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大火鸡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三十七章 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大火鸡

周宇叫了声嫂子,然后大手伸到周虎的后腰狠狠地掐了他一下,这小子现在一副猪哥像,太他娘的丢人了。 被掐了一下后,周虎龇着牙不说话了。 周宇这才说道:“恭喜曹哥和嫂子了,你们啥时候办事儿可得通知兄弟一声。” “你放心,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咱哥们还有啥说的?对了你们哥俩今天来是有事儿吧?” “曹哥你可真神了,这样都能猜到?要说我们哥俩今天来还真是有事儿找你。这不我承包了两座大山嘛,我就想在山上养些家禽啥的,最好是有点特色的值钱的,但是太平镇附近的养殖场我俩也不熟,这不就找你来了。” “靠,啥时候来找我出去玩儿过?哪次不是有事儿才想到我?不过你这个想法不错,找我就更没错了。我这边还真有几个经常买草种子的客户是搞养殖的,你等等我打两个电话给你问问哈。”老曹热心地说道。 要说老曹这厮办事倒也麻溜,掐着腰打完几通电话后颇有气势地说道:“周老弟妥了,总共有两家符合你的要求,一家就在镇子附近的刘家堡那边,一个在远一些的苇套村,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刘家堡那边看看去?” 周宇感激地说道:“曹大哥真是谢谢你啦,你一出马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这人脉就广。” “哪里哪里,都是道上的兄弟给面子,在外面混饭吃谁求不着谁?”老曹难得的谦虚了一把。 “哎呦曹哥。啥叫道上的兄弟给面子?我听着怎么像是黑社会似的?”周虎打趣道。 “操,我要是黑社会头一个就把你小子捆上。嘴里给你塞上一根裹着臭袜子的木蹶子,然后再给你带上牛兜子(防止牛乱吃东西把牛嘴封住的铁丝网)” “我靠曹哥。你也太狠了吧?兄弟不就说了几句真话,你至于这样么?” “滚蛋去,你小子啥时候嘴里有过真话?全他娘的是臭氧层子。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等哥哥有时间了咱俩再好好唠扯唠扯,到时是候琴棋书画还是武枪弄棒全由你,我要是不玩死你我曹字的上半截就不要了,我姓日,咋样?” “哎呦呦老曹你这话可是激起我的这颗中国心了,我这辈子最他娘的痛恨姓日的。管他日本人还是日本鬼子那都是世仇啊,你还敢姓日? 二狗哥你看看,这是**裸的挑衅啊,行老曹,就冲这一点你的挑战我接下了。也别说我欺负人,到时候咱哥俩就好好比试比试,文一场武一场,然后再让我二狗哥出一场。你要是赢了我就认你是个爷儿们!” “拉倒吧,你认不认我我都是个爷儿们。我们家娟儿知道就行了,我犯得上和你证明啥么?臭不要脸!” 周宇知道这二位一旦卯上了没有三两个钟头消停不下来,于是赶紧冲刘娟打了个眼色,刘娟儿红着脸把老曹拉开了。周宇也上前给了周虎一脚,双方这才中场休息了一会儿。 看着场面总算是安静下来,周宇对着老曹和周虎说道:“我说二位。今天咱们可是有大事儿要办,你们哥俩能不能先不要掐。等我把事儿办完了你们爱咋掐就咋掐,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我也不会管。行不?” “靠二狗子,你还有没有人性?竟然怂恿我们哥俩死掐,话说我们哥俩之间的兄弟情谊那是杠杠的,你这不是挑拨离间吗?”老曹拨愣了几下大眼珠子话锋一转说道。 “就是嘛,我说二狗哥你真是不咋的,我和我曹哥刚才那也是在进行语言艺术的交流,你可倒好光看热闹不说而且还跟着添乱,唉,你这人品啊真是有大问题。”周虎打蛇随棍上,也跟着老曹一块儿埋汰周宇。 话说老曹和周虎任何一个都是能把死人说活了的人,要是二人联手就能把一个人气死了再说活了反复一百遍,这二位联手堪称天下无敌。所以周宇只能无语问苍天,在刘娟儿咯咯的笑声中落荒而逃爬上了轻卡。 看着周宇夹着尾巴逃跑了,老曹上前给了周虎一个深深地拥抱,然后两只大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三驴子老弟,咱俩单对单没有人是二狗子的对手,但是咱哥俩要是联手就没人是咱的对手,和则胜,分则败啊!” “曹哥你放心,在对付咱俩共同的敌人时兄弟永远和你穿一条裤衩。”周虎深情地说道。 老曹好悬没被这句话恶心死,和刘娟儿交代了一番后在美人的笑声中也是落荒而逃,追逐周宇的脚步去了。 周虎摇了摇头,对着刘娟儿颇为落寂地说道:“嫂子,高手寂寞,我好~寂寞啊!” 说完背着手踱着脚步一步三晃地朝着轻卡走去。 刘娟儿长这么大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开心过,这都是啥人啊?真是笑死人不偿命! 坐落在太平镇东北角的刘家堡由于在镇郊,所以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家家都是青砖绿瓦的。哥三个一路上相互埋汰没用上二十分钟就到了。 进了村之后老曹又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指挥着周宇,三两分钟后轻卡在一处大院落前停了下来。 这处院子实在是太大了,四周用青石垒成了一道围墙,里面条理分明的坐落着几排房屋。 看到老曹他们下了车,站在大门口的一个中年人快步迎了上去。 “曹老弟欢迎欢迎啊,你这还是头一次来哥哥这儿呢,这两位就是你说得客人吧?你们好,这处养殖场是我的,呵呵,我叫刘学明,你们叫我刘哥就是了。”刘学明爽快地说道。 “老刘。我今天可是把金凤凰给你引来了,这是周宇。这是周虎,这哥俩可是我兄弟。待会儿要是看上你的货了你可不能宰得太狠了。” “老曹、两位小周老弟你们把心放到肚子里,咱是做长远买卖的,不欺生客,再说还是你老曹的兄弟,就是给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哎呀你看看我一看到三位老弟就兴奋,还不赶紧进屋歇会儿,快请快请。”说完带着周宇三人进了院子的办公室内。 唠扯了一会儿,当刘学明了解了周宇的意向后笑容更胜刚才,把着周宇的胳膊就不松开了。 “周老弟一看你就是有经济头脑的年轻人。要想养一些有特色的经济价值高的家禽你来我这里就算对了。现在是啥社会?只有不走寻常路才能发大财,你说一般的鸡鸭谁家不能养?要养咱就养别人没有的。”一提起特色家禽刘学明就明显地兴奋不已,对着三人侃侃而谈。 “刘哥你说得太对了,不知道你这里都有些啥特色的家禽,要不你给我们哥仨介绍介绍?” “算了,我还是直接带你们到养殖场里面看看吧,一边看一边和你们介绍,这样你们也能了解地具体些。” “老刘,你说了这么多话只有这一句话我听着是最正确的。还不赶紧前头带路?” 刘学明苦笑了一声赶紧带着三人往外走。 周宇三人今天可是开了眼界了,刘学明的这个养殖场大大小小的分成了十几个养殖板块,每一个区域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养殖的家禽种类繁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能叫上来名字的几乎在这里都能看见。 刘学明边走边为三人介绍着,不多时大伙儿来到一处类似于高尔夫场地的草场,草上的上空拦着尼龙网。里面有十几只大鸟带着大量的小鸟或展翅飞翔或在草地上追逐嬉戏。这些禽类全身黑羽毛,头、颈上部裸露。仅有稀疏羽毛,并有红珊瑚状的皮瘤。喉下还有肉垂,期间有几只尾羽呈扇形展开,可以看到胸前有一束毛球。而且这些禽类长得特别高大,那十几只大的足有一米多高。” 老曹吧嗒吧嗒嘴感慨地说道:“老刘,平时看你不言不语的,没想到你会这么能耐,竟然连鸵鸟都养着啊。” “嗯,刘哥果然是不走寻常路,要养咱就养黑鸵鸟,真是太拉风了。你说吃完饭要是牵着这么一只黑鸵鸟儿出去遛弯,哪个不得眼红地竖起大拇指?”周虎眼红地说道。 周宇可不敢相信这二位爷的话,鸵鸟自己可是见过的,只是眼前的这些禽类感觉上不像是鸵鸟,于是问道:“刘大哥,这些不会真得是黑鸵鸟吧?” “哈哈哈,你们可真敢想,我和你们说啊,这玩意不是鸵鸟,知道火鸡么?这些就是正宗的法国贝蒂纳火鸡。西方人过圣诞节都要吃这玩意,就跟咱们这边过年杀年猪是一个道理。” “火鸡?这玩意也能人工养殖?” “咋不能养殖?要不你眼前的是啥?我和你说啊,这贝蒂纳火鸡可是好玩意,它不仅肉质细嫩、清淡,而且在营养价值上有“一高二低”的优点,即蛋白质含量高,低脂肪、低胆固醇。而且生长速度快,抗病能力强,适应性广,性情温驯,繁殖力强,利润高,肉质优于其他种类火鸡。 公鸡长成后可达10公斤到12公斤,母鸡可达5公斤到8公斤,年产火鸡蛋100-160枚,每个蛋重二三两,而且这玩意成活率高,最少都在95%以上。 唯一的缺点就是体重稍小了些,但是这正适合咱中国人的饮食特点,关键是它可以自然交配繁殖,这一点就太稀罕人了,所以深受养殖户和消费者喜爱。 听说欧美一些国家正准备用火鸡肉来代替牛羊肉和猪肉的生产。目前咱国家火鸡的饲养量少,满足不了国内市场的需求,大部分都得靠进口呢。 兄弟,你想想看每年的阳历年或是春节,家家的餐桌上摆上一只烤火鸡,一边滋滋冒油一边用小刀片着吃,心里得有多美?你说咱要是把这火鸡养起来了,过年前后往市场上一投放,稍微有点追求的哪个人还不得买上一只两只的?连广告词我都给你想好了,‘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大火鸡’。” “靠、靠、靠!”周宇三人每人在心里重重地靠了一下,谁说这伙计平时不言不语的?分明就是个话痨嘛! “刘大哥,你说得这些都是真得?这贝什么纳火鸡真有这么好?”周宇问道。 “兄弟,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要是有一句假话我就是个王八。”刘学明就差对着老天发誓了。 “靠,就冲着刘厂长的嘴皮子今天说啥也得买些火鸡崽儿。”周宇心里恶趣味的想道。 “老刘,咱才刚开始,你还是领我们再看看吧,说不定还有啥好玩意呢,要是错过了岂不可惜?” “哦对对,话说我这里还真有不少好东西,你们要是在我这里没碰到合适的,那你走遍东北这嘎达保证也碰不上。”说完又极其热情地带着三人继续转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两章快到七千字了,厚颜求几张月票,谢谢兄弟姐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