扔了? 再说这样的人参周宇能有几棵?好不容易赶上大造化了碰上几棵,打算撮合这两个冤家,没想到小小会是这样的反应。 “青青。你还捡回来干啥?哼,这虎这个臭流氓王八蛋。占了本姑娘那么大的便宜末了还用一个白萝卜耍我,看我下次去不好好教训教训他。”小小粉面含煞地说道。 揉了揉太阳穴。青青无奈地说道:“小小,你怎么就知道周虎是在骗你呢?我看这东西像是人参,周宇还给过我两只呢。” “青青啊,你就是善良,怎么知道周宇那小子就不能骗你?我家就是开药材店的,我爸也收了几只好人参,可是和这一只比起来个头能差了一少半儿,你说哪有这么大个儿的人参?” “青青,不要盲目的下结论,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啊,叫我说你还是拿回家给你爸看看,说不定还是极品的好人参呢。” 看到青青这么坚持,小小也不好违了她的好意,只好气呼呼地把人参收起来,只是心里合计着下次去周家村怎么样收拾周虎一顿。 俩人到了省城后天也晌了,青青还着急把自己包里的两只人参给爷爷送去,于是把小小送到家门口帮着她把一筐桃子卸下后就开车离开了,甚至连二叔家也没过去。 这时候诸葛青山和刘彩霞夫妻俩正在吃午饭呢,就听见门外大呼小叫的,仔细一听原来是宝贝女儿回来了,两口子赶紧撂下碗筷出了门。 和丈夫把一筐桃子抬进家里后刘彩霞让女儿先去洗把脸,自己赶紧给女儿盛了碗饭。 看到女儿大口地吃着饭,刘彩霞嗔怪道:“小小你个死丫头这几天去哪儿了?你爸的公司你也不去,也不说在家陪陪妈妈,就知道一天到晚地瞎跑,要知道你可是个大姑娘啊,这样下去我看谁敢娶你。” “妈,这几天我可是和青青在一起,你就是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她吗?我们俩到周宇家那边玩儿去了。我和你们说啊,有时间你们真应该也去那里看看,哎呀那里简直美死了,保证你们看了后都不想回来了。”小小一边抿着饭,一边和父母炫耀着。 “嗯,要是和青青一块儿去妈就放心了,对了,你说的那个地方真有那么美?” “哎呀妈~,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哼,竟然连自己女儿的话都不相信了。” “好好好,妈信还不行吗?等过些日子你爸不忙了咱们全家一块儿去散散心……” 这娘儿俩在热乎的时候,诸葛青山的眼神一直没离开女儿带回来的那只盒子,那绝对是一只用来装人参的盒子,只是比一般的要大上一圈儿而已。 “姑娘,先别和你妈热乎了,你怎么带了一只人参盒子回来了?”诸葛青山饶有兴趣地问道。 不提盒子还好,一听老爸提起盒子诸葛小小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说道:“爸。你还是不要问了,那是我朋友和我开玩笑。里面装着一只白萝卜。好了你们吃吧,我没胃口。上楼休息去了。”说完就跑回了自己的卧室把门一插生闷气去了。 刘彩霞捅了一下丈夫小声说道:“青山,我怎么觉着小小有些不对劲儿啊,这孩子一直大大咧咧的,从来也没有过心事啊?不行,我得去问问。” 诸葛青山把老婆拽住了,笑呵呵地说道:“行啦,姑娘都这么大了,有点心事也应该,相信她自己能解决。咱俩总不能一直守在她身边吧?不过我觉得应该和那个盒子有关,你等会儿,我先看看到底是啥样的萝卜能让我姑娘这么生气。”说完就离开饭桌到客厅里把盒子拿了起来。 两分钟后诸葛青山被老婆扯着耳朵喊了两嗓子后才哆哆嗦嗦地醒了过来。 “青山,你在这里傻傻地站了半天,我这么大声喊你你都听不到,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彩霞,我他妈的见着人参精了,你说我怎么了?” 听到一向文明的丈夫竟然说出了脏字,而且还这么搞笑。刘彩霞乐得咯咯直笑,用手指点了一下丈夫的脑袋嗔怪道:“青山,别瞎说,什么人参精。我看你倒像是魔怔了。” “彩霞,我说得都是真得,这么多年我你还不了解我吗?你看看这是什么?”激动过后诸葛青山把木盒子递到老婆手里。 看到盒子里长得很像人参的白萝卜。刘彩霞吃惊地问道:“青山,这真是人参不是萝卜?天哪。这要真是人参得长多少年?” “彩霞,这绝对是人参。而且还不是人工养殖的草参,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能有八十年左右,可能是这人参的生长环境太好了,所以才能长成这么大个儿。可笑人家送了这么大的礼咱姑娘还以为是萝卜呢。”诸葛青山苦笑着说道。 “青山,这只人参得值不少钱吧?” “无法估量,要是着急用七八百万应该能值。”诸葛青山吸着凉气说道。 “七八百~万?” 由于吃惊,刘彩霞都岔声了,赶紧冲着楼上大声喊道:“小小,你个死丫头赶紧给我下来,出大事儿了,你干啥了人家能送你这么值钱的礼物?” 听到老妈发出尖叫,卧室里的诸葛小小还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推门出来,着急地问道:“妈,你怎么了,干嘛这么吓人?” “我怎么了?你说说你都干啥了,这只人参到底是谁送给你的?你个死丫头快说啊!” “我~我干啥了?我也没干啥啊,就是和青青去周家村玩了啊? 咦,不对啊,妈你刚才说啥人参?这不会真是人参吧?难不成周虎那家伙没骗我?” “唉小小啊,爸和你保证,这绝对是人参,而且还是不可多得的绝品好参,要是这也算是骗人的话,那爸爸愿意天天被骗。”诸葛青山打趣道。 “欧耶!周虎真得没骗我。行了爸,既然人参是真的,那就给你好了,就当是姑娘孝敬你的。”一听老爸说人参是真的,诸葛小小很是大方地借花献佛了。 “我说你这丫头心怎么就那么大呢?你和那个周虎到底是啥关系,人家一出手就是几百万的人参?” “切,老妈,我们是朋友,几百万还不是小意思?等等你说啥,几百万?就这个像个大萝卜的东西值几百万?妈,你不要吓我啊。” “问你爸去,他刚才说的。”刘彩霞没好气地说道。 “丫头,你妈说得没错,这棵人参保守估计最少二三百万,往高了说就没边儿了。”诸葛青山肯定地说道。 此时小小的脑海里浮现出周虎的锅盖头,傻乎乎的笑容和认识他之后就没有变过的黄胶鞋、棉布大褂…… 小小感觉心疼得厉害,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这时候好想扑到那个傻瓜的怀里打他两拳。然后赶紧把木盒子拿到手里哭着说道:“爸、妈,这东西太贵重了,咱不能要,我得还给我朋友。” 诸葛青山夫妇欣慰地笑了笑,这才是自己的好女儿啊,见财不贪难能可贵。于是一齐点了点头。 拿起电话,诸葛小小给周虎拨了过去。 “喂周虎么,我是小小,你还在村里吗?” “哎呀是小小啊,你在哪里?不会是又回到周家村了吧?啊,那个我现在不在村里,有点事儿在外头忙呢。” 周虎一听是诸葛小小,脸都吓绿了,背后直冒冷汗,还以为小小提着菜刀杀回来了呢,于是假装自己不在村里。 “你胡说什么呢,我在省城呢。周虎,谢谢你的礼物啊,不过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我明天过去还给你吧。” 周虎一听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看样子这一关算是混过去了。但是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往回要的,那样还是爷儿们吗?于是大大咧咧地说道:“小小你说啥呢,给你的就是给你的,你喜欢就好。那玩意我们这边多得是,我们家都成筐的装。” 小小一听还以为周虎在吹牛呢,梨花带雨般地哭笑道:“哼,你这个坏家伙就知道吹牛,那么贵重的东西还能成筐装?不过周虎说真的,这礼物我真得不能要。” 周虎一听急眼了,在电话里大声说道:“我说小小,咱好歹是个爷儿们,哪能干出拉屎往回坐的事儿?你这不是要我往便便上坐么?好狠毒的心呐。我和你说啊,你要是再和我磨叽,咱俩就不是朋友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听到周虎说得这么坚决,诸葛小小最后还是很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奇葩礼物。 “小小,那个周虎啥的是你朋友?”听着女儿打完电话后,诸葛青山若有所思地问道。 “对啊,爸,你知道周宇吧?周虎就是他弟弟,他们哥俩好得就像一个人似的。” “哦,既然这样还真能解释地通。小小我和你说,爸活了半辈子了但是周宇这个人我还是看不透,手里的好东西层出不穷。 不提红景天和那两个大西瓜,就说你上回带回来的那一大瓶葡萄酒,那效果好得都和传说中的灵药差不多,我和你妈现在每天都小心翼翼地喝上一小杯,唯恐喝了了,你看看我们现在的身体那真是好得不得了。对了小小,周宇有女朋友没?你对他有没有啥想法?” “哼,诸葛老同志,你就是个老财迷,是不是想把姑娘卖了好换那些好东西?告诉你啊我对他不感冒,而且他现在已经和青青勾勾搭搭的了,那是青青碗里的菜。”诸葛小小鄙视着老爸道。 “哦,原来是我姑娘下手晚了,不过小小啊,既然周宇已经是青青的菜了,那个周虎呢?还在地里长着没被人摘去吧?”诸葛青山狭促道。 “哎呀爸,你可真是老谋深算,我算是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不就是想问问我和周虎有没有那层关系么?实话告诉你吧,没有,我们现在还只是普通朋友。不过爸,就算是有你能同意么?那家伙可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 “丫头,埋汰老爸了不是?一出手就是几百万的人参,这样的农民你爸也想当啊,你知不知道人家要是拿出一打那样的人参就能把你爸压下去,唉,辛苦了半辈子他娘的还没几棵人参值钱。” “呵呵呵,爸,所以你要坚强起来啊,别在家和我磨叽了,还是赶紧去公司看看吧,尽量多赚点钱也好把和我妈养得白白胖胖的。” 最后诸葛青山被老婆女儿笑着推出了家门。 其实诸葛青山对这只人参的评价还是低了,于是在一个狂风怒吼大雨倾盆的夜晚他好奇地吃了一片,然后就直接冲到暴风雨中。从那以后才知道这只人参的逆天功效,心里一时间对周宇哥俩是惊为天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是本月头一天,近五千字的大章节奉上,待会儿还有一章。要不给张月票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