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恐怖的空间不老草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一十四章 恐怖的空间不老草1

由于太阳能发电厂和修路的合同都已经了,就等着开工了,周宇兴奋的半宿没睡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喷涌出万道金光。沐浴着朝阳,迎着满山的芬芳,周宇在水塘边神清气爽地打了一套拳脚,然后又带着动物们沿着水塘开始慢跑,欢快地做着晨练。 花花和黑狮白狮跑在周宇的两侧,后面跟着两对颜色分明的半大狗崽子,再后面就是大野驴和战斗鸡,豁牙兔骑在大红的背上,和二红一起断后。别看动物们所属不同,但是队形保持地相当完好,这也是周宇平时训练的结果。 晨练完后,周宇让动物们在空地上玩儿,自己则来到水塘前想看看龙鲤的长势,顺便想再喂点鱼食。但是由于硕大的荷花和枝叶遮掩着根本就看不清水塘里的状况。 看着这些荷花颇有继续连绵之势,荷花多了可是对水塘里的龙鲤相当不利的,于是周宇回屋里找了把砍刀,跳进大水塘里把分叉过多的荷花梗茎大大清理了一番,只保留了四十几株硕大的荷花,整个水面又变得简单、干净、秩序、自然。 这时候如果仔细看便能发现水塘中一群群艳丽的龙鲤和一些小杂鱼在游动着,看到这里周宇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之后周宇把剩下五个水塘里的荷花也清理了一遍,完后把清理出来的枝叶抱到岸边晾晒。 六个水塘清理完后天也快要晌了,由于早饭没吃,一群小狗崽又围着周宇嗷嗷叫了。没办法周宇赶紧摘了些豆角掐干净。然后又刮了几个新鲜的土豆,打算中午做个豆角炖土豆。想想空间里还有两只野兔忘记吃了。周宇取出一只来到小溪边把野兔清理干净,想要在弄一个炖兔子肉。这样晌饭就算是很丰盛了。 开锅前,周宇到附近挖了点荠菜用开水焯了一下,然后又扒了一把小葱打算蘸酱吃。 打开大锅盖,一股浓郁的豆角和着土豆的香味儿飘满厨房,周宇美美地吸了几口香气后把准备好的葱花香菜撒进锅里,然后用大勺子把菜盛了出来。 再打开液化气灶上的小炖锅,金黄色的兔子肉发出浓浓地肉香,直接就把周宇的口水给催生下来。最后周宇实在忍不住了,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美美地吃着。感觉就一个字儿,香! 在院子里的大银杏树下放好桌子,周宇把饭菜端到桌子上,先给花花一家子把饭弄好,十七只小家伙每个的小饭钵里盛了些米饭,然后把豆角和土豆都放了些进去,最后再浇上汤汁。十七只小家伙这会儿也不玩了,更不叫唤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埋头苦吃。 至于豁牙兔这会儿也不知道和两头大野猪到哪儿疯去了。反正这家伙是食草动物,要是饿大幅劲儿了随便啃点青草叶也能垫吧垫吧,所以周宇也不管它了,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金黄的兔子肉就想解解馋。 兔子肉刚到嘴边。忽然个仿佛野驴呐喊的凄厉声响了起来。 “二狗哥,鸡毛信,又见鸡毛信呐!” 周宇被吓了一跳。一块上好的兔子肉“吧唧”一下就烀到了脚面子上,还好这会儿穿着胶鞋。要不指定地烫出水泡不可。 还没等周宇把兔子肉捡起来,周虎顶着锅盖头就满头大汗地进来了。 这厮一进到院里首先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兔子肉。二话不说用大手抓起一块就开始啃。 舒舒服服地啃了一块兔子肉后,这厮抹了一下嘴,然后扔给周宇一封沾着鸡毛的信。 “二狗哥,我说你咋不愿意下山呢,感情在山里不是大吃就是大喝,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又是兔子肉又是蘸酱菜的,是不是看我来了把葡萄酒收起来了?赶紧的,把酒拿出来,我着急给你送信午饭还没吃呢,这盆兔子肉就当是给我的奖励了。嘿嘿,红酒兔子肉,人生啊要不要这么美好?” 对于这厮的厚脸皮周宇已经无语了,不过看在这小子大中午的给自己送信的份上没有反对,回到屋里有拿出一套碗筷放到桌子上。 “虎子,葡萄酒是没有了,兔子肉你可以吃一半,话说哥哥我做好后还没一口还没吃呢你就来了。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故意掐着饭点来的?” “哎呦二狗哥,这话咋说的?太让兄弟心寒了,我这心呐拔凉拔凉的啊。这不我上午正在收购站忙乎着收购野菜和野果子呢,对了我二大爷和二大娘也在那儿帮忙,后来张会计领了一个汉子过来,说是要找你,结果你家锁着门就让老张给碰上了。 我二大爷一问才知道感情咱舅舅又有鸡毛信来了,所以就让我赶紧给你送来,这不我就以跑死马的速度赶来了么?谁知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二狗哥竟然还来冤枉我?我比窦娥还冤呐。”说完这小子还装模作样地抹了几下眼泪。 周宇压根没搭理这小子,仔细地看了眼手中的鸡毛信。嗯,这次舅舅家应该是又杀了一只大公鸡,信封上沾了五根公鸡尾巴上的毛。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小段感人肺腑的话:不老草熟了!!!外甥,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舅舅和小王庄的乡亲们想念你!!! 话虽少但是言简意赅,只是那触目惊心的血乎淋啦的几个大感叹号看得周宇头皮发麻,也不知道舅舅这是用鸡血还是用自己的血涂抹的,反正上面还有着一股子腥味儿。 心里苦笑了一声,周宇对着正在狼吞虎咽的周虎问道:“虎子,那个送信儿的还说啥了吗?” 抹了把嘴,周虎一拍脑门不好意思地说道:“哎呀二狗哥都怨你,一进门看着兔子肉了啥都忘了,你说你大中午的做兔子肉干啥?把你得瑟的,差点耽误了大事儿。” 周宇起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虎子,有这么不要脸的么?刚吃完兔子肉就来埋汰我?我看你小子最近得瑟得有点大啊,小心我拔掉你满身毛。” “嘿嘿二狗哥,玩笑,开个玩笑而已。对了,那个人只是说舅舅让你照着信上说的赶紧办,别耽误了正事儿。哎,你说咱舅舅家里的伙食是不是得爽翻天了,这动不动就来一封鸡毛信,这得杀多少只鸡啊?” “滚蛋去,有兔子肉吃还堵不住你小子的嘴,赶紧吃,我还有事儿呢。对了吃完了帮我下桃子和歇马杏,对了还有太阳果。这两天果子熟的快,头一批已经熟了,要是再不摘熟透了就不好卖了。弄完这些我还得给舅舅办事儿去,这两天又得忙乎了。” “行啊,我说咋这么痛快地请我吃兔子肉呢,感情是抓壮丁啊,唉,苦命的我啊!” 周宇忍着笑,反正自己是抓着壮丁了,就让这家伙痛快痛快嘴吧。说来也巧,昨晚自己到果园子那边走了一趟,发现有不少歇马杏都熟了,太阳果也熟了一些,黄黄的红红的挂在树上煞是好看。而桃树林这边前些日子就已经熟了不少,虽然摘走了几背篓,但是一定还有不少成熟的,要知道院子周围这这片桃树林可是有一二百棵呢。 哥俩吃完晌饭后周虎耐不住寂寞,到水塘边的树林里找他二哥玩儿去了。周宇收拾好碗筷后就坐在院门口的大树下歇着凉。 山风阵阵带来几丝舒爽的凉意,林间的知了不停地鸣叫着,坐在大树下的周宇脑子里想的都是舅舅那边不老草的事儿。寻思着这两天赶紧到老郭那边问问,要是行的话就赶紧通知舅舅,让他们开始收割不老草。 想着想着,周宇忽然想起自己当初还在空间里用空间液培植了一些孢子粉,也不知道现在长没长出不老草。 想到这里周宇赶紧跑到桃树林里然后一个念头进了空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兄弟姐妹们,这些日子推荐票少得可怜,大伙儿不要忘了给咱投两张啊。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