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再临野鸡岭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三十九章 再临野鸡岭

听了周宇的话老刘差点感动地哭出来,抓住周宇的手可劲儿地摇,嘴里说道:“哎呦兄弟,我总算是听到了一句暖心窝子的话了,行,那我就再洒点血,成年的每只给你降二十块钱,小崽儿每只给你降十块钱,你看行不?” “没说的,还是刘哥爽快,就这么定了。不过前提是今天中午你得给我们做一桌野味儿尝尝,要是真像你说的味道那么好,等吃完了咱俩就去银行转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看行不?” “行啊,就是你不说这么大的买卖我中午也得请你们好好尝尝,其实我还巴不得你们尝尝呢,说不定尝完后你们还能多买些呢。” ……… 事实证明老刘这人虽然是个话唠,但是所讲的一点也没有水分。这几种禽类的味道那叫一个好啊,周虎和老曹俩人几乎就把一只大火鸡给分食了。至于其它几种野味虽然做了一大桌子但是一点也没剩下,老刘只跟着喝了点汤。还好这帮家伙吃完后又多买了五十只火鸡和五十只蓝孔雀,要不老刘还不得哭死? 吃完饭周宇和老刘到附近的银行转了帐。这次周宇一共买了六百只禽鸟,大部分还是雏鸟,只有一少部分是成年的,总价是三万四千元。由于数量太大周宇的轻卡也装不下,索性老刘送佛送到西天,又给他雇了辆卡车,这才一次性的把这些禽鸟拉了回去。 路过村里的时候,周宇开着车到家门口转了一圈,让老爸和三叔一块儿到山上帮着卸车。周定国哥俩自是笑呵呵地跟着上了车。 由于这些禽鸟都是装在笼子里的,所以到了仙浴湾卸完车后周宇哥俩先跑到山上背了四个大背篓下来。然后爷儿四个把笼子放到大背篓里往山上背。 由于人少,四个人累得是汗流浃背。直到天快黑了才把这些禽鸟都背到了山上。 背完后四人坐在院子前的大树下吃着周宇刚才摘来的桃子,津液横生香甜无比。不过两位长辈可不会在意这些,周定邦指着面前大量的禽鸟问周宇道:“二狗子,你买的这些玩意都是啥?除了孔雀我和你爸认识之外其他的没有一种是认识的。再说孔雀养起来有啥用?那玩意不就用来看的吗?难不成你想在山上整一个动物园?我说你们哥俩不是让人家给忽悠了吧?” “三叔,有虎子在呢,你觉得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把我们哥俩一块儿给忽悠了么?我和你说啊……” 当周宇把这些禽类的价值说完,周定邦和周定国惊讶地嘴都合不拢了,哪成想这些飞禽也可以大批量的人工养殖,而且经济价值会那么高? “他娘的这一只小孔雀就能买两只猪崽子呢。以后可得帮着孩子好好养着这些金疙瘩。”周定国哥俩心里想道。 本来两位老爸还想晚上不回去了想再围几个栅栏把这些禽鸟圈起来再说,但是被周宇给拒绝了,反正明天就开始修路,还得请一些乡亲们过来帮忙,索性就留着明天弄好了。周定国哥俩想想也是,也就不再坚持,最后和周虎一块儿下山去了。 吃完晚饭后周宇害怕这些珍惜的禽类放在外面有危险,于是一股脑地全都给弄到空间里,用几个破钵子装了一些苞米面和剁碎了的红景天。用空间水和好后喂食给它们。然后就让它们在笼子里尽情地呼吸着口空间里清新浓郁的空气。 可能是上次的变化太大把空间里的能量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次再到空间里周宇发现没啥变化。 不过空间里依旧是山清水秀、青翠一片。只是周宇感觉今天的风有些大了,清风拂过水面上竟也泛起微澜,给人一种灵动和生机勃勃的感觉。现在的空间可是比刚开始一片沉寂要生动地多。蜂蝶起舞,枝条摇曳,再加上那微皱的水面。欣喜鸣叫的禽鸟,已经和外面的世界相差无几。 周宇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龙鲤和那些大红虾了。于是快走几步到了种鱼池边,先前的两个种鱼池里的龙鲤苗的数量虽然不少。但是和以前相比几乎啥变化。令人欣喜的是前两天才开辟出的两个池子里这会儿已经是红彤彤一片,一池子龙鲤苗一池子大红虾苗,看得周宇是心花怒放。 那一池子的龙鲤苗周宇打算过些日子就放到仙浴湾里,至于那些大红虾苗则打算放到山顶东边的水塘子里。这些日子净折腾西边这片水域,东边的那一大片还没动呢。而且对于东边的水域周宇还打算养一部分细鳞鱼,采取多元化的养殖方式,总不能就单养龙鲤吧? 一想起细鳞鱼周宇赶紧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老天,细鳞鱼还在野鸡岭那边养着呢,自从承包凤凰山之后那边自己只去过一次,话说凤凰山这边的龙鲤长时间不喂食都有饿死的,那野鸡岭那边的还能有好? 一想到这里周宇是懊悔不已,人家李厂长可是说过,细鳞鱼苗可就这么多了,而且由于养殖起来困难育苗场那边已经不研究这种鱼了,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在野鸡岭那一塘子的细鳞鱼都饿死的话以后就别想再养这种鱼了。 虽然心急但是这时候都黑天了,就是去到野鸡岭也白费,没办法周宇只能忍着,打算明天早上天一亮就骑着大驴过去看看。 自从上一次空间出现大变化之后,那神奇的一小块土地这时候已经扩大到能有二亩多地了,但是由于周宇这些日子繁忙也没顾得上种植作物,原本的人参这会儿已经长出了六片叶子,周宇挖出来一看,我去,竟然比上一次的还要大上不少。 这玩意虽好但是现在给周宇个胆子也不敢拿出去卖了,所以只能切片泡酒给家人和亲戚朋友改善改善身体。 周宇把人参挖出来后直接堆在空间里,然后又种了一大片野葡萄和大西瓜。这两样东西现在可用得着,野葡萄继续用来酿制葡萄酒。至于大西瓜则是因为外面果园里种植的西瓜这会儿已经长出果实,估计再有个一个多月就能成熟了。到时候把这些西瓜混在一起也能给家人朋友解解馋。 来到新开辟出来的酿酒场地,一排排的橡木桶周围散发着淡淡的酒香,周宇算了算,这一批葡萄酒这两天应该到时候了,真是期待啊。 反正这次酿的多,以后每天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就在水塘边放上一张小饭桌,再弄一盘水灵灵的空间果子。到时候吃着香甜可口的果子,喝着醇香的葡萄酒,欣赏着荷塘夜色。倾听着高山流水,那小日子得多美?要是青青也在跟前和自己琴瑟和鸣,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啊! 美美地神往了一阵子,最后周宇趁着激情劲儿,愣是来到东边果园附近的树林里把五百桶葡萄酒给弄了出来。这些酒马上就能喝了,自己以后总不能老从空间里拿酒喝,这样很不安全。要是山上没人还好,可是这些日子甚至以后估计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少了,所以有备无患才能免除一切不良后果。 用塑料布把葡萄酒盖好。然后周宇又割了一些青草放在上面,这里一般没人过来,更何况还有小青在这里守着呢,平常的小动物就是想祸祸也不敢过来。 周宇知道小青这会儿一定在这附近。于是小声地喊了两下,还别说真就把小青给喊来了。 可能是刚刚吃完夜宵,巨蟒的腹部还突起一块儿。大家伙看到周宇来了,龇龇地吐着信子游走到他跟前。硕大的蟒头使劲儿地蹭着周宇的裤脚撒着娇。 周宇蹲下身子拍了拍小青的头,然后从空间里弄出一些稀释好的空间液给这个大家伙喝下去。喝完空间液小青更是缠着周宇不放,没办法周宇只好和它待了一会儿。直到夜色渐深,露水初凝时才返身回到了木屋里躺下。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周宇就起来了,把昨天晚上剩饭剩菜热了一下把花花一家子喂饱后,周宇和豁牙兔一个骑着大驴一个骑着大红就朝野鸡岭出发了。 黎明的野鸡岭笼罩在一片薄雾中,从山顶到南坡下的河滩地上花香扑鼻、姹紫嫣红。无边的花海争相怒放着,正在贪婪得允吸着露珠。晨风送爽,吹得那无边的花海彩波荡漾、奔涌不息。 霎那间,一轮红日从东方的天际喷涌而出。火红的霞光映照在无边的花海,仿若给这片花的世界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彩衣,衬托的霞光更艳、花儿更骄。 别说周宇已经沉醉在这迷人的清晨中,就是骑在大红身上的豁牙兔这时候一双兔眼也变得迷离起来。 欣赏了一会儿,周宇骑着大驴来到两个大水塘前。 足足绕了两圈周宇也没看到有死鱼飘上来,这时候周宇的心才算放下一半。 由于这时候山上还有着薄薄的晨雾,所以水里面到底有没有鱼在岸边根本就看不清楚。跳下驴背,周宇把背篓解下来拿出里面的小眼网,然后把自己脱得精光拿着网向水塘里走去。 虽说是盛夏,但是清晨的池水还是冰凉刺骨,周宇打着颤哆嗦着撒了一网。 老天保佑,一网下去之后竟然捞上来十几条鲜红艳丽的龙鲤和一些小鱼小虾。周宇这会儿也感觉冷了,收起网后走了几步又撒了一网,这一次和上一网的收获竟然也相差不多。 看样子龙鲤这个塘子是没啥问题了,周宇又来到旁边养殖细鳞鱼的水塘也是在不同的地方撒了几网,没想到也捞上来不少的细鳞鱼和一些小鱼小虾。 这些细鳞鱼是周宇最开始养殖的,经过早期的空间水和空间液的作用,现在居然已经长到十多公分长了。一条条龙精虎猛的,丝毫没有营养不良的样子。 “这是咋回事儿呢?为啥野鸡岭这边的鱼苗非但没饿死反而还活得有滋有味的呢?”周宇还真是有些不解了。 不过想到刚才那些和细鳞鱼一起打捞上来的小鱼小虾周宇就想明白了,当年大彪哥在这里养王八的时候放了不少鱼苗,虽说自己和虎子把这两个水塘里用大网扫荡了几遍,但是那些小鱼小虾还是留在这里了。话说有这么多的小鱼小虾和水草鱼苗能饿着才怪呢。 虽然这边的细鳞鱼长得也不错,但是周宇还是在空家里又挖了两个大一些的池子,然后开始在水塘里继续撒网捕捞细鳞鱼,把捞上来的细鳞鱼全部装进空间挖好的两个水池里。 就这样周宇是一网接着一网,直到霞光万道,山上的浓雾消散后周宇才骑着大驴带着豁牙兔和大红返回凤凰山。(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