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修路、栽紫藤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四十章 修路、栽紫藤

话说周宇骑着大驴回到凤凰山后天色已经大亮了,于是赶紧弄了些野菜野果子喂给圈里的动物后周宇就下山去了。今天可是修路的大日子,待会儿还得到村口迎接刘健和施工队呢。 到家后发现老爸和三叔早就找好了人在大门口等着了。这些叔叔大爷手里都拿着家伙事儿,身后的背篓里装满了紫藤,看到周宇回来了都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 “爸、三叔,你们这是要干啥?”周宇指着众人背后的紫藤说道。 “你说干啥?这不今天有你这些叔叔大爷帮忙,而且山上的篱笆也围起来了,我想干脆一块儿把紫藤种上得了,省得以后再费事。” “哦,这样也好,那就谢谢大伙儿啦。”周宇高兴地说道。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周定国哥俩就带着乡亲们先走一步,因为周宇前些日子早就把修路的具体位置告诉二人,这会儿得提前去把拦道的树木砍掉。 因为凤凰山现在还没有电,所以伐木只能靠人工用长锯锯掉,两人一组,分别把着锯的两头,两人交替使劲你来我往的速度其实也不慢。 等周宇把老爸、三叔以及十几个来帮忙的乡亲们拉到仙浴湾再返回来后,在村口守着的周虎来了电话,说是刘健的施工队已经到了,于是周宇马不停蹄地开车到了村口石桥。 施工队是刘健亲自带队,挖掘机翻斗车来了好几辆,其中几辆翻斗车上已经装满了石子。把刘健和施工队带进村里后。周宇在村里和仙浴湾之间的村道边找了个宽敞的树林让刘健在这里安营扎寨。 旁边的工人们在安装简易房和锅灶,周宇和刘健就坐在大树下又确认了一番施工的流程。确认完后,周宇握着刘健的手热情地说道:“刘大哥。修路这件事儿就拜托你了,施工慢点没系,但是质量上就得麻烦你把好关了。” 刘健豪爽地一笑说道:“兄弟,对你刘哥你放一百个心好了,咱绝对是以德行和质量服人,你就瞧好吧。 不过兄弟啊,我看你这摊子铺得可不小,如果这次工程完工后你觉得质量还不错,那你以后有什么活可不行忘了你刘哥。行不?” 周宇点点头,刘健不愧是当兵出身的,满身透着一股子豪爽劲儿,自己也很欣赏这个人,于是很真诚地说道:“没问题,我想以后一定还会麻烦刘哥的。” 刘健欣喜地拍了拍周宇的肩头,然后就指挥着工人们忙这忙那,争取下午就开始施工。 专业的活儿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周宇才不会去瞎指挥。于是和周虎一起回到了山顶。 一上午的时间,周宇哥俩和乡亲们用大手锯愣是锯倒了十几棵大松柏,至于树根子这帮人没动,留着施工队来挖掘。反正他们有专业的机械,挖起来也不费事。 把拦道的大树锯掉后,这些人把大树拖到山上剃了枝杈。然后放到空地上晾晒。忙完这些后周定国带着大伙儿开始围着栅栏种植紫藤,末了周宇又把荆棘树的种子拿了出来。让大伙儿帮着种到紫藤的外沿。 不说大伙儿在忙乎着,周宇这会儿也没闲着。周定邦嫌麻烦中午就不打算下山,想在山上对付一口,乡亲们齐声赞成。 于是周宇带着周虎划着筏子到大水塘里撒了几网弄了三条六七斤重的草鱼。周虎兴致大发,说是今天要露一手干烧草鱼的厨技,于是提着三条大鱼到小溪边拾掇鱼去了。 周宇回到厨房,先焖了一大锅米饭,然后摘了些青菜洗干净打算中午炒着吃,看看现在做饭还有些早,于是周宇又走出院门。 当周宇来到外面时看到老爸、三叔以及乡亲们已经息工了,这会儿正坐在水塘边上的一棵大银杏树下闲聊着,于是也凑了过去。 看到周宇来了,周定邦和这帮叔叔大爷都不说话,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把周宇看得直发毛,忍不住问道:“我说各位,有你们这样看人的么?不带这样的啊,有事儿说事儿。” 周定军忍不住心中的疑问赶紧问道:“二狗子,这不我们刚才种了一圈儿紫藤,你爸非要大伙儿休息一会儿,于是我们这帮人就来到这里,顺便也想看看你的鱼养得咋样了。 嘿嘿,谁知道我们来这里一看马上就被吓了一大跳,你说说这几个水塘里的荷花是咋长的?乖乖,你叔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大个的荷花啊!这还不算,当时我们在水塘边还看到几条红艳艳的鱼,个个都差不多有二十公分了。我说你这鱼养了也就几个月吧?这玩意咋会长得这么快?和养猪的速度也差不了多少了。知道的你这是在养鱼,不知道还以为你在养猪呢!” 众人见周定军说得有意思都哈哈大笑起来,周宇也是忍不住笑。这人啊真是不可貌相,平时就军叔那张大饼子脸你能想象出他会开这么有意思的玩笑么?养鱼?养猪?人才呀! 不过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对于应付这些疑问早就想好了对策,要不今天非得穿帮不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先辈们诚不欺我啊!”周宇心里臭美地感慨道。 笑了一会后周宇有些神秘地说道:“叔叔大爷们我和你们说啊,这事儿可是秘密,我说完后你们可不能给我往外传啊。” “哦二狗子,要是涉及到啥保密的你还是不要说了,免得大伙儿喝点猫尿后嘴把不住门再给你说出去。”周定军有些后悔地说道。 “没事儿没事儿,信不过谁我还信不过你们么?听我慢慢说。 就是吧我刚养鱼那会儿,有一次我去省城看朋友,正巧在街边遇到一个老头在卖什么花肥,当时我也没在意,寻思着咱也不养花,这玩意对咱也没啥用不是。 可是当我正想离开时老头的一句话又把我拽了回来,当时那位老人家就说他这花肥是祖传的,对一切花草都有奇效,他也不会制作,卖得那些也是祖传下来的。 我一听这是好东西啊?咋会没人买呢?结果我一打听价钱后才知道原因,嗯~我还得回去做饭呢,且听下回分解!”说到这里周宇停顿了一会儿就要起身离开。 这帮老爷们正听得过瘾呢,周宇这冷不丁地一断下来大伙儿就着急了。 “还他娘的且听下回分解?你小子这是说评书呢?妈的,二狗子你个小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人群中的吴老大恨恨地说道。 这些叔叔大爷哈哈大笑,不过结果没听到这心里现在还痒痒着呢,于是大伙儿人哭笑不得地催促着周宇赶紧往下说。 周定邦和周定军哥俩这会儿笑得不行了,二狗子这小子简直太有意思了,解释点事情还能给你整出评书的形式,太他娘的有才了,哈哈哈…… 做为父亲的周定国这时候早已经离开了人群,背着手在远处优雅地欣赏着蓝天白云以及那满山的红杜鹃。金色的阳光洒在身上,从远处看还真有一股贤人雅士的高远意境。 其实周定国刚才一听到儿子说到“且听下回分解”之后就跑到这里了,他是打定了主意儿子不说完他是不回去,就让那帮兄弟们品尝品尝儿子的“混账”吧,话说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还想多活几年呢。 看到这些叔叔大爷瞪着眼睛在焦急等待着下文,周宇也不敢太疯,接着又神秘地说道:“那咱们就书接上文哈。 你们知道那些花肥老头要多少钱么?说出来怕吓着你们,一万块!我滴个娘哎,整整一万块!我当时就被镇住了,叔叔大爷们呀,你们说哪有这么贵的肥料?我当时就和老头磨叽了半天,谁知道老头死也不松口。 我一看这事儿可能是真的,于是一咬牙一跺脚就把这些花肥买了下来,回来后我就给这些荷花用上了,结果就是你们今天看到的这样。 至于你们刚才说鱼长得也不小,那是我当初放养的时候里面本来就有不少大鱼,而且咱这凤凰山水质特别好,水里的浮游生物多,最重要的就这几塘子鱼我已经买了一两万块钱的鱼食喂了进去,你们说要是长得不好能对得起我么?” 周宇说完,这些人还是有些狐疑地看着他,花肥这事儿怎么听怎么像是说故事,但是如果不是真的那这些荷花怎么会长得那么大?不过这些人对于龙鲤是因为凤凰山风水好和吃了上好的鱼食才会长得这么快还是比较相信的。 大伙儿又聊了一会儿,看看从二狗子这小子嘴里再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最后也就半信半疑地姑且相信了。 晌饭是大米干饭干烧草鱼和几大盘素炒青菜,青菜和米饭都不错,只是周虎的干烧草鱼由于火候没有掌握好变成了烧烤草鱼,好好的三条大草鱼愣是让这家伙做得糊焦乱啃的,惹得大伙儿是哈哈大笑。 由于人多,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大家伙终于把紫藤和荆棘树围绕篱笆墙种了个遍,看着四周布满了密密麻麻紫绿色的藤条枝,这帮长辈们也是舒了口气。 大家伙前些日子可是都听说了周宇在凤凰山上被一群野驴袭击的事儿,都怕这个热心又混账的二狗子遇到危险,所以这才会顶着日头帮忙种植紫藤。(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