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修路架电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一十二章 修路架电2

看着大彪哥好像对自己的解释不太感冒,周宇被逼无奈只好用老爸和三叔压人了。 “大彪哥,其实那次行动都是我爸和三叔他们这辈儿主攻的,根本就不让我们小字辈儿插手,目的也是这个。当然你要是不服气的话就直接去找我爸和三叔好了,相信他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行啊老二,算你狠,我敢去找那二位么?我是找抽了是咋的?你小子真不是东西,三驴子你笑啥?贼眉鼠眼的你也不是好东西!”周大彪气呼呼的说道,末了把二位兄弟给让到了办公室里。 喝着醇香的花茶,周虎贼嘻嘻地对着赵倩说道:“大嫂,这茶不是我大彪哥说得那种十块钱一斤的极品吧?不过我喝着还行,走时候给我带二斤啊。” 赵倩咯咯一笑爽快地说道:“行,老三你要是喜欢嫂子待会儿把剩下的都给包好带走。” 周大彪撇了撇嘴恨恨地说道:“老三,你太不是东西了,你知道这茶二斤得多少钱吗?五六千块啊,哥哥我就是干上一个月也不一定能赚这么多。” “嘿嘿,大彪哥我就是说说,不过五六千块确实挺贵的,那你们俩口子还是给我包二斤树叶子得了,那玩意喝起来其实和你这茶叶味道也差不多。” “行了行了,你小子快别说了,我现在一听你说话就头疼,老二,今儿个你们哥俩来是有事儿吧?说说看?” 于是周宇就把前来的目的和大哥大嫂说了一遍。 听说兄弟是过来找人修路,周彪两口子也不由得为兄弟感到高兴。还兴致勃勃地和周宇哥俩探讨了一番。 巧的是周彪还真有一个战友在镇里组建了一个施工队,平时接一些修路架桥之类的小活。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要是能把他找来在工程质量上绝对是一百个放心。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在周宇的催促下周彪两口子只好放弃了请两位弟弟吃饭的想法,于是周彪和二位兄弟人直接去找自己的战友。 和周彪的战友刘建见过面后,周宇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这次修路打算把从村里到仙浴湾这条路也一起修了,而且自己只管出钱,剩下的水泥沙子等原材料和工人全部都是刘健的事儿。 刘健能和周大彪成为生死弟兄绝对不会是个势利小人,但是看着眼前这位穿着黄胶鞋棉布大褂,怎么也没法和修路这件事儿联系到一块儿,这兄弟也是个实在人直接就问道:“兄弟。修路可不是三万两万的小活儿,你确定不是在和哥哥开玩笑?” 周宇苦笑一下说道:“刘哥,我还没无聊到这种地步,你放心吧。” 听了周宇肯定地回答后刘健这才说道:“兄弟,你既然是彪子的弟弟那也是我的弟弟,哥哥得为你着想,其实现在的水泥也不便宜,修水泥路和沥青路的价钱差不了太多,但是沥青路它结实耐用啊。所以说你还不如修一条沥青路呢。至于质量你放一百个心,我和你大哥是生死弟兄,就是赔钱我也得把你这条路修好了,你看咋样?” 周宇心里着实感动了一把。就冲这个人说得这些话,自己把修路的活儿交给他保证没错。于是说道:“行刘哥,既然来你这儿了就是相信你。我那条要修的路都是山路,总长嘛也没量过。大概七八里吧,要是修沥青路的话你看看大概得多少钱?” “这个还真就不好说。还得看你那条山路的路基和周围的环境咋样,不过要是七八里的话我想最多四百万应该能拿下来。兄弟你不要嫌多,这也就是你找到我了,换成别人质量咱先不说,最少要你五百万。” 周大彪现在已经毛了,听到这里赶紧大叫一声:“等等,老刘你等会儿再说,我现在彻底晕乎了。那个老二啊,你确定是要花几百万来修路?你哪儿来得那么多钱?话说你小子要是有那么多钱还用来修路干啥?直接到镇里或是县城买栋小别墅一住,到时候再把我二叔二审接过去过过小日子得有多美?我看你是脑袋发热犯抽了吧?” 还没等周宇说话,周虎忍不住了,撇着嘴说道:“大彪哥,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五百万在你眼里是了不得的大钱,但是在我二狗哥的眼里那就是一根毛,你说说我二狗哥身上有多少根毛?少了一根两根地还叫事儿吗?” 这话说得虽然低俗但是磅礴大气,只是听得周大彪和刘健一阵蛋疼。这小子也太敢说了,就算是世界首富也不敢说五百万是根毛吧? 周大彪点着周虎的脑袋说道:“好啊,你和你二哥是鸿鹄,老子是家雀行不?” 周宇笑得不行了,老大和老三只要是凑一块儿就没有和平的时候,不过这会儿自己还真该说两句了。 “大彪哥,这些日子兄弟赚了点小钱,五百万嘛还真有,你想啊,要是这五百万直接卖房子买地享受生活几天就没了,但是要是投入我那凤凰山上加强一下基础建设,我这钱就能下钱呐。你这些日子也没回去过,有时间的话你去我那里看看,保管你不想再回来了。” 这话说得在理儿,周大彪点了点头,于是周宇和刘健又详细地谈了修路的细节,二人商定好后天刘健过去实地勘测一下后再商讨具体的价钱。如果没问题了刘健就会抓紧时间准备工程需要的器械以及材料等,争取早点把路修好。 事情办得很顺利,哥俩告别了大哥周彪开着车来到了早上和二位老爸商议好的会合地点,这时候已经快一点了,隔老远二人就看见两位老爸一人抓着个馒头在大口地嚼着,手里连瓶水都没有,把个小哥俩心疼地不得了。 把两位老爸让进车里,周虎红着眼睛气呼呼地问道:“二大爷、爸,你们咋干吃馒头呢?你们要是饿了哪怕买点包子也好啊,就算是买馒头那也得加瓶水吧? 再说二狗哥和我现在也算是有些钱了,咱们在镇里吃顿饭还是没问题的,以后你们可不行对自己这么苛刻了,你让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啊?” 周定国和周定邦老哥俩好像没听到周虎说话似的,一句话不说还是继续嚼着馒头,只是脸色铁青地吓人, 哥俩对视了一眼,这是个神马情况?这时候就见两个半百的老头子把手里最后一口馒头送进嘴里,然后又用嘴舔了舔沾在手上的一点碎屑,闭着眼睛轻轻地嚼着。 吃完后周定邦表情凝重地对着周虎说道:“虎子,幸亏你太公今天不在这里,要不就凭你刚才说得那些话非得被你太公收拾一顿不可。 爸和你二大爷知道你们两个孝顺,这是心疼我们哥俩,但是不该花的钱就不要花,这里一瓶水就要一块钱,我和你大伯一人一个馒头也不过就一块钱,反正也能吃饱,何苦再多花那一块钱? 还有你小子最后说得那是什么屁话?怎么,我和你二大爷吃个馒头就给你们丢人了?还你们的脸往哪儿搁?你有个屁脸面?人活着就要活出个真我,面子是自己挣得,不是靠别人给得。 你们哥俩要是像刘老板和柳老板那么有钱,就是坐在大街上吃咸菜疙瘩谁还敢嘲笑你们不成?不要以为你小子最近赚了点钱就把尾巴翘得老高,小心老子拿刀给你割了……” 这一喷就是半拉钟头,周宇还好点只是被连带了而已,而主要受害人周虎被骂得是狗血喷头,脑袋都快钻到裤裆里了。 和以往不同,以前周虎挨喷的时候周定国总要帮着说几句好话,但是这次非但不帮忙而且也喷了几句,并不时地用眼睛瞄着周宇,周宇摆了一个“我很无辜”地姿势,这下子把周定国也给惹火了,继而对着周宇也开喷起来。 “小宇啊,你以为刚才你三叔就单单在教育虎子,难道就不包括你?你刚回来那阵子还算好,可是随着你小子能挣钱了这思想上就开始浮动了,你说说你怎么好意思每个月花两千块钱把你大姑父请到山上专门给你做饭?即使早些年的地主家也没有这么干的啊?这事儿我都没敢跟你太公和三叔讲呢。 孩子,不管咱有钱没钱这心态一定要摆正,总之一定要做一个堂堂正正、脚踏实地的人,一切浮夸的东西都要不得啊! 想咱周家先人从中原一路逃难到东北,最后在这大山里安家落户。风风雨雨几百年到现在开枝散叶、子孙无数,凭得都是啥?不就是勤勤恳恳脚踏实地么?祖先经过的磨难我们不必经历,但是祖先的这份美德我们总该要继承下去吧……” 原本周宇当初请大姑父到山上做厨师老爸当时一点也没反对时就觉得不正常,还以为老爸终于开窍了呢,感情都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不过周宇这会儿已经接受了老爸和三叔的说法,这二位用朴素的感情、朴实的话语道出了周家村人对待生活的态度和做人的宗旨,就是要自己和虎子把这份美德继承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