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立宏愿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一十七章 立宏愿

听到二狗哥说自己是傻子周虎不乐意了,站在水里大声说道:“喂喂,我说周二狗你说谁是傻子呢?就是你傻了我也不会傻,就凭我这大体格子别说吃了还不到一根不老草,就是两根三根也不会有啥毛病…… 喂喂,都说得明明白白的咋还往我身上抹大鼻涕呢?想恶心死人是咋的?”周虎眼皮一番白着眼睛说道。 “兄弟,你真没傻?那你咋净说些傻话呢?还他娘的性药大王,你个臭不要脸的,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嘿嘿,二狗哥,你不觉得我说得有些道理么?只要咱种出这样极品的不老草,你说我的梦还能是梦么?总能实现吧?” 看到兄弟没变傻,这会儿周宇也恢复了正常。仔细想了想虎子的说法还真是有些道理。真要是有大批量的这种不老草,虎子的梦想还真能实现。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全世界的男人兜里都揣着不老草的小药丸,虎子也差不离是世界首富了。 但是自己不可能用空间大批量的种植不老草,那样的话估计虎子的小药丸还没走出国门自己的小命儿就没有了。想要实现虎子的这个目标,势必得得让不老草在外面养殖成功。 想到这里周宇认真地说道:“虎子,你的想法很不错,但是就我所知现在地球上还没有谁或是哪个组织把不老草人工养殖成功的,如果要想实现你的目标,野生的根本就不够用,而且野生的也不一定能有这样的效果。咱俩吃得这根不老草是我在山里找到的。也就这么多,所以说兄弟。任重道远啊!” “没事儿二狗哥,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总得先试试吧?要是实在不行了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我儿子吧,如果我儿子还没成功就一辈辈的往下传,子子孙孙无穷尽也嘛!”周虎到没多大压力,同时对自己能够“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也是充满了信心。 对于虎子的雄心周宇还是很支持的,自己不敢说能把伟哥顶黄了,但是一年产一大批不老草倒还是可以的,既然虎子有这个想法以后就试试在外面种植好了,要是真成功了也算是圆了兄弟的一个梦。 发了春之后的周虎突然又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不用周宇招呼。待到自己小弟弟软下来之后就嗷嗷地叫着去帮着下果子了。虽然那话儿被裤裆严重磨损,但是只要是不爬树拉巴着腿还是能够下果子的。 结果周宇就苦逼了,话说自己的小弟弟虽然没有虎子磨得严重,但是被树杈碰一下也是疼得厉害,只是满树的果子还不能不下,所以只好忍着**和心灵上的双重痛苦忙上忙下的。 用了半下午时间,哥俩个最后总算是捂着裤裆把熟透的果子下完了,总共装了十果笼大桃子,五果笼太阳果和四果笼歇马杏。剩下的还有些青涩,留着以后再下。 太阳下山前周虎连蹦带跳地下山回家了。这么多的果子自家也吃不完,而且在太平镇附近也卖不出价钱,哥俩一商定决定第二天去省城卖给柳三炮和刘云飞。人家是大老板贼有钱。不卖给他卖给谁? 而且顺便正好到老郭那里走一趟,看看啥时候开始收购不老草,话说舅舅连鸡毛信都送来了。要是不赶紧把他这事儿办了指不定哪天就会突然杀到周家村把自己吊起来收拾一顿,到时候自己可就糗大发了。 是夜周宇把果子用青草盖好。省的跑了水分,和青青又通了一个小时电话后倒在炕上美美地和周公相会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当战斗鸡仅仅打了一声鸣,而太阳也只是露出半张红扑扑的小脸儿时,周虎手持开山刀顶着满身的露水把沉睡中的周宇叫醒了。 进到木屋后周虎从身上解下一个饭盒递给周宇,周宇打开一看竟然是一饭盒热乎乎的大包子。 “虎子,这大清早的哪来的热乎乎的包子?” “你咋净问些没用的,你说哪来的,当然是我妈早上起来现包得呗?这不昨晚上我回去后和家里人说了今天早上要早点过来,没想到等我起来后我妈已经把包子蒸好了,我喝了碗稀饭吃了五个包子后就赶紧给你送来了,芸豆馅儿的,老好吃了,二狗哥你赶紧尝尝。” “好嘞,我最喜欢吃我三婶儿包的芸豆包子了,没想到这大早上的还能有这口福,还是我婶子好啊。” 说完也没顾得上洗脸抓起一个大包子张嘴就是一口,香得周宇差点咬到舌头,这一吃就收不住嘴了,没几下三个大包子就进了肚子。 周宇吃完了包子又在大锅里做了一锅粥饭,贴了十几个饼子做为动物们的早餐。忙乎完了动物后哥俩就开始往停在仙浴湾的轻卡上运送果子。 从山顶到仙浴湾少说也有三里山路,而且这时候花草树叶上还粘满了露水,二人很是辛苦地一笼一笼地往山下背。幸亏哥俩都是大小伙子身体健壮,加上平时还有空间水或是空间液的衍生产品补补身体,否则一般人走上一趟两趟地就得哭爹喊娘了。 当把最后一笼大桃子背下山后,哥俩就准备直接走人了。此时二人也是浑身大汗,于是就站在仙浴湾岸边吹着山风消消汗。 此时宽广的水面上还有淡淡的薄雾未曾散去,金色的阳光尽情地喷洒在湖中,那薄薄的雾渐渐地散去,露出清澈纯净的水面。 清清的水面倒映着蓝天白云、缤纷的野花、翠绿的树木。水面上空不时地飞来几只水鸟,或在这白云流淌的纯净天空自由飞翔,或蜻蜓点水般在水面短暂停留…… 仙浴湾的美不同于凤凰山的灵秀俊美,这里充满了纯净柔美。望着这片烟波浩瀚的水域,人的心仿佛被洗涤一番,洗去了浮躁,洗去了尘世中的铅华,使整个人便如这纯净的水面一样不染一丝尘埃,做到心灵安宁。 “虎子,你看咱村的仙浴湾有多美?好山好水好风光,真是人间宝地啊。” “那是,也不看看谁在这里住着,你说咱老周家住的地方能差得了么?” “呵呵,说得也是。虎子,你说这里要是也养上龙鲤是不是很牛逼的一件事儿?” “哎呦我的二狗哥,那就不是牛逼,而是太牛逼了!这片水域得好几百亩吧?要是养龙鲤那得养多少?到时候咱村的老少爷儿们还不得笑掉大牙?前提是能养活么?” “嗯,事在人为吧,你小子都能立下宏愿要做一代性药大王,哥哥我怎么也不能落后吧?就勉为其难地养养鱼,种种花儿,再拾掇拾掇这满山的植物好了。 你说到时候咱这凤凰山一年四季鲜花盛开、绿树成荫,哥哥没事的时候就看看龙鲤,骑骑大驴,然后再弄条小船来这里随波而行,喝喝茶品品美酒,美人卧膝,风景如画,这辈子就算是值啦。” “哎呦嗬二狗哥,我以前咋没发现你还是个闷骚呢?又是品茶饮酒,又是美人卧膝的,你说你酸不酸死了?我觉得还是做我的性药大王好,这事儿做起来才带劲儿呢。” “好吧,咱俩的讨论到此为止,道不同不足与谋。” “二狗哥,我最后再警告你一遍啊,以后不准再和我说文言文,那玩意我听不懂,你就是骂我我也不知道,为这事儿我吃了多少亏了我?” ………… 所谓言由心生,哥俩在仙浴湾岸边很随性的一番对话奠定了二人以后发展的方向,当几十年后哥俩再重游仙浴湾想起今天的这幅场景时都感叹不已。 俩人上了车之后周宇感觉那话儿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看到虎子今天早上行动颇为利落,不由好奇地问道:“虎子,你裤裆里的那玩意好了?” “喂喂,说啥呢,咱这根本就没坏好不好?” “不对呀,你昨天不是磨得很严重么,刚才我看你咋还听利索的?我这儿现在还很不舒服呢。” “嘿嘿,那玩意干养着不行,你得用盐水洗,既去毒又能滋润表皮,效果那是杠杠的。洗洗更健康哦?” 说道这里周虎露出一个淫荡的表情,差点没把周宇给恶心死。不过这家伙说得也有道理,倒是自己忘了。 一路无话,当哥俩来到镇里时已经九点多了,在药材市场找到了正在喝着茶水的郭云亮。 “哎呦,这是哪阵香风把二位老弟吹来了?欢迎欢迎啊,来来来快点坐下,哥哥你们倒茶。”说完赶紧拿出两只紫砂茶碗给俩人倒了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水。 美美地喝了两口茶后,周宇开门见山地说道:“郭哥,兄弟这次还真是香风吹来的,话说我这边的不老草已经飘香了,郭大哥你啥时候准备收购啊?” “哎呦老弟,要不怎么说你是我的好兄弟呢,咱俩真是心有灵犀啊。我这两天正琢磨这事儿,想要给你打电话呢,这不你就大驾光临了。 没说的,现在时候也到了,你尽管我哥哥这送货就行了,保证不会让老弟你吃亏。” 老郭一听周宇说起不老草,眼睛都快笑没了,那么一个儒雅的人高兴地硬是双手抓着周宇的胳膊可劲儿的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