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凤凰山一日游1 - 山村生活任逍遥

第三百四十四章 凤凰山一日游1

这时候周定国和王云海老爷子也洗好了手走了过来,周宇赶紧给姥爷和老爸老妈介绍道:“姥爷、爸妈,这位就是我常和你们提起的曹猛我曹大哥,这位是他未过门的媳妇我嫂子刘娟儿。” 这三位长辈可是不止一次听到周宇提起曹猛,知道这小子有些另类,但是绝对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拿自家孩子当亲兄弟一样,今天总算是看到真人了。 “哎呀你就是曹猛啊?不错,是条汉子,总听小宇提起你这位大哥,要说你可是没少帮小宇啊,今天来了咱爷们得好生唠扯唠扯。”王云海老爷子热情地说道。 “哎呦姥爷您说得可严重了,我可没帮上我兄弟啥忙,要是帮忙我兄弟对我可是没少帮。其实我早就想过来看看三位长辈,这不守着个破摊子也没倒出功夫,您老可别挑我啊。” “哈哈哈,都是自家人有啥可挑的?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 “对了姥爷您赶紧坐下。” 老曹说完就拉着王云海坐到了椅子上,然后撩起风衣倒玉柱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就是“咚咚咚”三个响头,边磕头嘴里边说道:“姥爷在上,请受大外甥三拜!” 这一连串动作简直就是自然无迹、水到渠成,大伙儿还没反应过来呢老曹的三个响头就磕完了。 王云海赶忙把老曹扶起来一个劲儿地念叨着“使不得”。老曹认真地说道:“姥爷,你以后就是我亲姥爷,能给姥爷磕几个头也是我的福分不是?这是咱头一次见面我先给您磕三个。等以后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一定过来再给您磕头拜年。” 这几句话说得情真意切,把个王云海老爷子感动地眼圈儿都有些发红。旁边这些人听得也是心里热乎乎地,暗道老曹虽然有些不着调但是这颗心却是火辣辣的。 之后刘娟儿也大大方方地和几位长辈问了好。青青和小小自是不会落下,一时间院子里的气氛热烈无比。 大伙儿唠扯了一会儿,周宇提出要带这些人到山上看看,要知道老曹还没去过凤凰山呢。虽然三位长辈也想挽留,最起码也得在家吃顿晌饭吧?但是看到六个年轻人心思都在山上,最后还是无奈地放行了。 出了院门,周虎一下子把老曹的大墨镜抢了过来然后跳上了老曹的座驾,说啥也得开几圈过过瘾。 这厮戴好了墨镜点了一只烟,气势恢宏地冲小小招了招手吐出一个烟圈得瑟道:“小小丫头。想不想体验一番野蛮之旅?咱们今儿个就来个凤凰山一日游,此时不上车更待何时?来吃狗!”于是诸葛小小咯咯地笑着被周虎拉上了车。 这厮开着老曹的三不像冒着滚滚黑烟冲在前面,小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两个人都神情踊跃,兴奋地不得了。 周虎开了不到两分钟就彻底喜欢上了这个三不像。这玩意好啊,拖拉机的发动机那马力绝对是杠杠的,虽然车身比坦克也轻快不到哪里去,但是速度依然不慢。而且这玩意开起来特别沉稳,特别让人放心。根本就不用考虑是否会出车祸,使人不由得会产生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气概。 话说刘建这会儿正指挥着工人把土路扒掉往里面铺石子呢,冷不丁就看到前面浓烟滚滚气焰滔天,一辆令人蛋疼的东西正咆哮着往这边驶来。 刘建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待到看到那个未知机械的里面坐着的是周虎和一位咯咯直笑的大美女时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腹诽道:”难不成现在的小青年泡妞奔驰宝马啥的都过时了,要换成坦克了?” 由于这会儿在修路。平时的村道也不能走了,周虎架着这辆三不像沿着路边那是横冲直撞。愣是生生地给后面开着面包的周宇压出了一条新路。 看到施工队就在前面,周宇赶紧下了车。随后老曹带着刘娟儿和青青也跟着下来了,前边周虎也带着小小跳下了三不像。 周宇走在最前面,看着刘建一直嘬着牙花子于是关心地问道:“刘哥你这是咋了,是不是牙疼了?你等着我回家给你取点药。” “别介,我牙不疼,我他娘的蛋疼。我说周老弟,虎子开得那是个什么玩意?” “哈哈哈刘哥,那不就是辆改装过的轿车么?你这走南闯北的就没见到过?” “你以为我会见到过么?今天真是开眼啦,我看这玩意当压道机挺合适的,等这条路铺完石子后说啥也得让虎子开上它在上面压几圈。” 周宇一阵无语,没想到刘大哥这个看起来一脸正气的汉子也会开玩笑了。 和刘建告别后几人来到了仙浴湾。 看到烟波浩渺、水鸟嬉戏、风景如画的偌大水域,老曹和刘娟儿都看傻了。过了好长时间老曹抹了一把大嘴如痴如醉地说道:“刺眼的阳光与水鸟齐飞,碧水蓝天共一色,此情此景怎不让我寂寞难耐?” “喂老曹,嫂子还在这儿呢,你咋就寂寞难耐了?真是不害臊。”周虎又开始撮豁子了。 “虎子,人有聪明和白痴,鸟儿分精鸟和傻鸟,你他娘的活脱脱就是个大傻鸟。别瞪眼,我说得寂寞难耐你知道是啥不?那是我在文学道路上执着追求的一颗永恒之心开始寂寞难耐了,话说我也好久没有新作问世了,今儿个灵感大发,我怎么着也得有几首佳作问世。” 周虎恨得压根直痒痒,自己这是没打着狐狸惹了一身骚啊,老曹这厮简直太狡猾了。 一听说老曹要吟诗,周宇赶紧上前一把那老曹给抱住了,极其诚恳地说道:“哎呀曹哥,你说你着啥急?这里的风景和我凤凰山上的根本就没法儿比,你说你要是在这里把灵感用光了到了山上看到比这里美一万倍的风景时没有了灵感咋办?所以啊要我说你这灵感留着到山上用最合适。” “嗯,还是二狗子老弟想得周到,那就这样吧,还不前头带路?” 话说青青和小小自从见到老曹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这会儿听了周宇的劝说更是忍不住在一边咯咯直笑,没听说灵感还能攒着用的,这不是扯蛋么? 其实周宇是怕了老曹了,青青和小小还在这里呢,万一老曹这厮头脑一发热再整出类似“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这样的骚句淫诗那得有多尴尬?还是先把他这个念头压下,至于往后咋办待会儿到了山上再见机行事吧。 走在山下的丛林里,众人都被眼前的景色所沉醉,一个个都不说话竞相欣赏着这满山的风景。 高大茂盛的葱翠树林,林间几条小溪淙淙流淌,溪水潺潺清澈见底。广袤无垠的地表草儿青青、蜂蝶狂舞。在树丛间山花烂漫野果飘香,到处都充盈着一股香甜的气息。 等到大伙儿到了山顶后,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漫山的映山红以及那一片片的翠绿,老曹仰天大笑三声,然后撒丫子就往前跑,土白色的风衣在山风的轻抚中飒飒作响,倜傥地一塌糊涂。 周宇傻眼了,老曹这是干啥?难不成是看到了绝色的美景被刺激傻了? 周虎憋着笑小声地对着疑惑不解地周宇说道:“二狗哥知道老曹为啥会这样不?” “为啥?不会是傻了吧?” “你寻思啥呢?就算全世界的人变傻了老曹也不会傻。嘿嘿,我刚才和老曹说在水塘边的桃树林里结了人间罕见的大桃子,反正我把那桃子的滋味说成是天上少有地上绝无,谁成想这家伙为了口吃得会这么变态?不过二狗哥你的那些动物不会把老曹咋样吧?我可没想害他啊!” 好么,老曹是有点变态,但是自家兄弟也绝对不是个好鸟,知道自己有一群彪悍的动物,这是故意勾引老曹去犯险呐。不过自己的那群动物经过调教已经不会主动攻击人了,最多也就是吓唬吓唬而已,应该没啥事儿。于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便不再说话。 这些人继续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这满山的风景,尤其是刘娟儿,这会儿还以为自己到了天堂呢,兴奋地一个劲儿地和青青小小一起讨论着。 不一会大伙儿就听到一个杀猪般的叫喊声:“救命啊,我滴妈呀大野猪啊,救命啊……” 周宇哥俩忍着笑朝前跑去,不多时就见老曹喘着粗气吭哧吭哧地朝这边跑来,大墨镜没了,左脚上的大皮鞋也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后面大红二红和骑着大驴的豁牙兔以及花花一家子是紧追不舍。 周宇赶紧上前制止了这群动物,然后来到老曹跟前。 老曹这会儿吓得魂儿都飞走了,弯着腰大口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子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猛子你没啥事儿吧?伤没伤着?” “你是娟儿?哎呦我的娟儿啊,我还以为这回得变成猪粪了呢,苍天有眼呐还能让我再见到你,这回可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说完后老曹又朝周虎瞪着眼睛气呼呼地说道:“喂,周虎你个小王八蛋,老子和你有啥深仇大恨?你他娘的竟然想让我变成猪粪,好狠的心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月中了求几张月票,拜谢各位兄弟姐妹了!