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再临小王庄2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二十二章 再临小王庄2

看到舅舅的样子,哥俩骑在驴上心里都快笑翻了,由于还想看看事态的发展,所以也不出声,只能辛苦的忍着。 王志江的话说完后,院子里又传来舅妈的声音:“哎呀你个臭不要脸的,还知道要脸啊?你说说为了你的鸡毛信你杀了我多少只鸡了?” “老婆子,不就是几只鸡吗?你说咱爸在咱姐那儿吃喝能差得了?还有小宇那小王八蛋他现在不知道多滋润呢,上次请咱村人吃饭喝得都是茅台五粮液,抽得都是中华啊,你说那个败家孩子还稀得吃你这几只大公鸡。要我说还是咱闺女最可怜,家里不是还有十来只么,都给咱闺女留着也够吃了。” 听到这里,周虎满脸笑容小声对着正在磨牙的周宇说道:“二狗哥,舅舅在骂你呢。” “我耳朵没聋,你小子也用不着这么幸灾乐祸的。”周宇恨恨地说道。 这时候院子里又传出舅妈的声音:“理是这么个理儿,但是小宇和咱爸吃不到我养得大公鸡我心里就不舒服,就是他们不愿意吃哪怕喝口汤我这鸡也没白养!” “唉,慈母多败儿,你这么惦记小宇,而且我那封十万火急的鸡毛信也送过去了,这小混蛋到现在不也没露头么?妈的要是把老子惹急了看我不亲自下山把那小子抓起来吊着揍一顿。” “你敢,你当人家孩子和你一样整天的没事儿干就知道弄鸡毛信?孩子一个人守着两座大山容易么?你动我外甥一根寒毛试试,看老娘不和你拼命!”院子里舅妈大嗓门的喊道。 “唉,惹不起啊。你和咱姐就护着他吧,他娘的到底我是舅舅还是他是舅舅啊!”王志江仰天长叹。差点就郁闷的热泪狂飙了。 王志江眼泪没下来,但是一旁的周宇眼泪可是忍不住落了下来。都说舅舅如娘,自己这是舅妈如娘啊。 把眼泪抹干,周宇在旁边突然大声喊道:“老王同志!” 这一声大喊差点把王志江吓趴下,赶紧扭头一看,我滴个天老爷啊,自家的大门边上咋还站着两头驴?嗯~不对,驴身上咋还有人?可是他娘的那两个家伙咋越看越像是小宇和虎子呢? 揉了两下眼睛确认自己不是老眼昏花后王志江背后冒起一股冷汗,真是要了老命了,这两个家伙啥时候到的? 不过王志江到底是支书村长一肩挑的人物。这时候赶紧先发制人,气呼呼地问道:“我说你们两个臭小子啥时候到的?你说你们来就来呗干嘛还躲在旁边吓唬人,好悬没把舅舅吓死,你们可真够可以的。不过这些我都忍了,可是你们咋还去把人家的驴给偷来了?” “嘿嘿,舅舅啊,我刚到不会儿,所以你刚才说的啥我是一句都没听见,至于要把谁谁抓起来毒打一顿就更没听见了。 还有啊。这驴可不是偷的,你好好看看这两头可是野驴,就是野驴群来凤凰山祸祸的那天晚上抓到的,经过我的耐心教育现在比家养的还听话。” “嘿嘿。外甥啊,舅舅刚才的话你可不要当真,我说那些是为了迷惑你舅妈。要知道舅舅从来都是和你一条心的啊。你说从小到大舅舅对你好不好? 对了虎子可以作证嘛,虎子你说是不是?”王志江一看事情败露。而且又威胁不到人家,赶紧流着汗解释着。末了也向周虎发出了求助的眼神。 “嗯二狗哥,咱舅舅对你那真是没得说,都说棍棒之下出孝子,你现在这么孝顺还真得好好感谢咱舅舅从小到大对你的棍棒教育。”周虎摇头摆尾有模有样地说道。 知道周虎不是个东西,但是王志江没想到会这么不是东西,这不就是一根大大的搅屎棍子么?这小子咋堕落成这样了?看样子定邦三哥的棍棒教育还是没到位啊,这小子要是落到自己手里,一天揍他八遍都是轻的。 这时候院子里的舅妈听到周宇的声音赶紧走出来,看到周宇哥俩后嘴巴就合不上了,也不管自家的老头子,拉着哥俩就往院子里走。 王志江也不敢生气,硬着头皮也跟了进来。 在院子里的椅子上落座后,舅妈赶忙进屋忙活去了,出来后拿了一个大笸箩出来,里面装着炒好的榛子松子等干果。 哥俩个坐在椅子上,嗑着喷儿香的干果,不多时舅妈又洗了些野葡萄和姑娘果端了过来,这才坐下和哥俩聊着天,王志江咳嗽了两声证明了他的存在后拿了张椅子坐在三人的后面。 “小宇,这是虎子吧?几年不见都成大小伙子了,你说我们能不老么?” “舅妈,您还记得我啊,老感动了。要说您可一点都不老,和我舅舅比起来您看着至少比他要小上二十岁。” “咯咯,你小子嘴巴还是那么甜,你们都成大小伙子了舅妈能不老么?不过看到你们哥俩高大帅气又有出息,舅妈就是老了也高兴。”舅妈笑着说道。 “二狗哥,看看咱舅妈这境界,和某些人比起来真是天地之差啊!” 王志江就坐在周虎身后,闻言挥了挥拳头照着这小子比量了几下。 “对了,你们哥俩不是被你舅舅的鸡毛信给招过来的吧?正好那只大公鸡还在地下的窖子里 放着呢,待会儿舅妈给你们弄个小鸡炖蘑菇。” 看到三人谁也不理自己,王志江又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期期艾艾地说道:“那个我说啊,我在这儿呢。” 周宇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哎呀你看看,我都忘了舅舅还在这里呢,舅舅,要不你也过来吃串儿葡桃?” “你个小兔崽……,嗯,那我就吃一串儿吧。”话刚说出一半儿被老婆瞪了一眼后王志江又蔫儿了,拿起一串儿野葡萄就狠狠地咬了几个,那架势一看就和咬人差不多。 ………… 大伙儿聊了一会儿后舅妈笑颠颠地到外屋准备晌饭去了,周宇和周虎把背篓里的油盐酱醋、红景天和葡萄酒以及五瓶茅台都拿了出来。剩下的一背篓果子没动,待会儿找个背荫地角落放起来就可以了。 这会儿经过认真诚恳的道歉之后,王志江总算是得到了老婆的原谅,一看到周宇从背篓里拿出几瓶酒赶紧跑了过来。 “小宇,还是你小子孝顺啊,知道舅舅好酒,哈哈哈茅台酒,想不到老子也有一天能喝上茅台酒,而且一喝就是五瓶,行,你这个外甥舅舅没白疼。咦,这是啥酒?”感慨了一阵子后王志江发现了那多半瓶的葡萄酒,于是好奇地问道。 “舅舅,这是我自己酿制的葡萄酒,你和我舅妈每天睡觉前喝上一小杯保证身体杠杠的,啥毛病也不会有。还有这些红景天是我碰巧在山里遇到的,药效比一般的要好上不少,你和我舅妈留着慢慢吃,但是一次最多只能吃一小截,多了就会出麻烦了,记住了没?” “哎,记住了记住了,哈哈,待会儿我可得好好尝尝我两个外甥带来的这些好酒。” 爷儿几个在唠嗑的时候刚才遇到的那些乡亲们着人送来了两只野兔一只野鸡,让舅妈一股脑地都给做了。 午饭很丰盛,一桌子的山珍野味,哥俩个标着膀子又吃又啃的,尤其是周虎,吃的是满脸冒油。 至于王志江两口子早就被周宇带来的葡萄酒给征服了,抿一小口葡萄酒慢慢地回味着,别提有多享受了。 吃完晌饭后老少四人坐在藤椅上闲聊着,知道凤凰山马上就要开始修路接电后都替外甥高兴不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